利娜和**等女孩瞬间对司徒星升起一股子的崇拜,这人也太牛了,竟然能几句话就把付天那群超级二代们给打发了。

    林雪柔看着司徒星,问徐云:≈ap;quot;这就是你说的司徒老板?”

    ≈ap;quot;怎么样,面子够可以吧,当时我跟你说,想到酒吧喝酒就来这里,碰到麻烦就找司徒老板,可不是忽悠你的。≈ap;quot;徐云道:≈ap;quot;我跟司徒老板是多年的好朋友了,帮点小忙他从来都是毫无二话,特够意思,怎么样,一表人才吧,你这群姐妹谁还没对象的,要不要介绍一下?”

    ≈ap;quot;我刚分了……≈ap;quot;利娜倒是主动,媚眼朦胧道,那眼珠子就跟琉璃球似的一般荡漾:≈ap;quot;司徒哥哥,我好久好久之前就听过你的传说了,今日一见,没想到你竟然这么年轻……方便的话,咱们留个电话呗?”

    司徒星苦笑一声,瞅了眼徐云,这家伙还真是会给自己没事儿找事儿,徐云看到司徒星看他,一弩嘴巴:≈ap;quot;大星哥,人家姑娘都这么主动了,你若再不表示表示,这可就说不过去了,人家对你是一见钟情,我知道你这人害羞,但你接触接触,说不定日久生情呢?”

    日久生情……众人只剩下感慨这华夏化博大精深啊,一个个目光都停在了司徒星的脸上,都想知道他是不是希望日久生情。

    ≈ap;quot;谢谢兄弟的好意,今天我表示表示,所有酒水免单。至于日久生情就算了,呵呵,已经有人跟我日久生情了,我老婆要知道我还找第二个女孩日久生情,肯定生吞活剥了我。≈ap;quot;司徒星微微一笑:≈ap;quot;我连女儿都有了,你们就放过我吧。”

    一听司徒星都有孩子了,利娜瞬间大伤元气,她虽然偶尔犯花痴,但却很清楚女人绝对不能当小这种简单的道理。

    ≈ap;quot;大星哥已经帮我们解决了这么大的问题,我们怎么还好意思让您免酒水。≈ap;quot;林雪柔道:≈ap;quot;今天就算我的,大星哥也坐下跟我们一起喝一杯吧。”

    司徒星微微一笑,摇了摇头:≈ap;quot;这问题我还真没帮你们解决,虽然那群小子在我的场子里会给我面子,不给我拆台,但他们确是不会轻易放手的。我能肯定,那群小子就在门外面等着呢,只要徐云带你们出去,离开了酒吧,他们还是会挑事儿的。”

    徐云无奈苦笑一声,他还真是没猜错,他就知道那群小子没那么好打发,怎么可能这么简单就完事儿了呢,一点都不像超级二代们的风格。超级二代就是要一个事情犟到底儿,不撞南墙不回头,不到黄河不死心,不见棺材不落泪,这才叫超级二代们的个性。

    为啥这么犟?因为有钱啊!现在这年头,谁都知道有钱谁都不用怕,今年落马的那些省部级大干部,哪个不是被人用钱牵着鼻子的?所以,钱乃万恶之首,一点都错不了,即便是权这个东西,都要屈居于钱之下咯。

    ≈ap;quot;大星哥,我看那些小子也不像是能打架的主儿,你放心去忙你的吧,剩下的事情我自己能处理。≈ap;quot;徐云道:≈ap;quot;毕竟你也是燕京二代少爷圈子上一代的名人,他们只要不在你的场子里面闹事,你也不好开口说什么。”

    ≈ap;quot;兄弟,还是你了解我。≈ap;quot;司徒星微微一笑:≈ap;quot;不过你放心,我这里有后门,走的时候跟我说,我带你们走后门离开。我知道你是不屑跟他们争执。哈哈,别说是你了,就连我现在都懒得跟他们起冲突,就和小孩子玩过家家似的,没意思。”

    利娜却并不以为然:≈ap;quot;不会吧,我看是怕了吧?走后门,我们的车怎么办?”

    ≈ap;quot;就是啊。≈ap;quot;**也跟着道:≈ap;quot;雪柔,你不是说你男朋友挺厉害的吗,怎么一碰到事儿就怕了?不会就是个空有其表的软蛋吧……雪柔,作为姐妹门儿,我可是提醒你,男人可以不是高富帅,但一定不能是软蛋。”

    林雪柔跟姐妹之间的关系倒是不错,但即便是这样,她听到姐妹说徐云的坏话,那也无法淡定,这是原则问题:≈ap;quot;那种因为一点小事儿就沉不住气跟人大打出手的都是小流氓小混混,那样的男人我可看不上。那样的男人不是英勇,是脑残。”

    **的男朋友曾经因为打架进去派出所,所以在她的耳朵里,林雪柔是在讽刺她一般,自然心不爽:≈ap;quot;雪柔,你说话别带刺哦。”

    ≈ap;quot;我说话带刺了吗,是你带刺了吧?≈ap;quot;林雪柔哼了一声,大有分毫必争的架势,谁让她说徐云是软蛋来着,说她没关系,但就是不能说她家徐云,谁若敢说她家徐云,那就是跟她林雪柔过不去。

    利娜见火药味起来了,无奈的摇摇头:≈ap;quot;你俩不至于吧,不就是因为一个男人吗,不会连姐们儿都不做了吧?”

    ≈ap;quot;我是好心好意,不想让她找个软蛋做男朋友,可她呢,一点都不领情,还跟我针锋相对。≈ap;quot;**心里不爽道。

    ≈ap;quot;行了,你少说两句。≈ap;quot;利娜道。

    ≈ap;quot;我只不过是实话实说而已,来酒吧聚会,现在连门儿都不敢出了。哼。≈ap;quot;**道:≈ap;quot;你们想要走后门就走后门,我让我男朋友到前门来接我,我男朋友可不是软蛋。”

    徐云一直都没说话,他不想争执这些鸡毛蒜皮的小事儿,女孩之间互相攀比一下自己的男朋友哪个更厉害,这也是人之常情。她们最喜欢做的事情就是在自己男朋友面前一个劲儿的说别人男朋友好,而在别人的面前,却一个劲儿的说自己男朋友比谁都好。

    司徒星可不想参与这事儿,他无声的点了下头,算是跟徐云道个别就离开了,每天来这里转一圈只是他例行公事,司徒星可不只是这一个夜场,晚上事儿其实特多,一点都不轻松。

    刚才付天那几个小子在司徒星的场子里出去,已经是给了司徒星面子,所以在外面不论他们做什么,司徒星都不会干预,因为他也同样要把面子还回去,这群燕京圈子里的二代们,最在乎的就是面子,因为他们从小就什么都不缺……

    徐云当然理解,司徒星刚才出现帮他化解一次,已经是帮他说话了。人家是开门做生意的,又不是跟他打仗出生入死的兄弟,当然不会继续把这事儿管下去。

    ≈ap;quot;徐云,我们怎么办?≈ap;quot;林雪柔看到司徒星走了,也有些心里不安了。

    徐云微微一笑,终于开口了:≈ap;quot;既然他们在外面等我呢,我当然要出去打个招呼再走,剩下的还喝不?喝完就走?”

    听到徐云这么说,**迅速掏出手机给她男朋友打了电话,让他男朋友来酒吧接她,还有几个人看到**这么做,也忍不住偷偷掏出了手机,谁也不想一会儿吃瘪,早作准备要更好一些。

    看到其他人都打电话给自己男朋友了,利娜无奈的摇摇头,谁让她刚分手呢,而且刚才想泡司徒星,又让人家一句都有孩子了给伤了。

    唉,悲催啊。

    大约十分钟之后,时针过了凌晨十二点,司徒星给上的酒也喝没了,徐云缓缓站起身道:≈ap;quot;走吧,散了吧。时间不早了,都各回各家,各找各妈。”

    相信这时候外面那群小子都等急了吧,徐云现在脑子里很乱,因为他可以确定神龙大队肯定是碰上麻烦了,不然王逸不会失约。所以现在他心里很不爽,如果谁想在这时候火上浇油,那就别怪他真会一把火把他给烧了。

    林雪柔对徐云绝对百分之百支持,当场便起身挽住徐云的胳膊,和徐云一同往外走去。

    ≈ap;quot;等一下。≈ap;quot;**突然道:≈ap;quot;我……我男朋友还没来呢,要,要不你们先走吧。”

    ≈ap;quot;都半个小时了,你以为他属乌龟的?≈ap;quot;利娜道:≈ap;quot;这个点儿又不是交通拥挤的高峰期,半个小时的时间,都能开出京城去了。快跟大家一起吧,省的一会儿剩下你自己不敢出去。”

    现在不仅仅是**的男朋友没有到,打电话叫了自己男友的都一样,一个都没有来,这还真是邪了门儿了。

    就在众人走出酒吧的一刹那,才知道原因,**的男朋友和几个赶来的男朋友,全部都在酒吧门口,围着付天为首的几个超级二代,正低下四的点烟求结识呢。

    看到自己男朋友那一副太监的嘴脸,**的面子瞬间碎了一地,节操呢?!怎么会一点节操都没有!就是这群人害的她不敢出门,现在自己搬来的救兵却在这群人面前摇尾巴……这下可真是丢人丢大了。

    看到徐云出来,付天等人把手里的烟头一丢,纷纷起身,他们身后的几辆法拉利显得格外招摇。这显然就是二代们因为酒吧泡妞的事情引发的冲突,傻子都能看出来这事情。

    **的男朋友看到自己的女人竟然在对面,当时肠子就悔青了,这事儿不该来啊!

    ≈ap;quot;亲爱的,你快过来啊!≈ap;quot;**虽然生气,却也没有表现出来。

    付天扭头看了一眼**的男友,对他到:≈ap;quot;对面那是你女朋友?不会吧?看来你是对方喊来的人啊,哥们儿,今天咱是对手啊,刚才你在我们这里溜须拍马的,不会是在做间谍活动吧?”

    ≈ap;quot;哈哈哈哈,怎么会呢,我就是随便玩玩,那种女人我怎么能真的放在眼里。≈ap;quot;**的男朋友为了不得罪付天,也只能这样了。

    **这心瞬间就凉了下来,这打击实在是太沉重了,自己的男友竟然因为怕得罪人而不敢承认跟她的关系,这不是软蛋是什么?这才是真正的软蛋呢!而到了这份儿上还敢带着林雪柔在前门走出来的徐云,瞬间被衬托的好高大。

    跟**一样,其他个叫来男朋友的也都后悔了,因为她们的男友跟**的男友一样,都是面对付天这几个超级二代之后就变成软蛋了的家伙。

    林雪柔无语的摇摇头,这社会还真是够复杂的,她眼里最真实的男人就只有徐云一个。

    幸运的是,她的徐云不是那种男人。
网站地图:1 2 3 4 5 6 7 8 9 10 1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