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去吧,如果冯颖姐会告诉你,那就不用这么避讳着你了,你若能问出来,到免得我现在不知所措了。"徐云叹口气,走到佐媚烟的床边坐了下来,毫不客气的往后一躺,深深的伸了个懒腰,放松的呼了一声:"舒服……”

    佐媚烟知道,既然徐云这么说,那就根本不怕她去找冯颖问,冯颖的嘴巴有多紧,她可是比谁都清楚,这也就是为什么所有天娱的商业机密都可以由她掌控的原因,她若是不准备说的事情,就算是满清酷刑放在她面前,她都不会动摇,这一点佐媚烟太了解了。

    把房间门都打开了的佐媚烟不得不放弃再去找冯颖一问究竟的念头,话都这么清楚了,她也明白自己去也是白跑。

    既然冯颖那边可以彻底没有了问出蛛丝马迹的希望,佐媚烟的好奇心又越来越控制不住,她也只能把目标指向徐云,见徐云躺在床上伸懒腰,佐媚烟毫不客气的往徐云身上就骑跨了上去!

    徐云根本没反应过来,当他想要招架的时候,已经为时已晚,佐媚烟直接将他死死的压在身下,双手扣住他的手腕,整个人骑在他的腰腹处,得意洋洋道:"好啊,你不说的话那就试试。我再问你一遍,你到底说还是不说?”

    "我不说你又能怎么样。"徐云哪是会怕一个女人威胁的,反正又不会被强迫的叉叉圈圈了。

    "那好,那我就一件一件脱光你的衣服,把你丢到走廊上去。"佐媚烟哼了一声,那股子不服输的劲头儿也涌上来了,干脆利索的就对徐云开始下手,先是一把扯开徐云领口的扣子,然后就要给徐云往下扒衣服。

    这架势也忒猛了一点,徐云没想到她竟然玩儿真的,一时半会还真有些招架不住,无奈自己已经被佐媚烟压在身下,双手乱抓又只会碰到不该碰的地方,一时半会还真落入了下风。

    很快,佐媚烟已经拔得头筹,干净利索直接拿下一城,把徐云的上衣彻底给脱了下来。这时候佐媚烟依然没有收手的准备,竟然把目标锁定到了徐云的腰带上。

    徐云一看这下若是再不反抗,那岂不是贞洁不保,这点小事儿上若是输给一个女人那就太丢人了也。就在佐媚烟得意洋洋准备再下一城的时候,徐云见机一个翻身就把佐媚烟给反压至了身下。

    他上身赤着膀臂,哼哼笑了一声:"跟我斗,你还太嫩了点吧,要么现在求饶认输,要么我就以牙还牙,以眼还眼,你脱我一件,我就脱你一件,试试谁这么出去到走廊上更招眼儿。”

    "你敢!"佐媚烟才不可能认输求饶:"现在才刚刚开始而已,你别因为取得了一点小成就便得意洋洋了!哼,你动我一下试试,男女授受不亲呢,你这点事儿都不明白吗?”

    徐云才懒得跟她掰扯:"男女授受不亲?那先授受亲的人也是你,我只不过是还击!"说着徐云开始动手给佐媚烟的衣服解扣子,说白了他就是吓唬吓唬她而已。

    女孩毕竟是女孩,见到徐云真动手,那当然是忍不住大呼大叫的挣扎起来,这可不是**,而是在较量,佐媚烟当然不会那么轻易就被徐云得手,若是**的话,说不定她也就半推半就的从了。

    这动静搞的有点大,至少隔壁的众人都听到了声音,佐夜明和林歌是第一个走出房间的,两人再搞不清楚的情况下走到了佐媚烟的房间门口。因为佐媚烟刚才开门想去找冯颖的时候忘记了关门,所以才导致房内的声音全部穿透出来。

    屋内床上的两人根本没有意识到忘记关门的事情,正在床上相互争上游呢,佐夜明和林歌看到这一幕之后,赶紧就捂住眼睛闪到一旁。这时候伍元冬和王泽他们等人也都出来了,两人急忙拦住好奇的众人。

    "哎哟我去,没想到你姐这么主动,都把云哥给脱光了。"林歌呼的叹了一口气,添油加醋道。

    佐夜明耸了耸肩膀,睁大眼睛:"虽然我姐对我这准姐夫是挺主动的,但也不至于这么倒贴吧?也说不定是我这准姐夫实在把持不住了,毕竟是男人,还刚刚经历了生离死别,两个人发生点什么事情,应该算是你情我愿吧?”

    王泽听两人这意思,当时下巴都惊掉在地上了:"不是吧?!你们是说,云哥和佐总两人在……那个?”

    "等等等……不可能啊,如果是要那个……肯定是要关上门吧?"伍元冬也大吃一惊,这不科学。

    张武宁摸了摸下巴道:"说不定佐总要的就是这种刺激吧?嘶……现在的社会已经如此开放了?看来我现在的思想的确是太保守了,我还以为这男女之事都必须要在一个更半夜伸手不见五指的情况下才能搞,原来现在都流行开放式的了。”

    "云哥真够男人的,我怀疑他是进门的时候迫不及待,所以忘了关门。"张永良在一旁猜测道。

    几个人正在纷纷瞎琢磨,冯颖也听到声音跑了出来,看到众人都守在两人房门口,惊讶道:"你们都在这里干什么呢?他俩怎么了?发生了什么?”

    "冯颖姐,我姐跟我姐夫俩人搞上了……竟然忘记了关门。"佐夜明吐了吐舌头:"我这做弟弟,又做小舅子的也不好意思提醒呀,要不然你给说一声?”

    什么?冯颖真是差点就昏过去,虽然她把轩辕智说的那些话都转达给徐云了,那也不至于这么着急吧?徐云你个臭小子原来刚才就是装的,刚出来就迫不及待了,那起码也把门给关上吧,这可是关乎到社会风气的问题。

    房内佐媚烟终于挣扎的在徐云身下起来,为了躲避徐云压倒姓的攻势,她只能衣衫不整的暂时逃出房间,一边逃还一边放狠话:"徐云,你给我等着,你试试我能不能把你给脱光……”

    话音落下,佐媚烟也跑出了房间,看到这一走廊的人,当场就僵住了。

    徐云才不客气,穿上拖鞋,赤着膀子就走出来:"那就试试谁先把谁给脱……”

    一个光字还没说出口,徐云就彻底石化了,我擦!怎么所有人都在呢?难道说他和佐媚烟刚才打闹开玩笑的事情都被他们给听到了?这下误会可就真大了!根本连解释都没的解释了呀。

    林歌看到徐云光着膀子走出来,腰带还开了一半,忍不住竖了一下大拇指,然后就转头准备离开。佐夜明也对他俩人露出一个惊讶的目光,又无奈的摇摇头,然后跟林歌一起准备闪人。

    伍元冬他们几个人见状也挺尴尬的,纷纷装作没事儿人似的,王泽还转移话题道:"云哥,我们准备去看看酒店有什么夜宵……有点饿了,你要不要吃什么?给你稍点回来?”

    "是啊是啊,云哥,晚上运动量太大的话是需要补充一下体力的。"张永良这叫哪壶不开提哪壶。

    佐媚烟想死的心都有了,她无语的拍了拍脑门儿,对徐云道:"你快点跟他们解释解释吧,告诉他们我们两人现在可不是他们想的那样子,天呐,我这事儿若是被传出去,那我以后还活不活了。”

    徐云怎么解释:"事儿是你先挑的,要解释也是你解释,我怎么解释,我也解释不清楚啊!”

    "你俩还真是让我不省心……"冯颖无奈的叹了一口气,扭头对伍元冬和王泽等人道:"你们都该干嘛干嘛去!今天晚上不论听到什么都别再出来看热闹了!”

    "是!"几个人闻言便抓紧时间撤了,还是林歌和佐夜明两个人精明,早就偷偷溜了。

    徐云用头轻撞了一下门框:"冯颖姐,事情真不是你想的那样子。他们误会了也就误会了,你可千万别误会,我和媚烟就是闹着玩呢,根本就没打算那……那什么……”

    "你别跟我解释。"冯颖道:"你们那什么还是不那什么,我不想知道,我就是想告诉你,你们如果是要那什么,那就不要这么高调,低调一点那什么,也不至于搞的现在这么尴尬。”

    "冯颖姐,你说什么呢,我怎么就跟他那什么了,我们根本就没有那什么,就是开玩笑呢。"佐媚烟也辩解道:"如果是真的要那什么,我又不傻,我怎么可能开着门还往外跑呢,多丢人呐。”

    徐云点点头:"就是,若是我们之间要那什么,就肯定不会往外面跑了。”

    冯颖被绕的云山雾飞:"打住,不管你们是不是那什么,就算是闹着玩,那也回屋关门闹着玩,万一闹着闹着,真想要那什么,也不至于传出声音来把那群臭小子给惊到。”

    "冯颖姐,你什么意思?"佐媚烟一头雾水。

    冯颖一边催促两人回房间,一边对徐云低声道了一句:"如果是要那什么,那就小点声。”

    徐云只剩下了一脸的苦笑,这下是真给误会了,早知道就不跟佐媚烟闹腾了,现在他就算是要跟佐媚烟那什么,也真是没有那个兴致了。满脑子都是懊恼啊。佐媚烟也彻底败了,她也懒得跟冯颖解释了,反正她要对徐云以身相许的事情在冯颖那边也不是什么秘密。

    "知道了,你就别担心了。"佐媚烟淡淡对冯颖道:"姐,你就好好休息,早点休息,明天一早起来还要赶路呢。”

    "你也是。"冯颖淡淡道,然后以女人的口吻道:"唉,媚烟,女孩子就要有点女孩子的样子,这种事情上,女孩子还是不要太主动了,让他一个人主动就可以了。懂了吗?”

    懂……懂神马呀!佐媚烟彻底无语。
网站地图:1 2 3 4 5 6 7 8 9 10 1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