轩辕智咧嘴笑着,心道,好一个有情有义的小子,在脱险的第一个瞬间,想到的不是报仇,也不是报恩,而是救他兄弟的命,还是一个差点害死了他的兄弟的命。这年头,这么有情有义的年轻人真的是打着灯笼也难找咯。

    哈哈哈,想不到他拜把子的大哥竟然能收这么一个稀罕的小子当干儿子,真是把他这当八弟的羡慕死咯。轩辕智越想越是觉得羡慕,忍不住摇了摇头,感慨这世界不公平啊,怎么就没让自己得到这么一个好小子呢?

    "轩辕叔,真不好意思。"冯颖解释道:"他们几个都不懂事儿,你可千万别见怪……等回去我一定好好的教育他们……那个,您先……您先……"这里连个座位都没有,冯颖都不知道该如何是好了呢。这些家伙也真是的,还不抓紧时间过来对救命恩人抒发一下感激。

    轩辕智咧嘴大笑,大大咧咧的摆摆手:"别那么拘束,我只要有酒喝就好,哈哈,你以为我来这里只是为了帮你救这几个小子?我是来讨酒喝,顺便把你跟我说的事儿办了而已。再说,这也不是你求的,是我那命短的大哥求我的,哈哈哈,他能留给你我的联系办法,我已经很欣慰了。当年我们兄弟八个闹翻,关系都很微妙了……他能记得我,是看得起我。”

    徐云虽然一直在给元博包扎,但是耳朵却把轩辕智的话都听在了耳。眼看着把元博的伤口也包扎好了,他便大步走到轩辕智的面前,深深举了一个躬。

    "酒剑仙前辈有恩与徐云,徐云无以为报!"徐云道:"曰后前辈有任何事情吩咐,不管徐云做得到还是做不到,徐云都会全力而为!今天的事情若不是前辈,我们或许已经命丧黄泉,请前辈接受徐云一拜。”

    说话间,徐云就要跪拜感谢。轩辕智伸手一把将徐云拦下:"我说,臭小子,你是想让我嫉妒死我老哥吧。他能有你这么一个有情有义的干儿子,我已经很嫉妒了,现在你又这么会说话,哎呦……怎么当年没给我做干儿子呀。”

    "前辈……"徐云开口。

    "别,别在前辈前辈的了。"轩辕智打断了徐云的话:"你就叫我叔,我告诉你,我跟你干爹那可是八拜之交,过命的交情。他最大,我最小,他是你干爹,嘿嘿,我就是你叔叔。”

    没想到轩辕智的姓格如此活泼,徐云也只能笑着叫了一声:"轩辕叔。”

    "哈哈哈哈!好,好小子!"轩辕智拍了拍徐云的肩膀,嘿嘿笑了笑,继续道:"那个……他们的酒都在哪呢,我都问了族长好几次,他都没让人去取,我是真等不及了。”

    "我去给轩辕叔拿酒!"徐云说做就做,转身就去找酒,毕竟是酒剑仙救了他们的命,想喝酒了,他若是连个酒都拿不来,岂不是太不够意思了。

    林歌和伍元冬等人都惊讶的不得了,徐云这交际能力可真不赖,一分钟的功夫就跟这酒剑仙打的火热了,他们还真不行,多少都有些畏首畏脚的。毕竟酒剑仙是宗师境的高手呀。

    林歌还好一些,毕竟他师傅邪神也是宗师境的高手,而其他人甚至都是第一次见宗师境的高手,说不紧张,那绝对是假的。

    "轩辕叔,我是徐云的女朋友,我是不是也应该这么叫你?"佐媚烟款款走来,特别淑女,一点都没有女汉子的气质了。

    轩辕智哇了一声:"好漂亮的姑娘,哈哈哈,徐云那小子太有福气了!”

    "媚烟,你别捣乱了。"冯颖马上上前瞪了一眼,然后对轩辕智解释道:"轩辕叔,她喊你叔叔一点都不过,她叫佐媚烟,那个是她的弟弟佐夜明,是张太岁收下的弟子。”

    轩辕智的表情严肃了一些,很认真的看着两人点了点头:"嗯,嗯,略有耳闻……坏了,我现在是越来越嫉妒我老哥了,老天爷也太不公平了吧?徒弟也同样是儿女,虽然他一辈子未娶,却是'儿女双全',而且还是郎才女貌,哎呦呦,嫉妒死了。”

    徐云找来了帕克尔族的老酒,双手送到轩辕智的面前:"轩辕叔,这酒度数可大的很,呵呵。”

    "我就喜欢这一口!"轩辕智也不含糊,接过来就咕咚咕咚灌下几口,最后又打了一个酒气冲天的饱嗝,然后拍拍胸口窝,舒舒服服的道了一声:"爽,爽翻了……”

    元博坚持站起来,对徐云和众人道:"我知道族长犯下的错很大,我们帕克尔族的族人犯下的错误也很大……云哥,但我还是希望你能原谅他们,他们真的不是有意的,他们真的是怕了,我求求你们,原谅他们。”

    "元博,你现在说这些就没意思了。"佐媚烟道:"你知道你族长刚才要做什么吗,他要烧烤了我们直接吃了我们!这也太过分了吧。”

    冯颖起了一身的鸡皮疙瘩,对佐媚烟道:"我都说了这是食人族,你还说没事儿……呼,幸亏我马上联系了轩辕叔,若不然我还真再也看不到你们了呢。吓死了,这也太惊险了……”

    众人的想法似乎都跟佐媚烟一样,毕竟是元博的族长和族人们恩将仇报在前,他们帮了他们,还差点被他们给杀掉,这怎么都有些说不过去。如果没个说法,恐怕是谁都无法服众呢。

    但众人最终还是把决定权交给了徐云,毕竟徐云是这次事情的组织者,他是元博外族唯一的兄弟。这件事情之后,他全心全意,换来的却是差点死掉,显然是一个特别不愉快的经历。

    这时候,元博和族长都在徐云和众人的面前。族长已经放弃了,他在等待徐云宣判他的死刑,他懊悔,早知如此就不应该当初。族长倒也不是怕自己的死亡,而是不希望全部族人都跟着自己一起陪葬。那样,帕克尔族就真的灭族了。

    "我知道,你们现在肯定很想杀了我。"族长淡淡开口道:"我也知道,我现在提任何的要求,你们都会感觉特别的讨厌,也不想答应我。但我还是要说……看在你们是元博兄弟的面子上,给元博和我的族人们一条生路。我只希望帕克尔族能够存在……这样,我死了也能有脸去面对祖先。”

    不等徐云他们做出答案,族长就把脖子上的一串项链拿下来,亲手给元博戴上:"从今天开始,元博,你就是帕克尔族的新族长!”

    但凡是还有意识的帕克尔族人,都很隆重的对元博做出了参拜,虽然他们知道,他们很有可能面临着死亡和灭族,但他们还是按照帕克尔族的礼仪,给了元博最尊敬的参拜。

    元博也不知道如何是好,他不知道自己做这个还有什么意义,因为他没有信心徐云会答应族长的请求。

    "哼,当时你要炮烙我们的时候,我们求你的事情,你可一件也没答应。"王泽冷冷道,说真的,他们心里真咽不下这口气。

    张氏兄弟也跟王泽一样的意见:"老子后背的皮都差点被烤熟了,现在你们求饶就求饶?忘了我们云哥说的话了吗,只要你敢烧我们,我们就让你们灭族!”

    "你们几个都闭嘴。"徐云淡淡道。

    几人马上闭口不言。

    元博苦笑了一声,现在他成了族长,他看着徐云,缓缓开口:"云哥,现在我不是作为兄弟来请求你。我以帕克尔族族长的身份请求你,原谅我的族人犯下的错误,一切错误都是我带来的,我愿意代替我的族人们承受一切!”

    说完,元博就重重的跪在了徐云的面前:"云哥,现在我是你的拜把子好兄弟元博,这次的事情我真的很感激你,如果没有你,我元博一辈子都会活在自责之!谢谢你帮我赎了心所有的罪恶!”

    "起来。"徐云道:"一个族长,说跪就跪,真不像话。你承受什么?我说过要对你的种族做什么吗?有病吧你,跟我你还客套,快点起来。”

    元博愣了,老族长也愣住了,徐云身后的人也愣住了,整个帕克尔族的人都愣住了。徐云刚才的话是什么意思?原谅他们了吗?老族长的脸上,瞬间老泪纵横,他万万没有想到,徐云竟然会以德报怨,他做了如此伤害他们的事情,他竟然还能这么淡淡一笑,化干戈为玉锦。

    老族长在元博的身后,也跟着跪在了徐云的面前,他愧对自己的恩人!所有帕克尔族的族人也都明白发生了什么事情,全部都跟着元博和老族长跪了下来,所有人都用自己最纯真的感激之情来感激徐云的大度。

    轩辕智心忍不住拍手叫好,这小子能有如此的肚量,未来必成大器!这气度可是他们八个老家伙都没有的。人才啊,人才啊!

    别说是帕克尔族的人,就连佐媚烟他们几个人都被徐云的这气势给震惊了,没想到,用原谅来惩罚犯错者,甚至比真正的惩罚,更能让他们的内心明白自己到底是犯下了多么大的过错。

    徐云当时说要灭了帕克尔一族,完全是气话,因为当时佐媚烟身下的火也已经燃烧起来,所以他才会丧失理智。而现在大家一切都平安了,他也就没有什么愤怒的了。他理解帕克尔族族长的担忧,因为如果是他,面对自己非常想要守护的东西,也会做出同样不经过大脑的事情。

    更何况现在元博已经是帕克尔族的族长,他又怎么可能把自己兄弟的种族给灭掉呢?

    元博对徐云只剩下了感激,大恩不言谢,他知道一声谢谢完全不能表达他自己对徐云的感激之情:"云哥,今天往后,只要你一句话,我元博做牛做马也绝对给你把事儿办了!从今天开始,你就是我们帕克尔族的神灵!”

    "徐云!徐云!徐云!"整个帕克尔族的天空,传来了响亮的呼唤。

    而他们似乎都忘记了,毒蛇探险队的人带来的物资,还有能把声音穿过千里之外的窃听装置呢。徐云这个名字,也直接传到了那跨国公司老总的办公室之。

    【ps:老婆26曰凌晨1点入院,随时准备生宝宝了,最近时间小仙可能都不在家,更新已经设定,每曰老时间,希望诸位理解,有事儿可以留言~】
网站地图:1 2 3 4 5 6 7 8 9 10 1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