伍元冬原本是要继续说下去,而众人的好奇心也的确全部被吊了起来,徐云却突然开口打断了伍元冬的回忆:"冬哥,我相信你到天娱做司机没有任何的恶意,今天我把你的身份挑明也绝对没有任何的恶意。很多人都有不愿意回忆的过去,我个人也是。有机会我们一定会再加深了解的,但不是现在。如果有一天你需要我帮你,我想在座的诸位都不会袖手旁观的吧。”

    "那必须的!"张武宁第一个表达了自己的想法,别看他是一个莽汉,但莽汉的表达往往是最直白的,只要他们认准而看上的姓情人,他们就毫不犹豫的支持。

    见到自己的哥哥都开口了张永良自然也是不甘示弱的表示自己任何时候都会追随他大哥,跟他大哥一样追随徐云做任何事情。既然伍元冬的事情就是徐云的事情,那徐云的事情也自然便是他们的事情!

    佐媚烟一边无奈摇头,一边淡淡笑着道:"真没想到我佐媚烟竟然让莲会的清水堂堂主给我做了那么久的司机,这若是被传出去,我白唇竹叶青岂不是要被某些别有用心的人给砰到天上去了……佐夜明,你给我听好,管好你自己的嘴巴,伍堂主在我们天娱做司机的事情若是传出去,我第一个就拿你试问,知道了吗?”

    "姐,你当我真傻啊,这样的事儿我自然不会乱说。得罪莲会这种事情,切,我当然不会做。"佐夜明道:"你怎么就觉得我会乱说,到时候若真传出去,还指不定是不是他们说的呢。”

    佐媚烟扭头看了王泽一眼。

    王泽赶紧举手表示:"我当然也不会说了,我也不是傻子。冬哥这么低调的隐瞒自己的身份已经很不容易了,我若是说出去,那岂不是坑哥们儿吗。佐总,我这儿你就放一百个心吧。”

    "他们都不会说,所以用不着我担心。只有你让我艹心。"佐媚烟最终还是瞪了佐夜明一眼,因为她很清楚,林歌这种年少有为的人,必然是精通人情世故,而元博在骨子里是一个"土著人",他没有人可以去说,也或许根本不懂他们说的莲会是什么意思,所以也不会乱说。王泽和张氏兄弟都开口表决心了,徐云自然就更不用她艹心,所以唯一让她担心的,还是佐夜明的嘴巴,这家伙太喜欢炫耀了。

    佐夜明不甘心的耸了耸肩膀,坐在一旁不再吭声,反正他不会乱说,到时候看他姐还有什么好训他的。

    徐云微微一笑:"好了,我们现在可以说是全部都认识了,这次东北之行是为了元博的事情,我们有共同的目标,要面对共同的困难,那就是同生共死的兄弟。我们必须要互相信任,互相支持,互相可以挡子弹,只有这样,我们才能在毒蛇探险队的手夺回元博他们帕克尔族人的家园。”

    "哥,你这话说的太棒了。"林歌佩服道:"嘿嘿,这里恐怕是我年龄最小,诸位都是兄长姐姐,有什么事情尽管可以吩咐我。我从小就是我哥的跟屁虫,是我哥一天天踹着我长大的,所以你们都别对我客气,太客气了我会不习惯的。”

    别看林歌年纪小,但他在这里面的实力可是排得上前,所以张武宁和张永良他们对他很是客气,这样林歌反而会不习惯,倒不如先把话给说明白,省的以后被人跟公子哥似的伺候着。

    "我虽然是我们这里面唯一的女人,但我可绝对不需要照顾,虽然在公司里面我是高高在上的佐总,但现在我就是他徐云组下的一名成员。"佐媚烟道:"除了我弟弟之外,我跟在座诸位都是平等的,这样真到了战斗才会配合的默契,刚才林弟弟说的没错,所有人之间都不要太客气,不然会不习惯的。”

    佐夜明摆着一张苦瓜脸道:"凭什么我除外?我难道就不能跟大家一样平等了?”

    "在别人眼里你是平等的,但是在我眼里却不是,不论到任何地方你都是我弟弟。"佐媚烟严肃道:"你跟我是不平等的,你是我们佐家的独苗。总有一天你会明白我的意思……”

    亲情还真的是不一样,在座的人都能感受得到佐媚烟在她弟弟面前的那种威严,但那种威严之下却是满满的怜爱,毕竟是亲弟弟,佐媚烟早已暗发誓,绝对不会让他受到任何的危险。

    佐媚烟毕竟是女人,她跟男人的内心世界是不一样的,虽然他们九个人都是同一组人,但若是真的碰到生死选择的一刻,她内心真正挂念的就只有至爱之人徐云,还有至亲之人佐夜明两人。

    "我只说一句话。"徐云一字一句道:"此行危险万分,我们九个人的命都拴在一起,同生共死。”

    众人异口同声:"同生共死!”

    天底下没有白来的信任,徐云会选择这些人跟他一起,说明他有十足的把握这些人不会出卖他也不会半途而废。唯一看似跟徐云关系疏远的便是张氏兄弟,而这两人却确确实实是最忠心的,他们家几乎灭门的惨案是赤蝎做的,而徐云是让他们手刃赤蝎的恩人。就仅凭这一点,两个知恩图报的姓情汉子,也绝对不会做出任何忤逆徐云的事情来的。

    晚饭结束之后,众人并没有再回到元博的出租房,而是来到一处酒店开了九个房间,佐媚烟他们四人开来的一辆车和张氏兄弟开来的一辆车全部都存在了酒店的地下车库内,明天准备就绪了东西,他们便会即刻出发。

    九个人分别拿着房卡回到自己房间,巧合的是除了徐云和佐媚烟的房间是在电梯厅左拐,其他人都是电梯厅右拐。

    "咳咳,姐夫,晚上若是要串门的话,那也要注意节制,明天可就出发了,晚上可别太累。"佐夜明没大没小的开着玩笑道,他这话也让林歌他们不知道两人微妙关系的人恍然大悟的点点头。

    元博不明白这玩笑的意思,还真把佐媚烟当作了徐云的女人,感激道:"嫂子不辞千里前来,等我夺回故土,一定给嫂子和云哥举办一场空前绝后的欢迎会,我还要请我们族人最好的雕刻师雕刻云哥和嫂子的雕像,让我们子孙永远的供奉下去!”

    佐媚烟笑的花枝招展的:"嘻嘻嘻,那怎么好意思呢,这也太见外了。”

    "行了行了,都抓紧时间滚回去睡觉。"徐云瞪了林歌和佐夜明一眼:"你俩给我注意,现在酒店晚上都有打电话问要不要服务的,你俩年少气盛,最好给我把持住,若是让我知道谁叫了按摩小姐上门服务,小心到了东北之后我一脚给他踹下雪谷!”

    一听这话,佐媚烟也非常严肃的瞪着佐夜明:"听到没有,臭小子,反正你身上没有钱,若是明天结账的时候多了按摩小姐的钱,你就给我等死吧!”

    佐夜明那叫一个委屈啊:"姐,你凭什么就肯定我会找啊?我和林歌才没那么无聊,我们俩可没那爱好,万一说是泽哥和冬哥找了呢?也算我们头上?再万一武宁哥和永良哥也找了呢?难道还算我们俩每人找了两个?”

    林歌也跟着拼命点点头,他可要把这事儿给澄清了,这可是关系到清白的问题。

    "还有……元博大哥这身体这么好,万一他直接叫上四个肿么办?"佐夜明的玩笑惹得众人一乐,元博听不懂什么意思,便也跟着嘿嘿笑了笑。

    "再嘴贱我就给你缝起来。"佐媚烟瞪眼道:"你们几个男的都有份儿,只要有一个敢叫按摩小姐上门服务的,就全都给我跑着去东北!听明白没有?”

    众人纷纷连连点头,回过头之后,纷纷相互一笑,道了一声:"只许州官放火不许百姓点灯啊!”

    在佐媚烟没反应过来发飙的时候,几人便哄的笑开锅,纷纷迅速跑向自己的房间,只留下傻傻搞不清楚的元博,呆呆的对佐媚烟和徐云问道:"只许州官放火不许百姓点灯是什么意思啊?”

    佐媚烟是真无语了,翻了个白眼就扭头走了。徐云不知道如何解释,只能道:"就是说,晚上有打电话问你要不要服务的,你就直接回答一个字,滚。明白了吧?”

    元博认真的点点头:"明白了。”

    还是单纯的人好交流啊,徐云发至内心的感慨一声,然后便转身回房了。明天就要出发了,今天要做的就是舒舒服服泡个澡,然后养精蓄锐,明天一切分工完毕就直接上路。

    徐云正琢磨着呢,佐媚烟就敲响了徐云的房门,他开门一看佐媚烟已经换上了睡衣,心里咯噔一下,喉结耸动一下:"你不是真的要和我做一点'只许州官放火不许百姓点灯的事情吧'?”

    佐媚烟狠狠瞪了徐云一眼:"这么多天没见,过来找你聊聊天不行吗,再说了,明天才出发,现在这么早,你能睡得着?更何况我还要监视一下你会不会电话叫特殊服务呢。”

    徐云当然知道她说的这一切都是理由:"嘿嘿,既然你都来了,我就不用叫什么按摩小妹了,她们那手劲儿我也看不上啊,来吧,今天就让你来伺候伺候我。正好肩膀和腰椎都疼的厉害。”

    "喂!你还真把我当按摩小妹了?我掐死你!"佐媚烟呸了一声,但还是很心疼的给趴在床上的徐云捏了捏肩膀,她似乎觉得自己这么做也是一件特别幸福的事情呢……女人嘛,谁还不会矫情矫情呢?

    【ps:下午有加更!抱歉一件事儿,之前佐媚烟的实力等级似乎和现在的搞混了,那个……怎么说呢……她的实力我设定的是即将突破超级高手的瓶颈期,会在不久的时候徐云帮助突破的。之前可能写的时候脑子秀逗了……呃,见谅。还有,昨天发了发牢搔,结果看到很多很多兄弟姐妹们的大力支持,一开Q,一开书面页,感动的我稀里糊涂。其实我真的只是牢搔,没别的意思,任何人努力之后也不想看到质疑,人之常情,希望见谅,理解。 laolu154说的对,读者等于我的顾客,等于我的上帝。我真诚对待上帝的时候,我相信上帝也不会刻薄的难为我。当你去商场买东西的时候,百般刻薄的说人家东西不好,我想服务员也不会把你当上帝的。说句现实的话,只有你掏钱包的时候……才会有人笑脸相迎。当然,这没这么严重,但是,我的原则是,他人敬我一尺,我敬他人一丈。他人视我如猪狗,我视他们也同类。同意的道理,理解我的读者,我理解你们等待更新的心,我会努力更新争取让你们看爽。】
网站地图:1 2 3 4 5 6 7 8 9 10 1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