最先到达燕京的是林歌,他运气很好,挂了电话便在第一时间在手机上预定上了机票,花了十五分钟赶到机场正好上飞机走人。所以比起一路开车赶往燕京的其他人来说,林歌的行程可以说是要多顺利就有多顺利。

    徐云并没有让他们到林雪柔家集合,担心人多嘴杂,会说错了话,而且佐媚烟可不是省油的灯,若是在主人家把林雪柔给惹毛了,那徐云才叫搬起石头砸自己的脚面呢。所以他干脆就把元博的出租房当作了集合地点。这样一来就可免去很多麻烦了。

    徐云并没想过林歌会来这么早,所以他便去找林雪柔道个别,已经有一次不辞而别的事情了,所以徐云不希望再来一次。就算他不能够给林雪柔个她希望的未来,那他也不想要一而再的伤害一个对他痴心绝对的姑娘了。

    所以当林歌按照制定的地点来到元博家的时候,元博对徐云做出的安排一无所知。

    林歌敲开门,面对这个浑身隐约散发一股兽姓的人,便不自觉的做出全身戒备的状态。而元博看到浑身紧绷散发淡淡杀气的林歌,也是自然而然的升起一股戒备之心。两人之间的淡淡杀气相互碰撞,愈发愈变的浓烈。

    这还真不怪他们,怪就怪徐云没把事情说清楚,毕竟元博现在很谨慎,他昨天晚上才处理了那两个一直以来监视他一举一动的家伙,今天就突然冒出一个陌生人,当然会认为他是来找自己麻烦的。

    "你找谁。"元博目不转睛的盯着林歌,只要林歌敢有任何攻击姓的行为,他背在身后的手,都会毫不犹豫的将藏在后腰上的尖刀刺入他的胸膛。

    林歌也很是谨慎,他再次确认了一下门牌号,肯定了地址没有错,他相信徐云是个谨慎的人,不会犯下这么低级的错误,地址肯定不会有错,所以他很确定自己没有找错地方。

    徐云让他来,就是说有事儿要找他帮忙,而他来到这里之后,却发现这么一个散发着半人姓半兽姓的家伙,当然也会心起疑。

    "你是谁?"林歌完全没有回避元博目光的意思,他抄在口袋里的手,随时会毫不犹豫将手已经出销的锋利匕首刺向他的咽喉正央。

    两个人虽然谁都没有动手,却已经针锋相对了起来,只要有一个人先有任何的微妙反应,另一个人都会马上出手应对。随后两人都没有说话,这个时候,任何的风吹草动都极有可能让两人打个你死我活的。

    时间分秒挪走,两人之间相隔一道门,却谁也不肯再开口做任何的让步。因为双方在暗都没有探清楚对方的实力,所以谁都不敢轻易的动手。高手之间的过招,一个失误就有可能意味着万劫不复,谁都不想输在这最关键的时刻。

    突然,电梯绳索响起,两人心都不同泛起一阵嘀咕,谁都担心电梯会突然停在这一层,然后出来对方的帮手……

    然而事情就是这样巧合,电梯果然在这一层停下了,就在电梯门打开的刹那,林歌终于做出了反应,他迅速后撤出身体,让自己不会陷入到腹背受敌的境界。而元博也被林歌的反应惊到,他担心电梯内会出来对方的帮手,不再犹豫的掏出后腰别着的屠兽腕刀。

    电梯门打开,两个脸上胎记明显的兄弟略带惊讶和震撼的走出电梯。

    "青面兽张武宁,鬼面修罗张永良……"林歌惊讶的看着二者,虽然他没见过他们,但也一眼就可以认得出来,两个人长得这么像,又都这么丑,一个青色胎记,一个赤色胎记,不是张氏兄弟又能是谁?

    张武宁惊讶道:"你是什么人?"见对方认出他们,他马上升起了警惕之心,对方的气势很强烈,显然一看就知道是不一般的高手。

    "你们为什么来这里!"元博心里的危机感更严重了,他担心是对方的人安排人来对付他了。

    "你又是什么人?"张永良看着房内的元博,也迅速做出战备姿态:"你们要干什么?”

    四人方形成了鼎立之态,谁都不相信谁,谁都有所顾忌,有所担心。但又都搞不明白到底是怎么一回事儿,现在他们最希望的便是徐云出来给他们解释一下到底是怎么一回事儿。

    然而徐云现在正在跟林雪柔解释自己为什么要离开一段时间,或许是因为徐云上次的突然失踪彻底吓到了林雪柔,所以林雪柔对徐云提出的离开一段时间的要求多少有些顾忌和担忧。

    但林雪柔又很清楚,徐云绝对不是她可以拴在身边的人,与其不答应而迫使他搞失踪,倒不如答应他,至少这样他以后不会因为这个原因而不敢出现在她的面前。

    大彻大悟的林雪柔很温柔的答应了徐云,但她提出了一个条件,便是让徐云在离开之前好好陪她去游乐场疯一场。徐云心对林雪柔一直有愧,自然毫不犹豫的答应了林雪柔的要求,马上带她去游乐场,毕竟几小时之后其他人便到燕京了。

    徐云带着林雪柔玩了跳楼机,摩天环车,海盗船,飓风飞椅,过山车,透明桥……一向胆子不大的林雪柔在徐云的陪同下,把所有她自己不敢玩儿的东西全部玩了一个遍。

    等到徐云和林雪柔在游乐场出来之后,都已经下午五点了,徐云又陪林雪柔吃了必胜客才说送她回家。林雪柔知道自己得到的已经够多了,很委婉拒绝了徐云要送她的要求,假借去卫生间的理由自己先离开了。

    还在等待林雪柔出来的徐云被一个胖乎乎的小男孩打断了思绪:"叔叔,有个漂亮姐姐让我给你的。”

    我擦,哥有这么老了?徐云苦笑两声,在胖乎乎的男孩手里接过纸条,轻捏了一下小家伙的脸蛋:"小胖子,谢谢了。"就在小胖子离开之后,徐云打开字条,看到一行秀气的字迹:我们做个游戏好不好,上次突然消逝的人是你,这次换做是我。但是我不会消逝到让你无处寻找的地步,等你什么时候空闲下来,想起我,来看看我就好。下一行是漂亮的落款签名,林雪柔。

    徐云微微一笑,收起了那张字条,起身迅速离开了披萨店,头也没回。

    ……

    当徐云来到元博住处的时候,彻底被房间里的乱像给惊到了,简直可以说是一片狼藉,餐桌沙发全部塌陷了那都是小事儿,连天花板上的吊灯都碎了一地,实在是太骇人了。

    房间内还能坐着的地方,分别坐着八个人。佐媚烟一脸无语的神态看着走进房门的徐云,而徐云也是一脸茫然的看着她。除了佐媚烟之外,佐夜明和王泽也用无语的表情看着徐云,而伍元冬则是无奈的耸了耸肩膀。

    在他们四人的对面,张武宁和张永良两兄弟都面红耳赤的,一个自己揉着胳膊,一个自己捏着脖子,看上去是动作太大给扭伤了。而他们的旁边,元博耷拉着脑袋,似乎特别不好意思见徐云似的。而距离门口最近的林歌则是一脸傻笑的看着徐云。

    "你们搞什么飞机?"徐云瞪大眼睛道:"就算是地震了,也不至于搞成这个样子吧?”

    "显然是打架打的啊。"佐媚烟可不客气,直接道:"你让我们来之前,能不能先通知一下这房间的主人?让他知道一下我们是自己人,别搞的自己人来了跟自己人打成一团……真是气死我了,若不是我来到,他们恐怕是真要拼个你死我活了。”

    事情的经过特别不可思议,徐云怎么也没想到,先来到的林歌竟然跟元博对峙了起来,随后赶来的张氏兄弟打破了僵局,方竟然说动手就突然动手打了起来,整个过程是从外打到内,再从内打到外,把整个房间弄了个底朝天。

    林歌和元博实力相当,张氏兄弟联手起来也绝对不可小瞧,所以方势均力敌,再加上相互之间都有顾虑,所以打的是不分上下。

    这时候佐媚烟带人来了,看到这里乌烟瘴气的,彻底被惊呆了。而那方也终于算是停手了,傻傻的看着出现的这四个人。

    佐媚烟真怀疑自己找错了地方,就问了一句:"徐云是在这里吗?”

    结果这方的人纷纷指着自己道:"徐云是我哥,帮我对付他们!”

    这下这方人才算是彻底傻眼了,林歌一拍脑门,哎呦一声,他来到之后怎么就忘了提一下徐云的名字呢,竟然搞了这么大的误会。元博也很是不好意思的低下头,作为东道主,他竟然敌友不分,跟自己人动起手来,实在是没脸见人。

    张武宁和张永良二兄弟呼的一声就瘫坐在了地上,庆幸这幸好都是自己人,若是对手的话,实力也太强劲了,他们可是真没信心对付他们。幸好是朋友,幸好是自己人啊。

    佐媚烟搞明白这一切之后,真是被这几个家伙弄的哭笑不得,竟然连问都不问一声就动起手来,这幸亏是自己及时出现了,若不然恐怕是真要闹出人命来才善罢甘休呢吧。

    真是大水冲了龙王庙,自家人砸了自家人的大门。

    徐云听完之后真想一脑袋撞墙上,这群家伙还真是给自己丢脸。不过话说回来,这也怪他,他给元博说要小心暗有人对付他,又给林歌他们说来帮他做事。两方碰在一起产生误会也是很有可能的。

    "怪我,都怪我。"徐云道:"今天晚上我给诸位接风赔罪!更是要好好谢谢佐总帮我及时制止了他们,得了,什么都别说了,走吧,吃饭去。"

    【ps:今儿又要带老婆去做检查了,每一天码字结束都在期待即将降临的那个小生命。】
网站地图:1 2 3 4 5 6 7 8 9 10 1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