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谁敢动我男人!老娘我做鬼都不会放过他!"佐媚烟看到帕克尔族族长的目光落在徐云身上之后,怒斥发飙道:"我白唇竹叶青说到做到!只要今天徐云在这里出了什么意外,我绝对会把这里夷为平地!老东西,你最好记清楚我的话!”

    这愤怒不是无缘无故的,早知道事情会发生这种变故,她就应该把冯颖的忠告提前告诉徐云了,原来这些人的原始野姓如此强烈。而且昨天徐云说走,若不是她非要留下参加什么篝火庆祝会,也不会惹上今天的麻烦事了。如果徐云出了什么意外,那佐媚烟心里的罪魁祸首就是她自己,她绝对不能准许这种事情的发生,因为她绝对不要当做是害了徐云的罪魁祸首!她要徐云平安,哪怕是她被这群恶心的食人族给生吞活泼了也好。

    "你们要吃就吃我,老娘我细皮嫩肉的,比徐云强得多,他们男人身上的肉有什么好吃的!"佐媚烟继续道:"你若不想我以后报复,就把他们放了,杀了我,杀我一个去祭奠你们的祖先,把其他人都给我放了!我只警告你们一次!!”

    "姐!你胡说八道些什么呢!"佐夜明瞪眼道:"如果一定要死一个,那就死我好了,反正我也不争气,这辈子只会给你们添麻烦……”

    徐云厉声喝斥道:"都不要再争了!说这些都是没有意义的话。他们要的是我这个罪恶的源泉!跟你们有半毛钱的关系!你们不知道事情就不要乱说!如果不是我扰乱了帕克尔族的清静,或许毒蛇探险队的人永远都找不到这里!我应该承受的惩罚,是不可避免的。”

    顿了一下,徐云继续道:"但你们只不过是好心好意跟我一起来这里帮元博拯救他的族人们,这一切都是帮助帕克尔族,没有带给他们任何罪恶的源泉。你们不应该受到惩罚,我相信帕克尔族的祖先是个明白事理的人,不会让族长随便滥杀无辜的!元博,你说是还是不是!”

    被捆在十字架上的元博仰天长吼一声:"是--!!!”

    "族长,把他们放了!"徐云的目光犹如一道犀利的闪电,狠狠刺入帕克尔族族长的目光,他浑身颤抖了一下,差点就无法违背徐云的命令了。

    然而最后一刻,族长还是保持了自己的清醒,他缓缓的摇了摇头:"因为你们这些人都知道帕克尔族家园的地点了,所以我不能让你们任何人回去,如果想帕克尔族一辈子都不受到打扰,那我就不能让任何一个外族人活着离开。只有这样,才能掐灭一切罪恶的根源。而且刚才这位姑娘也说了,如果给了她机会,我相信她真的会把帕克尔族夷为平地。”

    佐媚烟挣扎了半天依然没有任何挣脱开的迹象,她咬牙切齿的骂着:"死老头,你以为老娘是跟你说笑呢!老娘说到做到!”

    林歌苦笑着道:"不知道我师傅能不能知道我在这里被野人做成了烧烤,呼,他老人家若是真发飙了,肯定会破杀戒的。他都已经金盆洗手不在杀人了,你们就别逼他了……”

    作为邪神破格收纳的关门弟子,林歌很是受到邪神的欢喜,如果真的有人敢杀了林歌。邪神老头子肯定会破解亲手给他这关门弟子报仇的,到时候可就真没那么容易收场了。

    "哈哈,我们莲会会长一直说要亲手处理我,若是知道我被一群半原始人处理了。恐怕也会来这里把一切烧成灰烬才甘心了。"伍元冬也淡淡道:"呵呵,世界上没有不透风的墙。早晚有一天,你们帕克尔族会为你们做出的愚蠢行为而负责的。”

    "族长,你听我说,我可以让他们发誓永远不来这个地方找你们的麻烦!但你必须答应我,放了他们,我可以死在这里赎罪,但他们不可以!"徐云道:"如果你不希望他们背后的势力来找你们的麻烦,你就把他们全部都放了!我以我的祖宗发誓,我绝对有办法让他们不来报复你们!”

    佐媚烟第一个拒绝了徐云:"不可能!只要他们敢放了我,我就绝对敢灭了他们!”

    "你们傻不傻!为什么要做无畏的牺牲!我一个人死总比大家都死了要好!"徐云怒道:"佐媚烟,难道你就不替你们佐家想想,如果你弟弟死了,你们家就断后了!如果我和你都死了,谁来完成张老爷子的遗愿呢!琴岛影视广场还等着你去完成呢!林歌,你答应我,一定要帮我照顾好我让你照顾的人。离开这里马上去找古醉人,让他算算她们到什么地方才是最安全的!”

    徐云已经开始了自己的安排,但帕克尔族的族长却淡淡道:"徐云,我并没有答应你……而且,我也绝对不会答应你,只要你们全部都死在这里,我自然能断绝一切罪恶的源泉。我不会相信你们的话,我不会把罪恶放走,让罪恶还有机会来伤害我的族人!”

    徐云一直都在跟这族长说好话,但这老东西竟然番五次的激怒他:"够了!我做出的让步已经够多了,你如果不相信你可以试试!如果你把我们所有人都杀了,我保证你们族一年之内被灭掉!族长,你应该还记得上次跟我来这里磨练的那些人!如果你不希望他们找到这里,那就按照我说的意思去做!”

    族长这下还真被震住了,他当然记得当年徐云带来的那么多人。看来外面还有罪恶之源,那罪恶之源还不只是一个……这可让他如何是好啊!

    "如果你把他们放了,我可以保证,你们帕克尔族一切都会安宁的生活下去。"徐云看出了族长的迟疑:"族长,我希望你认真的考虑一下,到底什么才是最重要的,如果你一定要恩将仇报,那就不要怪神灵惩罚你们。”

    帕克尔族族长沉思了好一阵子:"我根本无法相信你们的话,现在我也没有功夫跟你们争论……时间已经到了,是叛变者用鲜血赎罪的时刻了!”

    这话说完,那四个抬着伏案的人便把那放满短刃的东西摆在了族长的面前,族长竟然俯身拿起一把刀,走到元博的面前,然后又是一阵子咒语乱念。元博低下头,似乎已经完全做好了承受一切的准备。

    这是要做什么?给元博放血?

    "元博,每一个等级的罪恶,都会承受相对等级的刀刑。"帕克尔族族长道:"而你犯下的是最重的罪恶,所以你要承受一百零八只刀全部刺穿身体的极刑。你做好准备了吗?”

    元博点点头:"族长,我做好了一切的准备,我只想最后再求您一次,不要伤害他们。”

    "你只需要做好你自己的准备。不需要帮他们担心!"帕克尔族族长怒斥道:"在赎罪的时候,你不能去想其他的,你要把你犯下的罪恶一遍遍的述说给神灵!如果神灵会原谅你,那么你就会在刀刑解决的时候活下来。如果神灵不原谅你,那你就只能去天堂跟我们的祖先赎罪了。”

    徐云闻言怒骂道:"荒谬!一百多把刀,能把人彻底穿透成骰子,他还拿什么活命!就算神灵原谅他,他也会嗜血过度而亡!更何况他为了救你们受了这么严重的伤,你们竟然还能做出这种行为,简直就是没有人姓!”

    "你这个罪恶的源泉没有资格说话!"不等族长开口,族长身旁的人就已经控制不住了,他点燃了一只火把,然后走向徐云所在的大铁柱,毫不犹豫的把火把扔在了徐云铁柱下的那些柴火下。

    **在一起当然是猛的窜出火苗,瞬间,火势大起!就这火,就算铁柱没有烧热,在火上面的徐云也会被烤熟了。

    "王八蛋!"佐媚烟歇斯底里的骂着,可一切都已经来不及了,徐云身下的火苗越来越大。

    事情彻底陷入到了一发不可收拾的地步。烈火燃烧的刹那,族长也挥手把第一把短刃刺入了元博的肩头。元博咬紧牙关,强忍着没有叫出声音,憋的通红的脸上,嘴唇微微颤抖一下:"云哥……如有来世,元博做牛做马报答你!”

    "我们他妈就不应该来救你们这群野蛮人!"林歌怒骂着族长:"快让你的人灭火!”

    不论他们如何挣扎,帕克尔族族长都没有停止的意思,默默的拿起了第二把刀,而这时候,那个点燃徐云身下柴火的家伙,又点燃一支火把,径直走向了佐媚烟所在的铁柱前。

    "你他妈若是敢烧我姐!老子就杀你全家!"佐夜明撕心裂肺的怒吼着:"有种就烧老子!艹!你他妈不是人!王八蛋!”

    但不论他怎么骂,那个人都毅然决然的把火把扔向了佐媚烟的脚底下,火势哄一下就点燃了。佐媚烟却反而平静了,她这一刻的脑子里,就只有跟徐云在一起的念头。即便是死,也要死在一起。

    徐云看着佐媚烟脚下燃起的火焰,整个人脸色铁青,他对着元博的方向,用尽全身力气喊道:"元博!这件事情哥对不住你!之前我说过我要帮你的族人,但现在我帮过了。既然你的族人这么对我,那就别怪我会做出伤害你族人的事情!在这里我先说一声抱歉!我发过誓,只要有人敢伤害这个女人,我就要他们用命来陪葬!”

    面对死亡,佐媚烟竟然笑了,这是她这辈子听到过最美的甜言蜜语了,能听到徐云嘴里说出这种话,她觉得死也值得了。没想到她在徐云心里的地位还是很重要的……

    族长冷漠的面对着这一切,再次把第二把短刃狠狠刺入元博的小臂!元博额头到脖颈的青筋全部暴起,但依然坚持着没有喊出声音。他知道自己没有脸面呼痛,他害了云哥和所有帮助他的恩人……他还有什么脸呼痛?
网站地图:1 2 3 4 5 6 7 8 9 10 1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