林歌一听,当即翻脸:"元博,你说你早就知道……就算这样,你都没有提醒我们一声?难道说你一开始就准备利用我们吗!哼,我哥这么尽心尽力的帮助你,把你当作拜把子的好兄弟看待,可你现在却用这种方式来报答他对你的恩情,你这么做是不是有些太过分了?!”

    元博心也是在深深的自责,他从未想过自己会做出这种事情来,可是面对受苦受难的族人,他最终还是鬼斧神差的做出了令人匪夷所思的事情。他发誓,他绝对没有一开始就想要利用他们,可是越是到最后,他越是担心族长会上演绎一出恩将仇报,他没有点破是一直抱着侥幸的心态。

    事情到了现在,木已成舟,生米煮熟成了米饭,若想要再改变现状,那真的只能是期待见证奇迹的时刻了。在徐云他们还没有醒来的时候,元博恳求过族长,但即便是他磕破了头,也没能改变族长的决定。族长是铁了心要把一切罪恶的源泉切断。

    "不要再说了。"徐云制止了林歌:"元博绝对不会一开始就想要利用我,我相信他,因为他把我当作是兄弟。这件事情谁也不怪,若是怪就只能怪族长他老人家太老了,脑子都不清醒了,分不清楚谁是敌人,谁是朋友。早知如此,我就不应该乱说话。呵呵,族长,我想问你,你有没有想过,如果我想要占领你们帕克尔族的家园,在我第一次跟元博进入这块土地的时候,我是不是就不应该再选择离开呢?”

    帕克尔族的族长现在是王八吃秤砣,铁了心要为帕克尔族铲除后患:"我记得你,元博第一次带外族人进来,就是你。当时我们都很害怕,但后来随着我们对你的了解,发现你是一个好人。可即便你是好人,若不是因为你,元博也不会第二次把陌生的外族人带进来。因为你的善良,让元博和我们都天真的认为外族人都是友好的。才导致了我们帕克尔族世上最屈辱的蒙难,如果说你是帕克尔族的朋友,倒不如说你是带给帕克尔族罪恶的源泉,比起做帕克尔族的朋友,你更是帕克尔族的罪人。今天我要用你祭奠帕克尔族的祖先,让他们心的愤怒得以平息,就是需要你这个罪人的鲜血。”

    "你放屁!"林歌怒骂一声:"老东西,我们看你年长,给你面子了!那群王八蛋犯下的错误是那群王八蛋犯下的,凭什么要我哥来祭奠你们的祖先!难道你们的祖先跟你一样都是脑子犯浑的老混蛋吗!”

    "我第一次听说有人用恩人祭奠自己的祖先。"佐媚烟也怒了:"族长,你难道就不怕你们祖先在地下钻出来抽你这老糊涂吗?你这叫恩将仇报,狗咬吕洞宾,不知好人心!你若是敢对我们下手,你肯定会天打五雷轰,不得好死的。你们全族都是,早晚会再次被坏人控制!”

    面对这种诅咒,帕克尔族的族人显得非常愤怒,毕竟这是他们最屈辱的历史,现在被佐媚烟拿出来说事儿,当然是会让他们无法接受。所以众人添加柴火的速度就更快速了。

    佐夜明满脸无语的摇摇头:"姐,你们就别再骂了,再骂下去,估计这死老头就要给我们点火了。真想不到我佐夜明英明一世,最后会栽在这么一个鸟不拉屎的地方,而且死法还这么残,老天爷也太不公平了吧,我活这么多年什么都听我姐的,到现在连个妞都没推过,不至于让我下场这么悲催吧?”

    "没想到我们哥俩儿生在雪窝子里,最后死也死在雪窝子里。"张武宁到是看得开:"老弟,最后能跟着咱张家的恩人死一起,咱俩不亏,看来上辈子是积德了,不然老天爷可不会这么眷顾我们。就算倒了阴曹地府,咱俩也要一路帮着云哥打发小鬼!不枉他给了我杀赤蝎的机会。”

    张永良使劲儿点点头,后来又摇摇头:"云哥是好人,肯定不会跟我们一起下阴曹地府的,肯定上天堂。”

    "你俩还挺乐观呢,呵呵呵,人生在世无非是一眨眼的功夫,十年如此,五十年也如此。"伍元冬深有感慨:"我这条命原本早两年就应该交代了,现在能多活这些曰子,还能认识这么有缘分的徐云兄弟。虽然这辈子短了点,但那也到是值了,至少今生不虚此行。若是人生在世没有个能让自己佩服的知己,就算活一百岁那也是白活了。”

    王泽苦笑两声:"你们可真行,一个比一个乐观,我可没你们那么看得开。我死到无所谓……但我真不忍心看着佐总……只怪我没本事,现在也没能力救这辈子对我有知遇之恩的人咯。佐总,你可别怪我。”

    "我没那么矫情。"佐媚烟哼一声,既然不管怎么样都是死,她也突然豁达了:"姐这辈子也没遗憾了,至少我是唯一一个能和徐云死在一起的女人。哼哼,徐云,到时候咱们和你那其他美眉可就天人两隔了,那个时候你可就是我一个人的咯。”

    林歌呵呵笑了一声:"哥,看样子还是你最不亏,连这时候还有媚烟姐能因此而感到庆幸。我亏啊,我身边还没碰到一个能对我这么死心塌地的女人呢。呵呵,真不知道我是不是应该后悔,若是自己去了东瀛,村家的事情是泽哥来处理的,是不是今天就不会面对这种囧状了,毕竟我泽哥比我有经验,如果现在是他在这里,说不定就能想到脱身的办法了。”

    "你又天真了。"佐夜明摇摇头:"连我姐夫都想不到办法,你以为你家谢飞泽还能有啥办法?”

    林歌不服气道:"那倒也说不定,不过,如果我泽哥顶了你的位置,今天有他和我云哥两个人商量,那说不定事情就真有转机了。”

    几个人竟然在相互的述说和吐槽,心理变的越来越豁达,至少都没有了刚才对这炮烙私刑的恐惧感。徐云心一阵苦笑,真不知道自己到底是应该开口说些什么,还是不应该再说些什么。

    造成今天一切状况都是因为他的失误,若不是他太过于大意,就不会出现这种情况了。

    但现在也不是后悔昨天离开的时候,如果昨天真的离开了,那元博也肯定会在今天被处死。徐云不希望他身边任何人出事情,当然也包括了元博。但现在他真的无能为力了,药姓让他浑身上下一点力气都使不出来,这种感觉是彻底无助的。

    "阿拉比卡乌拉挖吧……"族长突然站在元博的面前开始念起了咒语,这咒语是什么东西,或许只有他族长一个人知道,他一边念,一边围绕着元博绕圈。

    这时候,四个族人抬着一个巨大的长条案板在不远处走了过来,案板上面密密麻麻放满了短刃,每一把都是那么的锋利无比。徐云突然就瞪大了眼睛,难道说帕克尔族的族长要给元博赐予极刑?

    这时候,元博最后一次开口了:"族长!我再次恳求你!我以神灵和祖先的名誉发誓,我的这些朋友绝对不是来对我们帕克尔族人不利的!他们真的是来帮我们的!我可以接受这一百零八刀的赎罪洗礼,我可以用我的鲜血去消除我犯下的一切罪恶和过错。我只求你放过我的朋友们!求求你!如果不是他们帮我,今天我根本不会回到这里来!”

    最后的祈求是撕心裂肺的痛,元博似乎从未想过自己回来还会活命,但族长真的要对徐云他们下手的时候,他真的无法去不管不问,徐云是他这辈子最好的兄弟。甚至比族内的所有兄弟还要好。

    "不可能!"族长指着徐云道:"这个人是所有罪恶的源泉,是他把你带入了罪恶的深渊,我必须要用他的血肉来祭奠我们的祖先,让我们所有的族人食他的血肉,永世都不要忘记这个害我们蒙受大难的罪人!”

    这他妈到底是什么狗屁逻辑!族长的固执已经把徐云他们所有人心的愤怒激发到了最大的忍耐度。如果不是这该死的药物让他们浑身都软弱无力,恐怕这几个人真的爆发之后,完全敢把整个帕克尔族给屠掉。

    徐云在这一段时间里想了很多,他担心林歌转达给他神算子古醉人的那番话,他怕阮清霜和秦婉儿会在申江有危险,担心仇妍和果果在学校也会受到搔扰和侵害,担心河东的那一群兄弟们,担心唐九在琴岛的项目如果没有佐媚烟在场,会不会碰到处理不了的麻烦,担心东瀛那群混蛋解决了国内的事情之后,会不会再次对钓龟岛发起搔扰,担心龙怒的那群兄弟去跟黑冢特种部队作战的时候会不会吃亏……

    总之,他担心的事情很多,他挂念的还有很多。说真的,如果有可能,他付出什么样的代价都不会选择面临死亡,因为有好多人都需要他,因为他的死会让很多人都手足无措。

    微笑是面临死亡最平静的接受,徐云脸上的微笑是如此的祥和:"族长,我可以接受你的一切惩罚。我承认我是帕克尔族的罪恶源泉,但我希望你能答应我一件事情,他们是无辜的,他们都是第一次跟我来这里,他们是帮助过你们的恩人,他们没有之前就把罪恶带入帕克尔族,一切的过错都是我一个人的。如果要处罚,就处罚我一个人,这样你们的神灵才会满意。”

    嗡一声,所有人的脑子都一片空白,徐云竟然再最后的关头要自己一个人来承受这所有的惩罚,他希望用自己一个人的生命来换取其他所有人的生命。或许这就是徐云个人魅力的所在,即便是在最危急的时刻,他依然能保持清醒的头脑。

    可众人又怎么会答应他呢,徐云提出条件的瞬间,众人便异口同声的大声喊道:"不!不可以!"

    【ps:加更。这应该是这个月最后的加更了。孩子随时都会落地。其实我把每天没加更的章节都存下,为了到时候不断更,谢谢诸位兄弟们的理解。理解万岁,等孩子出生,我会加倍努力码字,一是为了兄弟们看爽,二是为了动辄就四百元一罐的奶粉啊~】
网站地图:1 2 3 4 5 6 7 8 9 10 1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