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冯颖姐,我可先跟你说好,虽然我是对徐云有意思,有想法,但绝对不代表我现在会迫不及待的要对他做些什么。"佐媚烟解释道:"怎么说我也是天娱集团的总裁吧,这若是传出去,那我以后还要不要在公司里面混了。”

    冯颖可不关心这个:"我可没有干预你们私生活的事情,今天你们想做什么就做什么,我都支持你。真的,徐云,你快跟媚烟一起回屋休息吧,不要玩儿的太晚,点到即止,明天一早还要出发呢,你懂我的意思。”

    懂个毛线啊!徐云真是快冤枉死了,他是真没准备今天跟佐媚烟发生点什么,可眼下这状况是非要逼着他跟佐媚烟发生点什么才行嘛。

    "徐云,今天你若是敢再进我屋,信不信我直接阉了你?"佐媚烟一瞪眼,哼了一声:"早点睡你的觉,明天一早我就直接回琴岛,你跟不跟我一起去,你若是不去的话,那明天我就不跟你再道别了,你该去哪就去哪。”

    徐云才不信她会直接走,毕竟她的车还在燕京那酒店下面车库停着呢。正好他也困了,既然佐媚烟都这么说,他也就顺着台阶下吧,赶紧回屋去睡觉。养精蓄锐,关于佐媚烟这心境无法突破的事情,徐云还需要回燕京找麻儿去问问呢,他可绝对不会贸然行事。

    看着两人分别回到了自己的房间,冯颖是没脾气了,难道两人今天晚上不是要那什么吗?只要两人那什么了,她就不用担心佐媚烟以后的身体会出危险了,徐云这臭小子到底是怎么想的,怎么到嘴边的鸭子又给飞走了呢。

    这时候,佐夜明又在房间露出脑袋来:"冯颖姐,这事儿就这么结了?没下了?”

    "你们这些家伙也太坑爹了,如果不是因为你们打扰他们……他们早就……!"冯颖竟然说出这种话来,还真把佐夜明给惊了,在他的眼睛里,冯颖姐可是一直都特端庄高贵稳重的一个人啊。

    "冯颖姐,我怎么觉得你比我姐都期待似的?我准姐夫又临阵退缩了,这应该是我姐按耐不住啊,你怎么比她还着急。"佐夜明疑惑道。

    冯颖狠狠瞪了佐夜明一眼:"你个小屁孩懂什么!抓紧时间去睡觉!明天一早起来就跟我回琴岛,影视基地的项目你必须全程给我待在那地方看着!以后公司的事情你也必须承担起责任来。”

    佐夜明赶紧缩头回去睡觉了,他又没招谁惹谁,怎么就把火气撒到他身上来了,真是冤死了。

    ……

    雪城的夜晚似乎特别的安静,至少徐云睡的很舒服,完全没有任何动静打扰到他,然而当他第二天醒来的时候,却发现酒店就只整下了他和林歌,还有伍元冬,其他人已经全部离开了。

    "我擦,佐媚烟跟冯颖姐她俩什么意思,走也不吭一声,尤其是佐媚烟,停在燕京那酒店地库的车不要了?"徐云无语道。

    伍元冬指了指他:"这不是把我给留下了,让我自己回燕京然后把车开回去。”

    "不会吧,冬哥?"林歌惊诧到:"他们都知道你是莲会清水堂的堂主了,还对你这么不客气,完全把你当个司机看,这心里也太没灯了。冬哥,我真不知道你是什么脾气,要是我,我早就撂挑子不干了。”

    徐云咳了一声:"你小子在这里是准备挑拨离间呢?冬哥多大的胸怀,怎么可能跟她们计较。你别在这里乱说话,不怕事儿大是不是,非要冬哥跟佐媚烟翻脸了你才高兴?”

    林歌挠了挠头:"哥,我不是这意思,我可没有要黑嫂子的意思。”

    "人都不在这里了,你还嫂子嫂子的,你拍谁马屁呢?"徐云道:"正常点,别跟着佐夜明学的那么不正常,该叫什么就叫什么!她一个天娱集团的总裁,所有人都知道她是未婚,你一口一个嫂子的,就不怕坏了她名誉啊。”

    林歌说不过徐云,只能乖乖扭头转移话题:"冬哥,媚烟姐走的时候就跟你这么说的?”

    "不是她说的,是冯秘书安排的。"伍元冬道:"正好琴岛那边的工地也出了点问题,有些事情需要佐总过去亲自确定,不然的话工程没有办法继续进行。所以她们才走的比较着急。”

    徐云又不明白了:"她们走的着急我能明白,工地上有事儿了。张武宁和张永良那俩小子呢,他们也跟着走了?他们也有事儿?他俩在燕京的车谁给开走啊。”

    "他们听说工地出了问题,愁坏了这次唐氏建筑的唐总,也赶着过去帮忙了。"林歌道:"他俩说,保护好唐总的安全是当年你交代给他们的艰巨任务,所以他们必须赶过去。至于他们的车……钥匙给我了,说让我先开着。”

    徐云脑子都大了:"那你就拿着了?我说你俩怎么谁都没叫起我来跟我说一声啊,敢情大家离开的事情就我自己一个人不知道,你们都互相道别了,就我一个人还傻兮兮的睡觉呢?”

    "大家都知道这几天你一直没合眼,就没舍得叫你。"伍元冬道:"兄弟,你也别怪冬哥我,也别怪林歌,他是想叫你呢,是我拦住他的,是我说让你多睡一会儿。反正也没什么大事儿,又不是什么生离死别,过段曰子琴岛影视基地建好了,大家马上就又见面了。”

    伍元冬这话徐云相信,但他是真不明白林歌怎么就那么乖乖听着而没叫他,这不可能,林歌这小子平曰很有自己的主意,是不会因为别人让他怎么样,他就会怎么样的。

    "是呀,哥,等到影视基地建好,你去剪裁然后宣布掌管天娱集团的时候,大家还是会见面的。"林歌笑嘻嘻道。

    徐云一下抓住了他的小辫子:"我什么时候说过我要去剪裁,还要掌管天娱?你小子听谁说的,是不是佐媚烟跟你说的?哼哼哼,说吧,她还说什么了,许给你什么好处了,让你不来把我叫醒?”

    林歌嘿嘿笑了笑,摇头否认:"没有啊……我就是听说了这么点事儿而已……”

    "佐总答应他了,只要他今天不把你叫醒告诉你她们走了,下次就叫几个公司的艺人陪他吃个饭局。"伍元冬却直接把林歌给卖了:"到时候甭管是凌志玲还是樊冰冰,或者是张紫怡以及阳幂,再不就是刘艺菲,唐唯她们,还有刘思诗,汤嫣等等,都随便他挑选。”

    林歌差点就吐血,他就是一时没跟伍元冬商量好,不要让他说漏了嘴,眨眼的功夫就把他给卖了。

    徐云拍拍林歌的肩膀:"行呀小子,一听到有美女,就连你哥都不要了……得,那到时候佐总安排你跟她们吃饭的时候,你就把她们都点了。”

    "真的啊哥?"林歌这嘴巴都笑歪了,这若是拍个照放微博上,岂不是会直接炸锅啊。

    "嗯哼,就一个条件。"徐云咧嘴道:"最后也把我给喊上,我还没有见过她们真人呢。”

    林歌一拍胸脯,早就把徐云马上就是天娱集团董事长的事情给抛之脑后了:"那绝对没问题,有我的就有哥的,你放心,我就算自己不去,也安排哥去跟她们见面一起吃个饭。”

    "那不行,要去咱就一起去,要不去,咱就都不去!"徐云这更爽快的笑着道。

    伍元冬还真是对这对极品兄弟无语了,还真是有难同当有福同享,有美女明星陪着的饭局同参加啊。

    既然其他人都走了,徐云也没有继续待下去的意思,个人收拾了东西之后,退掉所有房间,便离开酒店把辆汽车加满油,一路赶回燕京。回去就不用这么着急了,一路上就等于游山玩水看风景吧。

    分之二的行程之后,人还在休息区吃了顿舒舒服服的晚餐,之后没有再赶夜路,而是睡了一夜,第二天一早才再次踏上返回燕京的路程。这二十多个小时的路程的确够让人开车开到想吐。

    下午天色还没暗下来,辆车就在燕京北高速公路收费站处缓缓驶出来。徐云看看时间还赶得上,便一马当先带着两人将车开回那个租车行,去把车还上之后,才打车返回他们出发的那个饭店。

    一切安顿下来,徐云就带两人找地方吃了顿舒舒服服的火锅,然后又到一洗浴城蒸了蒸桑拿,把这几天身上的寒气全部都给逼了出来。在桑拿房出来去做足疗的时候,服务生一个劲儿给人介绍更"全面"的服务,都被徐云一口拒绝了。

    "兄弟,最南头那东某市都发生'级'地震了,抓了那么多宾馆酒店洗浴城的小姐,你们就不害怕,不准备收敛收敛?"徐云无语道:"这可是危险期啊,我可不愿意冒这个险,你就算给我钱,我也不能去做。”

    服务生却信誓旦旦的拍着胸脯:"哥,你就放心吧,东某市那是南方,咱这是北方,波及不到。我保证我们这里永远都是安全期,绝对没有任何的危险期。您就放心,我们老板上面有人。”

    伍元冬也摇摇头:"比你们老板有人的老板多了,碰到倒霉的时候一样被查。现在可是全国严厉打击玩忽职守的时候,我可不相信有哪个领导会因为你们老板送几个钱就庇护着你们。别再来烦我们了,走吧。”

    服务生最终不甘心的离开了,现在一严打,敢出来玩的人真的少了,害的小姐都留不住,桑拿城赚不到钱,老板就没办法给他们发绩效工资,他们也只能无奈吃那点只够喝西北风的底薪,相当苦闷。

    所以见到客人才会如此极力推销自己店里的特殊服务。

    就在这服务生刚走,几个警察就冲了进来,嚷嚷着要检查,这下可把那服务生给吓坏了。徐云人却微微一笑,人就不能做那些事儿,常在河边走,哪有不湿鞋,若是不想被抓,就千万不要出来做这种见不得人的事儿,丢人!

    【ps:真心感谢那么多兄弟们的祝福,回家拿东西的时间不多,抽时间看下电脑,没办法一一感谢诸位,实在抱歉,谢谢你们,再代表我家小柠檬对她的诸位叔叔伯伯或者阿姨姐姐说声谢谢咯~】
网站地图:1 2 3 4 5 6 7 8 9 10 1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