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动手!"徐云看准时机,再次下令。

    他要让陆贝这群没有人姓的魔鬼知道,什么叫做乐极生悲!刚才鲍清华的突然造访是他们完全意外之,处理了鲍清华事情的这个瞬间,应该是在场九个队长心理防线最放松的一个刹那,徐云找不到更好的机会了,这可比刚才他们发现稀世珍玉的那一刻还要放松。

    此时不杀,更待何时?不仅仅是徐云清楚现在的时机,其他人也都明白这是千载难逢的机会,就等徐云的一声令下了。

    再次得到了徐云的命令,众人分别按照自己得到的指示前往自己的进攻方位,徐云下令的方向是以帕克尔族人部落圈子为心点,他下令之后便和佐媚烟直接秒杀了东南方向把守的几个武装探险佣兵,动作视如闪电,绝对没有半分拖泥带水,看得出来他们是全力以赴。

    林歌和佐夜明也毫不犹豫的攻向了西北方向走来的几个武装探险佣兵,让佐夜明大吃一惊的是,他才刚刚抽出腰间藏着的伏魔九节鞭,那几个武装探险佣兵在林歌挥手的功夫下应声而倒,林歌远距离的攻击力堪称甚是恐怖,至少佐夜明是彻底的服气了,他现在已经彻底收起了跟林歌抢风头的心思。

    张武宁和张永良也没含糊,杀意浓浓的欺身向那几个武装探险佣兵。伍元冬和王泽的任务就有些重要了,因为武装探险佣兵集合点就在他们所要解决的西南方向,王泽挥舞鬼面罗刹刀便杀入进去,伍元冬也毫不犹豫的紧跟在后面冲入集合点,两人在里面可以说是大杀四方,完全没有留情的意思。在集合点内逃出来的人也全部被前去夹击的佐媚烟一一解决。

    虽然毒蛇探险队的这些武装探险佣兵各个身强体壮,有着非常不俗的野外生存能力和身体素质,但是在徐云他们这些戾气爆发的高手面前,还真的是有些不值一提,就说突然冲进去的元博,瞬间打破了所有人的注意力,多少想要上前来阻拦的武装探险佣兵,全部都是被一掌一个给拍飞。

    可以肯定,除了那些队长们,毒蛇探险队的武装探险佣兵毕竟只是喽啰,根本不是元博的对手。再加上元博内心的愤怒积压了不是一天两天了,他把一切愤怒都疯狂的发泄在了在场每一个人的身上。此时此刻的他,脑子里只有一个字,杀!

    为那些死去的帕克尔族勇士,为那些蒙受苦难的族人们,他完全停止不下来杀虐的双手,毎当手那把剥兽皮使用的弯道划破一个敌人的胸膛,他都会充满对族人的回报,是他让帕克尔族人蒙难,今天他就要把这一切都夺回来!

    疯了似的元博彻底震惊了陆贝在内的九个队长,他们谁都没想到,那个曾经引领他们来此的家伙居然会卷土重来。其实陆贝一直都特别欣赏元博,他会让元博出去赚够一个亿,那是有原因的,他想找一个人代替他,如果他成了公司的高层,顶替了大老板的位置。那么他毒蛇探险队一队队长的位置也需要一个镇得住脚的人来担当,他非常看好元博,这就是当曰他没杀元博的原因。

    元博被骗出去做杀手,完全是陆贝布的一个局,他要让元博沦入他的控制,便一步一步引导这个善良的人走向罪恶的深渊。

    "兄弟,我们又见面了,今天你这么冲动,不会是忘记了我们之间的约定吧?"陆贝厉声道:"你做到我让你做的事情,我便会把你的族人全部还给你,难道你想失约?哼,不要忘了,你族人所有的命运都掌握在我的手里。”

    元博怒吼道:"不要叫我兄弟!你根本就不配做我兄弟!当年我好心好意引领你们到我的族内喝酒吃肉,可你们却想彻底毁坏掉我们的家园,你把我们的族人当作你的苦劳力。残杀我的兄弟姐妹……我是绝对不会轻易放过你的!”

    陆贝不屑的笑了笑,在他的眼里,区区一个元博是根本不可能成事的,想要在他手里夺回去已经属于他的东西,那恐怕可没那么简单。现在老板已经对他们起了疑心,他需要尽快的把这里的财富转移,他可没工夫跟元博起争执。

    "既然你来了,那我也就成全你,要么跟你的族人一起去做事,要么服从我的管理。"陆贝道:"你可以选择拒绝,但只要你一天不答应,我就会杀掉一个你的族人,一直等到你答应为止!今天是第一天!来人!”

    话音落下,便有喽啰佣兵在那坑拉起一个帕克尔族的苦力。

    元博一眼就认出了那人,娃娃呀呀的喊了几句什么,那人蓬乱的污发下,表情呆滞,完全都已经被这群人给吓傻了,他目睹的残杀太多了,所以已经麻木了。仅仅凭借他脸上的那种解脱的笑容,元博就能知道,他面对死亡来临的时候,完全是一种解脱的心态。

    人要绝望到什么地步,才会把死亡当作是对自己的解脱呢?只要想到这里,元博的心里就像是被烧红的铁块狠狠的烙了一下似的,那种疼痛是无法用语言来形容和表达的。

    一切的罪恶和痛苦,都是被他带进来的,他深深的自责着……

    就在那喽啰佣兵准备枪决这个族人的时候,嗖的一声凛冽之声划破夜空,那喽啰佣兵应声而倒,直接断气!整个过程也只不过有一秒钟的时间而已,而那喽啰佣兵连吭声的机会都没有。

    好一手暗器手法!陆贝心忍不住大吃一惊,难道元博这种部落原始人也能在外面请来帮手不成?!当陆贝眼角的余光看到杀死自己手下的暗器竟然是一枚硬币的时候,心里更是忍不住惊叹。

    能在他完全没有察觉的地方发出暗器,显然距离很远,这么远距离能精准的命目标,已经是非常大的力道了,而这暗器竟然不是什么锋利的东西,只是一枚小小的硬币,这么远距离用硬币能致人于死地……这本事可不是任何人都会的,就连燕门的燕子飞镖恐怕都不及这手法。

    十五年来,陆贝的阅历可以说是相当高,他一下便肯定了对方必然是邪神门下之人,只有他门下的人才会选择用硬币做暗器!难道是现在最被人看好的下一任杀手之王谢飞泽?!

    想到这里,陆贝就更是吃惊了。

    "贝哥……你看!"董阳突然惊呼一声,因为在他们所在部落心的东南,东北,西南,西北四个方位,分别出现了两个人影。这意味着他们所有的把守兵力已经全部被解决掉了!

    整个部落内,就只剩下他们九个队长和十个手持枪械武器的探险佣兵了。

    吃惊的可并不只是董阳,其他几个队长也都瞪大了眼睛,不可思议的看着突然出现的那些人影。元博到底是在哪里找来的这些帮手?这些人解决他们手下竟然完全可以没有声息,那就必然是拥有着高手的实力。

    "你们几个都最好小心一点,对方显然是来者不善。"陆贝低声下了命令:"所有人都小心暗器,对方人手有暗器高手,而且实力绝对不在我们之下,不想死的话就都打起精神来。”

    "贝哥,今天我算是知道什么叫故天将降大任于斯人也,必先苦其心志,劳其筋骨,饿其体肤,空伐其身行,行弗乱其所为。"王唐应该是这几个队长里面学问最高的人,一翻绉绉的话下来,说的众人心甚是佩服:"俗话说好事多磨,看来不仅仅是老板不希望我们反他,就连外界,还有人会给我们压迫和阻拦……看来这成大事,还真没那么容易。”

    马腾点点头,认可道:"王唐说的没错,想成大事,我们就要过得了这关。今天不管是谁,只要是想在我们兄弟手里夺这些宝贝的,那就全部都杀掉!一个都不留!”

    陆贝对众人的觉悟非常满意:"说的好,既然他们想要跟我们抢,那就要看看他们有没有那个实力了。”

    元博冷哼一声:"你们这群魔鬼,难道你们以为所有的人都跟你们一样吗?我告诉你们,他们都是我的朋友,今天,他们就是来帮我抢回我们帕克尔族人失去的一切!他们才不会像你们一样,会霸占我们的家园!只有禽兽才会做出你们做出的事情来!”

    陆贝不切的呸了一声:"元博,我看你还是这么的单纯,我可以很明白的告诉你,作为人类,无利不早起,如果没有利益的趋势,你不会真的以为他们会帮你吧?他们根本不是为了帮你,他们的目标恐怕也是这地下的华夏奎宝!哈哈哈哈,好啊, 既然要跟我抢,那就看看有没有这个命了!”

    元博突然翻转了手的剥皮腕刀,嗷的一声扑向陆贝!但没等他欺身到前,五队队长毕天迪就直接扬起手长剑将元博的短刃挡住!铛的一声,两刃相碰,擦出电光火石在夜空闪烁。元博的眼神充满了仇恨:"这么多曰子,你们是如何对待我的族人,我都看的清清楚楚。我一定要你们血债血偿。”

    毕天迪冷笑一声:"想对我们老大动手,恐怕你还嫩了一点吧?知道那两处高台上是什么吗,只要我们一声令下,你的所有族人都会被机枪的子弹扫射而死!如果你想你们整个种族灭亡,那你就继续动手试试啊!”

    说话间,徐云等人也都慢慢在远处走近了元博。

    虽然元博知道高台上的已经被杀,但却依然有些顾虑那机枪会不会自动开火,毕竟他不是现代人,对给予过他沉重打击的东西会存在畏惧也是无可厚非的事情。
网站地图:1 2 3 4 5 6 7 8 9 10 1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