徐云站在林雪柔的房间门口,一时半会也不知道如何开口,扬起了好几次的手始终都没有敲下去。

    站在徐云身后几步之外的林世海急的直跺脚:≈ap;quot;还敲什么门啊,那根本就没锁!直接扭开进去就成。”

    ≈ap;quot;没锁?≈ap;quot;徐云深深的有种被坑了的感觉。

    ≈ap;quot;自从上次因为你不辞而别的事情之后,我就把家里所有的门锁都换了,都不能真正的锁上,我就是怕我这宝贝闺女再来一次关门自杀。≈ap;quot;林世海的苦情戏又开始了。

    徐云赶紧摆手示意自己进,马上就进去,这打死也不能听他再说下去,再听他说下去,徐云今天就要跟林雪柔拜堂成亲才能让他满意了呢。

    推门而入,徐云顺手关上房门,他可不希望林世海连这都会跟着走进来,那徐云可就真呆不下去了。

    林雪柔看到徐云推门而入,刚才还挺生气的表情突然就破涕为笑:≈ap;quot;你怎么没有走,你不是说把我送回来就要离开的吗。我知道我爸特让人无语,不过你也别怪他,他也都是为了我。如果不是因为我,他才不会这个样子……”

    ≈ap;quot;你能理解就好。≈ap;quot;徐云道:≈ap;quot;你爸的行为虽然有些过激,但他也都是担心你,你能理解的话,就是对他最好的回报。”

    ≈ap;quot;他是不是又跟你说什么我自杀过之类的话?你可别听他胡说八道,我就是睡不着,多吃了点安眠药而已。≈ap;quot;林雪柔解释道:≈ap;quot;我可没那么脆弱,我承认你突然消逝的时候我是有些魂不守舍,但还不至于到自杀的地步。失眠嘛,谁都会有,谁知道这安眠药劲儿那么大,吃了之后竟然醒不来了。”

    徐云顿时满头的黑线:≈ap;quot;多吃了点?你这一点是多大点?”

    林雪柔眼神恍惚,闪躲到一旁:≈ap;quot;没多少,也就半瓶多点,谁让我一开始吃两片之后没反应呢,我还以为我抗药性比一般人要强呢。”

    ≈ap;quot;……≈ap;quot;徐云是真无语了,多吃一点就半瓶?别说是人,就算一头牛也直接给闷倒在地上睡天夜了:≈ap;quot;药瓶上就没写说明书吗?就算你不认识汉字也应该认识阿拉伯数字吧,吃几片还不知道?你这就是奔着见阎王去的。”

    林雪柔不服气:≈ap;quot;我就是没看见,谁要见阎王……哼,再没有确定你是死是活之前,我才不会去见阎王呢。”

    徐云伸手摸了摸林雪柔的额头:≈ap;quot;你是不是安眠药吃多把脑子给烧坏了,现在还说胡话呢,我活的好好的,干嘛要确定我死没死啊。”

    ≈ap;quot;现在是我看到你了,所以我能确定你没死,之前我又没看到你,我哪知道你死没死,万一你死了呢……万一你……≈ap;quot;说着,林雪柔突然就泣不成声:≈ap;quot;我……我哪知道!呜呜呜……你,你什么都没说就走了,呜……让,让我怎么办……我还以为你再也不回来了……呜呜……”

    突然之间,林雪柔一整年的委屈全部都崩盘而出!

    徐云终于知道,为什么他送给林雪柔的这条项链,她会一直带在身上了。可徐云真的没有想到过,他当时的出现会给林雪柔带来如此大的改变,一个燕京大学的高材生,一个让所有老师和学生都捧在云巅的天之骄女,竟然会对他如此痴情不悔。

    说真的,当时徐云完全是抱着执行任务的态度来的,所以他甚至都忘记了自己都说过些什么,做过些什么。但不管怎么样,当年自己欠下的感情,现在依然还是需要自己来偿还。

    欠什么债也不能欠感情的债,徐云一直以来都这么想,就是因为他欠下林雪柔的这份感情债。

    当真的再次面对林雪柔的时候,徐云深深的歉意甚至让他自己都抬不起头来。但该面对的总要面对,该还的总是要还,虽然逃避了一整年,但现在徐云重新面对的时候,却还没有忘记自己的承诺。

    ≈ap;quot;我答应你,我以后再也不会消逝,让你随时随刻都能联系到我。≈ap;quot;徐云柔情道:≈ap;quot;但你也要答应我,以后再也不要做这种傻事情了。人一生会碰到很多人,有值得你爱的男人,也有不值得你爱的混蛋,当你还不能确定我是不是那个混蛋的时候,就一定不要做傻事。”

    林雪柔都快被徐云的温柔给融化了:≈ap;quot;我当然确定你是个值得我爱的男人。我也可以做到理解你所做的一切。我已经不是一年前那个傻姑娘了,你放心。”

    徐云微微一笑,一年前的感情债能放下来,心里真的是轻松了很多:≈ap;quot;估计你爸今天一夜都睡不着,我也肯定别想走,你不介意我在你房间凑合一晚吧?”

    ≈ap;quot;当然不介意。≈ap;quot;林雪柔道:≈ap;quot;我正好有很多话想要跟你说呢……”

    有些人就是这样,见不到的时候,想躲避,但当她在你面前的时候,却又有很多说不完的话。徐云和林雪柔虽然一整年都没有见,两人之间却并没有任何隔膜,甚至可以说是无话不谈。

    林雪柔跟徐云谈到了她顺利考上研究生的事情,她想一辈子都留在燕京大,继续深造,就算念完了博士,她依然还要留校,因为她喜欢燕京大的一草一木,那里的安宁让她感觉特别舒服。

    徐云问她林氏家具怎么办,林雪柔则是俏皮的回答,交给他去经营。

    徐云苦笑的把自己在河东的药膳大酒店还有申江的星凯大酒店都抖了出来,还有就是天娱集团的一摊子事儿,这可都是要压在他肩膀上的重任,他还真不知道自己还能不能承受得起林氏家具的重托。

    林雪柔却一挥手,很大度的告诉徐云,如果到时候他那么忙,她宁愿放弃燕京大的生活,来帮他管理林氏家具。

    谈到最后,徐云和林雪柔只剩下傻笑,因为林氏家具原本就是林雪柔家的,怎么就聊成林雪柔帮徐云管理了?

    林世海一直都在隔壁房间贴着耳朵使劲儿听,心里一个劲儿说自己这宝贝闺女也太傻了,这么简单就便宜了徐云这小子,都把家族企业拱手相让了,一边又佩服徐云这小子定力可真够可以的,都孤男寡女共处一室了,竟然还能只是聊聊天,一点都没有动手动脚的意思。莫非之前是他错怪他了?

    徐云第一次突然消逝之后,林世海看到林雪柔掉魂似的,就断定了徐云肯定是把他宝贝闺女给那啥了,可现在越想又越觉得自己想多了。

    不管怎么样,林世海还是很满意自己未来这位姑爷的,他自然在王逸口听说过徐云离开神龙大队的事情。没想到这小子离开了神龙大队,竟然能混的如此风生水起,华夏最大的娱乐巨头,申江豪华的五星大酒店……这姑爷可以啊!没点真本事的人可做不来这一套。

    一晚上的时间很快,徐云和林雪柔都还没有入睡,天色就已经慢慢亮了起来。

    若不是因为付天打来电话惊扰了他们,恐怕他们还能一直聊下去呢。

    ≈ap;quot;大哥,宋东那孙子已经让他小弟带着车和户来车管所了,我也在这呢,你方便现在来一趟呗?把这车的过户手续给办了。≈ap;quot;付天笑嘻嘻道:≈ap;quot;这车就当兄弟送你的见面礼了。”

    徐云也没跟他客气:≈ap;quot;好,那你等我一会儿,我现在就过去。”

    挂了电话,徐云就让林雪柔带好了身份证跟他一起去车管所,林雪柔一直就没弄明白什么事情,就被徐云带到了车管所,徐云把林雪柔的身份证直接交给付天,付天马上就让黄绍翰拿着这些东西找他小舅把事儿给办了,几分钟的功夫,这辆骚橘色的兰博基尼就变成林雪柔的了。

    ≈ap;quot;昨天你说你看上这辆车了,那就送你了。≈ap;quot;徐云微微一笑。

    付天很懂事的拍马屁道:≈ap;quot;是啊是啊,大嫂,这车是我在宋东那孙子手里赢来的,你就放心大胆的开着玩吧。”

    黄绍翰突然看到了林雪柔那辆红色宝马Z4,他伸手猛拽了一把付天,因为昨天付天跟他们讲过那突然杀出来的红色宝马Z4的故事,所以他突然看到这车,心里猛的咯噔一下。

    ≈ap;quot;干嘛?≈ap;quot;付天一愣。

    黄绍翰指了指那辆红色的宝马Z4:≈ap;quot;天哥,你昨天跟我说的那半路杀出来的程咬金,会不会就是这辆车……”

    付天一看也瞬间瞪眼了,虽然他没看清楚车牌,但第六感告诉他,就是这辆车,绝对没跑儿了!原来昨天若不是徐云出手相救,输的人就是他了,别说是拿兰博基尼送林雪柔了,自己这辆法拉利612今天也将过户给宋东那王八蛋了啊。

    黄绍翰记下车牌号便迅速跑去找他小舅帮忙查,想要确定一下这辆车是不是昨天出现的那辆。

    ≈ap;quot;云哥,兄弟我也是明眼儿人,你那么仗义,以后我若不够意思我就是你孙子!≈ap;quot;付天一拍胸脯:≈ap;quot;昨天的事儿我也不在多说了,大恩不言谢。宋东是他宿敌,昨天你帮我踩了他,我这一辈子都感激你。”

    徐云摆摆手:≈ap;quot;行了,知道就成。以后少冲动,人家那么明显的圈套你都上钩,你这车早晚输出去。以后玩比赛就要单挑,对方的群殴你也敢上,你不是找打吗?”

    付天挠了挠头:≈ap;quot;嘿嘿,但是我有大哥你帮我,我还怕宋东那孙子干啥。”

    这时候黄绍翰已经查完,跑出来对付天道:≈ap;quot;天哥,昨天还真是老大帮了你。那辆宝马就是老大开的……”

    ≈ap;quot;不用你查我也能确定。≈ap;quot;付天一口道。

    ≈ap;quot;看来现在查点东西很方便,那输车的小子也肯定很快就能查到。≈ap;quot;徐云微微一笑,对林雪柔晃了晃车钥匙:≈ap;quot;你的车这几天就归我了。≈ap;quot;

    【ps:好久没更了,明天一定努力加油~兄弟们都再求加更,我咬牙也要加,我天天求贵宾票啥的……有木有土豪响应一下?过年收那么多压岁钱,也该投个票啥的了呗~】
网站地图:1 2 3 4 5 6 7 8 9 10 1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