陆贝摆摆手,淡淡道:"不需要。如果你把这事儿告诉了老板,就算再远,他也肯定会亲自来看一看。这么恶劣的天气条件不适合老板来,而且就算他来了,又能怎么样?能保证下面就是一整块的稀世珍玉吗?哈哈哈哈,而且,如果他来了,你们觉得,他真的只会要了珍玉便离开?他难道不希望知道玉石下面到底是什么吗!到那时候,下面的东西岂不是全部都不是我们的了?”

    五队队长毕天迪皱了皱眉头:"贝哥,难道你之前跟我们说过的传说,你自己真的是相信的?”

    "传说?我是说的是传说。"陆贝道:"那是因为之前我没有看到这玉石,我认为这是传说,但我看到了这玉石,所以我之前跟你们讲过的传说就不在是传说了……你们明白我的意思吧?”

    九队队长王唐深呼一口气:"贝哥,你不会是说真的吧?这稀世珍玉的下面,真的有传说的神秘古墓?真的是当年试图统治全球者的墓地?”

    "我还是不敢相信。"十二队队长孙昊张大惊讶的嘴巴道:"贝哥,这稀世珍玉真的就是这古墓主人所建造棺材盖子所用的材料?这也太大手笔了吧……简直就是骇人听闻,如果你跟我们说的传说是真的,我还真有点不敢接受这事实。”

    陆贝大手一挥:"为什么我这次出来会钦点你们八个人跟我一起,就是因为在老板身边所有人,我知道你们是跟我最一条心的!只要有我陆贝出头之曰,就有你们出头之曰!我们之前为什么要跟老板拼死拼活的拼命?不就是为了钱吗?如果我们这次拿到这古墓里的东西,我们瞬间就可以富可敌国。到时候我和老板谁更有钱就不一定了,我为什么还要被他所用?”

    董阳眉头一挑:"贝哥,你的意思是说……我们要单飞?”

    "这有什么不可以的吗。"陆贝道:"稀世珍玉价值连城,老板为了这些玉石不惜消耗千金来寻求。却不知道这玉石只不过是个棺材盖而已,真正的宝藏都在这玉石之下!他要玉石,好啊,我们可以给他玉石,但下面的一切都是我们的。哈哈哈,只要我们有了钱,还担心什么,我们可以在股东们的手里买到公司大部分的股份,到时候我们就是老板!我们有钱,我们可以自己养人继续做这么赚钱的买卖。难道不是吗?”

    陆贝这番话,说的众人心特别痒。陆贝就是抓住了他们这些人同样的心理,每个人都对老板有特殊的敬畏感,而现在他们有一个翻身的机会,有一个跟老板平起平坐的机会,谁会不想?

    "贝哥,你的意思是说,就算老板再打电话来,我们也不告诉他已经挖到了稀世珍玉。"莫一友已经懂了:"这样我们就能安心的把这玉石下面真正的宝藏带走……等到我们成为公司大股东的时候,老板就会傻眼了……哈哈哈……贝哥,小友我这辈子没佩服过什么人,唯一佩服的就是你了。”

    在莫一友说完这番话的时候,所有人已经基本明白了陆贝的野心。

    毕竟陆贝是跟老板身边做的时间最久的人,他了解老板的一切,了解老板的一举一动,既然他早已有计划要这么做,跟他出来这八人也早就在不知不觉被拉上了贼船。

    毕竟是在不知情的情况下被拉上了贼船,所以陆贝必然会担心这些人心里没那么确定肯定以及一定会跟他同流合污。毕竟这世界上的任何一个人都会存在私心,说自己一点私心都没有的人,那根本就算不上是人了。

    跟陆贝同时在场的八人里,会不会有人偷偷通知老板,这也是陆贝极为担心的一个问题。毕竟现在他已经把话给挑明了。

    "你们知道老板是如何上位的吗?"陆贝微微一笑:"我想,如果我不说出来,你们谁都猜不到的。老板上位的手段,跟我现在的手段差不多,只不过,当时不是这冰天雪地的玉石棺材,而是海底的一个沉船。老板凭借他的第一桶金,在公司立足,然后制造了一起车祸,把前任老板杀掉,又威胁前任老板的妻子将股份卖给他,并且还娶了前任老板的女儿……”

    众人忍不住惊呼一声,原来还有这么一个过去,怪不得老板娘总是跟老板之间有这么多的争执,原来老板是这样占有了原本不属于他的一切。

    陆贝见众人吃惊,继续道:"你们知道我这么说的目的吗,我可不是为了让你们感慨历史。老板既然做过这种事情,所以他有了非常多疑的姓格,他害怕下面的人会像他对他的老板一样如此对他。所以他对我们的监管非常严密。为什么我们出生入死的跟他这么多年,赚的却远不及他,我们再不停的给他卖命,给他积累财富,你们知道要到什么时候才是个尽头?直到我们被他榨干最后一滴血,直到我们死……若不然,我们永远不可能在他的手里拿到一丁点的股份,我们永远都不会成为公司的管理者,永远都是卖命的身份!”

    这番话算是说到了众人的心坎里了,没有人不希望自己可以进入管理层,这样就不用每天都出生入死了。就说这次的任务,在这冰天雪地的地方,一过就是几百天,每天面对的就是白茫茫的雪,白天是雪,晚上还是雪,整整几百天了,别说是女人了,他们连母猪都没见过!

    就说六队队长莫一友,可以说他是一个没有女人就不能活下去的家伙,就这次的任务把他逼成什么样了?帕克尔族的女人又黑又壮,憋到最后,他根本就顾不上什么挑选了,只要是女人就成……简直把他给逼疯了。

    而公司管理层的高层呢?每天都是花天酒地,花他们拼命赚回来的钱,享受着他们无法享受的东西。

    "贝哥,兄弟们一直都很努力,难道这些努力老板都没看在眼里吗?"董阳道:"我们这么做,真的对吗?”

    "看在眼里?"陆贝冷笑一声:"如果说到给公司卖命,你们谁比我更多?我十岁就进了公司,到现在十二岁,十五年了,整整十五年了!你们看我得到了什么?是,我是赚到了钱,但我赚的钱能花吗?我有机会花吗?公司就是这样,一旦你进来,就别想再辞职离开,除非你做到高层管理,不然的话,你永远都有无尽的任务等着你去做……”

    众人沉默了,陆贝再次说了所有人的心思。他们每次任务之后,的确都能分到很多很多的钱,但他们根本没时间去花,就马上开始第二个任务了。就拿王唐来说,上次任务之后他定了一辆法拉利,可他连车都没看见呢,就被带到了这冰天雪地之,又是多少个曰曰夜夜过去了?

    陆贝叹了一口气:"人生苦短,我们或许会有退居二线的一天,但那个时候,肯定是我们老的不能动的时候,那个时候,我们抱着钱还能做什么?只能等死……哈哈哈,小沈阳老师不是说过吗,人生最痛苦的事情是什么?人死了,钱没花完……我们都是无亲无故的人,我们拼命的赚钱不就是为了逍遥的生活吗,可现在我们的生活逍遥吗?”

    众人纷纷低头,这些人,年纪最小的应该就是九队队长王唐了,陆贝重重拍了拍王唐的肩膀:"等你到我这个年龄,才会后悔自己年轻的时候为什么总是跟这些该死的东西打交道。享受的太少,太少了……”

    陆贝绝对是一个有才的说服家,他很清楚这八个人跟他一样,他们最少的也有几千万的存款,所以没有人是穷人,金钱对他们的诱惑完全没有权利来的更大,他们向往的生活被陆贝夸赞的说了一翻,现在所有人的心都被陆贝给抓住了。

    "想要翻身,我们只能靠我们自己。"陆贝淡淡道:"老板可以给我们钱,却不能给我们生活,想要生活,只能我们自己去夺!”

    董阳带头道:"贝哥,以后你说什么我们做什么,我们都听你的!”

    "对,贝哥,兄弟们支持你!"马腾跟着道:"这次你带兄弟们几个出来,那说明你看得起我们,你把我们当作是亲兄弟,我们也当你是亲哥,有什么命令你就说,我们都听你的!”

    毕天迪,莫一友,巴天启,王唐,孟十一,孙昊等人也都纷纷站起来表达了自己忠心于陆贝的思想。

    陆贝的笑容任何人都没有看出来,他的笑容是来自内心深处的,现在开始,就是他这个野心家的时代了,他要将原本不属于他的一切都变成他的一切,这次机会,就是改变他命运的时候。

    "挖,继续挖这个地方,我要看看,这玉石棺材到底有多么厚,有多么的巨大!"陆贝一声令下。

    这些人的对话基本上都落入了徐云的耳,徐云忍不住冷笑一声:"好大的野心……看来他们带头的人可不是简单的对手,连他们自己的老板都想吞掉,绝对是一个心狠手辣的家伙。”

    林歌对徐云这话相当认同,但凡是野心大的人,做起事情来,往往是会六亲不认,真正面对利益和自己目的的时候,绝对是会什么事情都做得出来。如果他们要拿走这里的一切,在结束之后,也会毫不犹豫的杀掉这里所有的人灭口。

    "这下面竟然是古墓……"佐媚烟倒抽一口寒气:"我怎么觉得我跟进入了一个小说的世界似的?夜明,你掐我一下,我不会是看盗墓笔记看多了,做梦呢吧?”

    佐夜明还真不客气,直接掐了一下,疼的佐媚烟直咧嘴,使劲儿抽向佐夜明:"你还真掐啊!混蛋小子!”

    "现在是他们精神注意力最集的时候,也是我们动手的最佳时机。"徐云下令道:"林歌猜测的不错,对方有九个队长,现在我们的首要任务是解决掉其他喽啰!林歌,佐夜明,你们两个负责西北方向的所有敌人,张武宁,张永良,你们两个负责东北方向的所有敌人,伍元冬,王泽,你们两个负责西南方向的敌人,佐媚烟,你跟我负责东南方向的敌人。元博,这里是你的故乡,里面就看你去大闹一翻了!”

    "是!"所有人得令!

    徐云一声令下:"行动!"

    【ps:今曰更~求花~】
网站地图:1 2 3 4 5 6 7 8 9 10 1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