在徐云的带领下,辆汽车一路奔袭,出了燕京到进入东北地区,他们只有两次进入高速休息区,每次也都只是加油和解决个人方便问题,其余的时间全部都是在路上,午饭都没正儿八经的吃,全部是买点吃的东西在路上应付几口。即使是这样,十个小时过去,他们才走了一半的路程。

    因为徐云非常理解元博的心情,既然已经上了路,显然元博现在心里肯定全部都是他的家园,他的族人。所以徐云只想用最快的速度让元博尽早的回到他的故土上,即便他很清楚事情不是急于一时的,他也希望能让元博的心情更放松一些。

    "你总是会为了别人的事情而拼命,却很少去想想自己。"佐媚烟坐在副驾驶座上,看着徐云目不转睛的盯着已经飘雪的路况,心疼的说道:"就算赶时间,也不用这么赶吧。这种事情在路上着急又没什么用。”

    徐云耸了耸肩:"看着天气,越是往北走,雪天就越是容易出现,若是不抓紧时间赶路,等到雪大,高速就会强行关闭。若是跑国道的话,第一路况复杂,第二车多人多,放慢的可不是一点半点的速度。媚烟,你是最能理解元博的人,如果是你,你会怎么选择。”

    佐媚烟一听这就无语了:"我知道我说不过你,你最会抓住人心脆弱地方。原本你就很清楚,如果我知道这事情肯定很愤怒,所以你才会让我来的。如果不是因为这种事情,你让我来了,我都不一定有时间陪你玩儿。”

    "那当然了,现在琴岛影视广场都进入正经的建设规划了,这可是张太岁的遗愿啊,你这么孝敬的徒弟当然会亲自监工了。"徐云淡淡道:"现在你知道我为什么要让唐九带她们唐家的建筑施工队去了吧。就是为了在你有其他急事的时候可以抽出手来,至少现在我们能够放心,毕竟是唐九带人做这个工程,相信她会看在熟人的面子上把好工程质量关。而且你们不是还请了著名设计师吗,你完全可以放心了。”

    佐媚烟吃了口面包,喝下一口奶,摇头道:"你还真是布局于千里之外,是不是早就准备好有让我出来帮你做事这么一出戏了?只不过你自己一直都没时间,现在泡完妞儿了,有时间了,才让我来跟你一起学习雷锋做好人好事呢?哼,你鬼心眼还真够多的呢。”

    "这种事情能等吗?"徐云哈哈笑道:"再说了,泡妞儿这事儿可是永无止境的,什么时候能泡完啊,这可是没有尽头的。”

    玩笑归玩笑,笑过之后,徐云也认真了起来:"佐媚烟,这次我让你来,可不仅仅是为了让你给元博帮忙,同时也是为了帮你,你懂吗?”

    佐媚烟也收起了刚才轻松的笑容,她当然懂,不然的话,她也不会说徐云的鬼心眼够多的:"放心吧,你的良苦用心我是不会浪费的。我知道你是担心我心里的那个疙瘩会成为我曰后心存的心魔,放心吧,我这次一定会把所有怨恨统统发泄出来。”

    徐云没有再说什么,佐媚烟不是不明白事的人,既然她都这么说了,他也就没有什么好担心的了。

    东北地区很大,元博他们家园所在的地方是兴安岭一处人迹罕见的无人区,所以即便是沿着高速到了兴安岭地区,还要再沿国道继续向北。燕京到兴安岭的路程就有将近两千二百多公里,一路上即便不眠不休也要开接近二十个小时。

    疲劳驾驶会产生很严重的安全隐患,而且到了目的地之后他们还要适应气候,所以徐云途决定休息一下。辆车相继进入休息区,伍元冬和王泽下车的时候都很是疲倦的伸了个懒腰。

    "这都进入东北地区了,还有多少路?"佐夜明也扭了扭坐僵硬的脖子。

    徐云道:"还有大约一半的路程,我们稍微休息一下,替换司机,佐夜明,你替冬哥继续开车。林歌,你代替王泽。”

    "那你呢?"伍元冬道,根据他在车上对元博的了解,元博百分之百是不会开车,更别说有驾照了,他们帕克尔族人的生活是相当古老的,用一句话概括,交通基本靠走,治安基本靠狗,通讯基本靠吼,取暖基本靠抖……

    佐媚烟一甩头发,杏眼流媚:"不是还有我吗,现在我们出来是有任务的,所以千万别把我当作是公司里的老总。不就是开个千儿八百公里的路吗,开玩笑,说的就好像我没有驾照似的。”

    "我没问题。"徐云道:"我吃点东西稍微休息一下就可以了,我担心的是你们。冬哥,你和王泽都是南方人,尤其是你,没来济北之前,都是生活在太弯岛,我担心你们适应不了这最北方的气候,所以你们要尽量做好休息。林歌,你也是,一定要做好自我调节。”

    林歌微微一笑:"我没问题,虽然我从小就被扔在热带,但我也被老头子扔到过西伯利亚那种鸟不拉屎的地方生活过一段时间。你就放心吧,剩下的时间我来开车。”

    "徐云,你什么意思,小看我?"佐媚烟白了徐云一眼。

    徐云无奈苦笑:"好,那你开,开到下一次加油的时候再换我。”

    "这还差不多。"佐媚烟瞪眼道:"行了,都别说了,你们想吃什么?要不要来点烫串什么的暖和暖和,一路上都是吃面包这些东西了,嘴里连点热乎的滋味都没有。我是顾不了这么多了,我请客,想吃的跟我来。”

    徐云马上招呼:"佐总请客,就都别客气了,走着!”

    众人也都饿了,尤其是元博,面包这种东西对于他来说一点滋味都没有,他是真吃不进去,看到休息区的超市门口有卖烫串的,那吃的叫一个爽啊,因为这和他们家乡的吃法差不多,都是用热滚滚的汤水煮出来的东西,甭管这肉丸里面到底有没有肉,吃起来是肉的味道就好。

    这一吃起来那可真叫停不下来,佐媚烟直接拿的大海碗,每一份儿里面是四十块钱的串儿,只是元博一个人就干掉了二十多份儿!而且他又喜欢辣椒,吃的满头冒汗,辣的直咧嘴。这家伙的胃可真够大的,比他们六个加一起吃的都多。

    吃完一算,一共是十六份,将近一千五百块钱,卖烫串的小姑娘笑的花枝招展,又多送了一份给他们,几个人你看看我,我看看你,都吃不进去了,元博可没客气,拿过来也就是分钟的事儿,连汤都没剩。

    "这是我离开家园之后,第一次吃到这么美味的东西。"元博道。

    徐云满脑袋的黑线,真不知道这家伙离开家园来到燕京这么久,到底都是吃什么东西坚持到现在的,就这饭量,一顿饭喝一箱方便面恐怕都不饱吧?

    佩服归佩服,吃过之后,众人重新上过卫生间,买了路上要喝的水,还有预防万一的面包,然后给辆车加满了油,便重新踏上了一路向北的高速公路。

    佐媚烟毫不犹豫的坐进了驾驶座,徐云也没跟她争,他也的确应该休息一会儿了。

    再次的征程又是四个多小时,等到汽车油箱亮灯之后,他们再次进入休息区加油……途再次经历了两次加油,他们才终于算是看到了兴安岭的高速路出口。

    终于距离目的地更近了,徐云深呼一口气,距离目的地越近,意味着距离危险就越近。元博也开始觉得舒服,作为一个冰雪长大的人,比起燕京的气候,他还是更喜欢这种动辄就零下十几度的感觉。

    出了高速路之后,徐云便打电话联系了张武宁和张永良两兄弟,问他们在什么地方。两人马上把他们入住的酒店地址告诉徐云,众人便准备去那个酒店找两人汇合。

    经过一天的时间,这两兄弟也把该准备的东西都准备齐全了。可以说是收获相当大,他们为这次进冰天雪地的雪森林不只是准备了足够的水,还准备了生理盐水,一般的常用药品也都准备了,就连创可贴和风油精这种小东西都一应俱全。其余方面就是吃的了,都是一些高热量的食品,光是巧克力就整整一大箱,然后就是绝对不可少的肉类,各种腊肉都有,当然,最基本的干粮也准备了,还有就是最节省空间的压缩饼干,这玩意虽然难吃,但是去那种地方还真是必须要带上,万一吃的东西真不够了,这东西都是可以填饱肚子的。

    徐云对两人准备的东西相当满意,也让佐夜明把他和佐媚烟买的装备拿来给众人换上,这冰天雪地的实在太冷了,穿的保温一些可不仅仅是为了暖和,还有最重要的一点就是保持体力和热量。

    经过一翻装备之后,众人也终于算是彻底的全面武装了。剩下的事情就是把物质装车,然后找加油站,把辆车全部加满油,徐云准备的那六只油桶也全部加满放在后备箱。毕竟这一进了山里可就没有地方加油了。

    山路毕竟是山路,没什么准确的指示,加上现在这又是冬天,到处都是鹅毛大雪白茫茫的一片,就算有元博这个向导也没有太大的作用,很容易就会走冤枉路。

    所有的装备准备齐全,九个人全部整装待发,徐云,佐媚烟,林歌他们人一辆车,伍元冬,佐夜明,元博他们人一辆车,王泽,张武宁,张永良他们人一辆车,辆全面武装的汽车一路向北,继续出发!
网站地图:1 2 3 4 5 6 7 8 9 10 1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