掌握了大致的情况之后,徐云知道也应该是吹哨子召集众兄弟的时间了。正好明天也是黄道吉曰,他便给众人一一拨打了电话,让所有他认为能搭把手的人,明天全部都到燕京集合,等到准备就绪,他便决定向那片冰天雪地的严寒之地进发。势必帮元博夺回他们的家园和故土。

    佐媚烟挂了电话之后,好一阵子才回过神儿来,她还真不知道到底发生了什么大事情,能让徐云直接开口要她去帮忙,看样子这位天娱集团的太子爷是真被什么人惹急了眼,而且不仅仅让她自己去,还让她带上佐夜明以及王泽和伍元冬。看样子这次惹了他们太子爷的对手,也不是简单人,不然的话,徐云也不会如此大动干戈。既然太子爷都发话了,佐媚烟自然没有二话,现在天娱集团的工作一切都很顺利,她只需要留下冯颖打理就可以了。

    稍做了简单的交代和准备之后,佐媚烟便直接把佐夜明喊上,让王泽和伍元冬轮班开车,气势满满,从琴岛出发,直接奔往燕京。唐九也大致了解了事情的情况,知道徐云肯定碰到了什么麻烦。

    所以,在佐媚烟一众人赶往燕京之后,唐九马上给张氏兄弟打了电话,自从唐家闹分家的事情之后,张武宁和张永良就一直被徐云安排在唐家,谁若是想闹事儿,那就敲打敲打谁,一段时间以来早已闲的手痒痒,现在接到唐九的命令,而且还是要去给徐云帮忙,那自然是一百个乐意,一百个开心,一百个兴致冲冲。

    按照唐九告诉他们的地址,张武宁,张永良两兄弟啥也没做,直接开车便冲上了济北前往燕京的高速公路。他们已经迫不及待的想要做点什么事情了。

    林歌自然是徐云绝对需要的得力帮手,而且就算这次徐云不需要林歌跟他去东北,也绝对要把他叫过来问个清楚,他太想知道东瀛岛那些事儿到底是谁做的了。若真的是谢飞泽他们所谓,那作为小师弟的林歌自然有所耳闻。

    林歌接到徐云的通知之后,并没有直接答应,而是提出了一点徐云没想到的事情:"哥,如果我走了,那谁帮你保护申江你需要保护的人?”

    徐云还真是愣了一下,他记得自己并没有跟林歌说过他在申江有什么需要保护的人:"你指的是霜姐她们?”

    "哥,你别在瞒我了,霜姐根本不需要我的保护,以秦婉儿在申江警局的地位,敢惹霜姐的人还真不多。"林歌道:"现在的地痞流氓消息都很灵通,什么人他们能惹,什么人他们不能惹。就算他们知道刚接手星凯大酒店的霜姐是外地人,但也肯定知道她和秦婉儿的关系。哥,你很清楚不会有人敢动她们的。我说的你要保护地人,自然不是指的他们。”

    徐云淡淡道:"林歌,你都知道了些什么?”

    "我知道你要保护的人身边肯定还有人在保护。但古醉人跟我说,只凭那一个人是保护不了的,需要我的帮助。"林歌脱口而出。

    "古醉人?"徐云大吃一惊,林歌竟然跟这个神棍见过面:"你在哪里见过的他?”

    林歌真恨不得抽自己的嘴巴,怎么就那么不小心说漏了嘴巴呢:"我……我就是……哎!原本古醉人是不让我跟你说的,他怕你找他的麻烦。他说他算出了你会在申江出事情,也算出了我会跟你在申江碰面,所以他才在申江找到了我,让我老老实实呆在申江,说这里的人一定有用得到我的地方,说根据天象星象来说,申江有你要保护的人,而那个人最近会有麻烦,你又无法在申江,所以必须要我留下帮那个人。我问他那个人是不是霜姐,他说不是,说是一个小孩。”

    徐云皱了皱眉头,虽然古醉人的话极为邪乎,但他还是不愿意相信:"那神棍的话你还信?我当年去那个任务的时候,他怎么算的?他说我那天出征的话大吉大利,必然大获全胜。但结果呢?我带队被困,后来还死了兄弟……你跟那神棍说,小心别让我见到他!等等……你是怎么认识他的?!”

    "我……我认识他好久了啊。"林歌道:"哥,古醉人毕竟有神算子之称,他很少失误。你那次肯定是有特殊原因,他跟我说过,他对不住你,不敢见你,就是那次失误没算出会有警方高层出卖你们。他这么多年都想帮你,但又不敢见你。所以这次他才找到我,让我留在申江帮你。不然我早就跟我师哥去东瀛了。”

    等等,这思维跳跃的也太猛了吧?!徐云都有点懵:"你是说谢飞泽果真在东瀛?!”

    "……"林歌又想抽嘴,这也是老头子亲口嘱咐的,不能乱说的话:"哥,你就当我什么都没说,我是真不能乱说了。这样,我都跟我师傅解释了,我留在申江还有事情要帮你,所以我必须留在这里。”

    徐云无奈摇头道:"就因为你碰到了古醉人那神棍,他跟你说让你留在申江,你就留在申江?你留在申江那叫帮我吗,我现在需要你来帮忙才给你打的电话,我需要你的帮助不是在申江,而是让你来燕京,你还不明白?”

    林歌干笑两声:"真的让我去燕京?申江不需要留下我来照顾?”

    "你信我还是信那神棍?"徐云厉声道,他曾经发过誓,再也不相信那些能说会道的算命先生,就是因为连神算子古醉人都没算出来他会在那次任务的时候被出卖,会因为那次出卖失去最好的兄弟。

    所以现在一听到神算子古醉人的消息,徐云都觉得头疼,就算古醉人是全世界公认的第一神算子,他也绝对不愿意相信他的任何话了。今天林歌突然提起古醉人,的确让徐云心里有些波澜,但他最终还是不肯选择相信古醉人的话。

    如果让林歌在徐云和古醉人之间做一个选择的话,那他还是会毫无争议的选择听徐云的话:"哥,我知道了,我马上去买最快的航班。”

    挂了电话之后,徐云脑子里乱哄哄的,实在坐不住后,他忍不住给仇妍拨打了电话,不知道为什么,被古醉人的话搅的他有些坐立不安。

    "怎么了,发生什么事儿了?"仇妍到学校陪读之后,便跟果果一样,每个月只能回家一次,所以自从到了学校之后,她还一直没回过家。而且她又不是一个善于言谈的人,所以也没跟阮清霜打过电话,一般都是果果隔差五的给阮清霜打个电话,汇报一下学校的情况。

    "最近没感觉到什么异常的情况吧?"徐云道:"你和果果在学校怎么样,都还好吧。”

    仇妍微微一笑,徐云的关心还是让她挺感动的:"我和果果都挺好的,没什么事儿。果果的适应能力比较强,所以就算是长期住校也没什么不适应的地方。不过她在学校还真没少找了麻烦……幸好学校的领导给婉儿面子。”

    徐云听的一头黑线,那小家伙还真是不让人省心啊,罢了罢了,幸好在学校有仇妍看着她,惹了麻烦还有秦婉儿帮她擦屁股:"那就好,只要你们两个人一切都安全就好。哦,对了,跟果果说,等她放假,想去哪玩儿我都带她去,让她在学校乖一些。”

    "我会看好她的。"仇妍道:"到是你,注意自己。听果果跟霜姐打电话的时候,好像你又有什么事情在忙,平曰多休息,凡事都注意安全。”

    "我会的,你也是。"徐云道:"青鬼的生死一直都没什么明确的消息,你也小心为上,没有人不想得到果果身上天大的秘密,所以你任何时候都不可以掉以轻心。果果也快放假了吧,你再多辛苦几天。”

    仇妍点了点头:"还有一周就放假了,照顾果果都是我应该做的。你放心好了,我不会让果果出任何事情的。”

    "嗯,我相信你。”

    挂了电话之后,徐云的心里才算是平静下来,至少他能确定此时此刻仇妍和果果都在学校很安全。他相信,就算再疯狂的人,也不可能贸然到学校去找麻烦。一旦事情惊动了整个社会和政斧的话,那就算有再大靠山的人也只有死路一条。

    只要果果和仇妍还在学校,那徐云就可以放心一切了。

    徐云自言自语道了一句:"古醉人,你这神棍再胡说八道,小心我对你不客气……我想保护人就算没有林歌在,一样有人能保护她,就不需要你艹心了……你还是担心你自己吧,最好算准什么时候会跟我碰面,到时候看我不找你算算那笔陈年旧账。”

    就算徐云很清楚那次的意外跟古醉人没有关系,古醉人之前算的一切还都是蛮准的,一切失误都是失误在那个突然叛变而出卖他们的警方高层上,如若不是被出卖,徐云他们必然是高奏凯歌。

    或许是因为那次失败让徐云失去的太多,对他的打击太大了,他才会毫不留情面的跟古醉人翻脸。他跟古醉人也整整一年多没见面了,或许再次见面,徐云也真的没有那么多的怨气了。

    毕竟任何事情都会随着时间的长远而淡化,都会随着时间而远去。毕竟那次事情并不怪古醉人,徐云生气完全是因为没有可发泄之处。

    而古醉人一直以来都在深深的自责,或许他之前没把话说那么明朗,徐云心里的落差也就不会这么巨大了。

    【ps:求雄起~】
网站地图:1 2 3 4 5 6 7 8 9 10 1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