徐云被冯颖搞的一头雾水:"冯颖姐,你想说什么就直说吧。我说是关于佐媚烟也只不过是瞎猜的,只是觉得轩辕叔能看出佐媚烟的心境于实力不符合,或许是能知道一些原因或者解决的办法。但现在想想,如果他真的知道原因或者解决的办法,完全可以直接告诉佐媚烟啊……”

    "就是因为他知道原因和解决的办法才无法启齿,便把这个尴尬的话题丢给了我。"冯颖无奈的摇摇头,这让她怎么开口啊!虽然她已经是十岁的女人,可是这么多年来,她一直为了天娱尽心尽力,根本没有考虑过个人感情上的问题。而且跟在张太岁和佐媚烟的身边久了,冯颖身上那种被熏陶出来的强大气场也不是任凭什么男人都能征服的,所以说,虽然她是熟女的年龄,但对于一些男女之间的事情还是生涩的。

    而刚才轩辕智离开之间告诉她的那番话,正是这些男女之间的事情,所以才会让她一时之间尴尬的不知如何开口是好。但这件事情又关乎到佐媚烟,让她思前想后衡量之后,还是决定把这件事情告诉佐媚烟。

    只是在佐媚烟的面前,她几次试图开口都无法启齿,最终她只能把目标转移到徐云的身上,反正这件事情也恐怕只有徐云能做的了,倒不如直接跟徐云摊牌。反正就算她跟佐媚烟说了,佐媚烟也会让她帮她去找徐云,最终来说,这个男人才是真正的目标。

    徐云越听越是一头雾水,怎么还成了难以启齿的尴尬话题?就是因为这样,轩辕智才没有当众说出来,而是避讳的转达给了他眼认为最成熟的冯颖。却不料冯颖在某种程度上还可以称之为是女孩呢。

    "到底是怎么个情况?"徐云再次试问道:"冯颖姐,如果你真那么不好开口,那你就写短信发给我。这样会不会好一些?”

    "对呀!我怎么就没想到呢!"冯颖恍然大悟,对于徐云的提议,她相当认可,马上掏出手机开始编写短信,徐云无奈的摇摇头,坐在一旁安静等待。冯颖发短信也是有些不知如何表述,好几次打出的字都被她啪啪啪又删掉了。

    如此反复了六,次之后,徐云是等不下去了,趁着冯颖打出来的字还没删掉,便一把将冯颖手的手机夺了过来。冯颖开始还想抢回,但后来想想,还是干脆作罢,反正早说晚说都是说,不论如何说,最终的事实也就只有这一个。

    徐云夺过手机之后,还真是被这手机上的字给惊呆了……

    许久之后,徐云才缓缓抬起头来:"冯颖姐……你没跟我开玩笑吧?还是说轩辕叔开玩笑呢……怎么会是这样,这也太荒谬,太不科学了吧?佐媚烟的心境能否突破跟这个事怎么可能会有关系?我的天……我怀疑轩辕叔这是故意整人吧?”

    "如果说轩辕叔要故意整人,那干嘛要跟我说?"冯颖反问道:"这可跟我没关系啊,第一,需要的对象不是我,第二,我也不是男人。不论是被助者,还是帮助者,都跟我没任何关系,他为什么要跟我说……不就是觉得我年龄比你们大吗。我不管,反正该告诉你的我都告诉你了,你也都知道了,信不信由你,媚烟这事儿我是帮不上,事情我转达了,你自己想办法吧。”

    徐云脸上充满尴尬的笑容:"姐,你可真是我亲姐,这么棘手的事情你说扔给我就扔给我了?那我怎么跟她开口啊。”

    "你还用开口吗?"冯颖无奈的摇摇头:"我说你这傻孩子怎么就不开窍呢,如果这件事情你去做,可以根本不去跟她说,顺其自然的就把这事儿给解决了。如果你先跟她说,然后再解决,反而倒是尴尬了。再说了,媚烟又不是讨厌你,这事情别人做或许难于上青天,但你徐云做的话,却就是顺风顺水的小事儿了。”

    "不管谁做,这也不是小事儿啊。"徐云脑袋都大了,这叫什么事儿啊。

    冯颖耸了耸肩膀:"你是唯一的解决途径,如果连你都搞不定的话,那我也就真没办法了。我相信你。”

    "你还不如不相信我呢。"徐云苦笑着摇了摇头:"让我考虑考虑吧,这事情也太突然了一点。”

    "这还有什么好考虑的,要不然我帮你们制造点气氛,让你们在不知不觉就……"冯颖试探姓道:"我能帮你的可就只有这么多了。徐云,你若是连这点事儿都做不到,姐姐可真就有些怀疑了。”

    徐云一愣:"怀疑什么?”

    "怀疑你是不是男人。"冯颖认真的摸着下巴:"若不然就是你有什么男人难以启齿的那方面的病状,若不然的话,你怎么会面对处理佐媚烟的这件事情这么犹豫呢?弟弟,你该不会是有那个病吧?”

    徐云眼神充满了疑惑:"冯颖姐,你想说什么?”

    冯颖深呼一口气,鼓足了勇气道:"难道你有阳……”

    "打住!"徐云当场起身就打断了冯颖的话,没让那最后一个字说出来:"那绝对一百个没有,一万个没有!冯颖姐,你想多了,我只是不知道如何在这件事情上面对佐媚烟,绝对没有你想的那种病状,我健壮着呢,而且那个一点都没问题。”

    冯颖摊手道:"这只是你说而已,再说,你又没真的跟媚烟试过,你怎么知道你就没有呢……"说着,冯颖恍然大悟:"哦!难道说,你小子已经早就不是童男身了?”

    "我算服了你了,冯颖姐,这事儿我会想办法的,一定会想办法。"徐云道:"时间不早了,我就不打扰你休息了。回聊。”

    "你可千万不要把这事儿不当作一回事儿。"冯颖最口告诫道:"轩辕叔肯定不会乱开这种玩笑,你若不希望媚烟以后出事儿,那就抓紧时间想办法。”

    徐云点点头,然后起身关门离开。

    走出冯颖的房门,徐云站在酒店的走廊上愣了好一阵子,才缓缓的走到佐媚烟房间的门口。他脑子里全都是那手机上的字,没想到佐媚烟心境无法突破,竟然是因为她为情所困。因为情爱的困扰,导致佐媚烟心境上得到的修为传承原本就有缺口,而这个缺口必须让一个男人来填补,如果没有男人来填补的话,她的心境将会永远无法突破这个瓶颈,但她心境之外的实力却依然可以随着时间而进步,这样的话,当她的外在实力与心境的差异过大的时候,人就会有一定的危险。所以,她需要一个他爱的男人,让她变成真正的女人,才可顺利完成心境的传承,度过危险。

    最后一句话是,解铃还须系铃人,那个男人,只有佐媚烟知道是谁。

    这都是徐云在冯颖的手机上看到的,徐云相信冯颖是不可能编造出这些话的,她根本不可能知道外力修为和心境修为这些东西是有区别的,因为这个区别只有到了一流九阶以上的高手才能感受得到。

    这是轩辕智所说的绝对没有错……可有些东西徐云是真搞不明白,为什么轩辕智能肯定佐媚烟心境的不足是因为男人,为什么她需要一个男人来填补之后就可以平安无事了?这看起来多少都有些天方夜谭。

    如果对方不是轩辕智,徐云肯定俩字当面就送过去:扯淡!

    可一个宗师境的高手是不会开这种无聊玩笑的,若是说轩辕智想要撮合他俩,那也不对,若是那样,轩辕智干脆可以直接跟他说。但他没有这么做,或许就是担心徐云并非他指的那个"系铃人"。而冯颖跟佐媚烟一起那么多年,显然一定会非常清楚佐媚烟的任何生活,她必然会知道那个"系铃人"是谁,所以轩辕智才选择将这事情告诉冯颖一个人。

    冯颖当然清楚这"系铃人"就是徐云了。

    只是这个"系铃人"自己到现在还有些发懵,不知道如何面对这突然的情况。这事儿棘手呀,徐云深呼一口气,又不能跟佐媚烟摊牌,又不敢不相信,又无法去相信……折磨死人就算了!

    就在这时候,佐媚烟突然一把打开房门,看到是徐云,脸上的紧张之色也就消逝了:"我说我怎么总觉得门口有人呢,怎么是你,冯颖姐跟你说完话了?来来,进来跟我说说。”

    说着,佐媚烟就把徐云一把给拽进房间:"我先声明,我可不是八卦,我就是有些好奇和担心冯颖姐而已。她是不是跟你说过……轩辕叔跟她说的事情了?”

    我擦,这妞儿还真是会蒙会猜,竟然一下子就猜到了。

    "不是。"徐云否认的非常自然:"她就是教育了我一下,让我以后少带你去做这么危险的事情,如果说我们两个都出了事儿,她就对不起张太岁咯。其他到没说什么了。”

    佐媚烟愣了一下:"真的没说什么?”

    "没有呀。"徐云强装镇定道:"还能说什么,无非就是这些反反复复。”

    "忽悠,继续忽悠。"佐媚烟道:"徐云,你不会真以为我相信你说的话吧?哼,如果冯颖姐要教育的话,那肯定是把我也喊上,不可能把我给推开,毕竟现在只有我们自己人,不是在公司,她不需要给我留所谓的总裁面子。这祸我们俩人都有份,为什么只教育你?”

    徐云还真被问的愣住了:"因为……因为这个,我是主谋,你只是没有办法而已,是我拖你下水的。”

    "你到底跟不跟我说实话?"佐媚烟严肃道:"你若是不说,那我就直接去问冯颖姐,看看你们到底有什么瞒着我的。"
网站地图:1 2 3 4 5 6 7 8 9 10 1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