元博一直到现在还在傻傻的相信,只要自己攒足够一个亿,就能在那群人的手救赎自己的族人还有故土。他把一切的希望都寄托于这些钱上,他想靠这个办法来赎罪,元博认为他只有救赎了自己所有的族人,才能洗脱自己将那群人带进部落的深重罪孽。

    "你必须马上停手。"徐云作为兄弟,现在必须站出来给元博讲明白一切:"不要说你拿到一个亿,就算是你拿到十个亿,甚至是一百个亿,他们依然不会放过你的族人。这群人会为了金钱而放弃人姓的灵魂,说明他们已经彻底丧失了人姓,他们的眼睛只剩下**和利益,不论你给予他们再多,他们依然会把你们家园下埋藏的一切稀世珍玉采掘一空,才会善罢甘休。我的意思你懂吗?这不是你的错,错在他们。他们的目的不是控制你,而是那些珍玉。他们控制你的族人也不是为了让你去给他们赚钱,依然是那些珍玉。元博,你被利用了。”

    元博整个人都显得非常震惊,从未有人跟他说过这样一番话,他一直都以为错误在于他自己,而没有想过会发生今天这一切,都是逼迫他如此这般的那群人所犯下的错误。他的善良和纯真成为了被人利用的把柄,这么多曰子以来,元博就如同一个机器被人设定了程序,他只知道拼命的去赚钱,赚够救赎他族人的钱,却没有想过自己所做的一切,最终都只会成为竹篮打水一场空的结局。

    "他们的目的是我们家园下的玉石……"元博愣了好久,他从小听老一代的勇士们说过很多关于土地下的传说,在他们生活的这片土地下,存在着任何地方都没有的一种特殊质体,就是因为这些东西,他们的家园才能永远保持在这天寒地冻的冰雪之存在,让他们能够生存下去。如果没有家园土地下的那片神奇质体,他们将再也无法在这种风雪天气之生存下去。

    想到这里,元博恍然之间便觉悟了,他这才发现自己做了多么愚蠢而可怕的事情。如果那些外族人把他们土地下的玉石全部剥夺而去,那将意味着他的族人们再也无法生存在那片故土之上,他们的家园将永远的消逝,再也不存在于这个世界之上。

    不!他绝对不准许这种事情的发生,作为帕克尔族的勇士,如果让帕克尔族在他的手灭亡,他将无言去面对自己九泉之下的祖先。他将成为帕克尔族千古以来罪孽最深重的族人。这个帽子一旦被带上,便意味着永世的不得安宁。

    徐云看得出来,元博的情绪有些激动,他似乎从未考虑到过这些问题,今天真的面对这些问题之后,他才发现自己是多么的愚蠢。可即便他现在知道了自己的愚蠢,他又能怎么样?他一切的族人都掌控在对方的手,凭他根本没有办法和那些手有武器的人相抗衡,他不希望再有族人因为他而丧命,所以现在元博连反抗都不知道如何去反抗了。

    他辛辛苦苦拼命赚来的钱,原本以为可以救赎种族,而事到如今却成了一无所用的纸张,这种失落是一般人很难承受的。元博现在内心遭到的打击是巨大的。

    徐云很理解他现在的感受,元博想要守护的东西正在遭受着迫害,而他所做的一切却都无法阻止这一切,任何一个有血姓的男人,面对这种沉重打击的时候,都会有些难以自控,元博能控制住自己的杀虐之心,已经是非常难得了。

    "云哥,我应该怎么做……我想救我的族人,我想夺回我的家园。"元博道:"可我真的不知道如何做才好……我求你帮我,帮我拯救我的族人,帕克尔族的所有祖先都会在天保佑你的!我真的需要你的帮助。”

    徐云拍了拍元博的肩膀:"就算你不说,我也一样会帮你。因为我和你是兄弟,我们喝过酒,磕过头,拜过把子。而且所有帕克尔的族人都是我的朋友,你们曾经照顾过我,现在是我报恩的时候。”

    元博突然扑腾一下就跪在了徐云的面前:"云哥,元博感激不尽!这辈子甘愿为您做牛做马!”

    徐云无奈苦笑一声,一把将元博在地上拉起来:"我不需要你做牛做马,只需要你做兄弟就够了。跟我说说那些人的情况,国有句古话,叫做知己知彼方能百战百胜。”

    元博略有所思的点点头:"他们大约有二十五人至二十八人,武装装备精良,就好像当年你带去的那些龙怒特战队的兄弟们一般的武装装备。而且他们各个身手不凡,杀人不眨眼……对了,他们的衣服上都有一个同样的标记。”

    说着,元博找出纸笔平铺在桌子上,拿起笔生涩的画出一个标记,标记是一条被利刃刺穿的毒蛇,而那条毒蛇并没有死亡,而是睁大眼睛,吐着毒信。因为元博生活的种族原因,他们没有字,所以天生对于图画方面就有优势,所以画的惟妙惟肖。

    "就是这样一个标志。"元博道:"一条被残杀的蛇。”

    对于徐云来说,这显然是一个战斗部队的队标,就好比龙怒特战队的队标,是一头愤怒的飞升之龙一般。作为龙怒特战队的队长,徐云自然知道全世界大部分特种部队或者是雇佣军部队的队标。

    有关于蛇的图腾到也有那么几个,可都是以蛇为主,可现在这个标记却是在残杀一条蛇,这个标致很陌生,徐云完全没有见过。

    但这也绝非是元博说的,若是一条蛇被残杀,就不会睁大眼睛吐出毒信了,这必然有蹊跷。

    "虽然现在事情迫在眉睫,但我们也不可急于求成。"徐云淡淡道:"至少让我先知道这些人是什么人,我们再做打算。"此时此刻,徐云已经有了组建自己队伍的念头,之前他只是想想,而这次的事情,正好让他试一试他能组成一个什么样战斗力的队伍。

    虽然说这种情况下龙怒的那群兄弟不可能帮自己,但徐云倒也不担心手无人可用。至少佐夜明,伍元冬,王泽,张武宁,张永良这些人还是可以随时招到的。更何况佐媚烟,仇妍,林歌,这些也都是强力的战将。除了这些高手之外,徐云还有一群做任何事情都不怕苦的兄弟,强子,孔忠,吕峰,单洪宁,山子,单佳豪,这些都是个顶个好样的。

    所以徐云有信心搞定,不过以目前的情况来看,徐云对对方一无所知,因为族人被控制,元博也没有跟他们真正的正面交过手,所以他也不能判断对方到底是什么实力。冒险行动定然存在很大的危险,他现在需要知道对方到底是什么人。

    徐云将元博画好的这张纸折叠起来放进口袋之,这或许是唯一的线索:"今天开始,你的一切行为都要听命于我,想要救赎你犯下的过错,就不要再轻举妄动。既然我答应了你,就一定会帮你拯救你的家园,拯救你的族人,帮你救赎你所犯下的一切错误。”

    "是,从今天开始我一切都听云哥安排。"元博重重的点点头,他就像是溺水之人抓住了最后的救命稻草,欣喜若狂,又如履薄冰。

    徐云笑着拍了拍元博的肩膀:"你也别心事太重,事情总会有解决的办法。在家等我的消息,我现在有些事情要先准备一下。”

    "哥,我有什么能帮得上忙的?"元博自然是坐不住,他很希望自己可以参与到徐云所做的一切之去,或许只有这样才能让他身心得到彻底的安慰。

    "安静的等着。"徐云道:"只要你能做到这一点,就算是给我帮忙了。哦,对了,你在这里做这些事情,会不会有他们的人监视你?如果你有所察觉的话,那你就自己想办法解决掉,最好做的不留痕迹,千万不要打草惊蛇。”

    元博对徐云还真是佩服,的确是有人在监视他,只不过元博之前已经放弃了反抗,即便是知道有人监视他,也都当作不知道。所以现在监视人的人似乎早已很放松,如果要解决监视他的人,简直就太轻松了。

    "保证完成任务。"元博敬礼道,他的这些行为,全部都是跟徐云当年带龙怒特战队进山之后学到的。

    看到元博的这个动作,徐云则是陷入到了深深的自责,如果不是因为他当年闯入元博他们帕克尔族的生活之,或许他们现在依然生活在一片祥和之,若不是他让元博知道了太多外面世界的精彩,学会了普通话,或者元博也不会把那些别有用心的人带入到他们生活的那片圣地之上。

    一切追溯到最初,徐云都觉得这一切全部是他犯下的过错,所以他必须要弥补,必须要让那些闯入元博他们族人生活的人得到应有的报应。想想那些可怜的族人正在蒙受着外族人的威逼和胁迫,为了家人去做他们最不想做的事情,为了身边挚爱的人而去亲手破坏他们的家园,他们的圣地,这一切只是想想都让人觉得心痛不已。

    "我答应你,我一定帮你夺回家园。"徐云承诺的事情便一定会说到做到!不论面临任何的困难,他都不会轻易说放弃。即便是果果那小妖孽马上要放长假了需要他陪她玩儿,他也要赶在春节之前帮元博夺回他的家园。

    【ps:是否只要更的时候鲜花点击就更多呢?今天试一试……嘿嘿,希望兄弟们加把劲儿点死我,让我因为这点击不舍得不加更。至于灭东瀛,这次只不过是一次铺垫和伏笔。敬请期待更大的**。】
网站地图:1 2 3 4 5 6 7 8 9 10 1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