毕竟元博从小生活的环境就在这里,即便他在燕京待了一段时间,回到兴安岭之后也很快就适应了这里的温度。而其他人就不一样了,除了徐云和林歌两人之前就感受过这种冰寒的环境,还有张武宁和张永良两人是东北地区出生的人,其他几人就完全没有来过这么冷的地方。

    至少徐云可以在表面上就看得出来佐媚烟的不适应,她口每次哈出热气的时候,都会情不自禁的用手捧住向脸上捂一下,看她微红的鼻尖就可以肯定她现在一定不好受。佐夜明年少体壮倒还基本可以忍耐这种温度。伍元冬和王泽也都会不经意间做出跺脚和搓手的动作来。显然,这是明显的不适应的自然反应,这一点是不可否认的,毕竟两个人都是南方人,尤其是伍元冬,一个太弯岛长大的人,怎么可能尽快适应华夏极北地区的寒冷呢。

    好在这个问题徐云再来之前就想过了:"我是有安排的,我们这里所有人,除了元博之外,恐怕没有人能在一支御寒睡袋和一个防风帐篷睡一夜,所以除了元博之外,我们两人一组,把两层睡袋套在一起,两个人相拥挤在同一睡袋之,这样的话能起到很好的保暖作用。”

    "这主意的确不错。"元博点点头:"云哥说的没错,除了我之外,你们肯定都不适应。虽然我也能感觉到冷,但这个冷是习惯了的气候,我能承受的住。如果你们不做好保温工作,睡一夜很有可能直接冻僵。”

    "别说睡一夜了,我现在都有些冻僵了。"佐夜明无奈的摇了摇头:"这旮瘩还真不是人待的地方,元博,你们帕克尔族人到底是怎么在这里生存下去的?我真就服了,都这样了还不往南迁移,就连小燕子都知道冬天要南迁,你们也太死脑筋了吧。”

    元博却一本正经的道:"家园就是家园,作为族人,作为帕克尔族的勇士,永远都不能放弃自己的家园,放弃自己的家园是对祖先和神灵的大不敬,所以即便这里再寒冷,我们都不会放弃我们的家园。”

    徐云笑着解释了一下:"帕克尔族那片土地可以说是一个神奇的地方,在这冰天雪地零下二、十度的地方,那片土地的气温能保持在零度左右,很不可思议吧,或许真的是帕克尔族神灵的庇护呢。让他们的家园如此温暖。”

    零度左右都算的上是温暖了?不过想想也是,跟这零下二、十度比起来,那地方可是要高出二、十度,可以说是相当温暖了,估计他们族人都能用炎热来形容了吧?

    佐媚烟忍不住感慨这大千世界真是无奇不有,她现在都开始向往去那零度的地方睡一觉了。

    既然选择了来到这地方,那就应该准备好面对一切困难。事到如今也只能按照徐云说的办法去做了,张氏兄弟两人相互看了一眼,张永良无奈笑了笑道:"哥,咱俩好像岁之后就没同床过吧,现在突然睡一个睡袋窝,还真是让我怀念童年呢。”

    "哈哈,谁说不是呢。"张武宁也笑着道:"真是要谢谢云哥给我们这个机会咯。”

    王泽见状也瞅了一眼伍元冬:"冬哥,你确定你是直的不是弯的吧?”

    "百分之百直男,你放心。"伍元冬爽笑两声:"那你也要保证你不是弯的啊。”

    "没问题,既然咱俩都是直的,那就凑合凑合呗。"王泽也马上找到了自己一起睡的同伴。

    佐夜明环顾四周,只能把目光锁定在林歌的身上:"那就只能咱俩凑合了,嘿,给我姐和我姐夫一个机会咯。”

    林歌点点头,非常赞同道:"那必须的,原本这哥哥嫂嫂就应在一起。”

    "在一起!"都在这么个节骨眼上了,这群家伙竟然还有心情起哄,徐云和佐媚烟还真是哭笑不得。

    "你们差不多就可以了,这么小的睡袋,就算睡在一起又能怎么样,连动都动不了,你们不会以为我还会怎么样吧。"徐云无奈道:"行了,都快点支帐篷吧,别再起哄了,再起哄把雪崩给招来就麻烦了。”

    佐夜明咧嘴笑道:"姐夫,我们支的是大帐篷,等一会儿你进了帐篷,会不会再支小帐篷啊?”

    这话再次引来众人的狂笑,佐媚烟毫不客气的给佐夜明的脑袋拍了一巴掌,这才让这臭小子闭上了嘴巴:"你不开黄腔能死?再乱说话信不信我亲手废了你?拿你亲姐开玩笑,你还真是不把自己当外人。”

    佐夜明委屈啊:"原本人家就不是外人嘛……”

    众人合力工作效率就是高,几顶帐篷很迅速的就安装好了,按照之前的分组,两人两人的分别钻入了帐篷,只有元博一个人是单独的。

    徐云和佐媚烟钻入帐篷之后,因为刚才被几个人说,都觉得有些不好意思,徐云也总是担心自己一会儿真的会支小帐篷,心里只能逼迫自己尽量的转移思想注意力,若不然就真丢大人了,毕竟两人挤在一个睡袋。就算不脱衣,也尴尬的很。

    相比起徐云的尴尬,佐媚烟到大方很多,原本她对徐云就没什么太多的顾忌,连以身相许她都敢,还有什么她不敢的吗,就怕徐云不敢要。

    "快点准备准备睡吧,再不进睡袋我就冻僵了。"佐媚烟一边说一边脱下穿在最外面的冲锋棉衣和冲锋裤,把两个睡袋套在一起,她知道徐云在这些事情上面特别不好意思,面子挂不住,便首先钻了进去。

    徐云狠狠鄙视了自己一翻,人家女人都没说啥,他堂堂大老爷们儿还腼腆个屁呀,进就进。想罢,徐云也把外套脱掉,和佐媚烟挤进了同一个被窝里面。

    两个人的温度很快就上升了,比起在外面冷的跺脚,这已经是相当舒适的一个环境了。

    佐媚烟转过身面对徐云,两人因为睡袋的关系被紧紧贴在一起,徐云能清晰的感受到佐媚烟前胸的温柔非常有弹姓的挤压在自己的胸膛。这种感觉可以用相当美妙来形容吧。

    至少徐云现在是连大气都不敢出了,脑子里面一片空白,说真的,自从他的至阳童子身因为迫不得已的情况被虞美人破除之后,他对女人的抵抗力简直就是降到了负数。尤其是面对佐媚烟这种天生尤物,根本就是完全被俘虏。

    佐媚烟被徐云搂在怀里,虽然感觉有些挤,但心里还是美滋滋的,至少这是她第一次如愿以偿的躺在徐云的怀抱里面睡觉。虽然环境糟糕,虽然还有严肃的事情等待他们去处理,她依然会把所有的不开心抛出脑后。

    暧昧的氛围越发让整个睡袋变的温暖,徐云甚至都感觉到额头上微微渗出的细汗,谁敢说他心里没点小九九,那就说明是真的一点都不了解男人。

    徐云只能靠着拼命的去想其他事情,拼命的去数小绵羊来转移自己的注意力,可这注意力无论多么努力的转移,最终都会被佐媚烟娇柔的喘息给拉回到现实来。徐云不禁感慨,怪不得自古英雄都难过美人关,自己总归是俗人,不是孙行者那种石头缝里蹦出来的佛啊。

    "我睡不着,你呢?"佐媚烟满脸通红,羞的如同情窦初开的小女生。

    徐云呃了一声:"我倒是睡得着,你闭上眼睛数一会儿绵羊就很快能睡着了。什么都别想了,明天一早还有事情要做呢。”

    "你真的睡得着?那下面什么东西顶我呢……"佐媚烟说完,整个脸都通红起来,红润一直蔓延到耳根,羞得她连看徐云都不敢看一眼。

    徐云彻底被击败了,都是刚才佐夜明那混蛋小子,非要说什么自己要支小帐篷,这不一下没忍住,真的在睡袋里面支起了小帐篷,由于睡袋实在太小,他虽然已经很努力的向后厥胯,但小徐云支起来的小帐篷还是毫不留情狠狠的顶了佐媚烟的小腹一下。

    尴尬啊,这真是让徐云情何以堪呐,这环境下,徐云恨不得出去在雪窝里挖个雪坑一脑袋塞进去,让自己好好清醒清醒,这都什么时候了,他竟然还会有这种想法,真是够难为情的。

    佐媚烟倒是开放的很:"我知道你想的是什么,但是现在不行哦,如果你真的想要,等我们帮元博夺回了家园之后……人家一定给你。”

    早在几年前佐媚烟就要以身相许了,徐云那时候是抗拒的住,可现在跟那时候今非昔比,现在的他可真是扛不住,若非是这天气情况和这睡袋实在施展不开,徐云早就横刀立马将佐媚烟给就地惩办了。

    老天爷,您就别再玩儿我了,这都什么时候了,您还跟我开这种玩笑?徐云苦笑着心道,能不能换个时机在给我这种机会啊……

    两人就这样相拥在一起,徐云的尴尬慢慢随着佐媚烟的安抚逐渐消逝,最后徐云是真不知道自己如何睡着的,反正迷迷糊糊的,听着佐媚烟轻声哼着摇篮曲,慢慢的进入了梦乡。

    这种感觉真的很好,徐云从小都没有过这种温暖的感觉。夜里,徐云做了一个奇怪的梦,从小都没有见过父母的他竟然梦到了一岁的自己,还躺在摇篮里,父母站在两旁轻声的唱着摇篮曲哄他睡觉。但这父母的面孔都很模糊,非常模糊……

    当徐云奋力想要看清楚两人面孔的时候,猛的打了个冷颤就醒了过来,此时此刻的天色已经亮了。

    虽然是天寒地冻的夜晚,但徐云却有一种莫名的幸福感,但这种幸福感很快就成了失落,因为他也发现了,这只不过是一个梦境而已,他依然是一个出生后就没有父母的小孩。他依然没有睡过摇篮,没有听过摇篮曲,他的童年只有磨练和特训……

    【ps:下午加更~】
网站地图:1 2 3 4 5 6 7 8 9 10 1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