徐云的气度令人折服,他原谅帕克尔族人对他所做的一切,不仅收服了所有帕克尔族人的心,也让林歌和伍元冬他们几个人对他更加佩服。佐媚烟则是满脸都洋溢着得意的神情,就好像再说,看到没有,这就是他男人的肚量!

    "将军额上可跑马,宰相肚里能撑船。"轩辕智淡淡笑了笑:"以前有个老前辈把这句话送给了我,但我这人好吃懒做,最终没能参透其最深的奥义,今天我算是知道了,这话送给我不合适呀,我就转送与你了。哈哈哈,小子,你千万别怪我这当叔叔的拿不出什么高端大气上档次的礼物呀。”

    不愧是酒剑仙,徐云能看得透,这个外表看似行为不拘小节,给人邋遢懒惰又好酒的糟粕年人,其实那心犹如明镜,什么东西都看的清楚着呢。或许他现在的状态,就是他对生活的一种态度,一种理解。并非他真的就是一个好吃懒做的糟粕半大老头。

    如果他轩辕智想要,会有大把的老板将大把大把的钱送到他面前,并且每年都好酒好肉的供奉着,甚至什么都不需要他去做,只用他这名号,就能震撼多少对手。可他却依然选择云游四方,地为床,天为被。或者只有这种生活,才能让他真正的体验到自己的生存。每个人都有每个人对世界的看法,轩辕智既然被人称之为酒剑仙,就是说明他不仅酒量好,剑法出神入化,个人的生活更是犹如散仙一般自由自在,无拘无束。

    "轩辕叔叔……"佐媚烟忍不住好奇心问到:"你既然被人称为酒剑仙,那你的剑呢?云青宝剑削铁如泥,你就让我们见识见识呗?”

    "我倒是也想拿出来显摆显摆。"轩辕智呵呵干笑两声:"可惜我这酒剑仙已经没有剑了,啧啧啧,丫头,你应该早点提醒我,我以后干脆就叫酒仙得了,连剑都丢了,还有什么颜面说自己是酒剑仙呢,哈哈哈……罢了罢了,不提也罢。”

    酒剑仙会把手惊世宝剑云青剑给丢了?这说出来谁相信啊,佐媚烟又不是幼儿园上班的小朋友,当然不会那么好骗了:"哎哟,轩辕叔叔,你也太小气了吧,人家就是说看看,又没说让你当作是见面礼送给人家。你竟然连看都不舍得让人看一眼。”

    徐云拉了佐媚烟一下:"云青剑可是绝世珍宝,也是轩辕叔最重要的东西,岂能是你随便想看就能看的。你就别再给轩辕叔添乱了。”

    这话一说,其他众人也跟佐媚烟一样,心很是失落,毕竟那可是云青剑,谁若是说不想见识见识,那绝对是装淡定。徐云又何尝不是呢,他也想拿着云青剑来一张自拍照呢。但这前提是不能强人所难。

    轩辕智无奈的摇了摇头:"丫头,真不是轩辕叔叔小气,我那剑是真被人给抢了。无奈咱这本事不及他人,也只能眼睁睁看着我那'宝贝儿子'被夺走……我比你们还想再见我那云青一眼呢,呵呵呵,世事无常啊。”

    云青剑被人抢走了?!酒剑仙眼视为宝贝儿子的绝世武器,竟然会被人抢走?

    这消息简直就是一条超级重磅的炸弹啊,徐云现在是真不敢相信,如果云青剑是他的,他肯定是拼了姓命也要守护住的东西,那么这云青剑对于它自己的主人来说,那肯定就是半条命。

    "轩辕叔,怎么可能……"徐云瞪大眼睛道:"什么人能有这么大的本事,在你手里把云青剑偷走?”

    "小子,既然你这么问,那我也就再送你一句话,哈哈哈,当然,这些话你肯定早就听过。但今天我告诉你,保证你对这话的参透不一样。"轩辕智笑了笑,一扫自己心头那丢失宝贝的阴霾:"山外有山,天外有天,人外有人。这个世界上,强更有强手,永远不要因为自己取得了一点点的成就就自以为是,哈哈哈,我看得出来,你的实力已经达到了超级高手的境界,明确的说,甚至已经突破了、四个阶级。”

    徐云没有否认,因为在一个宗师境高手的面前,他是什么都隐藏不住的。

    轩辕智继续道:"如果你以为你是超级高手了,而且实力也算是在超级高手不错的了,而且这世界又有多少多少人一辈子都不可能突破这个境界,那么你就麻烦了。千万不要小看了这个世界。很多一流高手在地下世界鸣声响彻四面八方,令人耳熟能详。但你什么时候听说过地玄境高手,甚至是天玄境高手的动静了?难道说没有他们的动静,就说明他们不存在?哈哈哈哈……”

    听君一席话,胜读十年书。

    这么多年以来,在场的人,包括徐云在内,都觉得超级高手就已经是很难得了,宗师境的高手那绝对是凤毛麟角。可听完轩辕智的一番话,他们才开始意识到自己的渺小。原来他们真的不算什么,这个世界那么大,又怎么可能会没有地玄境或者是天玄境的高手呢?

    徐云无奈摇头,感慨自己竟然当了这么多年的井底之蛙,真是可笑至极。

    "小子,你的路还很长。"轩辕智淡淡道:"听叔一句话,千万不要小看了你身边的任何人。小隐于山林,大隐于朝市。当你真正跨入这个世界之后,才会发现你之前看到的东西是那么的短浅。呵呵呵,这么说,或许很多人都以为你干爹是宗师境的高手……呵呵,其实不然。”

    所有人的耳朵都支了起来,难道是要爆重磅新闻了?

    "至少我可以肯定,想要传送功力于某人的话,宗师境者是做不到的。不要被他所谓的他的武学特殊,可以传承而蒙蔽。"轩辕智说完,看了一眼佐媚烟:"若非他已到了地玄境的境界,他是不可能把一身武学传承给你,你也不可能直接通过传承而成为超级高手……”

    "轩辕叔,难到你也被假象骗了。"徐云道。

    轩辕智一怔,这才惊讶的看向佐媚烟:"你的修为给我的第一直觉就是超级高手的心境,可为什么你最关键的一点一直都没有突破呢?”

    佐媚烟摇了摇头:"我也不知道,但这似乎是一个无法突破的瓶颈,我试图用过很多种办法,心境始终无法突破那个零界点。虽然我能感觉到自己的实力早已超过一流九阶的那个阶层,可心境却迟迟无法突破。”

    "如果心境无法突破,那你将永远无法达到真正超级高手的境界。"轩辕智道:"或者很多其他的事情我可以帮你,但这件事情我真的无法帮你。丫头,这就需要你自己潜心研究突破了。给你一句忠告,在你的心境还未突破之前,千万不要再继续加练修为。因为那样是你的心境所不能承受的。你的一身修为都是通过传承所得,所以进展会比旁人迅速很多。不要担心你未来的实力修为跟不上,先担心一下你的心境修为吧。”

    佐媚烟认真的点了点头,她相信轩辕智是不会胡说八道的。

    "呼,这里的美酒我也品尝了,该做的事情也顺道做了。"轩辕智淡淡道:"我就不打扰你们年轻人了,冯颖丫头,你来一下,临走之前,我有话想跟你说。”

    冯颖马上走到轩辕智身边,轩辕智附耳对她说了几句话,在冯颖还没来得及反应的时候,他便人影一闪消逝在了众人的视线之,徐云的目光跟的很紧,也只能看到轩辕智的残影消失在那白茫茫的冰天雪地之,这速度太可怕了。

    毕竟酒剑仙当年就是以速度成名,他虽然叫剑仙,轻功却比他的剑法厉害多了。

    "冯颖姐,轩辕叔跟你说了什么?"佐媚烟忍不住好奇心,急忙上前道。

    冯颖无奈的摇了摇头,耸着肩膀对她道:"轩辕叔说了,时机未到所以不能说,等时机到了,我自然会告诉你。”

    "什么时机?"佐媚烟一脸诧异:"冯颖姐,你说什么呢,我怎么都听不懂啊。什么时机到不到?”

    "我也不知道。"冯颖依然一副无奈的表情:"因为我也没有听懂,但轩辕叔说了,如果时机到了,我自然就会明白,到时候才能讲明白。”

    "天呐。"佐媚烟拍了拍自己的额头:"你们都是一群老神仙。”

    徐云却对轩辕智的评价很高:"轩辕叔绝对不是普通人,如果拿他跟张老爷子相比较,我甚至觉得太岁在他这个岁数的时候,觉悟都没有他这么高。如果人人都有酒剑仙的这种思想,这个世界将会没有什么纷争和勾心斗角了。”

    伍元冬淡淡道:"我真的难以相信,这个人就是当年差点以一己之力灭了整个莲会的酒剑仙。他完全没有会长和老会长他们说的那么凶神恶煞,看来传说永远都是以讹传讹。”

    "那到不一定。"徐云道:"有些人的转变,或许就是在一瞬间。以前的酒剑仙说不定真的是个凶神恶煞,突然之间却转变成了老顽童。”

    "他是老顽童也好,凶神恶煞也罢了。我只想知道,谁那么有本事,能在这老顽童一般的凶神恶煞手里将云青剑给抢走。"林歌倒抽一口凉气,摇了摇头:"这世界也太可怕了,连酒剑仙这种宗师境高手都有马失前蹄的时候,我们岂不是天天都生活在危险之。”

    佐媚烟拍了拍林歌的肩膀:"难道你还以为你生活在食物链的顶端不成?没关系的,林弟弟,你若是害怕了,回头跟姐姐混,姐姐给你介绍个漂亮的女朋友,早点脱离地下世界,那就安全了。”

    "姐,你也太偏心了吧,我可是你亲弟弟,你什么时候给我找个漂亮女朋友?"佐夜明狠狠的翻了个白眼。
网站地图:1 2 3 4 5 6 7 8 9 10 1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