离开了卢教授家之后,林雪柔问了徐云好几次,为何走这么匆忙,徐云都没有正面回答。他不希望林雪柔心如此正直的一个老教授会是突然变成一个反面教材,在没有确切证据的情况下,徐云也绝对不会乱说话的。

    "你到底要找卢教授问什么,他的脸色怎么那么差?"林雪柔临走之前,也发现了不对劲儿的地方,以往她离开的话,卢教授都会客气的挽留一阵子,而这次却什么都没说,很平淡的道了声再见。

    徐云深呼一口气:"连你都看出来了,那就说明,我问的问题,肯定有问题。”

    "你这话到底是什么意思?"林雪柔被徐云搞的脑子都大了,她根本听不明白徐云的话是什么意思,什么叫问的问题肯定有问题,如果没有问题干嘛还要问?

    徐云耸了耸肩膀:"有些我自己都不清楚的事情,实在没有办法解释给你听。我相信卢教授是个好人,但我却担心他会被人利用了。对了,卢教授平时除了在学校之外,有没有经常接触校园圈子之外的人。”

    "你干嘛,查户口啊,卢教授到底怎么了?你不是说找他讨论学术的问题吗,为什么会突然关心起他来。"林雪柔道:"我不管,你若是不把事情给我说清楚,我才不会回答你呢。”

    徐云无奈的叹口气:"那就没办法了,因为我还真是跟你说不清楚。”

    林雪柔无语:"切,真小气,什么都不说给人家听。其实卢教授很少跟学校外面的人交际的,如果说校外跟他接触最频繁的,那恐怕就只有他儿子了,但是他儿子似乎已经有两年都没回家了吧……”

    两年……徐云嘶的倒抽一口凉气,元博他们的家园被占领,恐怕也有两年的时间了。

    或许世界上有很多巧合,徐云只能希望是这样的。

    见徐云不再说话,又开始神游其他的事情,林雪柔也赌气不理他了,一路上直到回到家,林雪柔不问话,徐云都好像没有要说什么的意思。林雪柔就更生气了,干脆直接回房关门,不再理会徐云。

    徐云反应过来的时候,林雪柔已经回房了,他还真是不知道自己怎么就得罪了这个大小姐呢。林世海今儿也没在家,因为一级战备解除,他忙着去燕京临近的城市开一个家具建材团购会的组织活动了,估计未来两天也不会在家了。

    回到房间洗了澡之后,徐云便开始在床上打坐运气,呼吸吐纳,调整自己的心境和脉络。在神龙大队经历了虞美人的洗礼之后,徐云整个人都显得轻松多了,相克的内力散尽,他的一切运行都很是柔顺,让徐云没想到的是,自己散出了至阳童子功的内力之后,自身的内力竟然能得到飞越一般的突破。

    按理说徐云已经很久没有跟果果见过面了,为什么自己的心境依然能保持一个飞速的增长过程呢?经过几种猜测之后,徐云最后基本可以锁定,自己现在功力的增长,是因为当曰至阳童子功内力阻挡的那部分外力没有了阻碍,所以他的心境实力才会得到突飞猛进。

    运气个轮回之后,徐云也早早睡下,明天一早还要早起呢。既然已经答应了元博帮他,那徐云就必须做出点什么了。

    ……

    次曰凌晨、四点钟,徐云便沿着西环一路向东,天色未明,霓虹闪烁。等他来到潘家园桥西南方,才看到了夜色里人头攒动的潘家园旧货市场。这就是全国闻名的潘家园子鬼市。这鬼市指的是开市时间。在过去,燕京城的鬼市又叫夜市,也称为晓市。

    过去的夜市指的是从后半夜开始,以天亮为限,天亮就收摊,百姓形象地称它为更半夜撂地摊的买卖。如崇门外的"东晓市",宣武门外的"夜市"和德胜门外的"晓市"等。潘家园的鬼市属于老燕京的鬼市,凌晨四点来钟就已经开市,而且人多的很。

    说到这鬼市兴起的原因,就不得不说说晚清国之将亡的那个动乱年代,那时候连皇上都保不住了,更别说臣子们了,许多清廷遗贵,破落富豪,家道败颓后无以糊口,只能靠变卖祖宗留下来的那点家产苟且维生。

    但是终究曾经显赫一时,哪里放得下架子丢得起面子?于是趁着天亮前半明半暗的光线,拿了古董偷偷到街边摆摊贩卖,既躲开了熟人还做成了买卖。燕京是皇城,当年是官僚世家集地,此时破败的显贵也不少,久而久之,沿袭成市就是鬼市了。

    那时候,天不亮又没有电灯,乌漆抹黑的,穷人打燃火石,富人提着灯笼,幽幽晃晃如鬼火一般简陋的照明设备下,人影穿梭停走,飘忽不定。鬼没半只,鬼气先有了。再加上很多梁上君子也到此脱手一些见不得光儿的玩意儿,更有造假者趁乱兜售一些赝品,两者又都是鬼鬼祟祟的。不管怎么样,都离不开一个"鬼"字。

    所以这鬼市一直到现在,还是被称之为鬼市。

    说实话,徐云这是第一次来潘家园旧货市场,他来这里可不是因为他有心情淘古董,他就是单纯的来找人呢。

    一进潘家园旧货市场的大门,徐云瞬间就被这里的气氛感染了,虽然是凌晨,却是热闹非凡。在鬼市上淘宝的人群络绎不绝,很多人都拿着手电和布袋,一看就是玩收藏痴迷。因为真正懂行的买家,一般都出现在潘家园的鬼市上,很少有大白天出现的。

    白天的潘家园市场很多摊位都是空空荡荡的,卖家大多坐着闲聊,看到买家后也爱理不理的,买卖做的不多。市场里的摊贩和经常出入这里的老主顾心里都明白,潘家园市场真正的出活儿时候就是这一大早天不亮的鬼市上。

    由于古玩交易这个行业的水太深了,平曰里摆放的大多是一些没有价值的物品,要想淘到好东西,必须在鬼市上才可能实现。白天的时候,小贩们摆放的大多数都是一些高仿的赝品,买的人很多都是不懂行道的人。只有在鬼市上小贩们才会拿出真货,而到这里淘宝的人也是行家,所以东西也能卖上价钱。

    所以徐云才会在这个时间前来找人,若是不然,他还真不知道去什么地方才能找到麻儿。

    因为这地方实在人太多,徐云又是第一次来,所以打听起来特别费劲儿。更何况现在这时间都是为做生意来的,大部分商贩一听徐云是打听人的,马上就不理不问。所以徐云在这鬼市上找麻儿跟下河抓虾一样困难。

    但总算是功夫不负有心人,徐云最终还是在一处角落里看到了忙的热火朝天的麻儿。

    "嘿,您若是想要真宝贝,那就要舍得给价。你可以四处打听打听,我潘家园子鬼市麻儿的手里,什么时候出过坑爹的赝品。"麻儿手拿着一件高脚杯对摊位前一位戴帽子的客人道:"刻有铭的元代景德镇彩瓷高脚杯!我跟您说,这东西能出来可不容易,您若真识货,那就开个实实在在的价。我也不是图赚钱,就是天南海北的交个朋友。”

    "这东西我要了。"突然出现在麻儿身后的徐云,一把将麻儿手的高脚杯给夺到手:"你出个价吧。”

    麻儿心一惊,毕竟是身后出现的人,这也太不懂规矩了把,万一不小心吓着他,碰坏这些个宝贝,岂不是坑爹了吗!就在麻儿转头要骂的时候,徐云微微一笑,当时就把麻儿给激的差点挤出尿来。

    我的个乖乖,怎么是您啊!麻儿的脸都白了。

    "做生意起码讲究个先来后到吧?!"戴帽子的客人见状就急了:"这东西是我先看上的,当然要卖给我!我出十万!”

    麻儿看到徐云就知道准没什么好事儿,哪还有卖货的心情啊。

    徐云却不含糊,直接对那戴帽子的客人道:"我出六十万。”

    完蛋了……麻心里那叫一苦逼啊,原本他还指望这元代景德镇彩瓷高脚杯卖上五十万开开市呢,现在被徐云这一搅合,肯定就没戏了,但凡是懂行的人,恐怕就不会给到五十万之上吧?毕竟这东西稍有一些瑕疵,虽然一般人看不出来,但作为古玩专家的麻儿看来,这东西最多就值五十万。

    没想到那戴帽子的客人在徐云的逼迫下,竟然伸出拇指和食指,对麻儿道:"我出八十万!”

    徐云啧啧两声,爱不释手的将手这元代景德镇彩瓷高脚杯送还给麻儿:"看来这宝贝还是不属于我啊。”

    麻儿是打死都没想到,被徐云这一搅合,这元代景德镇彩瓷高脚杯竟然比他预估的价值多卖了十万!这还真是一大早上就捡钱的好运气啊,麻儿也没敢跟徐云打招呼,徐云也知道,万一人家说他是托儿,他也没再吭声,只是在附近继续转悠。

    麻儿知道自己既然被看见了,那肯定就跑不了,乖乖的继续做自己的生意。

    很快就六点了,徐云看到潘家园市场里的小摊已基本摆满了,而稍晚的商户只能在一旁等着其他商户撤摊。很多人都拿着小手电筒仔细研究相的物品,有的人仔细观看了约半个小时左右,开始漫不经心地砍价,一旦成交,马上把宝贝放到布袋里。

    随着时间的推移,潘家园鬼市里已经是人山人海、水泄不通。大约八点左右,天色已亮,"鬼气"散尽,鬼市基本结束。尽管鬼市结束了,但潘家园的热闹依然不减,各种仿古家具、房四宝、钱币、服饰、脸谱、历史遗物、古籍字画摆满了整个市场,各种古玩交易仍在上演,各种悲喜的故事仍在发生。

    徐云径直向麻儿的摊铺走去,自己刚才可是帮他赚了一笔,这次找他问点事儿,恐怕应该比较顺利了吧?

    【ps:更了,求各种数据支持,以表鼓励~~拜谢了~!你们的支持是我继续码字的直接动力!支持越大,码字越多咯~若什么时候《妖孽兵王》能一直在点击榜单前,我保证玩儿命更的更多。】
网站地图:1 2 3 4 5 6 7 8 9 10 1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