西郊的废弃工厂内,寂寥冷落,草木凋零,四顾萧条……这片老的工业区马上就要重新翻盖成新的工业园,这块地的竞标已经到了最后最关键的时刻了。废弃的工厂正在用它最后的时光来展示这么多年社会发展的变化。

    元博赤脚的速度能把自行车环法大赛的冠军的骑行速度都秒杀,所以在这个平均车速二十多迈的超级拥堵燕京城,没有汽车能比他赤脚奔跑的速度更快,尤其是现在这种高峰时期。所以他第一个来到了约定好的地点。

    大约不到十分钟之后,元博就看到了一辆奥迪A8和一辆阿斯顿马丁缓缓出现,很快,元博再次见到了今天早上见过面的宋东。

    说实在的,宋东和跟他一起来的两个堂兄弟多少都有些不敢相信,或者说是不可思议吧。才短短不到一个小时的时间,就把这事儿给解决了?杀人这可不是小事儿啊,不是说先见一见,谈谈价格再动手的吗。怎么现在他们连定金都没给,这人就把人给解决了。

    宋西停下车之后,便跟宋东一起在奥迪车下来,后面单独开车来的宋南也跟着停车走下。这荒郊野外的,宋南还真有些起鸡皮疙瘩,他有个可怕的想法,那就是面前这个风衣男把尸体给他们带来了。

    虽然平曰里他们宋氏四兄弟在燕京城可以说是无恶不作,嚣张到在任何地方都敢惹麻烦,可他们还真没做过这种花钱雇凶的事情。之前没觉得有什么,现在面对一个真的杀了人的凶手,他们心里或多或少都有些心惊肉跳。至少现在宋南是没有看清楚这风衣男样子的**了,他担心若是他看到了对方的长相,对方会杀人灭口呢……只是想想,他就浑身打颤。

    "呵呵呵……没想到你这么快就把事情给结局了,佩服佩服。"宋东强装出淡定的笑颜道:"只不过,这个价钱上的事情,我们之前是不是还没谈好呢?哈哈哈,老哥,你不会狮子大开口吧?”

    元博冷冷的站在人面前,他身上散发着淡淡阴狠的杀气,低声开口道:"我说我把人解决了,你们就相信了?”

    "嗯……"宋东还真被这人给问愣了:"你多少都会有些证据给我看吧?就算没有把尸体带来,至少也有拍照吧?不然的话,我还真不知道如何相信你。”

    元博冷笑一声:"没有尸体,也没有照片。因为我根本就没有动手。你们竟然花钱雇我去杀我的结拜兄弟……还真是大了你们的狗胆。”

    什么?宋东突然就瞪大了眼睛:"等一等,你这话是什么意思!?”

    "东……东哥……他说那人是他结拜兄弟……"宋西也彻底傻眼了,这岂不是大水冲了龙王庙吗,人家才是一家人,看看这风衣男身上的气势,恐怕把他们叫到这地方不是来要钱的,而是来要命的呀!

    宋南已经开始往后退了:"东哥……咱们走吧……”

    宋东也开始往后退步,他一边退,一边指着元博道:"好,好,既然如此,那咱们的生意也就是说做不成了吧?那我们就当什么都没发生过,以后大家井水不犯河水,谁也别跟谁过不去,毕竟合作过……”

    "你们不会真的以为你们能走得了吧?"元博身上的杀气越来越盛。

    宋东突然吼了一声:"跑!”

    他第一个带头转身迅速往停车处跑去,宋南和宋北也跟他一样,转身就拼命的开始逃,不是他们不想反抗,是因为他们在这风衣男的身上感觉到了他们曾经不曾感受过的恐惧和威胁。

    逃是他们此时此刻心唯一的一个念头。

    可他们真的能逃的走吗?宋东回身跑了十几米,却抬头看到了元博正站在他们的前面安静的等待,他猛然停住脚步迅速回头,身后原本有人的地方已经空无一人!这家伙的速度简直就是如同魅影一般啊!

    宋东的腿脚彻底软了,平曰里作威作福,耀武扬威,那是他欺负的人都知道他们宋氏家族在燕京的地位和本事,而如今面对一个疯子,宋东却失去了他一切拥有的优势,因为对方根本不会理会他是谁。

    和宋东一样,他的两个堂兄弟也傻掉了,似乎今天面对他们的只有死路一条,根本没有第二条路可以供他们选择去走。

    "大哥,你要什么我都可以给你,你要多少钱我都给你,马上给!求求你放过我们。"宋东道:"我们个人身上都有银行卡的,我们真的可以把我们所有的钱都给你!真的!”

    元博仍然是面无表情:"可我现在要的不是钱,要的是你们的命。”

    生命遭到威胁,让恐惧到极限的宋南突然爆发,他嗷的狂叫一声站起身,顺手便抄起地面上一个木棍:"老子跟你拼了!我倒要看看你有什么本事要我的命!”

    不等宋东阻止,宋南已经冲了上去,只见元博轻描淡写的躲开宋南挥舞砸下的棍子,一记手刀砍向宋南左臂,就听喀嚓一声骨裂的恐怖声音,宋南的胳膊就以一种恐怖的弯曲形态呈现在宋东和宋西两人面前。

    没等宋南因为剧痛嚎叫出来,元博突然起脚击宋南小腹,宋南整个人便横飞出去,重重摔落在地,也不知道到底是断了几根肋骨,疼的连翻身都翻不过来了。

    看到宋南凄惨的样子,宋东和宋西的心里就更发毛了,他俩面面相觑,根本不知道如何是好。

    元博冷笑着走向两人,距离越近,两人的心情就越重。

    突然,一辆红色宝马呼啸而来,惊扰了正要准备出手的元博。徐云在车内走出,怒喝一声:"住手!你当这是什么地方,这是一个讲究法制的社会!容不得你到处乱来!过来!”

    元博对徐云还是很敬重的,对于徐云的话,他基本上都会当作是真理一样对待,所以即便他这一掌原本是可以拍下的,也硬生生收了回来。

    徐云关上车门便走向几人,见到花钱要买他命的竟然是宋氏家族的几个兄弟,还真觉得可笑至极:"是不是因为我的出现导致你们飚车输给了付天,所以你们才对我如此恨之入骨?但这事儿可不管我的事儿,是你们不要脸再前,四个人对付一个,只有孬种才会这样。今天这事儿我可以当作什么都没发生,但你们最好好自为之,下次我可不会这么轻易放过你们了。”

    "云哥,昨天他们还让我放火烧了苏荷酒吧,伤了酒吧老板司徒星,还有他身边一个叫铁锤的人。"元博道:"这个账要不要跟他们算?”

    徐云一皱眉头,伸手狠狠指了指宋东:"你以为你花钱雇凶,司徒星就猜不到是你们做的吗?”

    "是他们先动手打了我四弟的!"宋东还做着最后的争辩道:"如果不是铁锤把我四弟打的满头流血,我也不会找人报复他们了,就算是要怪,那也是他们先出手的!”

    若是几年前,宋东这么说,徐云还是很有理由怀疑司徒星先动手的,可是现在的司徒星绝对不是当年的司徒星,没有司徒星的命令,铁锤也绝对不会随意出手伤人,所以若是铁锤动手打人,很显然是有原因的。

    "那肯定是你们找他说了什么不该说的话,问了什么不该问的事情吧?"徐云厉声道:"不要觉得我现在跟你好好说话就是好人,元博……昨天你如何伤了司徒星,就怎么对付这家伙。”

    徐云话音刚落,元博一个鞭腿就把宋东给撂倒在地上,就在宋东失声喊痛的时候,元博双腿突然夹住宋东左臂,咔嚓一声,硬是把整个肩胛骨给生生扭断了!

    突然袭来的剧痛让宋东眼前一黑就重重栽倒在地上。

    看到眼前惨象,宋西哭的一把鼻涕一把泪,他身边一左一右两个人都惨成这样子了,看来他也逃不过这魔掌了,干脆就闭上眼睛等死吧。没想到司徒星说的真没错,面前这个人真是他们惹不起的,连他们花钱雇来的杀手都叛变听了对方的话……他们跟人家根本就不是一个级别的。

    "燕京的纨绔圈子重来不缺人才,如果你们连前辈都不会去尊重的话,以后就永远都别想再出人头地了。"徐云道:"我给你个活命的机会,代表你的兄弟去医院好好给大星哥赔礼道歉,以后也别总是想歪招耍付天,付天是我小弟,你们也最好记住我的名字--徐云。”

    宋西的脑袋点的跟磕头虫似的,从徐云开口说话,他就一直没有停下来,只要现在他们肯放过他,让他做什么他都愿意。他宁愿以后给付天做牛做马,也不想被折断一身的骨头……

    "云哥,他们可是想杀你,你就这么简单的放过他们了?"元博有些不明白,为什么徐云会如此大度:"如果今天你放过他们,说不定明天他们还会找人来害你。”

    徐云微微一笑:"连你都不敢对我动手,你觉得他们还能找来什么人?如果最近我再碰到什么意外,就算我不说,你也会亲手剥了他们的皮不是吗?”

    "这是肯定的!"元博狠狠道:"我这辈子剥过虎皮狼皮还有熊皮,还真没剥过人皮呢!”

    宋家个兄弟听到这话,浑身一阵发麻,这个徐云高深莫测让他们看不明白,而那个元博野姓十足,显然就是一个说到做到的主儿,宋南赶忙跪地求饶:"我们不敢了,真的不敢了……"

    【ps:更完毕~~~~~求支持~~~~~~】
网站地图:1 2 3 4 5 6 7 8 9 10 1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