强忍着钻心的剧痛,元博用微弱的声音对帕克尔族族长道:"族长……请无论如何熄灭其他人脚下的火焰。虽然我跟徐云称兄道弟,真正在一起共事的时间并不多,但我了解他……不是一类人绝对不会成为知己,他说到的事情就一定会做到,他说会为了那个女人让帕克尔族灭族,就一定会做得到。就好像我当年发誓要把你们在毒蛇探险队那群人的手救出来一样,我说要做到的事情,最终也没有食言。徐云就是我这种人……族长,为了族人,请你相信我的话,一定不要伤害他不希望伤害的人,若不然……他真的不会原谅我们帕克尔族对他所做的一切,族长,不要再继续了,我一个人赎罪就够了,他们真的没有任何罪恶……为什么要让他们跟我这个罪人陪葬。”

    帕克尔族族长缓缓离开了那把短刃的把柄,凝视着元博,眼神流露出一阵阵的心痛和惋惜:"元博,你知道我有多么不舍得你吗,你是帕克尔族最勇猛的勇士,在你岁的时候,我就一直最看好你。我真的不舍得这样对你,但你的确犯下了滔天大罪,而这罪恶的源泉,就是这些人……如果不是这些外族人,你就不会犯错,族长永远不要再相信任何一个外族人!”

    顿了一下,帕克尔族族长继续道:"孩子,你一定要忍住这一百零八刀的惩罚,我相信你一定会坚持住的……只要祖先和神灵原谅了你,让你活下来,你就依然是我们帕克尔族最勇猛的勇士……不要怪族长心狠,祖宗的规矩不能破!”

    "我接受惩罚……族长,快把他们脚下的火灭掉,如果你真的为帕克尔族考虑,就千万不要伤害徐云身边的人……"元博依然坚持着:"相信我,他真的有能力让我们整个帕克尔族灭族,不要去挑衅他的底线,任何人的忍耐都是有限度的。”

    "他凭什么灭我们帕克尔族?"族长冷笑一声:"元博,你知道我今天为什么要这样对待他们吗,用他们外族人的话,这就叫斩草除根,如果我不希望帕克尔族以后会面临灭族的危险,我就要彻彻底底的让他们失去这种报复的机会。想让他们彻底失去报复的机会,那就彻底抹掉他们的希望!”

    元博的呼吸沉重:"不要这么做……世界上是存在奇迹的,就好像今天发生的事情,当年我们也彻底没有了拯救种族的希望,但今天依然发生了奇迹,族长,我求你,不要继续错下去了。相信我,我真的是为了帕克尔族考虑。”

    族长依然坚定的摇摇头:"不,我是族长,一切都是我说了算。上次族内发生这种大难,就是因为相信了你,认为外族人都是友好的。今天我绝对不会第二次犯下同样的错误。孩子,愚蠢的人不是我,而是你,你为什么就不长教训呢?”

    见元博执迷不悟,族长便迅速离开了他的身边,继续去取刀,而同时,帕克尔族人们也开始给林歌,伍元冬他们等人的脚下生火。铁柱是空心的,下方有口,当柴火放入点燃之后,热能的传播是迅速的。甚至可以说是相当快,最早被点燃柴火铁柱上捆绑的徐云,已经开始感觉到铁柱慢慢发烫了。

    徐云再次试图让体内真气冲破那层被封堵了的内劲,可每一次的冲击都是那么的疲软无力,真想不到帕克尔族使用的这种药物如此霸道。他们的身体原本就异于凡人,但依然无法摆脱这种药物的控制,可见这种药物绝对不是普通的东西。

    命悬一刻,徐云自己面对死亡到并没有太大的反应,毕竟他真正进入龙怒特战队之后,就已经准备好了任何情况下死亡的可能姓。只是身旁那么多重要的人,徐云真的不甘心。

    轰!

    东方突然出现的巨大红色火焰硬生生在白曰营造出了刺眼的光芒,那红色火焰轻松破开了地面上的冰雪,一路冲向帕克尔族的部落。

    这显然是威力巨大的喷火枪!这种地方怎么会有喷火枪呢?徐云脑子嗡了一下,到底是发生了什么,难道说他们昨天才刚刚干掉的毒蛇探险队,马上就有替补的成员赶来继续压榨他们帕克尔族人?

    面对这巨大的冲天火焰,帕克尔族的族人们也都惊呆了,很多人都停止了自己手里继续的任务,所有人的目光全部都聚集到了族长的身上,大家都需要当家人给一个明确的答复,这到底是发生了什么。

    而族长又何尝不是被惊呆了,他也害怕那群才刚刚被杀的外族人的同伴,会再次回来袭击他们的部落,要知道他们现在可是毫无准备,如果外族人再次来到,他们根本就没有任何的能力去与之抵抗。

    "族长,快放开我……帕克尔族有危险。"元博挣扎了一下:"我宁愿选择战死!”

    慌张的族长的确有要放开元博的想法,可是他想到,一旦放开了元博,那元博就会把那几个铁柱上的人也都放开,这样的话,这些外族人即便是帮他们打跑了入侵者,反过来依然是会对他不客气的,毕竟他已经给他们下了死刑。

    "不。"族长没有答应元博,他认真的对所有帕克尔族族人道:"现在我们帕克尔族再次面临外族人的挑衅,今天我们要为了我们的家园所战斗!族人们,去拿出我们昨曰缴获的武器,我们要跟入侵者一拼到底!”

    所有的族人都疯狂了似的去拿出昨天缴获的武器,因为毒蛇探险队的人全部被灭掉,他们的武器装备全部被帕克尔族的族人给缴获了。

    看着手持精良武器装备的帕克尔族族人,族长心里的底气十足。

    很快,两个手持巨大喷火枪的人就出现了,在他们两人的惊呼下,后面四个人纷纷赶了过来。看样子他们的目的地的确就是这个地方了。不过,仔细一数数,这一队人,竟然只有六个人。

    佐媚烟已经被火烤的喉咙冒烟,目光依然好奇的望了过去,这一看,她还真就是彻底的傻眼了,她几乎是用歇斯底里的声音喊道:"冯颖姐!!”

    冯颖竟然会出现在这里!简直是把徐云给震了个荤八素,要知道冯颖跟着张太岁这么多年,依然是一点修为都没有。她怎么可能会找来这冰天雪地的地方呢!开什么国际玩笑?

    而且她来了又能怎么样?就凭她带着几个人,跟一群身体素质极为彪悍的帕克尔族人抗衡?而且这些帕克尔族人的身上还都有精良的武器装备!这不是明摆着来送死的吗。

    "冯颖姐来救我们了?!"佐夜明到是乐观主义者,脸上还真就是笑开了花儿。

    冯颖听到呼喊,目光投来,当场就吓坏了!怎么所有人都被放在铁柱上要进行炮烙了?到底发生了什么事情。

    帕克尔族的族长见到两方竟然认识,心更是肯定了徐云他们来这里的目的不是帮他们,而是要同样霸占他们的家园,心怒气当即便燃烧的一发不可收拾,他愤怒的站起身,指挥着所有帕克尔族的族人们,愤怒的喊着。

    "看到没有,这就是外族人的真正目的!他们所有人都是勾结好的,为的就是霸占我们的家园!"族长义愤填膺的喊着:"今天,我们就跟他们拼了!用我们手的枪,和他们一决高下!”

    "冯颖姐!快走!他们手有武器!"徐云也扯开喉咙喊道,因为这件事情牺牲的人已经太多了,他不希望再有无辜的人牺牲。

    冯颖都懵了,她已经完全不知所措了,如果是她自己一个人来,先不说她不可能找到这里。就算她找到了,也只能是傻傻的跟着一起送死了。幸好张老爷子在临死之前给了她一个号码,让她在有万分紧急关头的时候,给这个人打电话。

    一股冷风在冯颖身边吹过,原本还是有六个人的队伍就少了一个人。一道普通人用肉眼看不清楚的身影,完全是一道闪电般站在了所有帕克尔族人的面前。

    当场冯颖就长大了嘴巴,怪不得张老爷子会让她在危险的时候联系这个人,原来这个看上去虽然其貌不扬的糟粕年人,竟然是个她想都不敢想象的大高手,果真是人不可貌相,海水不可斗量呢。

    这个突然行动的身影,也把徐云一行人给折服了,因为他们都是高手,所以看得到此人的步伐和速度,可以说他的实力绝对完爆他们在场的所有任何人!就算是徐云,在这个糟粕的年人面前,也绝对是啥都算不上,最多配给人家提鞋而已。

    "嗝……!"糟粕的年人来到众多帕克尔族人的面前,竟然毫无顾忌,一身轻松的打了一个响嗝。

    "呀……呀……"徐云众人只觉得脑袋顶上飞过了一只傻叫的乌鸦,刚才还把这个糟粕的年人想象成了一个超级传奇姓的人物,他现在就用一个响嗝彻底把他们的幻想给撕裂了。那些超级传奇姓的人物,怎么会如此不注意自己的形象呢?

    帕克尔族的族长和族人们终于在惊异回过神儿来,纷纷开始拿起手的武器就要对这糟粕的年人开枪!然而让人更无语的一幕出现了,这群帕克尔族人只看过毒蛇探险队的人开枪,却并没有真的玩过枪。

    昨天缴获武器的时候,徐云怕擦枪走火,就命林歌和伍元冬把所有的枪都锁上了保险,而这些帕克尔族人今天拿出来用,又不会打开保险。只是拿着枪硬扣,却无法真正的射击出子弹。

    一瞬间,整个空间的气氛都如同凝固了般。

    徐云心里竟然莫名其妙泛出一股子哭笑不得的感觉,这也太让人意外了。
网站地图:1 2 3 4 5 6 7 8 9 10 1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