在付天的安排下,几个哥们儿纷纷将林雪柔的朋友送走,就在徐云准备开口让付天把林雪柔也送走的时候,林雪柔却在徐云面前摊开右手:≈ap;quot;你不会是不准备还给我了吧?那可是你给我的唯一纪念,若是没有了,我想你的时候该怎么办?≈ap;quot;

    徐云知道,她说的是项链,刚才酒吧服务生给他的那串项链。徐云心里感触特别深,作为林大老板的独女,林雪柔的首饰盒,就没缺过法国卡地亚、美国蒂芙尼或者是意大利宝格丽这些奢侈品的经典款式项链。

    可她一直带在脖子上的项链竟然是徐云和她在游乐场玩儿射击游戏,赢得的积分换取的这条项链,银质的项链而已,最多、八克,价值仅仅就几百块而已,甚至比不上卡地亚一条项链的外包装盒值钱。

    可就是这样一条廉价的项链,却能在林雪柔那几百万的精美宝石首饰傲视群雄,原因很简单,这是徐云送给她的,徐云送给她的永远是最好的。有些东西不是金钱可以衡量的。

    ≈ap;quot;是不是没想到我会把这个项链留到现在?≈ap;quot;林雪柔微微一笑:≈ap;quot;你是不是觉得,我应该早就把这个项链给丢掉,然后痛骂你一顿呗?我也想过,可我就是做不来,因为你从未给我承诺过什么,所以你没有违背过任何的事情,我没有权利因为我自己的一厢情愿而给你带上陈世美的帽子。≈ap;quot;

    付天知道这里恐怕是没自己什么事儿了,男女之间那点事儿别人也真是搀和不来:≈ap;quot;大哥,我看……要不然,我还是先走吧?大嫂现在有点情绪,我在这里也不好不是?≈ap;quot;

    大嫂?林雪柔差点被气的翻白眼:≈ap;quot;你叫谁大嫂呢,难听死了!叫大姐!≈ap;quot;

    ≈ap;quot;是,是,大姐,是……≈ap;quot;付天苦着脸,这有气也不能往他身上撒吧?

    ≈ap;quot;你先走吧。≈ap;quot;徐云终于发话了,他可不知道林雪柔今天有多少话要跟他说,一直让付天等下去也挺不好意思的,就算是人家主动要给他当小弟,那也不能太不把人家当回事儿了。

    付天得令之后甚是欢天喜地,就要准备驾驶他那辆黑色的法拉利612离开,却被远处一阵发动机的咆哮声吸引,就在他迟疑的几秒钟功夫,四辆超跑突然就在他面前开始刹车甩尾,纷纷停了下来。

    这可的确够劲爆的,徐云感慨道,燕京就是燕京,有钱的纨绔实在太多了,一个比一个猛。

    四辆车,最前面一辆橙色的兰博基尼,跟在后面的是一辆黑色阿斯顿马丁,后面又是一辆白色兰博基尼,跟在最后面的是一辆白色玛莎拉蒂GT。在蛮牛的面前,玛莎拉蒂GT还真是显得有些温顺呢。

    这都是一群什么样子有钱的货?徐云真想抽丫的,太会投胎了,一生下来就要不停地花钱,花一辈子都可能花不完,这么没意义的人生也太悲惨了吧,什么时候他也能投胎到这种家庭感受一下这种悲催呢?

    ≈ap;quot;哎呦喂,我当是谁的612呢,原来是天大少爷的啊。≈ap;quot;头车上下来的青年一甩长发:≈ap;quot;怎么样,有兴趣去玩儿两圈吗?≈ap;quot;

    付天的眉头瞬间就皱了起来,下两辆蛮牛出来,不是TSC的宋家兄弟,又能是谁呢:≈ap;quot;宋东,我记得你一周之前不是出车祸了吗?怎么还没死啊?哎呦,怪不得没有人通知我去给你烧纸呢。≈ap;quot;

    宋东,宋氏家族这一代四个堂兄弟的老大,虽然他们年龄差不多少,但宋西和宋南,宋北都对他的话很服从。原因很简单,宋东知道如何带他们去玩,带他们去找刺激。

    这种一生下来就含着钻石汤勺的好运崽子,生命什么都不缺,唯一缺的就是刺激。所以宋东才能在兄弟们之间树立起大哥榜样的样子。

    ≈ap;quot;付天,你嘴还是那么贱啊。≈ap;quot;阿斯顿马丁上下来的宋南呸了一声:≈ap;quot;有种的就跟我们去玩一圈,谁输了谁就是孙子!≈ap;quot;

    ≈ap;quot;怕你啊?你丫算什么,咱燕京超跑高手排行榜前十的榜单上,我好像没见过你宋南的名字啊。≈ap;quot;付天切了一声,谁怕谁啊,怎么说他也是在前十的名单上,说到其他的事情,或许他付天不太行。但说到玩车,他可是十四岁的时候就开始了。

    宋西和宋北也走上前,继续挑衅道:≈ap;quot;付天,敢不敢打赌,就赌你这辆法拉利612,你输了就把车留下,你赢了,我们这四辆车里你随便挑。≈ap;quot;

    若是论性能,宋北那辆最便宜的玛莎拉蒂GT也接近百万,肯定没有差事儿的。但论价格,宋东的兰博基尼LP00还是要比付天的法拉利612贵一些。所以从这赌注上来看,付天并不吃亏。

    从开始到现在,徐云和林雪柔都一直被无视,看得出来,付天和这群家伙应该是渊源挺深的,不然的话这几个人也不会看到付天就直接≈ap;quot;围攻≈ap;quot;。

    付天冷笑一声:≈ap;quot;我不敢?开玩笑呢?≈ap;quot;

    ≈ap;quot;那就走啊,还等什么?≈ap;quot;宋东的脸上露出一丝阴险的笑容。

    徐云突然开口:≈ap;quot;你最好不要去。≈ap;quot;

    他这一说话,才引起了宋氏兄弟们的注意,这四人先是看了一眼徐云,然后目光都在林雪柔身上停了一会儿,宋北总觉得好像在哪见过林雪柔似的,看似面熟,但又不敢确定,毕竟他们平日里见过的美女太多了。

    宋东上下打量着徐云,看他一身打扮没有一件是名牌或者是订做版的,所以表情很是不屑:≈ap;quot;付天,你这是哪整的跟班?带的妞儿还不错呢……≈ap;quot;

    ≈ap;quot;宋东,我滚你大爷的,这是我大哥,你最好少跟我面前放屁。≈ap;quot;付天怒道:≈ap;quot;咱们的事儿咱们现在出去处理。≈ap;quot;

    说完,付天回头对徐云道:≈ap;quot;大哥,你放心,就凭他们四个,斗不过我,今天我就把这孙子的兰博基尼赢过来,哥若是喜欢,明天我给你打电话,给你送到面前。≈ap;quot;

    徐云真搞不懂这小子哪里来的自信,对方四个人,明明就是有诈,挖好的坑他竟然也会跳,这智商也太悲剧了吧。

    ≈ap;quot;那你自己小心。≈ap;quot;徐云知道跟他说再多也没有用,这种超级二代必须要头撞南墙才知道回头后悔,随便他去吧,不就是输一辆车吗,也就五、六百万的事儿,对于他们这些一个月零花钱都两、百万的家伙来说,毛毛雨而已。

    付天使劲儿点点头,回头对宋东等人竖起拇指,做了个挑衅的手势,然后便一头扎进车内。

    林雪柔愣了一会儿,对徐云道:≈ap;quot;你还真放心他去,对方四个人,他自己一个人,明摆着就是要把他的车给赢过去。不管怎么说,人家也叫你一声大哥,你就眼睁睁看他往坑里面跳?≈ap;quot;

    徐云耸了耸肩膀:≈ap;quot;那我怎么办,你们有钱人家的小孩脾气都犟的很,连你这种通情达理的姑娘,较真之后十头牦牛都拽不回来,更别说他了。我看倒不如让他自己头撞南墙。≈ap;quot;

    ≈ap;quot;那人家认你这个大哥,岂不也是跳到一个大坑里?≈ap;quot;林雪柔道。

    ≈ap;quot;我可没让他认。≈ap;quot;徐云摇摇头。

    林雪柔见徐云是真不想多管闲事,突然灵机一动:≈ap;quot;可是,我想要那辆橙色兰博基尼,怎么办?你跟我玩儿突然消逝,让我牵挂那么久,不管是出于什么原因,你都必须要给我补偿,我不管,我就要那辆兰博基尼,要么你给我买去,要么,你就帮付天赢下来,回头他把车送给你,你再送我。≈ap;quot;

    徐云还真是彻底无语了,百多万的超跑,他去哪弄钱买啊,卖了他估计都不够这车购置税的。

    ≈ap;quot;我们有钱人家的小孩脾气都犟的很,这可是你说的。≈ap;quot;林雪柔道:≈ap;quot;你能迁就付天,就能迁就我。≈ap;quot;

    我擦!

    徐云算是认栽了,自己离开燕京一年之久,这一回来怎么就那么不省心呢,他留在燕京没回申江,可不是为了处理这些小屁孩的烂事儿啊。

    ……

    付天被宋家兄弟带到了他们要玩儿比赛的路段,这是燕京城拐弯抹角最多的路段,几乎百分之八十的路段都是双车道的小路,只有很少的路段能同时通过四辆车。道路虽然混乱,但经常玩车的人都熟悉这赛道,很简单,赛道就是避过一切有监控的路段,自然形成的一个赛车路线。

    常年以来,燕京开车的都知道这里有玩赛车的,所以过了十二点,就几乎没有人会开车走这里,因为太危险。大部分都宁愿多绕一些弯路,也不到这里冒险,这里出的车祸实在太多了。

    付天在这里跑了也不是十次、八次那么少了,自然熟悉的很。同样在这里玩过多次的宋家兄弟也很清楚这路的赛道。

    五辆汽车并排停下,付天停在了正央,左右两旁宋东和宋北落下车窗,宋东开口道:≈ap;quot;天大少爷,规矩我就不多说了,公证人我也找来了。准备开始吧。≈ap;quot;

    对面慢悠悠开来一辆改装到面目全非的奔驰小跑,车内下来一男一女,男的是燕京城有名的汽车改装家,马赫。而那个女人则是他带来的摇旗女。当他们都准备好的时候,那女子便拿着方格旗子做了个准备的手势,扬旗之后停顿了大约秒钟突然落下。五辆车便呼啸的冲出去。

    这些车百公里加速都太快了,、五秒的功夫就能冲刺起来。但这一开始,付天就知道自己上当了,因为在他左右两旁的宋东和宋北纷纷有意向他央贴了一下,这绝对把付天吓出一身冷汗,这出事儿就不是小事儿,自己会被夹翻车的。

    就这迟疑的功夫,最左侧的宋西已经开着他那辆白色的兰博基尼冲向前去,而最右侧宋南却故意减速,将他的阿斯顿马丁开在最后面。

    糟糕!付天这下是彻底傻眼了。宋西在前面争第一,宋东和宋北在两侧给付天捣乱,而宋南则是在后面用大灯去照射他,让镜子产生反光来分散他的注意力。这显然就是团队合作要玩儿死他!

    【ps:忙年忙年,对于我和所有过年期间没有断更的作者,大家应该颁发一个职业操守奖,而不是天天催更嘛。谁都不容易啊~一年到头就这么几天能放松,而码字却永远无法放下,多一份理解哈。几次都想迅速恢复更,可是真的力不从心,一直二更保持。我尽量争取调整状态,下周一必须更雄起了。年以走远,新的奋斗依然要继续~】
网站地图:1 2 3 4 5 6 7 8 9 10 1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