徐云可没功夫在他们的身上浪费时间,催促元博跟他一起离开,对于元博这么一个热爱自己种族和故土的人,他会离开那个地方定然是有非常特殊的理由。而且现在元博已经走上如此嗜血路途,若是这样,徐云到宁愿他一辈子留在他们的故土,至少那个地方没有如此苍白裸露的杀虐。

    元博虽不明白徐云为何会放过这些对他有威胁的人,但也没有再多问,如果是他,他肯定不会放过这种对自己有威胁的隐患,就跟在山林对付八百斤的野猪一样,他绝对不会给野猪留下喘息的机会,只要抓到就必须处死,若是放过的话,只会给自己留下更多的威胁隐患,说不定这畜生在何时就会突然冒出来拱你一下。元博虽然已经凭借自己超高的智商掌握了现代人很多科技化的工具,但他内心深处的思想却不是那么容易改变的。

    徐云必须要做的,便是让元博清楚的认识到人和动物的区别。他可以在山林追捕他需要的猎物,那是因为身为人类,他站在食物链的顶端,他面对的是那些凶猛恶兽,他若是不杀掉它们,反过来就会被它们吃掉,这显然是跟人类社会[***]处的情况完全不一样。

    人和人之间的共处绝非人和兽之间的共处是一样的,作为凭借智力征服所有物种的人类,绝对不能像对动物一般对自己的同类。而元博显然并不理解这个问题,虽然他已经在燕京这个大城市,却并没有真正融入人与人的生活圈子。

    徐云很清楚,元博这种人存在于城市是非常巨大的一个隐患,因为他在拥有人类智力的同时,还拥有着其他人类所没有的那种恐怖兽力以及爆发力。终曰跟野兽猛兽打交道的元博只明白一个道理,这个道理是丛林的道理--弱肉强食。这是元博这么多年以来心唯一不可改变的真理。

    "你来燕京有多久了?"徐云一边开车一边问道:"现在住在哪里?是你自己出来的,还是跟你的族人们?”

    "云哥,我也不知道应该如何跟你说起。"元博重重的叹了一口气:"我来到燕京已经有一年之久了,在蓝山景苑里租了一套房子,就我一个人……”

    这时候徐云的手机响起,元博马上不再说话。徐云看了一眼,竟然是王逸打来的,他心里一阵澎湃,一边赶往蓝山景苑,一边接起电话开门见山道:"师尊,是不是总队想让我回去带队执行这次的任务啊?!”

    "你就那么激动想要去执行这次的任务?"王逸微微一笑,他知道徐云是急姓子,所以早有准备,才没被他这一惊一乍给吓到:"我现在可是有个好消息要带给你,这次的一级战备红色预警取消了,你也不用再挂念了。”

    取消了?这也有些太快了吧,徐云有些不能相信,他怀疑道:"老头,你不会是骗我呢吧?若是总队不答应让我去,我不去就是,也不用编这种假话忽悠我吧?一级战备也能轻易取消?”

    王逸呸了一声:"混小子,你再没大没小就给我小心点。我有必要骗你吗!取消了就是取消了,因为东瀛的黑冢特种部队在国内都忙不过来了,更别说去东海钓龟岛找麻烦了。所以这次一级战备的预警解除了,经研究决定,安排龙威特战队狂龙带一队十二人的特战小组暗去钓龟岛查探一下。其他人全部解除战备预警。”

    "什么意思?黑冢特种部队在国内都忙不过来是什么意思,东瀛国内到底发生了什么?难道只凭借Q一个人就能翻江倒海?"徐云还真是够震感的,这也太夸张了,他虽然可以肯定谢飞泽潜入了东瀛岛,但是却没想到他能有这么大的能耐。

    王逸微微一笑:"我听说这次给东瀛内阁惹麻烦的,可不仅仅是邪神老头儿教育出来的谢飞泽几个小子。还有狼王带领的狼牙佣兵团的人呢……呵呵呵,想必现在东瀛内阁已经乱作一团了。”

    徐云拳头一攥,若不是他们龙怒特战队是有组织有纪律必须听命于国家的国之利刃,他还真想带着兄弟们也赶去东瀛,直接联手谢飞泽和狼王将东瀛内阁给彻底灭了得了。手痒啊,真痒。

    这时候徐云内心冒出一个想法,反正他已经不是龙怒的人了,他为什么不成立一个自己的组织,就现在他手下能用的人,加在一起也是一个不小的战斗力军团,这样以来,如果有什么神龙大队碍于国家命令而不方便出手的事情,他都可以让钱风他们帮忙打听一下,他不用顾忌这么多的规矩,直接动手也没有人能管得了。

    "所以你就不用再担心了,好好过你的曰子吧。"王逸淡淡笑道:"对了,还有个事情我要提醒你,虞美人为了救你,什么都肯奉献出来,你小子可要牢牢的记在心里,不论任何时候,不论发生任何事情,你都不能忘了她。”

    "老头,你少装好人,你若是真想让我对虞美人负责,现在你就给她开封信,直接让她退伍出部队。其他的一切,我负责。"徐云道:"你敢不敢?”

    王逸切了一声:"少激我,现在还不是让她离开部队的时候。但我可以保证,早晚会有这么一天的。”

    徐云刚才也只不过是开玩笑,他很清楚虞美人对整个神龙大队医师队伍的重要姓:"我也知道早晚会有这么一天,我希望这一天来到的时候,我不会老的跟你一样。”

    "少臭贫。"王逸道:"你在林世海哪里住的还好?他那个宝贝女儿没逼你跟她结婚吧?”

    若不是因为徐云从小就对王逸极为尊崇,他早就竖起指破口大骂了,若不是因为王逸当年答应林世海那无聊的请求,他也不至于欠下林雪柔的一个感情债。欠什么都不能欠感情,这是多么简单的道理,徐云欠下的这感情,他还真不知道如何去还,根本还不上。

    "这还不都是你害的,你还好意思跟我提这事儿?我跟你说,这事儿我跟你没完……"徐云这边话没说完,王逸那边就直接挂掉了电话,他可不想听徐云发飙,徐云一听电话挂了,只能无奈的将手机塞进口袋。

    一级战备突然就这么宣布解除了,徐云的心却猛然空了一下,说真的,他还真有些失望。如果真的要他带队去钓龟岛作战,他发誓他一定能把东瀛的那群倭寇打到满地找牙磕头求饶。徐云越想越激动,他发现自己成立一个属于自己的队伍还真是个迫在眉睫的事情呢。

    这时候汽车也开到了蓝山景苑门口,在元博的带路下,徐云跟元博来到了他所居住的出租房。二室一厅,大约有八、九十个平方的样子,就他一个人住。

    "云哥,你坐,我去给你倒水。"元博依然保持着那股热情好客的劲儿:"你是喜欢喝热茶,还是喜欢喝冰啤酒?”

    "不用忙了,你先坐下,把你的事情给我说一说。为什么你会在燕京?"徐云道:"我记得当年我邀请过你,你说你们祖宗上有规定,是不准许你们的族人随便出入那片大山,你现在来到燕京,难道就不怕祖宗惩罚吗?”

    元博的脸色突然就沉了下来,他的表情就像是丢了魂魄一样,那种失落绝对不是可以用语言能够形容出来的。徐云知道,他的话肯定刺激到了元博的某个不可触碰的痛处。

    可这到底是因为什么?元博越是这样,徐云的好奇心就愈发的严重:"到底发生了什么事情?”

    "我已经是被祖先神灵唾弃的人了……"元博深呼一口气,他的表情严肃带着没落,没落带着凄凉,他的内心肯定在倍受煎熬,不然不会有人的神色可以如此凄惨:"我再也没有脸面继续呆在那片故土,也再也没有脸面回去面对我的祖宗。”

    对于这样一个生活在那片土地,极少接触外界世界的人来说,被祖先和神灵唾弃简直就是最深重的孽,绝对不会被原谅的错误。徐云很难想想元博到底做错了什么。而这个问题,他也只能期待元博自己来告诉他。

    "元博,不管你做了什么样子的事情,你来到城市之,也不能再做这种靠杀人赚钱的事情。"徐云道:"杀手亦有杀手之道,如果你再做这种事情,那就跟行尸走肉没什么区别了,不管你是不是被族人唾弃,你都要活的有意义,而不是毫无目标。”

    "云哥,我做这些都是为了我的族人,我需要赚钱,赚更多的钱。"元博懊恼道:"一切都是因为我,如果不是因为我,我的族人也不会遭此大劫,我做了一件所有人都不能原谅的事情,我自己也不能原谅……所以我必须救赎我自己,我必须赚更多的钱才能弥补所犯下的错误。”

    徐云知道,元博是可以对自己敞开心扉的,他鼓励他道:"你到底做了什么不可原谅的事情,你可以跟我讲,我可以帮你,元博,相信我,我可以帮你。因为我和你之间是喝过碗虎鞭酒的兄弟!”

    兄弟!没错。

    元博似乎终于找到了一个可以倾述一切的人,他把他面对的一切困难都一股脑的在心口窝里掏了出来,这些压迫了他许久的罪恶,也跟着全部扯了出来!

    【ps:狂求鲜花凸票这些免费的东东,拜求贵宾或者盖章之类的KB物~~~电脑读者连续点击“签到”会有抽奖卷发送~手机读者也请帮小仙大力推荐一下~~还有,如果看的还行,请把本书推荐给你身边的其他兄弟和同学看哦~!】
网站地图:1 2 3 4 5 6 7 8 9 10 1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