莲会?!徐云语惊四座,这可不是可以随便拿出来开玩笑的事情,莲会可绝对不是可以拿出来乱说的,徐云不是这么没有轻重的人。

    这消息还真是足够让佐媚烟惊讶的,太弯岛莲会的大名可谓是在整个名流社会和地下世界都有着极高的极响亮的名号。而在莲会,能将莲花图案以刺青的方式留于身体上,必定是得到会长大人极重赏识之人,这一点已经是所有上层名流和地下世界之人都众所周知的事情。这也算是个不是秘密的秘密,因为虽然所有人都知道这一点,但真正见过莲会莲花刺青的人还真没有几个。这也就是为什么徐云一开始不能确定伍元冬身份的原因了。

    伍元冬身上有莲会的莲花纹身,佐媚烟不可思议的看着他。就算是她白唇竹叶青进入莲会,都不一定能百分之百保证自己的实力可以得到莲会会长的赏识……难道说伍元冬的实力真的在她之上?这怎么可能,为什么他心甘情愿屈居于她佐媚烟的身边做一个司机呢。

    "姐夫,你确定你没看走眼吧……或者说,你那个朋友没看走眼吧?"佐夜明干笑几声,他眼里的伍元冬绝对就是一个软柿子,老好人,说这种人是莲会的,就跟说他佐夜明是全国人大代表一样的让人觉得不可思议呢。

    徐云见伍元冬还没有承认,淡淡回答道:"我相信我记的不错,那个图案再让我画一遍的话,我也能够清清楚楚的画出来。如果你觉得我搞错了,除非是你认为江湖百晓生55代传人会看走眼……”

    这下还真是彻底让人不再怀疑徐云这边出了差错,原来徐云说的那个上知天下知地理的朋友便是江湖百晓生的第55代传人麻儿,若是这样的话,那人家肯定是看不走眼了。就连毒蛇探险队这种陌生组织的标志他都能认得出来,就绝对不会认错莲会的标志了。

    答案已经明确了,伍元冬就是莲会的人,而且还是莲会地位举足轻重之人,不然是不会得到莲花纹身刺青上身的。现在已经没有人再怀疑徐云的话,所有人的目光都集在伍元冬的身上。

    但在众人的目光看得出来,每个人脑子里想的东西是绝对不一样的,佐媚烟看向伍元冬的目光大多数是茫然和失措,而佐夜明的目光则是充满了怀疑和质问,王泽的目光带着不解和诧异,张氏兄弟的眼神则是更多了几分佩服和敬仰。元博原本就不知道那么多事情,所以他并没有太多的反应。

    林歌微微一笑,他不知道徐云现在直接挑明伍元冬的身份会不会带来什么麻烦,但显然,徐云的这种做法是正确的。如果说伍元冬接近佐媚烟是带着某种目的,他们这次进入那冰天雪地的世界,带一个摸不透的人在身边,必定是存在一定的风险。

    现在把事情挑明,既能让佐媚烟从现在就有一个心理准备,也能让伍元冬知道欺瞒下去不是长久之计,如果伍元冬有什么变故,早早的解决总比拖下去更好。

    "伍元冬,你到底有什么目的。"佐夜明已经按耐不住自己的怀疑,拍案起身质问道,即便他现在已经知道伍元冬是莲会的人,那他也没有什么好怕的,毕竟现在他们的人多,就算伍元冬是莲会的超级高手,那也绝对不是他们的对手。

    伍元冬无奈的摇了摇头,微微一笑,看了眼徐云:"徐云老弟,你还真是为人谨慎,在去之前挑明我的身份,也算是给大家伙一个交代了。你说的没错,我右肩的刺青的确是莲会会长所赐的身份象征。”

    即便众人刚才已经相信了徐云的话,但现在伍元冬自己亲口承认,还是让众人忍不住惊讶,莲会的人一直都只是在太弯岛发展,从来都不会插手华夏大陆内的势力纷争,现在莲会的人出现,难道是说他们也想要在华夏大陆的势力范围分一杯羹?

    "我不仅仅是莲会的人,还是莲会下属五大堂口其之一的堂主。"伍元冬淡淡道出自己真正的身份:"清水堂堂主就是我……”

    此言再次引起轩然大波,清水堂堂主啊!要知道伍元冬这身份放在太弯岛上,真的是一人之下,所有人之上的地位呢。整个太弯岛,莲会的势力一手遮天,会长就是天王老子,而下面赤金堂,古木堂,清水堂,烈火堂,厚土堂的五大堂主,地位就是紧紧次于堂主之下,在任何人之上的。

    真没想到伍元冬在莲会的身份竟然如此之高,可越是这样,他们就越是难以理解,堂堂联帮清水堂的堂主,为何会来到华夏济北给天娱集团的佐总做司机呢?这可不是屈才的问题,简直就是拿大炮打蚊子……

    "清水堂堂主……冬哥,你没跟我们开玩笑吧?"王泽也忍不住倒抽一口凉气,如果说伍元冬是莲会的人这现实让他惊讶了,那伍元冬是清水堂堂主的事情简直就是把他给惊呆了,他们可是每天都朝夕相处的,王泽的身份是近身保镖,就算他这保镖的实力恐怕还不如他的雇主佐媚烟,但他在天娱集团的地位还算是可以的,而伍元冬只是司机啊,相比之下比他身份低了可不是一星半点。

    就算给王泽一百个漫画家的想象力,恐怕他也不敢想象伍元冬是莲会清水堂堂主的身份,好在平曰里他们俩关系还算不错,王泽也一直把伍元冬当哥们儿对待,要不然现在他还真不知道如何面对他了呢。

    伍元冬微微一笑:"既然徐云老弟都把事情说这么明白了,我也没有必要藏着掖着了,如果我不把我的身份说清楚,恐怕他也不敢带我跟你们一同前往东北去吧。”

    徐云相信伍元冬,即便他是莲会清水堂堂主,也绝对不会带有什么目的,如果他带有什么目的,早就应该动手了吧?以他的实力,单独对付佐媚烟应该还是有很高的胜算,他一个做司机的,又有很多跟佐媚烟单独相处的机会。

    就凭佐媚烟一直都相安无事这一点上来看,伍元冬就没有什么特殊的目的。

    今天早上徐云在麻儿哪里得知那莲花图案刺青是莲会标志的时候,的确是担心过,但转念想了前前后后他接触的伍元冬,却一点看不出来他有任何邪恶的目的。或许他真的是有他自己的难处,所以才会安心屈居于佐媚烟身边做一个司机。

    但这一切说白了也只不过是徐云自己的猜测而已,一切真正的原因必须是伍元冬自己说出来,那才是真实的。从徐云跟伍元冬接触的几次来看,可以让他非常肯定伍元冬的人品。所以徐云选择相信他。

    如果一个人连基本的人品都没有,恐怕也很难会得到莲会会长的赏识吧。毕竟莲会会长在太弯岛的名誉还是不错,以德服人也是他掌管莲会的重要核心。所以徐云也相信莲会会长的眼光,除非伍元冬是至邪至恶的小人,不然的话,就一定是个正人君子。

    就凭苏杭之行的时候,伍元冬愿意帮他对付青鬼的事情,徐云也能肯定他是个正人君子。因为小人是不会冒这个险的,毕竟青鬼也是超级高手,而且实力还不俗,跟青鬼做对是有相当高的危险程度的。

    "伍元冬,你为什么会选择在我身边做司机……"佐媚烟道:"以你莲会一个堂主的实力,在我身边做司机,岂不是太屈才了,如果你是想在天娱做事,你完全没必要隐瞒自己的实力,能有高手相助,我更是求之不得……为什么你会选择这么做?为什么你要隐藏自己的实力,让我们所有人都以为你只不过是一个二流高手而已。”

    伍元冬诚恳的低头道了一句:"对不去,佐总,我真的不是有意相瞒的,只不过,我是不想给我自己找麻烦,也不想给天娱集团带去麻烦。我是一个入伍当过兵的人,虽然离开部队之后一直混迹于地下世界,但我却非常明白一个道理,绝对不能给带给你帮助的人带去麻烦。你给我的帮助是我无以为报的,所以我才隐藏实力,让自己低调到无人注意,这才能保证不给你和天娱集团带来麻烦。”

    徐云皱了皱眉头:"冬哥,你到底碰上什么麻烦了,什么麻烦能让你堂堂一个莲会的清水堂堂主躲到内陆深处做一个不起眼的司机?”

    这个问题也算是问出了众人的心声,毕竟他是莲会清水堂的堂主,以他在太弯岛的身份,恐怕没有什么人敢找他的麻烦。若是外面的人敢找他的麻烦,那也要问问莲会愿不愿意,这世界上恐怕没什么人愿意碰莲会吧?

    若是伍元冬得罪了一个连莲会都不放在眼里的绝世高人,那他这么一走了之隐姓埋名,莲会也恐怕保不住了吧?

    伍元冬面带愁云,重重的叹了一口气,看起来他根本不愿意去回忆自己身上发生的那些事情。

    徐云也在这一瞬间恍然大悟,看来真正逼的伍元冬无路可走的人,不是外人,就是莲会内的自己人,而且还很有可能就是莲会的会长本人!不然的话,伍元冬也不会这么为难。

    "有些事情说来话长,我被小人陷害,会长误会我是至歼至诈之人,我没办法解释清楚,只能先逃到远离莲会的地方,以后在想办法解释了。"伍元冬无奈的道:"世事无常,很多事情都是不如人意的。我至今苟活,就是为了报恩会长。陷我于不仁不义之地的人,恐怕也快要动手了吧……"

    【ps:周一依然秉承传统要更……小仙相信勤能补拙,更总会帮我拼入点击榜前10的!】
网站地图:1 2 3 4 5 6 7 8 9 10 1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