终于,徐云一行人越走越近,陆贝等人也终于看清楚了他们的容貌,由于毒蛇探险队是一个从未被拿到台面上的队伍,所以他们之间都完全没有见过面。那就更谈不上什么面熟和认识了,但若是报出名号,或许也都略有所闻。至少都不是无名之辈。

    "说大话也不怕闪了舌头。"林歌淡淡一笑:"恐怕你们上面值班的废材早就已经睡了吧?你也要点脸,这么大人了,怎么说也是毒蛇探险队的一堂堂队长,竟然用要挟手无寸铁之人来作恶,说句实话你别不爱听,我最看不起的就是你这种人了,不只是我,很多人都看不起你这样的人。”

    "算上我一个,我也最看不起这种人了。"佐夜明跟着搭话道:"这种人就是小人吧?不对不对,说小人都是抬举了,这种行为这么下贱,只有下贱之人才会这么做,这应该叫贱人,刚才真是委屈小人了。刀枪棍棒你不练,你非要练剑,看来你还真是个贱人。”

    无独有偶,在场的这么多人里,只有毕天迪一个人是使用长剑做武器的。说实在的,这年头使剑的人真不多了,毕竟不是那个剑客至上的年代了,也很少有人会以成为大剑师为梦想了,这武器带到路上又那么招摇,跟拍古装片的似的。

    这两人嘴巴那叫一个损,把毕天迪说的当场都要瞪眼发飙,陆贝伸手拦住毕天迪,示意他不要冲动,当实力相当的对抗之,冲动的一方必然是会失败的一方,这是经验之谈,冷静能解决很多看似不能解决的事情,而冲动只会坏了原本已经成事的好事儿。

    现在是他们开采这片土地最关键的时候,陆贝绝对不准许任何人的冲动坏了他的好事儿,他相信利益可以改变所有的思想,人为财死鸟为食亡,这是自古以来不变的天理,所以陆贝有信心相信这个天理,他不相信对方就没有一个不是因为钱财而来这个地方的。在他的眼里,利益永远是第一位的东西。

    既然对方已经知道他们是毒蛇探险队的人,就说明对方不是盲目而来的傻瓜,陆贝也明白知己知彼方能百战百胜的道理,对方知道他们的身份依然敢来找他们的麻烦,而他对对方却一无所知,这是陆贝现在最不安心的因素。

    而且高台之上的手下已经被杀掉,这一点也是毋庸置疑的,他们没有了要挟对方的筹码,所以现在的形势对他们来说,可以说是相当的不利。

    虽然双方的人手之间并没有真正的交手,他们毒蛇探险队损失的也只不过是喽啰而已,陆贝却已经在敌我双方的比分牌上,心默默写上了一比零,他很直面错误,输了一分,就是输了一分。

    或许是长久以来太安逸,根本没有人打扰他们在这里肆无忌惮的挖掘,所以他们才会放松了对外界的警惕,一切看似严密的防御,只不过是一个表面的形式而已,根本没有起到任何真正防御的作用。

    "既然你们知道我们的身份,公平起见,是不是也要让我们知道你们是谁?就算死,也要死个明白。"陆贝的笑容极为阴险:"而且,我们毒蛇探险队手下,是不杀无名之辈的……如果你们连点名号都没有,那就不配跟我们对峙。”

    激将法,很简单的激将法,徐云面对这种激将法是可以淡淡一笑的,但张氏兄弟却不可能这么不当回事儿,听到对方羞辱他们是无名小辈,就当场发飙了。

    "老子是鬼面修罗!这是我哥哥青脸兽!"张永良怒骂一声:"艹!现在知道老子是什么身份了吧?你不杀无名之辈?哼,老子还懒得跟你们玩呢,有种的就放马过来,不削死你,老子跟你姓!”

    张武宁也是一夫当关万夫莫开的神态往前一站:"就凭你们几个,我们云哥都用不着动手!老子自己就能解决你们!”

    徐云低声提醒道:"你们两个不可轻敌……”

    张武宁和张永良这才低调了一些,徐云的提醒对这两人来说还是很有作用的,至少没让他们傻子一样真的冲杀上去,那样倒霉的可是他们自己。

    陆贝敏锐的观察力,一眼就看出了徐云在众人的地位,脸上依然挂着那皮笑肉不笑的阴险笑容道:"想必这位就是云哥吧?大千世界,叫云哥的人可真不少,请问你又是哪路的云哥?”

    林歌摩拳擦掌道:"我哥的身份岂是你能有资格询问的,哼,还是让我会会你吧。"说罢,林歌手嗖嗖嗖飞出数枚硬币,隐藏在这九个队长身后,准备用枪支耍阴招的人纷纷应声倒地!

    陆贝的脸上瞬间变色,他刚才一直背着手用战术手语传达命令,就算他有实力跟对方动手,他还是希望用智力来解决战斗,任何人都是血肉之躯,即便是高手,也不可能顶得住冲锋枪的扫射,所以他原本是想要用子弹解决问题。却没想到他这么微弱的小动作都被对方察觉,而且还痛下杀手,直接将他们所有的部下都给干掉了!这手法,就是用的硬币……比子弹还要快速的硬币!

    "你又有什么资格跟我们贝哥叫板。"董阳一步跨上前:"小子,身手不错,不愧是邪神**出来的崽子……但是邪神**出来的崽子,我只想跟谢飞泽交手一翻,很可惜,你不是谢飞泽!”

    林歌哼了一声:"就凭你也配想跟我师哥交手?今天先过了我这关再说!”

    一言不合,两人突然之间就动起手来,徐云和陆贝都没有再制止,因为他们清楚自己身边的人。徐云清楚林歌不是冒失之人,他这么做是想要给对方一个下马威,先灭掉那些会随时找麻烦的喽啰也未必不是一件必要之事。

    而陆贝也明白二队长董阳的意思,他是想要敲山震虎,先给对方当头一棒,毕竟在他们九个人之,除了他之外,实力最高的就是董阳,由他开始宣战,他也有必胜的信心。

    只是这董阳一出手,就彻底被震撼了,他没想到一个看上去至少比自己年轻、八岁的少年竟然有如此深厚的功力!不愧是邪神**出来的徒弟啊,动起手来毫不含糊,招招都是往他要害致命之处招呼。一时间董阳因为轻敌,竟然被逼迫的节节后退,以求自保。

    林歌一出手,让众人气势大振,佐夜明跟林歌差不多的年龄,又怎么会心甘情愿让林歌抢了风头,他怒喝一声,直接挥鞭抽向陆贝人头!但鞭子未到就被人一把抓住!

    右手带了钢铁圈套的王唐冷笑一声:"就凭你,也配对我们贝哥出手?”

    这是一场年少气盛对年少轻狂的对抗,两个看起来年龄差不多的家伙只是一个照面就碰撞出了激烈的火花,佐夜明的伏魔九节鞭竟然被人生生抓住,他哪肯服气,当即就迅猛收鞭,二话不说的再次攻向前。这一秒开始,佐夜明再没有了半分轻浮之意,因为他清楚的感觉到了对方的实力绝对不弱,不然也不可能抓住他迅猛的一鞭。

    而王唐抓了这一鞭之后也不敢再轻敌,带着这么厚的钢铁圈套,他竟然也能感觉到手指虎口严重的痛麻之意,显然对方不是泛泛之辈!这两人的碰撞瞬间带动了整个现场的气氛。

    张武宁和张永良再也按耐不住,同时跳了出来!怒喝一声:"拿命来!”

    孟十一和孙昊相互看了一眼,点点头也分别跳出拦在这两兄弟的面前:"我看拿命来的是你们吧!两个丑八怪,接招吧!”

    四人混战也毫不示弱,孟十一和孙昊的默契配合一点都不输于张武宁和张永良两兄弟之间的配合,这混战堪称是一场经典之战。一方上阵亲兄弟,一方是默契配合多年的两大队长,双方针锋相对,至少是这一瞬间的时候,谁都不输谁。

    王泽手握着罗刹刀,冷笑一声指着对面同样使刀的巴天启:"既然都是用刀的,那就让我这鬼面罗刹刀帮你手里的家伙验验货!看看到底是不是废铜烂铁!”

    巴天启闻言也不服气啊,怒骂道:"那就让我这把开天,会会你的罗刹吧!”

    事已至此,战斗全面开启,元博再也不想忍耐,然而他还没出手,队队长马腾就先对他发起了挑衅:"元博,你第一次跟我动手的时候,似乎不是我的对手,这次让我来看看你到底有没有长进了吧!”

    连王泽都出手了,伍元冬也耐不住寂寞了,他也没打算挑选对手,当他站出来的时候,对方的毕天迪也同一时间跟他一起站了出来。既然如此有缘,伍元冬也就不含糊了,直接提拳就冲向了对面的毕天迪。

    毕天迪当即大吃一惊,看来他的对手实力很强大,至少这速度上是自己所不能与其抗衡的!但事到如今他也没有什么好选择对手的机会了,再说,他堂堂毒蛇探险队五队队长什么场面没见过,还会怕了这么点危险不成?

    两人交战那叫一个天崩地裂,都是使的至阳至刚的拳法,伍元冬压制了自己这么多年的实力,终于在今天有机会爆发出来。长期积压的压抑感让他的实力在某一瞬间甚是得到了更加霸气的突破,只是一个回合下来,毕天迪就明显的落入了被动的局面。

    但所有人都在忙于自己面前的对手,并没有人能看到毕天迪的吃力,因为他们每一个人都不敢分心。包括二队长董阳在内,他们没有一个人不是在吃惊对方的实力!完全超出他们的想象了。就连想要敲山震虎的董阳都费劲了,其他人自然是更加拼命才能抵挡林歌的猛攻。

    所有人的希望都寄托在了老大陆贝的身上,希望他的出手能给予他们缓解一定的压力吧。
网站地图:1 2 3 4 5 6 7 8 9 10 1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