付天意识到一切的时候已经晚了,宋西的白色兰博基尼一马当先,领先了将近两个车位,彻底牢牢的占据了统治地位,宋东和宋北依然在一路给予付天骚扰,很快就到了前面狭窄的双车道,付天知道自己必须要在这之前占据几人的次席,不然他更没有赢的希望了。

    或许是宋东对自己的二弟很有信心,所以在付天拼命要挤在他和宋北两人之前的时候,宋东选择了放弃,与此同时,宋北跟他一样选择了放弃,后面辆车的大灯左右换转,闪的付天根本难以集注意力。

    狭窄的城市小道上,想要超车几乎就是不可能完成的,至少宋西这种高手是不会给他机会的,每一次弯道甩尾,宋西都会把内道贴的很紧,完全不给付天超越的机会。

    虽然两辆超级跑车直线大路上飚到每小时百公里以上很轻松,但是这种道路下却都大打折扣,所以汽车性能上的微弱差距完全可以不计算在内,他们比的就是技术,谁的技术更全面,谁就能在夹缝求生存。

    可是两个车位的领先优势实在太大了,付天跟宋西的飙车水平又不相上下,再加上付天后面还有辆不停使坏的家伙,不是用灯照他,就是在他拐弯的时候轮流加速逼迫,使他无法集注意力。

    在这种并不公平的竞赛,付天被越落越远,最终在宋西甩开他五个车位之后,付天彻底放弃了。

    一辆车就这么输了,就算是有钱人,五六百万的东西扔给对手,心里也会超级不爽。更何况这辆法拉利612对付天来说还有很大的意义,这下他输的可不是一星半点了。

    就在付天准备停车认输,不再跑了的时候,路前突然灯光一闪,一辆火红的车影迎面袭来,一个轻晃,宋西驾驶的兰博基尼便在惊慌错乱狠狠撞向了墙面,如此快的车速下,白色的蛮牛超跑竟然腾空翻转而起,就在它弹地而起的时候,那辆火红色的车影竟然突然加速,在宋西弹起的车身下面迅速穿过来。

    面对这迎面而来的一辆红色宝马Z4,还真把付天吓了一跳,但这时候已经来不及踩油门了,两辆车的速度实在太快,除非一个消失,不然另一个肯定完蛋。可这两车之间,只有一个小路口可以拐弯,还是单行线!

    那么窄的路口,至少付天知道他这技术是不可能在如此快的车速下拐过去!

    完蛋了!这下同归于尽了!付天已经想到了自己跟宋西一样的下场。就在下一秒,那辆售价以及性能远不及他法拉利612的宝马Z4竟然一个漂亮的甩尾钻入了狭窄的单行道路口。

    当那转瞬即逝的红色宝马彻底消失在眼前之后,付天迅速回过神儿来,时间短暂到只能用秒来计算,宋西的汽车重重摔落在地,贴着右车道依然再往前滑行,付天迅速轻转方向盘,汽车几乎擦上了左墙壁,才躲避开了宋西被撞报废的汽车。

    这是距离终点的最后一个路口,付天的车尾灯划出漂亮的弧线冲过终点,而宋东几人则是纷纷停下车,迅速将困在车内的宋西给拉了出来。幸亏这豪车的安全性能好,宋西只是受了一些关节的扭伤而已。

    害怕油箱漏油会引发爆炸,几人赶紧后退回来。而这时候,闯过终点的付天已经在另一条路绕了过来,停在了宋家几个堂兄弟的面前。

    ≈ap;quot;可以啊,命够大的,这都不死。≈ap;quot;付天脸上挂着得意的笑容:≈ap;quot;原本我是挺喜欢那辆车的,可惜烂成这样了,报废的我可不要。宋家的东大少,愿赌服输,还记得之前赌的什么吗?”

    宋东重重的哼了一声:≈ap;quot;少废话,付天,我告诉你,你不要得意太久,有本事改天我们再比!今天算你走运!”

    ≈ap;quot;行,我不说废话,你也废话少说。≈ap;quot;付天哼了一声:≈ap;quot;把你的车钥匙留下滚蛋,明天安排个你的小弟带全了资料跟我去过户。你若想耍赖也可以,跪在地上叫我声爷爷,今天的事儿咱就算完,我也不会把你出尔反尔愿赌不服输这事儿传出去。”

    宋东冷笑一声:≈ap;quot;士可杀不可辱,你当我宋东是什么人,不就是一辆车,我告诉你,有命赢,那你也要有命开!≈ap;quot;说罢宋东就将车钥匙扔给付天:≈ap;quot;明天早上八点,我的人在车管所等你。”

    付天拿到钥匙心里大爽:≈ap;quot;还行,算你宋东是个说话算话的人,没让我看不起。”

    这晚上宋氏兄弟的这口气可真有些咽不下去,输了一辆车,撞报废了一辆车,分秒之间价值上千万的东西就没有了,谁能受得了?若是他们老子知道他们这么败家,那肯定大嘴巴子就猛抽上来了。

    付天得意的给黄绍翰打了个电话,让他开车带上伍旭诚来这里帮他把赢来的兰博基尼开回去。因为黄绍翰和伍旭诚两人家住的比较近。

    黄绍翰和伍旭诚听付天说赢回来的是宋东的兰博基尼,心里甭提多爽了,以他们几个为首的BBA超跑俱乐部是法拉利的忠实爱好者,而以宋东等人为首的TSC超跑俱乐部则是更喜欢兰博基尼,所以两拨人便互看不顺眼,能把宋东的车赢来,心里实在是太爽了。

    在宋东几个兄弟在事故地点等待拖车的时候,黄绍翰和伍旭诚就到了,两人跟付天一起得意洋洋的将宋东那橙色的兰博基尼给开走了,看着这价值将近百万的超级跑车被对头开口,宋东恨得咬牙切齿。

    ≈ap;quot;东哥,难道咱们真的就这么算了吗?≈ap;quot;宋西的车已经面目全非,现在心里极度不爽,他可咽不下这口气:≈ap;quot;妈的……都是那辆混蛋车,都这个时间了,还在这种地方乱窜。该死的。”

    宋东也忍不住把怒火发泄到了刚才那辆红色宝马Z4上:≈ap;quot;买菜车也好意思在这里飚,老二,你放心,我一定会查出来那辆破宝马,老子要让他给我负责。”

    ≈ap;quot;东哥,二哥,可咱们连车牌号都没看清楚啊,这怎么查啊?≈ap;quot;宋南说完,又回头问了问宋北:≈ap;quot;老四,你看清楚了吗?”

    宋北也摇摇头:≈ap;quot;看个毛,那车刚才开的也太快了,一眨眼的功夫,别说牌子了,若不是因为平日天天有买辆宝马Z4就想加入我们超跑俱乐部的,我都认不出来刚才那辆是Z4。”

    宋东哼了一声:≈ap;quot;看不到车牌号又怎么样,我明天就托关系去全面查看这里外里五里路内的监控,原本这时间车就不多,红色的宝马Z4很好找,我就不信没有能拍到他们的摄像头。只要让我查到牌号,我就饶不了他……”

    ≈ap;quot;对,绝饶不了他。≈ap;quot;宋西也狠狠道,虽然说宝马Z4在普通人眼里已经是非常不赖的拉风小跑车了,回头率也相当高,但在他们这群家伙眼里却根本不算什么,他们眼看Z4这类入门级跑车的,都是没什么钱装犊子的。

    殊不知有些人可不是这个想法,就是喜欢这一款车型的也大有人在。

    ……

    ≈ap;quot;刚才你想把我吓死呀。≈ap;quot;坐在副驾驶座上的林雪柔到现在还内心扑通扑通狂跳不止呢,刚才徐云简直就是疯了,竟然带着她向对面的兰博基尼对头猛开,若是一个不小心超控失误的话,下场就很可能跟那辆兰博基尼一样,摔的面目全非。

    徐云到不以为然:≈ap;quot;主要是你这车挺好开的,能激起我暴力驾驶的**。我们现在不是没事儿么,主动出击的是我,所以倒霉的必然是他们。”

    ≈ap;quot;那若真是给你一辆布加迪,你岂不是要疯掉?≈ap;quot;林雪柔无语:≈ap;quot;暴力驾驶可不是不要命。”

    ≈ap;quot;谁让你说你想要那辆兰博基尼呢。≈ap;quot;徐云道:≈ap;quot;明天付天给我送来,我就给你送去。这样成了吧?”

    这话才刚说完,付天的电话就打了过来,告诉徐云让他明天也一早就到车管所,这宋东的兰博基尼要过户了,而且付天还让黄绍翰明天去找他在交警队当一把手的舅舅,帮忙给弄个好一点的车牌号,至于价钱当然不是问题。

    挂了付天的电话,徐云耸了耸肩膀:≈ap;quot;明天跟我去过户,那辆兰博基尼是你的了。”

    林雪柔可并不真的想要那种车,她对车毫无概念,也没有太大的爱好,这辆宝马还是她老爸去年非要给她买的生日礼物。林大老板多财大气粗了,当时就放话了,让女儿随便挑,只要不超过一千万,都没问题。

    可林雪柔愣是挑了一个她觉得挺便宜的Z4,最顶配的才九十多万,去掉几个点的优惠,办完手续落地才一百万露头。对于林雪柔来说,开这种便宜点的车比较没有压力,若真买辆劳斯莱斯幻影或者宾利慕尚之类的豪车,那就必须配司机了。

    ≈ap;quot;我才不去呢,那是人家孝敬您老人家的。≈ap;quot;林雪柔道:≈ap;quot;你自己看着办。”

    徐云苦笑一声:≈ap;quot;不是吧?若不是你说你想要,我才不会去捣乱呢,冒那么大的险,你以为我真就那么喜欢找刺激玩命呢。你耍我玩呢,小妮子,时间可不早了,我送你回家。”

    林雪柔愣了一下:≈ap;quot;然后呢?”

    ≈ap;quot;然后你回家睡觉,我也回……≈ap;quot;徐云语塞了一下。

    ≈ap;quot;你回哪儿啊?≈ap;quot;林雪柔道:≈ap;quot;你哪也别回了,今天晚上就住在我家,我爸也很久没见过你了呢,若是他见了你,肯定也有很多话要跟你说。”

    ≈ap;quot;大半夜我跟你爸聊天?我有病吧?≈ap;quot;徐云一脚刹车就将车停在了路边,这可真不能去啊,林大老板若是看见他,还不把刀架在他脖子上逼婚呀!到时候他连逃都没地方逃。

    【ps:想神马就有神马,今年兄弟们怎么想就怎么有。】
网站地图:1 2 3 4 5 6 7 8 9 10 1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