徐云在不违反部队纪律的前提下,能想到的办法就只有通过林大老板联系王逸,徐云相信林世海肯定有办法,毕竟是每年为了神龙大队添砖加瓦投入那么多钱的老特战队员,跟神龙大队的感情不是一两句话就能说的清楚的。

    徐云匆匆赶回林雪柔家的时候并没有察觉到自己被人跟踪了,或许是太多的心思都放在了神龙大队现在的一级备战状态上了,那种与生俱来的澎湃鲜血让徐云真的有些坐不住了。他绝非是喜欢战争的战争贩子,但他从不会回避战争,徐云很清楚,有些时候战争是维护和平的一种手段。

    倘若东瀛番五次的在东海钓龟岛挑衅,而我泱泱华夏却不给予当头一棒提提醒,会让它东瀛误以为我华夏并非是为了和平,而是胆小鼠辈。该出手时就出手,这话可不仅仅是用在英雄救美上。很多情况下都适用。

    和平的年代没有人希望战争,因为战争带给人民老百姓的只有灾难。一些别有用心的国家甚至会期待东瀛最终惹怒华夏而引发战争,所以在对于这种事情的处理上,领导人们会考虑的更周全。

    神龙大队会进入一级备战,就是做好了小范围冲突的准备,如果东瀛敢在这种时候予以挑衅,我华夏国之利刃将会狠狠给予对方还击!让他们知道华夏不是吃素的,如果来真的,他们会死的更难看。

    心情复杂的徐云终于回到林雪柔家,林世海没在家,让他仍然有些坐立不安。

    ≈ap;quot;到底发生什么事情了,你以前不是一直都特怕我爸吗,怎么今天反而要找他。≈ap;quot;林雪柔是真搞不明白徐云脑子里到底再琢磨什么呢:≈ap;quot;哦……你是不是怕我骗你,放心吧,他一旦出去应酬,回家至少是要十点之后,你若真想跟我一起玩浴衣诱惑,完全可以放心,我爸绝对不会突然半路回来。”

    徐云满脑袋的黑线,他真不是这个意思……

    林雪柔挑衅的勾了勾手指头:≈ap;quot;怎么样,咱们打个赌,你若能抵挡得住我的诱惑,那我就任凭你处置,任何事情都无条件答应你。”

    ≈ap;quot;你爸跟神龙大队是不是一直都有联系。≈ap;quot;徐云道,他突然想到一个问题,既然林世海跟神龙大队的关系那么密切,那么他跟总队的关系也一定不浅,若仅仅是跟王逸关系好,恐怕当时林世海也没本事把徐云在神龙大队借出来保护他女儿。

    ≈ap;quot;那当然了。≈ap;quot;林雪柔道:≈ap;quot;我爸跟神龙大队的关系必须铁……唉,等等,咱们说打赌的事儿呢,你干嘛转移话题到我爸身上了。”

    徐云微微一笑:≈ap;quot;好,咱俩打赌,如果你输了,要答应我提出的任何要求,不管有多么困难,都要帮我做到。”

    ≈ap;quot;好!如果你输了,那你也一样,要答应我的一切要求。≈ap;quot;林雪柔道:≈ap;quot;就算是我提出明天你就要娶我,你也不能犹豫一口答应下来。”

    徐云点头示意没问题:≈ap;quot;好,规矩你来定。”

    林雪柔掰着手指头道:≈ap;quot;在我换好浴衣的时候开始正式计时,时间为一小时,如果我能在这一小时之内让你控制不住,主动吻了我,那就算我赢。如果一小时内你还可以如柳下惠一般做怀而不乱,那就算你赢。敢不敢?”

    ≈ap;quot;这到没问题。≈ap;quot;徐云道:≈ap;quot;但是我可先说好,浴衣那必须穿着,脱浴衣的话就等于犯规,如果你犯规,也等于我赢。”

    ≈ap;quot;如果是你给我脱的话,那就算你犯规,等于我赢。≈ap;quot;林雪柔突然一个柔媚的眼神儿抛过来,电的徐云浑身一阵酥麻麻的。

    我勒个去,徐云真有点后悔,他可不知道自己这赌打的到底对不对。可事到如今已经没有了回头路,若是自己连这点定力都没有,那可就真栽了。搁在以前徐云身上的至阳童子功还未消散,或许在定力方面有着异于常人的表现。

    可如今徐云已经没有了至阳童子功的内力心法护体,而且他已经隐约的能想到一丝丝当晚虞美人跟他一起同房的那种微妙感觉,这种时候会特别让徐云好奇,虽然他该做的都做了,却不知道到底是什么滋味,这种好奇心本身对徐云就是一个巨大的挑战。

    所以当林雪柔回房去换衣服之后,徐云就有些后悔了,他是真怕自己控制不住,万一崩了,他可就没有筹码让林世海帮他了。这个赌约可不只是关系到徐云输了要做什么,还关系到更大的事情。所以他必须赢!

    必须赢?!拿什么赢?!

    当林雪柔拿着计时器站在徐云面前的时候,徐云差点就崩溃了,这还赢个毛!这尼玛还是浴衣吗?浴衣不都是白色的毛巾大褂么,如此风情万种的衣服简直就是情趣浴衣了。

    虽然算不上什么袒胸露乳,但那也是蕾丝半透的应有尽有,再配上这迷情是紫罗兰色彩,根本就是林雪柔早有预谋准备好了的吧?

    ≈ap;quot;这也行?!≈ap;quot;徐云真想吐血:≈ap;quot;这浴衣是不是应该我来挑选,你挑选的这个……也……太那个了吧?”

    ≈ap;quot;输不起啊?≈ap;quot;林雪柔可是奔着秒杀徐云来的,徐云见到她这一身性感的浴衣竟然还能撑得住,对她来说已经是非常惊讶了。林雪柔一向对自己的魅力很有自信,因为从小学开始,她身边就总会围绕各种各样的男孩。很可惜,那些男孩没有一个能像徐云这般打动过林雪柔。

    徐云一咬牙:≈ap;quot;我的字典里就没有输不起这个字。赌就是赌,输赢那都是铁打的。”

    林雪柔微微一笑,慢慢走近徐云,眼神生媚,娇柔道:≈ap;quot;人家就喜欢你这种一口唾沫一个钉的男人……”

    林雪柔走的越近,徐云就看的越清楚,当林雪柔来到跟徐云还有十几厘米的距离时,徐云都有些不敢直视了。林雪柔可真舍得下本啊, 她这身浴衣下面那就是真空的。这可不是徐云猜测的,若不是真空,胸前的凸点又怎么会如此明显呢。

    原本这蚕丝质感的浴衣就已经足够薄了,再配上这真空装扮,凸点就愈发明显。就算徐云是高定力派的选手,那也真承受不起林雪柔一上来就发大招啊!

    徐云猛呼一口气,直接闭上了眼睛,再看下去,就算他徐云能忍得住,他兄弟小徐云也肯定是忍不住了,这下玩大了吧?徐云真有点后悔了,他应该想到,既然自己的对手是林雪柔,她就什么样的事儿都能做得出来。

    林雪柔对徐云一开始就是穷追猛打型的,对于林雪柔这么一个性格的女孩,当认定一个男生的时候,肯定会做出常人无法理解的事情,这很正常。

    ≈ap;quot;闭上眼睛那就等于逃避。≈ap;quot;林雪柔见徐云已经开始把持不住,更是得意洋洋的坐在了徐云的身旁:≈ap;quot;第一次是黄牌警告,若是你再不睁开眼睛,那我可就直接判你输掉了哦。”

    徐云一瞪眼:≈ap;quot;这也不行?那你总不能让我瞪着眼睛盯着你看吧?”

    ≈ap;quot;嗯哼,我不介意。≈ap;quot;林雪柔说着还挺了挺胸口,无比骄傲道。那发育成熟犹如山峦起伏的胸口上,两处明显的凸点再次击了徐云澎湃的心。

    这根本就是招招秒杀,若是没点定力的男人,就算是不流鼻血,那也二话不说直接扑上去了,管他什么二十一呢,先横刀立马冲锋陷阵一翻把正事儿给办了,其他的可真是什么也顾不上了。

    毕竟现在徐云的面前不是一个长得跟如花似的丑女人,而是燕京大学连续N届被上万男生公认的第一校花,这是什么概念,万里挑一的概念啊。不论是任何人在徐云现在的处境上,若是说没反应,那基本上就说明他是弯男,绝非直男,要么就有生理缺陷,要么就是生理变态。

    ≈ap;quot;看够了没有。≈ap;quot;林雪柔步步紧逼,她还就不信自己降不了徐云,一直以来她对徐云如此感兴趣的一个原因,就是因为徐云跟她一起的那段时间里,从未表现出来过任何耍流氓的痕迹。

    最开始林雪柔还怀疑徐云是装的,而时间久而久之,却发现他这家伙还真是一本正经呢。

    这也不是说徐云就没想法,谁没想法谁就不是男人了,只是他当时的任务使命感太强了,对于一个特战队员来说,任务就是任务,绝对不能在任务动任何的私人感情,这是特战队员的基本素养。

    而现在就不一样了,现在徐云可不是什么特战队员了,所以他才会在面对阮清霜,秦婉儿,唐九,以及仇妍,佐媚烟还有凌志玲她们的时候会产生微妙的心理变化,这种微妙的心理变化,就跟现在他面对林雪柔是一样的。

    自从徐云在虞美人身上失去了童子身之后,他能清楚的感觉到自己身体的变化,他现在对异性产生了跟以往不一样的感觉,这种感觉里有强烈的向往。

    很多人都说,没吃过猪肉还没见过猪跑这句话,其实这话一点都不对,没吃过猪肉的只见过猪跑的人,肯定不知道猪肉的滋味,这东西是看不出来的。

    就好比如说没睡过女人还没见过女人这话,完全不是一个意思,谁没见过女人?但只有真的感受了之后,徐云才发现原来女人还有如此柔情似水的一面。这可不是以前只看能看出来的。

    不同性格的女人都有她们的不同之处,这种不同之处体现在方方面面,徐云只有在方方面面都了解了,才能清楚这个女人。

    【ps:下午加更~】
网站地图:1 2 3 4 5 6 7 8 9 10 1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