虽然这个念头也冒起过,但这个时候的徐云也已经没有了任何意识,他只是做了一个很轻松的梦,帕克尔族能够保住,也算是他对得起元博当年对他的那份兄弟之情,徐云最不想欠的就是人情,元博帮过他,他就要帮元博。

    一切欢声笑语逐渐的消逝,徐云再也听不到任何的声响,等他再次醒来的时候,只感觉到浑身的疲软无力,而且多处关节都被勒的生疼。当徐云彻底睁开眼睛的时候,才忍不住惊讶的睁大眼睛,他竟然被钢铁的锁链密密麻麻的缠绕在一根巨大的铁铜柱上,试图发力之后,徐云竟然一点力气都用不上!

    只是他自己这样也就罢了,让徐云无法接受的是,不仅仅是他,他们一队来的所有人,林歌,佐媚烟,佐夜明,伍元冬,王泽,张武宁,张永良全部都跟自己一样,被粗壮的钢铁锁链密密麻麻的缠绕在自己身后的巨大铁铜柱上。所有人都不能动弹半分。

    而在他们几人的周围,则是站满了帕克尔族的族人,在帕克尔族的族长身旁,元博也同样被五花大绑在一个十字架形状的架子上。看这架势,徐云就知道事情不妙了,他再次试图运气挣脱,但心境处就像是被什么东西给封住了似的,一点气力都无法涌出。

    这时候,被同样捆绑在徐云身旁的林歌也缓慢的睁开了眼睛,他的反应跟徐云一样,也是试图运力挣扎,却丝毫无法动弹半分:"哥,发生了什么?”

    徐云摇摇头,他也不知道这到底是发生了什么,但他知道这绝对不是什么好事儿。看样子昨天被他们救起的帕克尔族人,今天是准备要对他们恩将仇报了。如果没有猜错的话,他们这群外族人,恐怕今天都要和帕克尔族人眼的"罪人"元博,一起下葬。

    怪不得昨天徐云的心里会产生那种不祥的预感,原来是因为今天会发生这种不愉快的事情。早知道事态会如此的严重,他就应该果断的带队离开。

    这时候,伍元冬还有佐媚烟等人也纷纷睁开了眼睛,看样子对方迷晕他们的东西药姓特别强,按照自身实力的强弱,每个人恢复的时间也就不同。但不论怎么说,这能迷晕他们的东西就绝对不是俗物,酒精是不可能让他们每个人都烂醉成这个样子的。

    "徐云!这是怎么了?我们为什么被绑在柱子上!"佐媚烟的惊讶更是要比其他人夸张,毕竟是女生,失去意识一个晚上,的确让她自身难以接受,一想到自己肯定是被下了药,她就有种想要杀人的冲动。

    "你冷静一点。我想,族长是有话要跟我们说。"徐云道:"现在很明显,帕克尔族人是不欢迎我们的,别说是我们,连元博他们都不欢迎。元博的待遇似乎比我们还要'高级'呢……”

    说罢,徐云的目光看向了元博被捆的十字架上。

    张永良当即就向帕克尔族族长的方向破口大骂道:"艹!你个老王八!老子辛辛苦苦把你和你的族人救出来,你们就是这么对老子的!快点把老子放开,你信不信老子抽你!”

    "你们这么做是恩将仇报!"王泽也怒了:"难道你们忘了是谁帮你们夺回了家园?族长,你昨天敬酒的时候可是说的比唱歌还好听,怎么说翻脸的时候比翻书还快?混蛋……”

    伍元冬淡淡道:"没有用的,他们连元博都绑了,更何况是我们。”

    佐夜明气的脑仁都要炸了:"老王八!你们到底是什么意思!我们是你们的救命恩人,有这么对待救命恩人的吗!你们这样做会遭天谴的,我擦,老子警告你们,你们若是敢动我们一个手指头,马上就会有人来再次把你们控制了,让你们没曰没夜的干活!”

    众人一翻痛骂之后,帕克尔族族长也终于忍不住开口了:"你们来这里的目的,不就是要控制我们吗,不就是要跟那些人一样,逼迫我们破坏我们的家园,不就是为了那地下所谓的宝藏吗!你们一群道貌岸然的东西……”

    "我呸!"林歌这么淡定的人都忍不住了:"老鬼,饭可以乱吃,话可不能乱讲!做人要有点良心。我们若是想霸占你们的家园,控制你们,昨天我们还会跟你们一起喝酒?今天你能有机会把我们捆在这里?做事情之前先动动脑子!”

    佐媚烟也急了:"就是!你们问问元博,我们这次来这里到底是做什么的!我们就是为了帮他而已!早知道你们这么没良心,给老娘一百个亿,老娘都不会心软来这里走一趟的。”

    这时候,被捆在十字架上的元博也抬起了头:"诸位……对不起,真的对不起……一切都是因为我……我对不起你们……”

    "你别只是对不起啊,对不起有毛用,你给你们的人解释解释。"张武宁道:"你告诉他们,我们到底是来做什么的!”

    伍元冬冷冷的笑了笑:"恐怕让元博解释也没有意义了,如果他说的话他们会听,他也不会落的下场跟我们一样了。看今天这架势,他们是打算把元博跟我们一起,都一窝端了吧。”

    "我擦!"佐夜明呸一声,用力的挣扎着,对帕克尔族族长骂道:"别给老子机会,你敢给老子机会,老子一定活剥了你!”

    帕克尔族族长却面无任何表情,一点都没有自责的意思,对他们一板一眼道:"元博的心已经彻底换掉,他已经被你们腐化,他已经成了你们的鹰犬,你们利用的棋子。这一切都怪他太单纯,我要让他重新接受神灵的洗礼。你们这些人也不要再演戏下去,昨天我都听到了。”

    徐云不解道:"你听到什么了?族长,我们没有任何的异心,是不是有什么地方误会我们了,有什么话我们可以说清楚,你千万不要冲动。”

    "到这个时候了,你还装?"帕克尔族族长道:"昨天你跟陆贝争斗的时候,我就在旁边趴着,他说要跟你平分,但你却不愿意,你说既然你可以自己占有这一切,为什么要跟他平分……哼,你们都是一样的罪恶者!你们都只是想要霸占我们的家园。”

    徐云还真是哭笑不得,哎呦我去,这老大爷也太天真了吧?

    "族长,我……我真服了!"徐云道:"我跟那陆贝说那些话根本就不是真的,我只不过是再扰乱他的心智,我在挑事儿,这叫心理斗争,您懂?你不会真的以为我会霸占你们帕克尔族的领土吧?”

    众人一听也无奈的笑了,原来是一场误会啊。

    佐媚烟脸色也一下无奈的笑了:"我的天呐,这世界上怎么会有你这么单纯的人,族长,徐云这叫激将法,懂吗?”

    "我去,既然是误会,那就抓紧时间把我们给放了吧。"林歌也是哭笑不得。

    但是,事情并没有他们想象的如此乐观,这个误会的观点,只有他们自己这样认为。而帕克尔族的人却并不这么认为,他们依然认为这是徐云他们在编造谎言欺骗他们。

    帕克尔族的族长继续道:"我们的单纯和善良,让我们受尽了苦难。或许我们的祖先说的没错,我们就应该凶恶起来,只有我们继续保留吃人肉食人血的传统,外族人才会害怕我们!今天我是不会再上当了,也绝对不会在相信任何外族人。既然神灵这么安排了,那我就用你们的血肉来恢复我们族人的传统。”

    这什么意思?!

    佐媚烟的脸色一下就变了,她的脑海里瞬间就冒出来了冯颖之前对她的警告,冯颖说过,帕克尔族是一个食人族,因为在兴安岭地区做了很多这种事情,才会被赶到这冰天雪地之。

    看样子是上帝见他们有悔改之意,才给他们这么一块福地用以生存……

    食人族……我勒个去!佐媚烟只是想想就觉得恶心,自己若是真的成了这些人的盘餐,那……哎呦,真是没办法想象。

    "准备!”

    族长一声令下, 一群族人就开始往徐云他们八个人被绑的铁柱下面运送干柴之类的易燃物。

    徐云当时就懵了,这铁柱看上去,简直就是当年纣王残害忠良的那个炮烙铁柱啊!难道这货要把他们活生生的炮烙死,然后趁着烤熟的肉直接吃掉?我擦你大爷!徐云再明也忍不住了。

    "族长,我是看着元博的面子才没给你翻脸!如果你执意要这么做,那就别怪我们对你不客气了!"徐云道:"你最好快点住手!这种炮烙如此变态的手段你也用的出来,你也太没人姓了吧!”

    佐夜明愣了一下,疑问道:"炮烙是什么?”

    伍元冬喉结耸动,咽下一口唾沫,额头上的细汗都冒了出来:"纣王在位时,为了镇压反抗者所设置的一种残酷的刑罚,史记有记载,纣乃重刑辟,有炮烙之法。就是把铜柱烧的滚热,把人在铜柱上直接烤死……”

    我……勒……个……去……!

    佐夜明差点就吓懵了,这也太残忍了吧,不,根本就不能用残忍来形容,这就是变态!若是这样死,他宁愿被一枪打死来的痛快。看着众人纷纷把干柴塞入铁柱下面,佐夜明知道伍元冬是真没开玩笑。

    佐媚烟也慌了神儿:"元博!你快让他们住手啊!我们是来帮你们的,你们怎么可以这样对我们,元博!”

    元博面如死灰的抬头看了他们一眼,最后目光落在徐云的身上,他想帮他们,但他真的无力反抗了:"云哥……对不起。一开始我就不应该让你们来,我早就应该想到族长是绝对不会准许再有外族人进入我们的家园……都是我的责任……"

    【ps:下午加更】
网站地图:1 2 3 4 5 6 7 8 9 10 1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