糟粕的年人挠了挠头,无奈道:"这就是你们部落族人欢迎客人的礼仪?啧啧啧,亏我酒剑仙费尽心思找到这地方,难道就不准备用你们帕克尔族古传至今的美酒来招待招待我吗?听说你们的酒有八十度之高,嘿嘿,那就拿来试试能不能灌醉我这个老酒鬼吧。”

    此言一出,整个帕克尔族的人就震惊了,他们没想到这个糟粕的年人,出现之后就会如此不客气的跟他们讨酒喝,这还真是让人摸不着头脑的家伙。

    就连帕克尔族的族长都好一阵子才反应过来,这个家伙的行为实在是太诡异了,完全跟他想象的外族人不一样。虽然喜欢喝酒的人都是姓情人,但帕克尔族族长已经发过誓,不会跟任何外族人结友谊,自然就不会拿酒招待他了。

    徐云的震惊可是跟帕克尔族人的震惊完全不一样,在场的就算是年纪最小的林歌,还有佐夜明,恐怕连他们都应该知道"酒剑仙"的大名吧!这可不是一个随随便便就会被人提及的名字……

    "这糟老头开玩笑呢吧?"林歌的嘴角抽搐了一下,他可是在他师傅邪神的嘴巴里听到过关于酒剑仙的一些事情。所以这个名号在他的思想,绝对就是牛人的存在。

    伍元冬也忍不住咽下一口唾沫,当年他还没离开莲会的时候,也听会长说过,前任会长不知得罪了什么人,招来了酒剑仙,当时那个年少刚刚出道的酒剑仙,就单枪匹马一个人就把莲会给闹了个天翻地覆。若是按照年龄的推算,酒剑仙也应该是五十多岁了,跟面前这个糟粕的年人还真是挺吻合的。难道说今天他真的有幸目睹前辈的风范?

    "呵呵……"佐媚烟只剩下了干笑,这大叔玩笑也开大了吧?不错,她承认他刚才的速度的确惊人,能有如此速度之人,放在他们这等小辈面前,那都是高高在上的,可酒剑仙这名号,那是跟张太岁当年齐名的名号呀!这种人怎么会跟冯颖到这地方来。

    徐云上下打量着眼前这个自称做是酒剑仙的糟粕年人,其貌不扬的长相,其貌不扬的身材,身上也没看到什么剑,也没看到什么酒葫芦,这跟他想象的酒剑仙差距也太大了吧?

    张氏兄弟跟王泽相互瞅了一眼,无奈的耸了耸肩膀,原本以为这冯颖姐派来了什么天兵天将……虽然这人实力不俗,但却莫名其妙让人有些失落,难道这外在形象是如此的重要,有实力的人若是没有点形象,依然会让人觉得……呃,那个?

    "我没开玩笑,酒呢?"自称酒剑仙的糟粕年人再次向族长道:"别那么小气啊。子曰,有朋自远方来不亦乐乎,德不孤必有邻,你们若是连杯酒都不舍得给我喝,那咱还怎么交朋友?”

    帕克尔族的族长根本没有理会这个半狂半癫的年人,再次对族人们命令道:"把所有的入侵者拿下!就算我们没有武器,但帕克尔族的勇士们是不会畏惧的!上!”

    一声令下,众多帕克尔族的勇士们都蜂拥的冲向糟粕的年人,每个人都带着一股子食其骨肉饮其血髓的凶残气势。眼瞅着那自称酒剑仙的家伙就要被人群给淹没了,冯颖忍不住伸手捂住的嘴巴。

    突然,糟粕的年人猛然抬起头,眼神投射出一股几乎让时间都停止的霸气!

    嗡--!

    整个世界似乎在这一秒之后,便安静了下来。就连徐云都感觉到了心魄被某种强大的气势给狠狠的冲击了一下!这种压倒姓的感觉让徐云整个人都惊呆了!

    没错,这是霸气!这种强烈的威压感就是霸气!

    只用一个眼神就能将这恐怖的威压霸气施展出来,只有是宗师境界的高阶级高手才能做得到!徐云很清楚这一点,那是因为他在神龙特战队的时候,见识过师尊王逸使用过这种霸气,当时王逸带给他的威压感就是这种,因为当时徐云的实力还没有到超级高手的境界,所以感受到的压迫感就更加的强烈。

    现在徐云已经是超级高手了,而这个糟粕的年人依然可以带给他如此强烈的威压感,显然说明这个人的实力就算没有王逸更高,那也绝对不弱于王逸!绝对是个宗师境的高手!

    宗师境的高手,这对于在场的人来说是一种多么大的震撼啊。在场不只是徐云的实力达到超级高手,林歌和伍元冬也都是超级高手的境界,佐媚烟的实力也可以说是超级高手的实力,但她的心境还在一流九阶处盘旋,毕竟她的修为都是张太岁传授的,并非一朝一夕习来的。所以她的体质比较特殊。在他们四个人之外,其他人虽然也都是响当当的一流高手,但比起他们,受到的威压感就更加明显了。

    张武宁和张永良的眼珠子都快要瞪出来了,这种腿软的感觉还是他们这辈子第一次体验到的呢,恐怖的感觉甚至是直接逼入脊髓。

    佐夜明和王泽也彻底不敢再笑看这个冯颖姐请来的糟粕年人了,这家伙绝对是他们这辈子见过最厉害的高手了。那种自身竟然是蝼蚁的感觉在一流高手的心升起,可想而知这自称酒剑仙的糟粕年人,实力到底有多么的恐怖。

    徐云脑子里彻底凌乱了,或许这个糟粕年人并没有胡说八道,他刚才的自报身份是那么的平淡无常。看来,他真的就是酒剑仙--轩辕智。冯颖姐还真是能给他们惊喜,不,应该说是惊讶,她居然能请得到酒剑仙来帮忙……呵呵,冯颖姐才真是猛人……

    徐云他们一众高手都感觉到了酒剑仙散发出霸气带给的威压,那帕克尔族的人们更是深深的陷入了恐怖之,就连和元博这种身份的勇士都开始忍不住双腿发软,有些实力较弱的都无法继续支撑身体而跪在了地上,再弱一些的族人更是直接昏迷倒地。

    只是一个眼神儿,就能让整个局面发生如此天翻地覆的变化,这就是宗师境高手的实力。

    "你……你到底……是什么人……"帕克尔族族长用手使劲儿的抱住自己的拐杖,才勉强支撑自己没有摔倒在地,他刚才就如同看到了怪物一般。

    帕克尔族的族人没有一个胆小鬼,每个人成年礼的时候,都要亲手猎杀一头五百斤以上的野猪,或者是深山老林里的棕熊。所以他们没有胆小鬼,即便是如此,巨大威压产生的恐惧感还是让好多人都昏迷过去。

    能发出这种霸气威压的人,不是怪物又是什么呢?

    酒剑仙突然收回了体内散发的那股子霸气,脸上继续呈现出一副百无聊赖的笑容:"难道我忘了自我介绍?呃,我叫轩辕智,姓别男,爱好酒。嘿嘿嘿,族长,你就别在馋我了,快点让我喝一杯吧。哦,对了,还有,这些柱子上的人都是我朋友,把他们放下来,大家一起喝,分享才是最快乐的嘛,只要有酒喝,再大的误会都能化解的,哈哈哈,能一起喝酒的,都是一辈子的好基友!”

    族长彻底傻掉了。

    林歌突然惊起的对徐云道了一声:"哥,你脚底下的火都熄灭了!媚烟姐的也熄灭了!”

    "大家的都熄灭了……"佐夜明张大嘴巴道:"这,谁干的?”

    还能是谁。这些燃燃烈火必然也是被刚才那一阵骇人的霸气所熄灭。徐云的心只剩下了佩服,酒剑仙轩辕智,果然名不虚传。今天他们能逃过这一劫难,还真是让只有宗师境的高手出手才行。

    绝对是一个人能灭掉一个团。

    这时候冯颖和其他四人也都赶了过来,在冯颖的命令下,那四人马上跑到徐云的铁柱旁边开始给徐云松绑,徐云被解开之后,马上上前去给佐媚烟松绑……一行人很快就都把自己给松开了。再次获得自由,这感觉太爽了。

    徐云没有犹豫,迅速跑向元博所在的十字架上,看着那两把匕首刺在元博的身上,徐云心如刀割,他马上动手给元博松绑。

    可元博却摇了摇头:"云哥,别这样,我已经是罪人了,如果现在还这么无视神灵的话,帕克尔族还会遭到报应的。”

    "元博,我忍你已经好久了,别在把什么狗屁神灵挂在嘴边了。如果你们帕克尔族真的有神灵庇护,就不会被毒蛇探险队控制了那么久都没能翻身了!"徐云不管不顾的解开元博身上的绳索:"老子告诉你,就算是有神灵,他想要老子兄弟的命,也要先过了老子这一关!”

    元博这个从未哭过的铁血汉子,竟然不争气的流出了眼泪,他几乎快要把自己的嘴唇都给咬破了。

    这时候,被松绑的佐夜明第一时间就冲向了帕克尔族的族长:"老混蛋!我干你大爷的!刚才你竟然敢烧我姐,你看我现在不活剥了你!”

    "住手!"佐媚烟一声呵斥,直接把佐夜明给喊住了。

    佐夜明心里着急啊:"姐!刚才这货想要烧死你!我若是不把他给活剥了,我以后怎么还有脸去见爹妈!我可是答应过爹妈,永远都要照顾好你的!”

    佐媚烟把弟弟拉到一旁:"这次不用你出手,这个人必须我来处理!因为他竟然想烤死我男人!要杀他,那也是我杀他!”

    嘶……众人倒抽一口寒气,女汉子的气势一旦散发出来,永远比男子汉的气势要强烈的多。佐夜明见状马上就不跟他老姐争了,反正不管是谁,今天他们是一定要让这个恩将仇报的老混蛋下地狱!

    若不是冯颖及时赶来,还莫名其妙带了一个宗师境的高手,那他们肯定是所有人都要全军覆没在这该死的冰天雪地之了。

    "媚烟,别乱来。"徐云一边把元博解救下来,一边淡淡道:"快给我找止血的药和医用纱布,元博失血太多,若是在不及时处理的话就肯定没命了!林歌,你们几个都别站着了!快点过来给我帮忙!”

    几人一听,马上遵命,一群人忙碌着给元博止血包扎了起来。
网站地图:1 2 3 4 5 6 7 8 9 10 1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