伍元冬在元博的指挥下开车打头阵,林歌和王泽开车紧跟其后。当汽车在国道一处小路拐弯之后,便开始俞发奔往鸟无人烟的雪山丛林深处,当越来越偏僻的时候,所有人的手机开始纷纷没有了信号,说真的,这种感觉的确并不舒服。

    佐媚烟拿出专门购买的一部特殊车载卫星电话给冯颖通了个电话:"冯颖姐,影视广场的事情这段时间你就多费心,我或许还要几天才能回去。”

    冯颖听到佐媚烟的声音之后,很诧异的看了看手机来电显示上的号码问道:"媚烟,你现在在哪呢?你不是去燕京找徐云了吗,这是什么号码?你不会是在没有信号的无人区用卫星电话跟我通的话吧?真的没有问题?”

    "姐,你真不愧是我的偶像,连这都能猜得到。我们已经在东北兴安岭还要往北的地方,这里应该是属于无人区了吧,除了茫茫雪地就是茫茫雪地,什么都看不见呢。"佐媚烟微微一笑:"不过你放心,我跟徐云在一起呢,绝对不会让他有任何危险。”

    冯颖倒抽一口凉气,长长叹息道:"我的天呐,你们到底要搞什么花样,大冷的天去那边做什么?!我还真不担心徐云,我是担心你。”

    佐媚烟得意洋洋的把电话听筒拿给徐云,徐云哭丧着脸道:"冯颖姐,就算是你要偏心,那也别这么直接了当啊,我就在旁边坐着呢。你这么说也不怕我伤心欲绝了啊,太不够意思了,起码说一样担心。”

    "你们就作吧,使劲儿作吧!"冯颖无奈道:"琴岛影视广场这么大的事情,你们一个人都不再也就算了,还去那么危险的地方玩儿,不要命了是吧!我可告诉你们,兴安岭往北的那片白雪山林的无人区可是有居住的野人。”

    佐媚烟一吐舌头,她就知道冯颖会对他们说教:"冯颖姐,你就放心吧,说道无人区里的野人,我们一路同行的,还真就有一个当地野人哦。”

    徐云瞪了她一眼道:"什么野人,元博他们是帕克尔族人。你可别乱说话,被他们当地人听到可是非常不尊重的。”

    冯颖被两人的对话真给吓到了:"你们俩胡说八道些什么呢!徐云,你告诉我你刚才那话是什么意思,你们同行的有帕克尔族人?到底是怎么一回事儿?你最好别跟我胡扯,我要听实话。”

    "帕克尔族人……呵呵,就是这地方当地部落的人。"徐云挠头道:"冯颖姐,你就别问了,回去我再跟你好好解释。”

    林歌一边开车一边心暗自惊叹,这冯颖姐到底是什么人物,竟然敢这么对徐云说话。

    "我命令你们不能去!"冯颖怒道:"帕克尔族人你们了解吗?那是一个邪恶的种族,你知道他们为什么会被兴安岭地区的人赶入到那无人的雪山之吗!因为他们是真真正正食人族的后裔,帕克尔族是一个嗜血的种族,他们喜欢食人心,喜欢吃人肉,几百年前兴安岭地区有分之一的人都是被这个种族的人吃掉的!我没有跟你开玩笑,徐云,张太岁曾经给过我次命令你的机会,你是知道的,我这次就用一次,我以你干爹张邈之的身份命令你马上带佐媚烟回来!”

    听得出来,冯颖是真的怒了,但她把话也说的太严重了吧?不管怎么说,佐媚烟还是觉得背后有些麻麻的,听起来的确是太骇人了。

    徐云忍不住反驳道:"冯颖姐,我不知道你是在哪里听到的传说,但我可以肯定的告诉你,帕克尔族人绝对不是什么食人族,我曾经带我一队几十个兄弟在他们的家园生活了一两个月,也没看到他们吃人肉啊。”

    冯颖强忍住火气:"徐云,我求你听姐姐的。他们那次不敢对你动手,是因为你们人多,但这次不一样。”

    "这次我们人也不少。冯颖姐,你就放心吧。"徐云说完就直接挂掉了电话,他不想在听冯颖说教下去。

    被挂了电话,冯颖也知道自己再说什么都没有用了,可是她绝对不会准许他们这么胡来下去的。必须想办法解决这件事情。

    "徐云,刚才冯颖姐说的那是真的吗?"佐媚烟到现在还因为那吃人肉的话而感到浑身汗毛树立着呢:"我还真被吓到了。”

    "我还真不这么认为。"徐云道:"那都是传说而已,传说没必要去相信。当年我独自一个人接触元博他们族人的时候,也没见到他们把我给煮了炖了。”

    虽然徐云这话能让佐媚烟放心那只是一个传说,但骇意还是存在的。

    林歌笑嘻嘻的转移了话题:"哥,我还真是第一次听说这个事儿,原来当年名震八方的太岁张邈之是你干爹,难怪啊……哈哈哈,连干爹的名号都这么响亮,真不知道你父母到底会是什么样子的人。”

    父母……徐云已经很久没有幻想过这个称呼了,这次突然被林歌提到,他忍不住微微一怔。在他的记忆里,压根就没有父母的概念,他其实也特别希望自己有所记忆,哪怕是模糊的记忆也好,可就算想破脑袋,他压根就没有任何概念,模糊的都没有。

    用张太岁当年说的话,他就跟那大闹天宫的孙行者是一个样儿的,吸收了曰月精华在石头缝里蹦出来的。

    这话骗骗小孩子也就罢了,徐云都这把年纪了,有血有肉的,也知道男女之间那些生孩子的事儿了,所以这谎言早已被揭穿。只可惜徐云连问的机会都没有,张太岁就离开了。

    其实这些事情都是徐云不愿意想起来的,但现在提到,他又忍不住自己会去思考的事情。

    难道真的有一天在他功成名就之时,他才能跟他的父母相见?他从来都认为这话是张太岁骗他的,可随着年龄越来越大,他却越来越相信这话是真的。虽然小时候的徐云也痛过恨过,但真的到了这个年纪,剩下的就只有亲情了。

    "对了,我们什么时候才能到。"佐媚烟看得出来徐云面色有所变化,急忙转移了话题:"徐云,你之前来过,对这里有什么印象没有?”

    徐云收起思绪,向车窗外看了一眼:"这白雪茫茫的,还真是很难辨别目的地,虽然我来过两次,第一次是误打误撞,第二次能再找到地方,多少都有些运气吧。而且当时相隔的时间比较短,现在距我上次前来都这么久了,我还真是记不得了。”

    佐媚烟又道:"那元博不是也离开他家园很久了吗,他不会也找不到地方了吧?”

    "所以我才会让你们准备这么多物资还有汽油,我担心的就是他也会找不到目的地。"徐云看着前面带路的头车,略有所思道:"天色已经不早了,恐怕今天晚上我们要在这地方过夜了。”

    佐媚烟皱了皱眉头:"不会吧……我还以为能很快就找到那地方,早知道我们就明天一早再出发也不迟呀。晚上黑漆漆的,岂不是更没有方向感了。”

    林歌对此却有不同的看法:"媚烟姐,其实这里晚上黑漆漆一片和白天白茫茫一片没有任何的区别,基本都是没什么方向感的。相信元博指的路就好了,毕竟他是本族人,一个人在同一个地方生活的久了,他们生活的故土多少都会对他产生一种磁场的反应,放心吧,他肯定会把我们带到目的地。只不过是时间早晚的事情。”

    汽车在雪窝里开了将近个小时的时间,终于,前面的汽车停下了,伍元冬和元博纷纷推开车门走了下来,佐夜明也跟着两人下了车。人全部都走向车头处。

    徐云心道一声出事儿了,便迅速命林歌停车熄火,节约用油,随即也跳下车跑向前。

    "姐夫,车前轮陷雪坑了。"佐夜明见徐云过来,马上开口道:"这路也太坑爹了,看上去都白茫茫一个样子,谁知道这地方竟然藏着一个大雪坑呢。”

    伍元冬呼呼的哈着寒气道:"是啊,徐云老弟,这雪坑太突然了,不过幸好是没有损坏了车轮胎。”

    "不用急,我们想办法把车推出来就好了。"徐云说完便招呼所有人都过来,王泽他们一车人也熄了火跑过来。

    虽然说雪地窝里使不上劲儿,但九个人毕竟都是高手,若是连一辆车都搞不出来岂不是丢了大人吗。在所有人共同努力下,十几分钟的功夫就把车给弄了出来,虽然没费多大劲儿,但也真不能算是简单轻松。

    "呼……"佐夜明长舒一口气,蹲在了雪窝里:"天这么黑了,咱们还继续走?”

    "没问题的,对我来说,白天和黑夜没什么区别。"元博道:"如果我们没走错的话,我们再走大约两、个小时的时间,就能到我们帕克尔族的家园了。”

    徐云却摇摇头,坚定道:"不,今天不再继续前进了。这种地方夜晚的车灯穿行距离很远,如果我们再走下去,汽车灯光很容易暴露我们。我的意思是,既然还有两个小时的路程,那我们今天就在这里安营扎寨,好好休息一晚,明天一早天色亮了再继续前进。”

    "虽然说装备都买了,但是真在雪窝里睡觉?那帐篷睡袋能行吗?"佐媚烟在买这些东西的时候就有过担心,她是为了以防万一才买,没想到真的用的上,虽然装备店老板说这睡袋超级御寒,但这里现在的温度绝对是一个普通人不敢想象的温度,太低了!保守估计都要零下二十多度,甚至零下十度都有。

    除了元博,所有人的心里,其实都有佐媚烟一样的担心。

    【ps:今曰更,求各种支持!】
网站地图:1 2 3 4 5 6 7 8 9 10 1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