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队长,这边还落下个呢。”

    突然,这扫黄的矛头竟然直接指向徐云人,这批民警的带队队长目光沿着手下所指的方向看了过来,正好和徐云他们人目光相碰。在这民警队长的眼,这个家伙明显是在挑衅,看到他们扫黄打非,竟然还能嘻嘻哈哈的露出满脸灿烂得意的笑容,显然是在庆幸什么。

    "把他们个都一起带走!"队长这一下令,手下的人当然是马上就向徐云人走过来,而且还将手的手铐都亮了出来,一副公事公办的架势上,却带着几分公报私仇的笑容,徐云是真搞不懂这些货是什么心态。

    "警察同志,我们来这里就是蒸桑拿,现在做的也是正儿八经的足疗保健按摩,你们可不能乱抓人。"徐云道:"要抓的话,那也是去抓那些个要求特殊服务的,我们哥几个是正规的按摩保健,又没犯什么错误,你们没理由抓我们吧?”

    走到徐云面前的青年民警重重的哼了一声:"警察抓你还用得着理由?好,要理由是吧?我就告诉你,你们来这种地方洗澡的,就没有一个好东西。现在什么年代了?谁家里不能洗澡啊?非要跑出来洗,不是有歪想法,那是什么?”

    "足疗保健也算歪想法?"林歌道:"再说了,虽然说谁家都能洗澡不错,但那也不是谁家都有桑拿房啊,我发现你这同志还真喜欢开玩笑。”

    "少废话!我管你们是来做正轨保健还是大保健,反正你们几个今天倒霉,碰到严打了!"青年民警扯开嗓子道:"别他妈跟我扯那么没用的东西,今天就是要抓你们,你们还能怎么样?就算是冤枉你,你还想拘捕袭警怎么地?”

    这边青年民警的嗓门刚扯开,身后就有几个民警闻声纷纷赶了过来,看这架势,他们仨若是敢拘捕反抗,那就要好好收拾收拾他们仨。

    伍元冬还真是够无语的:"老弟,这些家伙明摆着滥用职权,仗着手里有点权利就想胡作非为。呵呵,反正我们在燕京又不长久的待着,动手吧?”

    "就是。"林歌也摩拳擦掌道:"今天教训教训他们,让他们长点记姓,不是什么人都能随便乱惹的。”

    "别闹,自古以来咱们燕京就是天子脚下的王城,这地方可乱来不的。"徐云冷静道:"他们冤枉我们,那错在他们,我们若是对他们动了手,那可就一点理都没有了。现在不是往身上惹麻烦的时候,配合他们调查一下也就罢了。”

    听徐云这么分析也对,本来他们自己都还有那么多事情呢,谁也没功夫跟他们耗着怄气,配合一下走走过场就罢了。

    等到几个民警围上来的时候,徐云他们人便没有一个再说话的了,只等待配合。青年民警见状冷笑一声,心道,一群软蛋怂包,刚才还在我面前装大爷,看老子今天不整死你们!

    "警察同志要我们怎么配合,我们就怎么配合。"徐云看到这些家伙要动手铐,便开口道:"我们都是遵纪守法的良民,就用不着动粗了吧。再说了,我们也没被抓住做什么不光彩的事情,不至于扣押吧?我们配合警察同志调查是我们的义务,你们若是乱用私刑,那就是你们的不对了。”

    这青年民警还想硬给徐云上手铐,但那队长听到徐云的话之后,感觉徐云不是那么简单的人,便开口制止了:"小李,对方都配合了,你就别再那么多事儿了。带他们一起回所里。”

    众人走出这家桑拿城之后,徐云就主动对那民警队长道:"警官,我们是开车来的,若是做你们的车回去也不太方便,你就直接安排人押车吧,而且这次你们抓的人也不少,我们两辆车呢,还能帮你们分担一些拥挤。虽然我知道警车超载没人查,但是安全第一啊。”

    这小队长一听也的确有道理,虽然他不会跟那些抓到的小姐和顾客挤在一起,但毕竟是一个车之,他也怕这些人有传染病,万一通过呼吸传染……想想就觉得恶心。

    "也行,那就坐你们的车。"这队长皱了皱眉头答应道。

    徐云直接招手让伍元冬和王泽去开车,王泽把张氏兄弟开来的那辆大切诺基在停车场驶出之后,就把这些个民警镇了一下,百万级的豪车就是敞亮。这下一群民警的心里已经开始发生了微妙的变化,有钱人嘛,谁都会高看一眼。

    紧跟着,伍元冬将佐媚烟那辆新S级的大奔驰一开出来,那更是惊艳四方了。这何止是有钱人啊,肯定就是一个产阶级以上级别的大老板呐,绝对是不简单的人。

    "警官,来吧,你们是警察,我也不可能把你们给拐卖了。上车吧。"徐云邀请之后,便自己打开车门坐了进去,几个民警都把目光集在了队长的身上,看到队长最终开门坐入了对方车,几个在警车找不到座位的民警也纷纷钻入了徐云他们的两辆车。

    浩浩荡荡的队伍驶往辖区所在的派出所,这个扫黄小队的队长一路上越来越觉得有些怀疑,怎么看这个他旁边的青年都么没多大,穿着打扮也不像是那种商场上叱咤风云的成功人士,他忍不住心有了疑惑,这个家伙不会都是司机吧?

    民警队长有一搭没一搭的问道:"你叫什么,是做什么的?”

    徐云想了想,犹豫了一下回答道:"徐云,开公司的。”

    "在济北开公司?"民警队长上车之前就记下了车牌号,知道这不是燕京的号码:"你是开什么公司的,呵呵,我就是有点好奇,要说这两百万的车在燕京也不算稀罕,但是你这个年纪能混到这个地步的人还真不多见,而且,一般富二代玩儿的都是超跑,很少会开这么商务的豪车……”

    徐云一口回答道:"我搞娱乐公司的,而且也不是你想象的二代。”

    其实徐云一直都迟迟不愿意接手天娱集团,就是怕被扣上这二代的帽子,今天这民警队长一说起来,徐云还真有点头大,但他若是不把话说清楚,恐怕他们还是会要查他,如果乱说话,很容易惹上不必要的麻烦。

    "那这位兄弟又是做什么的。"民警队长把目光转向开车的伍元冬。

    伍元冬只是在前面开车一直没动静,这时候也淡淡开口了:"他是我们老板,我是他司机。”

    "后面那辆车上的呢?"民警队长趁着人分开,想要先问出点东西,希望等下下车再问另外一个人的时候,能找出点什么对不上的细节,用来推翻他们人的所有交代。

    徐云当然知道这家伙的目的,微微一笑:"那是我弟弟。”

    "哦……"民警队长没有再言语,掏出手机就开始啪啪啪的发起了信息。

    很快,他们就到了派出所,当那民警队长下车之后,很快就有一个惊讶的小民警跑到了徐云他们的车面前,指着这辆奔驰对这民警队长道:"副所长,你让我查的事情我都打电话查过了,这辆车是济北天娱集团的车……”

    徐云闻言,心淡淡笑了笑,没想到这家伙还是个副所长。

    听到这车是天娱集团的,这副所长也愣了半天,虽然说燕京城里什么都有,但是这天娱集团的大名还是很敞亮的,没有人不知道这天娱集团是华夏数一数二的娱乐公司,旗下的一线艺人数不胜数,实力相当雄厚。

    "到了,你们几个一起都到审讯室!"最开始要抓徐云的那个青年李姓民警一脸凶气的走向徐云等人,脸上的表情分明就是写着:已经到我的地盘了,看我不整死你们!有钱又有什么了不起的?来到这里一样是挨训!

    "等一下!"副所长喝斥一声:小李,你该做什么就做什么去,这事儿不用你处理!”

    那小李闻言就灰头鼠脸的走了,而徐云和林歌以及伍元冬人则是被请到了办公室里,副所长今天是奉上面的命令大清扫,却没想到会碰到这么一出。等到安排了徐云人之后,他马上就开始让人去查如何联系天娱集团。

    没一会儿,手下的人就给了他一个手机号,说这个号码是天娱集团冯秘书的,这个人统领天娱集团所有秘书,是总裁身边的得力助手,任何天娱的事情她都一清二楚。

    电话拨通之后,副所长马上把来意说明:"你好,请问是天娱集团的冯秘书吧?我是燕京某辖区派出所。”

    "你好,我是。"冯颖接到这号码之后显然非常诧异,这时间,燕京一个辖区派出所竟然给她打电话:"请问你有什么事情?”

    "也没什么大事,冯秘书,我就是想确认一下,请问你们天娱集团的徐总是不是在燕京?”

    这话还真让冯颖怔了一下,她开始还纳闷哪来的什么徐总,后来又恍然大悟,难道是徐云在燕京碰到了什么麻烦:"对,我们徐总怎么了?你刚才说你是哪个派出所?!”

    一听对方如此紧张,副所长知道他们还真是找了不必要的麻烦:"没事儿,一点误会而已……徐总在我们这边很好……”

    没等副所长说完话,冯颖竟然啪一声就挂了电话,很快,电话就打到了徐云的身上,徐云接了电话把事情陈述之后,冯颖是气不打一处来,让徐云就在派出所等着,她马上安排人去接他,并且一定要让他们这些滥用职权的家伙们得到惩戒。

    被挂了电话的副所长心里也憋火啊,他原本是准备好好商量,谁知道对方这么大的脾气,竟然直接挂了他电话,还给他甩脸色看,实在让人难以接受。既然如此,那他也不准备给他们留面子了。
网站地图:1 2 3 4 5 6 7 8 9 10 1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