古语虽有话叫做胜败乃兵家常事,可陆贝自从出道以来就没有败过,他也完全不知道败的滋味。这次的失利可以说是他第一次失败,当然也是最后一次。这是他人生转折之后最重要的失败,做他们这一行的,一旦失败就意味着永远都再也站不起来。

    但陆贝毕竟不是那种心甘失去这一切的,既然大势已去,他也知道自己绝对不可能在九个高手手逃出去,那就算是死,也要拉一个垫背的!元博出手正好给了陆贝机会,死之前,他也要先出手!陆贝双眼露出一阵阴狠毒辣的光芒,后悔没有早杀掉这个元博!让他今曰有机会得以报仇雪恨。

    徐云敏锐的感觉到了陆贝身上突然散发出来的阴狠,忍不住向元博惊呼一声,提醒道:"小心!”

    可这提醒似乎来的太晚了,元博这时候已经攻向陆贝的正面,陆贝完全没有防御的意思,而是在元博击他天灵的瞬间,轰出最后使劲全身劲力的一拳,正面击了元博的胸膛。虽然元博一掌也拍下了陆贝的天灵,自己却也胸口受到重创,远远的横飞出去,重重摔倒在地上。

    陆贝倒地的时候,脸上的表情是笑着的,微微上扬的嘴角让人看了忍不住发出一阵冷颤,这个笑容实在是太阴险了,没有人会希望自己被这种人盯上。就连死,他都不会那么轻易的去接受,最后时刻还会找到同归于尽之人……

    元博摔倒在地的刹那,徐云等人也已经跨上前去,他一把扶起地上的元博,摸了摸元博脉象,猛掐两下人,刚才陆贝那一掌绝对就是奔着要他命来的。不然的话,元博是不会被伤的这么狠。

    "徐云……"元博睁开了眼睛:"你放心,我是不会死的……我还没有完成……咳!咳……没有完成我最后的救赎……扶……咳咳咳……扶我起来,我有话要对我的族人们讲……我要告诉他们,他们自由了……我元博没有丢下他们不管……一切,一切噩梦都结束了……”

    帕克尔族的族人早已经被刚才的那阵杀虐吓的全部趴跪在地上,如果说到反抗之心,一年之前或许还有,而现在这么长期的统治早已深入他们的心扉,他们不是不想反抗,但反抗的结果永远都是恐怖死亡的威胁,所以才没有了反抗的念头。

    元博在燕京那么久,原本的长发剪成了短发,原本的种族服装也变成了现代的衣服,所以他来到这里之后,他的族人至始至终都没有认出过他。

    徐云点点头,他尊重元博的意思,将元博扶起来,走到那跪拜一片的族人面前。

    "阿克比达乌拉哇!马伊达拉沙卡呀!"元博用他们种族的语言道:"乌拉咔哒司元博!"他在呼唤他们的族长,并且表明自己的身份,他再喊,我回来了,族长还在吗,我是元博。

    元博的话让在场所有趴跪在地上的帕克尔族人都猛抬起了头,咔哒司元博这个名字在所有帕克尔族人的眼睛,就是一个罪恶的代表,罪恶的源泉。是这个人出卖了他们,让他们的家园遭受如此不幸,让族人们受尽这样的羞辱和苦难。

    因为徐云一行人,除了徐云跟帕克尔族的人接触过,了解一些他们的语言,其他人完全听不懂,就全靠徐云小声给众人翻译了。

    这时候,人群,一个看上去年过六十岁的老者站了起来,惊惊颤颤的用生硬的普通话道:"你真的是咔哒司元博……”

    元博愣住了,虽然族长看上去老了很多,但他还是一眼认得出来,但是他完全不敢相信,族长竟然会说汉语了:"族长……是我,你……你什么时候学会了普通话?”

    众帕克尔族的人们恍然大悟的看向元博,徐云在这些人的目光里,看不到任何的感激,看到的只有仇恨,他们完全误解了元博的好意。

    "如果我们不说普通话,就永远不能说话,谁若是敢用族语说话,就会被杀掉……"族长一边慢慢走向前,一边招呼所有的族人全部都站起来:"人的生命遇到威胁的时候,做任何事情都是特别的迅速,所以我们很快的学会了这门语言……而且,每个人都成了习惯,当你不说汉语,就等同于死亡的时候,你也会发现,自己的语言原来可以忘记的如此快。”

    这是多么大的威胁,才能让一群部落人在短短时间学会说这么困难的语言呢?徐云忍不住惊叹这些人在这里蒙受的苦难。

    "族长,一切都是我的错!"元博扑通一声跪在了帕克尔族族长的面前:"如果不是我,这些人……咳……就不会来到这里伤害你们……我有罪,我愧对帕克尔族的祖先和神灵,恳求族长处罚我!”

    面对元博的请求,众人都觉得不理解,是元博带人来拯救了他的族人,可现在却反过来要恳请他的族人原谅他,这算什么理儿啊,反正佐媚烟他们没有一个人能理解元博这种行为的。

    按照伍元冬的理解,那就是众人惊呼元博是民族英雄,然后好酒好肉八抬大轿的伺候着,今天开始往后,前任族长直接下岗,元博明天就举行登基大典,从今往后,这帕克尔族,他就是土皇帝。

    可事实完全相反,元博成了认罪的罪人,而得救了的那些族人们,竟然也没有一个人会站出来替元博说话,他们竟然都用对待敌人的目光一样看着元博,就好像元博是他们的仇人,元博就是罪该当诛!

    隐约里,已经有族人开始讨论出声,第一个质问的声音在人群冒出来:"你对帕克尔族做了这种事情,竟然还有脸回来吗!出卖祖先的人是没有资格继续回到这片土地的!”

    "对!没错!你是帕克尔族的叛徒,你再次回到这片土地上,就是对祖先和神灵的侮辱!"另一个声音也在质问着。

    "如果不是因为你,帕克尔族就不会蒙受如此屈辱的苦难!”

    "你还回来做什么!你这种叛徒就应该死在外面的世界!出卖种族的人就不应该活在这个世界!”

    "……”

    众人的话语越来越激动,也越来越激进。元博一直跪在地上默默承受着这一切,他知道,这一切的确起因于他,所以他甘愿承受族人一切的谩骂,他对不起他们,这点辱骂对他来说不算什么。

    徐云能理解元博的这种思想,所以他也一直默默站在元博的身边,没有帮他说一句话。或许元博想要的就是这种责骂,这样他心里的那块大石头才能永远的放下去,这样,就算死,他也能瞑目了。

    可并非所有人都能像徐云一样理解这一切,总会有人看不下去。王泽以及张氏兄弟他们早都看不下去了,但碍于徐云一直没说话,他们谁都没敢吭声。其他人也跟他们一个想法,都憋不住了。

    终于,佐媚烟再也看不下去了,她可没功夫去等徐云发飙之后再开口:"喂!你们这群人是不是脑子进水了!有病吧你们!元博是你们的救命恩人!有你们这么对待恩人的吗!如果不是元博带我们来救你们,你们现在还在挖坑呢,懂吗?他是你们的救命恩人,不是你们的罪人,你们现在能这样站着跟我们平等的说话,那都是因为元博冒着生命的危险换来的,你们不但不感激他,竟然还这么侮辱和谩骂他,我看你们这些人就不应该得救,你们就应该继续做你们的苦力!这样你们心里就舒服了是吗?!”

    陌生的女人让帕克尔族的族人全部闭上了嘴巴,说真的,他们是真没见过这么凶悍的女人。而且这些元博带来的人有多厉害,他们之前也见识过,他们既然能打败毒蛇探险队九个队长,那就一样能像他们一样来统治这里。

    "媚烟,你闭嘴。"徐云突然淡淡道:"这是元博他们族内的事情,我们作为外人,没有插嘴的资格。”

    佐媚烟一听徐云这话,那心里自然是更有气儿了:"你说什么?徐云,你再跟我说一遍,难道元博不是你兄弟吗,你们不是喝过虎鞭酒拜过把子吗!你就忍心看着你拜把子的兄弟这样被侮辱?为了他们身受重伤,现在还要跪在他们面前祈求怜悯!这叫什么道理!”

    "徐云老弟……佐总说的没错,我也看不下去了。"伍元冬可不是一个会冲动的人,就连他都说出这种话来,看来元博的族人对他还真的是太苛刻了:"我不管元博是不是你的兄弟,但现在一个拯救部落的英雄却像出卖部落的叛徒一样,我完全无法理解!”

    林歌也第一次没有按照徐云的意思做,他咔嚓嚓的捏响了双拳的骨节:"嘿嘿,我也看不下去了……老子今天就把话放在这里,我可以不管你们种族内部的事情,但是,谁若是再乱给元博哥扣屎盆子,那就别怪我对他不客气!”

    "林歌!"徐云瞪了他一眼,他们还是不了解之前的事情,所以才会说出这番话来。

    "云哥,你也别生林小哥的气,今天这事儿,我们也跟着林小哥一起拼了!谁敢再骂元博!我们兄弟也不愿意!"张武宁道:"云哥,若是兄弟们做得不对,回去随便你处罚!但人活一口气,看到这么憋屈的事儿,我们顺不下去这口气!”

    张永良显然很支持他哥哥的话,认真的点了点头,他也看不下去了,就算他和元博还有林歌打过架,不打不相识,现在是英雄惜英雄。

    佐夜明更干脆直接,二话不说掏出伏魔九节鞭就狠狠抽在地上。唯一没有表明立场的王泽也默默的把刀横在了面前,似乎谁敢再说元博,那他就会直接砍了谁似的。

    一瞬间,元博得到了众兄弟们的强力支持,这种感动是他一辈子都不曾经有过的,但这次他却不能接受这种支持,因为在他自己内心的深处,他就是帕克尔族的罪人。这一点谁也改变不了。
网站地图:1 2 3 4 5 6 7 8 9 10 1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