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连串的耳光狠狠抽在陆贝的脸上,不知道是不是他终于知道疼痛了,突然扬手抓住了鲍清华还要继续抽下去的手腕。

    鲍清华的手腕被陆贝捏的生痛,他瞪眼骂道:"陆贝!你知道你抓的是谁吗?睁开你的狗眼看清楚我是谁,你竟然敢反抗我?你给我放开!放开我!你到底听见没有!混蛋!你当你是什么东西,竟然连我的命令都敢不听了!”

    陆贝的嘴角微微扬起,流出了一丝血迹,虽然鲍清华只是个普通人,但他刚才的巴掌却都是使尽了全力,所以还是把陆贝的嘴角抽出了血。陆贝一直都没反抗,那是因为他在数数。

    从一,一直数到十五。

    当第十五个耳光在他脸上响过之后,陆贝就不会再准许鲍清华抽下第十六个。因为他在公司整整十五年了,受了老板十五年的恩惠,而这十五个耳光,就当是全部还给他的一切。所以他才会任凭鲍清华在众人面前抽他。一点都没有要还手或者反抗的意思。

    "十五年了,我认识老板十五年了。刚才十五个耳光,就当我把这十五年还给他了。"陆贝道:"很多人都说,如果不是当年老板收留我,我早就死了。你们这些人凭什么这么认为?难道我不做这种事情就活不了?没错,老板让我赚了很多很多钱,这十五年来,我在公司最少赚了两个亿!两个亿啊,多少人一辈子……不,是辈子,五辈子,甚至是十辈子都赚不到这些钱!而我十五年就赚到了。”

    陆贝一手狠狠捏在鲍清华的手臂上,捏的鲍清华嗷嗷呼痛,一边狠狠瞪着他,一词一句道。虽然鲍清华呼痛,但是在场其他八个队长却没有一个人敢乱动的,因为他们都很清楚的知道陆贝的实力。陆贝是一个习武的奇才,十五岁便已经是屈指可数的超级高手,实力强悍不凡。

    "所有人都知道我赚了多少钱,但是有多少人知道我花过多少钱?十五年来,我一分钱都没花过,我根本不知道花钱的滋味!不,不是十五年,我整整十二年都没有花过钱,十岁之前我是乞丐,我捡废品,吃垃圾,我没花过钱,十岁之后,我进入公司,开始给公司谋取暴利,第一次任务公司给了我一百万,我想去肯德基买五百块钱的鸡翅吃,但是连公司的门还没出,我就被叫回去,坐车去了更远的地方执行第二个任务。"陆贝道:"从那时候开始,我就没有停止过我的脚步,一直到现在,十五年了,我每次任务回去,都想去肯德基买五百块钱的鸡翅,我不是为了吃鸡翅,我就是为了花钱,我想在我手里花出一笔钱!你知道这种有钱却没时间花的感觉吗?我也希望向你一样,用钱去买别墅,去酒吧泡马子,买保时捷,买法拉利,买兰博基尼!但是我连买鸡翅的时间都没有!我去哪找时间买这些东西!”

    谁都没想到,十五年来,陆贝挤压在心口窝里的竟然是这些。因为每次任务都是这种偏僻的无人区,而且任务总是一个接一个,永远不会停歇。所以十五年来,陆贝真的没有一刻不是再为公司做事,这就是他为何有这么大野心的原因,他想要更多的钱,然后狠狠的花,什么都不买,就是买公司的股份!

    他希望有一天他能只花钱,不用去做这些该死的任务!每天都活在花钱的世界里,却永远都有花不完的钱!这才是他陆贝想要的生活。现在,他想要的生活近在眼前,他马上就可以实现了,却又无情的被人给撕裂了!

    老板给了他一切,但也毁了他的一切。他的一生都变得如此枯燥乏味,就算是捡垃圾的那些年里,他还有可以狂睡一天的时候,但进入公司之后呢,十五年来,五千多个曰曰夜夜,他不是在任务,就是在任务的路上,他是毒蛇探险队的一队队长,他肩负着很大的责任,所以他连一天想去做自己事情的时间都没有。

    当燕京房价还是两千块一平米的时候,陆贝没有时间去买房子,现在已经涨到了几万块,他依然没有时间去买房子。这就是陆贝最大的不甘心吧?

    "我的手要断掉了!"鲍清华怕了,他从没见过陆贝这么可怕的眼神儿:"贝哥,贝哥……你放开我,我去跟我爸说,以后再也不用你出任务了好不好?啊……啊!我的手!”

    陆贝心的怨气猛的涌了上来,他突然发力,鲍清华的手臂马上以一种不可思议的状态断裂了下来,剧痛让鲍清华忍不住的仰天大叫,撕心裂肺的叫喊听的每个人心里都阴森森的。

    陆贝终于松手了,松手的瞬间,他转身一记鞭腿就把鲍清华给踹到了董阳的身边,董阳还没反应过来,鲍清华就已经抓住了他,威胁并祈求的对董阳道:"二队长,你帮我……你帮我杀了他……我推荐你做一队长,以后的荣华富贵都是你的……!”

    董阳已经对这些不感兴趣了,他听过陆贝这十五年的感受之后,自己也很震撼,因为他在公司也已经十二个年头了……

    "董阳,我一直都把你当作我最好的兄弟。今天,你要么帮我,要么帮他。做一个选择吧!"陆贝道:"事到如今我已经不能回头,今天我就把话放在这里,顺我者昌逆我者亡!想要继续做公司机器的,我不拦着,带着你们的少主子滚蛋!想要跟我的,就捏断鲍清华身上的一处骨头!”

    陆贝话音落下,鲍清华就再次惨叫一声,左肩已经被董阳彻底捏碎掉!这个从小就无恶不作也绝对没有人敢忤逆他的公子爷,第一次感受到了恐惧的感觉,原来恐惧真的会让人这么可怕。

    他随身带来的贴身保镖早在刚才就想动手,便被孟十一和孙昊控制了,现在看到鲍清华这么惨,那保镖怒骂道:"陆贝!老板不会放过你的!”

    孟十一和孙昊相互看了一眼,两人合力咔嚓一声扭断了这人的脖颈。鲍清华最后的救命稻草也被踏平了。

    董阳捏短了鲍清华的左肩之后,就把人扔在了马腾的面前,马腾眼睛都没眨,直接一拳击断了鲍清华的膝盖骨!他早就对这个无恶不作高高在上的公子爷看不顺眼了。今天陆贝和董阳都反了,他也就没必要继续忍下去了,他也早就受够了这种没曰没夜的任务。这次若是能赚到一辈子也花不完的钱,他就找个地方隐姓埋名的去逍遥一世!

    鲍清华打死也没想到这群人会如此的折磨自己,他今天也终于算是认识了什么叫毒蛇探险队的队长,他老子不止一次的提醒过他,这群人都是无恶不作的主儿,要他不要得罪他们,可以前在公司,他却没少辱骂了这些人。他甚至是以辱骂这些人为乐,毕竟这些人都听他老子的,他没有什么好怕的。

    可现在这些人都反他老子了,他还算个屁?马腾把他传给毕天迪,毕天迪又把他传给莫一友,莫一友打完又给巴天启,巴天启揣过又给了王唐,最后在孟十一和孙昊手里接受了洗礼的鲍清华,全身上下已经完全没有一块好肉了,所有的骨头都被这些人给拆了。

    而且肋骨被打断的时候似乎刺入了他的内脏之,所以鲍清华现在呼吸和说话都微弱了很多,他就像是一条死狗,被重重的扔在了雪窝里。最后还苟延残喘的他,竟然还在幻想着求饶。

    "放……放过我……"鲍清华口微弱道:"贝……贝哥……救救我……我……我爸爸的一切……一切的一切……都可以给……给你……求求你,救救我……我,我不想死……”

    陆贝俯下身,轻轻的拍了拍鲍清华的脸:"公子爷,你太傻了,你以为你老子真的会为了你而什么都不要吗?不可能的,他为了达到目的,,什么都可以不要。既然你都要死了,那我也不瞒着你了,你老子的一切,都是在你外公手里抢来的,包括你妈,都是你老子抢来的!懂了吗?”

    鲍清华睁大眼睛,不敢相信的看着面前一切。

    "公子爷,你死了,鬼魂可不要找我们的麻烦。要找就去找你老子,是你老子让你来这里送死的。"陆贝冷笑道:"就算你来找我,我也不怕……因为我早就被你老子锻炼成了鬼……哈哈哈哈!”

    陆贝仰天长笑之后,对董阳使了一个眼神儿,董阳马上在旁边一人手里拿过一支手枪,毫不犹豫的顶在了鲍清华的脑门上:"公子爷,对不住了。”

    不等鲍清华再次求饶,董阳便直接扣动了扳机。

    砰--!一声闷响之后,鲍清华的脑袋就直接炸开了花,死不瞑目的他躺在雪窝,身边的白雪开始慢慢变成红色,鲍清华到死都不敢相信,父亲手的这些机器和工具竟然会有了自己的思想。他觉得自己死的好冤。

    解决掉了鲍清华,董阳对其他几个队长道:"事已至此,我们都表明了自己的想法,我们都希望自己可以当一次自己,只有跟着贝哥,我们才有出路!”

    "到死都忠于贝哥!"众人纷纷表达了对陆贝的崇拜之情:"永远追随贝哥!”

    陆贝的嘴角终于露出了灿烂的笑容,十多年了,他终于等到要活出自己的这一天了:"哈哈哈哈哈!从今天开始,世界就是我们兄弟的!我们挖出这些宝藏,我们就是世界上最富有的人!”

    他就是一个魔鬼,露出了獠牙的魔鬼。

    【ps:更求支持~】
网站地图:1 2 3 4 5 6 7 8 9 10 1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