这就是徐云为何不会帮元博说话的原因,因为徐云会比其他人更深层面的去了解元博的内心世界,去体会这个种族的化。倘若站在帕克尔族的种族化上来说,元博做为把外人引入族内的人,就是论罪当诛的大恶人。

    "谢谢诸位的好意,但罪人就是罪人。"元博道:"我这次回来,并没有打算得到族长的原谅,我只是希望能把我的族人们在水深火热拯救出来,现在他们已经脱离了水深火热,我的任务也已经完成了,现在我要做的就是赎罪,我犯下的错误就应该我来承担。”

    佐媚烟真是彻底无语了:"你这人怎么那么死脑筋,就算你之前有错,那都是多少时间之前的事儿了?至少你现在把你的族人都救了,你这是功大于过!就算有过错和罪恶,那你也已经完成了自我救赎,干嘛还要被他们羞辱?”

    说罢,佐媚烟起身指着帕克尔族的族长和族人们道:"你们自己摸着良心问问,你们谁能在那群人里把自己和家人拯救出来?是不是没有元博就没有你们的现在?你们只记得他犯下的错,为什么就不记得他才刚刚帮助过你们呢?我拜托你们想想,如果不是他出手相助,你们现在能这么跟他说话吗,能这么责备他吗?根本不可能!他会身受重伤命在旦夕吗?也根本不可能!”

    帕克尔族族长第一次感觉到了内心的无措,这个陌生女人教会了他们第二种思维方式,他突然意识到,似乎有那么一点意思,好像是元博也没那么罪大恶极了。可是犯下的错误就是犯下的错误,永远都不能被抹掉,更何况元博犯下的错误是把罪恶的外族人带到他们的族内,还把他们的家园破坏成了现在这个样子,到处都是乌烟瘴气。

    "你说的没错,元博的确是在这些人手里救了我们。但是,这是他应该做的,因为是他把我们交到这群人的手。"帕克尔族族长道:"我们有我们自己祖宗的规矩……这些事情是外族人不能插手的。”

    "姐,这些人就是狗咬吕洞宾,不识好人心。咱也别跟他们废话了。"佐夜明道:"今天我们来这里是帮元博的,既然该做的都做了,那咱们走就是了,如果他们不欢迎元博,那我们就带元博走,城市里那么多大医院,正好让元博就医。天娱集团那么大,我就不相信没有一个岗位适合元博,外面的世界总是要比他们这里精彩多了。”

    张武宁和张永良对这提议表示非常的赞同:"没错,他们若是不欢迎,那我们就带元博兄弟离开,咱们欢迎,以后大家一起每天都大口喝酒大口吃肉,好不快活的!哈哈哈!”

    "你们最好都闭嘴,我们要争取元博的意见。"徐云道:"他骨子里流着的是帕克尔族的血液,他做出任何选择,我们都要尊重他。”

    "哥,如果元博选择以死来祭奠祖先,来救赎自己,那你也会尊重他的选择?"林歌的话如同一根针,深深刺入了徐云的心窝之,这个问题实在是太尖锐了,至少徐云一时半会没敢去考虑。

    或许元博真的会做出这种选择也说不定,徐云的目光停留在了元博的身上,口挤出几个字:"只要不是用死来解决的问题,我都尊重他……如果一定要用死来赎罪,那我宁愿这个罪不用他去赎。”

    终于,这一刻所有人打成了统一的战线,只要元博自己,或者他的族人们要对元博的生命做出威胁,那他们就绝对不会同意。

    帕克尔族的族长突然开口了:"我知道,今天帕克尔族包括我在内的所有族人能够重新获得自由,跟你们所有人都脱不了关系,你们是帕克尔族的恩人,包括元博,都是帕克尔族的恩人。我们诚心谢谢你们,发至内心,真诚的谢谢你们。”

    这还算是一句人话,佐媚烟对这回答相当满意:"族长,你也不用谢我们,谢元博就好了,如果不是他的话,我们才不可能来这里找这个麻烦,这冰天雪地的,多危险呀!”

    "今天的事情你们的确是要好好谢谢元博。"林歌也开口了:"他当曰离开,并不是抛弃了你们,他是被坏人蛊惑,出去做杀手赚钱,因为那些人告诉他,只要他赚够了一个亿,就能在他们的手赎出你们。这些坏人只给了他一个卡号,他每次赚到的钱都汇到那个卡号,甚至他自己都不知道自己为了你们到底做了多少事情,到底赚了多少钱。就算他有罪,也应该算了吧?”

    或许是元博真的做的足够多,帕克尔族的族长一边点头,一边将元博扶起来:"你是帕克尔族最勇猛的勇士,保护帕克尔族是你永远的职责……好孩子,能再见到你,真的太好了……我们都以为你永远都不会回来了……”

    整个帕克尔族的气氛陷入到了一场族人的感动之。

    "族长,现在你们都恢复了自由,你们可以按照你们自己的生活方式去生活了。"徐云道:"元博固然有他错的地方,但他的心终归是属于帕克尔族,现在他来了,完成了自己的救赎,希望你能原谅他,我们就不再多留了。如果有机会,会再见的。”

    徐云突然提到走,元博愣住了一下,但他却没做任何的挽留,徐云做任何事情都有他的理由。

    "走?"佐媚烟愣了一下:"大半夜的,去哪走?再去睡睡袋,睡帐篷?难道就不能在这里过一夜吗,这里毕竟有房子好不好,明天再走你能死吗?”

    徐云和佐媚烟的意见有了不一样,徐云耸了耸肩膀:"那好,让大家决定,同意我的观点,就站在我的身后,同意佐媚烟的观点,就站……”

    这话还没说完,众人就都默默无闻的走到了佐媚烟的一侧,就连绝对服从队长命令的林歌,都最后产生了动摇,咧嘴对徐云笑了笑:"哥,这次我也真觉得媚烟姐的话有道理。”

    "行,你们行,你们是真不把我这队长当队长看,忘记了什么叫命令大于天吗?"徐云算是真无奈了。

    "当队长的决定有错误的时候,副队长也是可以提出不同意见的。"佐媚烟道:"大家说呢?对不对?”

    "对!”

    "我们哪有副队长?"徐云就不服气了,就九个人而已,还搞什么正队长,副队长,开什么玩笑呀。

    众人的手指统一的指向佐媚烟,佐媚烟洋洋自得道:"怎么样,难道你有意见?我可是众望所归的副队长,我有权利在队长做了错误决定的时候给予他纠正,让他做回正确的决定。”

    徐云拍了拍脑门儿,彻底是败给这群家伙了。

    帕克尔族族长这时候也开口发话了:"你们是我们族人的救命恩人,我们理应好好招待,用我们最好的美酒,用我们最好的腊肉,今天是我们帕克尔族复活的曰子,我们恳求诸位恩人留下来一起和我们庆祝!”

    "庆祝耶!徐云,你听到没有!人家挽留我们了。"佐媚烟得意道:"快点答应吧,我们可一天没正经吃东西了。”

    徐云无奈,他也知道众位兄弟现在已经是都身心疲倦了,一整天只是喝水吃巧克力,虽然热量和体力是得以保存了,可毕竟不是吃的饭呀。但他又说不出来有种感觉,这种感觉在告诉他,要走,一定要走。帕克尔族是一个是非之地,不宜久留。

    "兄弟们,既然族长邀请了,那你们就不要走了。"元博也挽留道:"云哥,我也真不舍得你离开,让我们兄弟两个晚上再喝一杯吧?咳咳……”

    "你的身体没问题吧?"徐云道,他很清楚陆贝那一击的力量。

    元博拍了拍胸口:"说没问题是假的,但至少我的身体比雪熊都要强壮,虽然他的拳力大,但我抗打的能力也很强……呵呵,曾经有一头千斤的野猪王都没能把我给顶死,这一拳头恐怕还要不了我的命。”

    幸好这家伙的身体素质变态,换做在场的任何一人,恐怕都无法承受这种拳劲吧。

    徐云微微一笑,点了点头:"那好,只要你没事儿,那我就留下陪你喝一杯。”

    "哈哈,这么说你是同意了?"佐媚烟欢呼道:"大家伙都挺好了,今天晚上好好放松一下,不醉不归!”

    帕克尔族族长命人开始打扫了这些人的尸体,以及现场一切乱八糟的东西,又命令人去挖了他们埋藏多年的自酿老酒,拿出最丰盛的食物,点燃了篝火,以此来招待远方而来的朋友。

    终于摆脱了被统治的阴霾,帕克尔族的族人们也在悲痛之后跳起了特有的篝火舞,用此来感谢拯救了他们的所有人。

    徐云的心情很轻松,元博不知道以后还会不会再见几面,所以跟他喝了很多杯酒,最后徐云都不知道自己喝了多少。其他人也特开心,帕克尔族的自酿老酒很醇香,度数也相当高,喝到心里热乎乎的,特别舒服。

    所以不知不觉,所有人都似乎喝多了,欢笑声一直陪伴着他们响亮了好久好久,也不知道是什么时候,徐云他们都在迷迷糊糊睡着了。几天来的劳累和疲倦一股脑的涌上心头,能彻底休息的感觉让众人感觉特别舒服。

    到最后,连徐云都放松了心理最后的防线,彻彻底底的陷入到了沉睡之。连徐云都完全没有了知觉,这绝对不是一个正常的现象……可既然到了这时候,又还有谁能清醒过来呢?

    在最后还有意识的瞬间,徐云的脑子里闪现过一个可怕的念头。即便是度数再高的酒,也不至于让他们都醉成这个样子吧?不管怎么说,他们也都是实力不俗的高手吧?难道……酒里有东西!

    【ps:今天再更……这几天一直不敢睡觉,不知道老婆肚子里的孩子到底啥时候出来耶……又紧张又兴奋~预产期也到了~你肿么还不出来,难不成在肚子里就开始调皮……完了,难道是果果那种“熊孩子”的前奏啊……】
网站地图:1 2 3 4 5 6 7 8 9 10 1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