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对不住了诸位,虽然你们没有直接参与到这个不正经场所里面的特殊服务,但是事情既然已经波及了你们,那你们就应该配合做一些说明。"副所长来到徐云他们人面前,毫不客气道:"我知道你是大公司的老板,这事儿肯定要让律师来处理,那你们就通知你们的律师吧。”

    这副所长摆明了是要整他们,济北到燕京怎么说也是好几百公里的路程,就算现在有律师可以通知,人家连夜在济北赶到燕京,那到这儿也是明天早上的事儿了,今天晚上难道就让他们在这里关押一夜?这家伙摆明了挑事儿呢。

    "这位领导,您没搞错吧,你自己都说了,我们没有参与特殊服务,为什么还不能让我们直接离开?"林歌瞪眼道:"你丫就是没事找事儿是吧?是不是若想在这里出去,那就必须给你塞个红包?我告诉你,老子不惯着你这臭毛病,都什么年代了,你还玩儿这套,就不怕落马摔死你?”

    "你少血口喷人!"副所长一听就急眼了:"谁要收钱了,我这只不过是公事公办,我没有你们接受特殊服务的证据,那你们也没有你们没接受特殊服务的证据,不是吗?让你们的律师来保释也不算过分吧,多少都要走走程序。”

    伍元冬也有些按耐不住怒火了:"我们又没有犯罪,什么叫保释?你明摆着就是要我们找律师来白跑一趟……”

    "那又怎么样?我就是让你们的人白跑一趟又怎么样,谁让你们的人那么狂呢,有钱了不起啊?"副所长冷笑一声:"我还告诉你,我虽然没你们有钱,但我有这点权利,就能整你们。你们若是敢跑,那我就有理由抓人,我劝你们还是老老实实的等吧!”

    "你!"林歌拍案而起,话都说这么明了,这家伙还真是欠揍。

    徐云却显得无比平静:"坐下。我们若是真动了手,他就更有理由整我们了,袭警的话,至少要被关几天。刚才冯颖姐说了,让我们稍等一会儿,我相信她会安排的。”

    伍元冬皱了皱眉头:"我相信冯秘书会安排的,只不过,若是真的让律师白跑一趟,这路程也太远了一点……”

    "呃,冯颖姐只是让我们等,没说等多久。"徐云耸了耸肩膀:"既来之则安之,反正也没什么事儿做,就当喝茶了。”

    说是喝茶,只可惜没茶。徐云倒是不急不躁的等着,那副所长也一样笑呵呵的,就好像什么事儿都没发生一样,反正他们要加班熬夜审讯,他无聊也是一夜,找几个人整整玩儿,同样也是一样。

    相比之下,林歌是最沉不住气的一个,番五次都要发火发怒,幸好是徐云在身边能控制住他的情绪,若不然恐怕他早就把这派出所掀个底朝天给跑了。

    大约半小时之后,一辆系宝马缓缓驶入派出所之。

    当车内一个娇俏的女生走下车的瞬间,整个在场所有雄姓生物就都像是被打了兴奋剂一般!瞬间整个派出所内就炸开了锅,这可是他们所第一次来影视明星啊,而且还是新生代的佼佼者,一线身价的汪馨予。

    汪馨予可是以姓感宅男女神的路线出道的,超级曲线的身材那是必不可少的,而且还一定要具有萌大奶的特征。所以这妞儿一下车就能艳惊四方,绝对不只是秒杀宅男,只要是男人,看了之后都会有蠢蠢欲动的冲动,这是必须的,如果不是让男人一看就有冲动,她凭什么走到一线身价呢。

    "我去,兄弟,咱们眼睛没花吧?这真是宅男女神汪馨予?"门口的小民警已经把持不住了,腿都软了,他太激动了,实在太激动了,激动的忍不住就在口袋里掏出手机,哆哆嗦嗦的点开相机开始拍照。

    汪馨予也毫不避讳,大步往所内走去,所到之处必然是有人为之开门,她只是略微点头,道一声谢谢。

    "请问,你有什么需要我们帮助的?"今天在场所有加班的民警都忍不住心的激动,今天晚上这加班可绝对值了,若是能再要个签名,那就更赚了。

    "我来找人。"汪馨予进屋之后,淡淡道:"我听说我们老板被你们误抓来了,你们也太粗心了吧。”

    这时候,一门之隔的房间内,徐云几人和那副所长都瞬间撑起了耳朵,因为他们不知道外面是谁来了,所以没有那些家伙的惊讶反映。

    "你老板是谁?”

    汪馨予点点头:"嗯啊,怎么,还想不承认,快算了吧,我们老板的奔驰还停在外面呢。我是属于天娱娱乐公司的,你说我老板是谁,我老板当然是天娱集团的总裁啊。”

    嘶……副所长在房间当场就坐不住了,起身就开门走了出来,出门一看来的竟然是女明星,那这身份肯定就更是不会错了!

    "你们不会不知道我父亲是谁吧,在燕京提到必赢律师事务所汪律师的大名,恐怕还没有人不知道吧?"汪馨予眨了眨眼睛:"我爸不想跟你们计较,他没下车,如果他下车的话,我想一定能列举出你们一百条不尊重人权以及乱用职权的过错,到时候,你们领导的乌纱帽还要不要?”

    副所长这下坐不住了,快步走到汪馨予的面前:"你好,你好,既然你能来,那我们也就没理由怀疑他们伪造身份了。哈哈哈,我们也是担心……哈哈哈……”

    这时候徐云也起身带着林歌和伍元冬走出房间,看到来接他们的竟然是天娱这两年一手包装起来的小明星,徐云还真有些诧异。

    看到徐云之后,汪馨予也忍不住怔了一下,她早就听说过佐总只是代替某个神秘接班人做总裁的传说,但没想到这竟然是真的,今天接到冯秘书的电话,她刚结束一个通告。因为她是燕京人,她父亲在燕京,所以这个燕京的活动,公司理所应当把她安排来了,而且还是能提高知名度和认可度的,汪馨予当然不会错过。

    没想到这事情才忙完,她才约了父亲一起出来吃夜宵,就接到冯秘书的电话。冯颖知道汪馨予的父亲是有名的大律师,正好她又在燕京,才麻烦她做这件事情。

    一听到能有幸见到传说的那个神秘接班人,汪馨予当然不会错过,马上就接了老爸来派出所。汪律师显然有些觉得小题大做,所以到了派出所并没有下车,而是随便教给女儿几句话。

    没想到这几句话就挺有效的,至少那些警察没有一个再继续难为她了。

    "谢谢。"徐云理所应当的给汪馨予道了一句谢。

    汪馨予却一时之间不知道如何接话了,汪馨予在面对摄像机或者万人大舞台的时候都没有过这种紧张,一时之间竟然有些语塞:"徐……徐总,这些都是,是……那……我应该做的,那,我们走吧?”

    徐云回头看了眼那副所长:"能不能走,好像是要领导说了算。”

    "如果不能走,那我就让我爸下车来咨询一下为什么?"汪馨予面对其他人的时候,气场就马上拉回。

    "能走,能走,当然能走。"副所长可不想惹麻烦,燕京名嘴汪律师那可不是好惹的主儿,而且他跟很多集团大老板以及大领导的关系都相当不错,岂能是他一个小小派出所的副所长所能得罪的?他这官职放在燕京城里,还没有芝麻粒大呢,随便有人一句话就能让他一辈子完蛋别想翻身,他哪敢去招惹汪大律师呀。

    汪馨予调整了一下紧张的情绪:"徐总,那我们走吧。”

    现在一切都搞定了,伍元冬也就打电话给冯颖汇报一下,冯颖现在还不知道伍元冬的身份,便让他抓紧时间赶回来,说最近佐媚烟那么多事情,没有司机很不方便。

    伍元冬当然爽快的答应了,回头就跟徐云告别,说要先走一步。如果徐云不是在燕京还有事,也肯定就跟他一起走了,但现在还不行:"冬哥,那你路上慢点。一路顺风。”

    "冬哥,顺路带我也去琴岛看看呗。"林歌也决定告辞:"这里雾霾太严重了,我也呆不下去。咱俩一起回去还能交替着开车,也更安全。"说着,林歌就把张氏兄弟的那辆车钥匙交给了徐云。

    徐云想了一下,林歌原本就没什么事儿,好不容易在那海岛出来,不如让他跟着去到处转转:"那你和冬哥交替开车,谁都别疲劳驾驶,晚上高速上的大车多,安全第一。”

    "没问题。"林歌爽快答应。

    汪馨予见过伍元冬,没想到一个司机竟然能让这传说的神秘接班人一口一个冬哥的叫,还真是有面子。而林歌她还真没见过,还以为是天娱新来的人。看样子,跟这个传说的神秘接班人打好关系,是未来在天娱发展非常重要的一点。

    毕竟她是新人,在天娱里面不缺乏一线大牌,虽然她在外面是有了些名声,但想在天娱集团内部真正上位,成为一姐,那恐怕还有非常非常长远的路途要走呢。绝对没有那么简单。

    有句老话,叫近水楼台先得月。

    汪馨予既然有这样的机会,当然不会错过,她迅速走到那辆系宝马车面前,对里面的司机道:"你直接送我爸回家吧,我还有些事。”

    司机当然不会问东问西,但她父亲可会担心的,汪律师皱了皱眉头:"这么晚了,你还有什么事情,好不容易回来一次,每天还忙着赶通告,在家的时间那么少,你也不抓紧时间好好休息。你不是说你们老板误入派出所吗,怎么是个小青年,我记得你们佐总是个女强人啊。”

    "爸,你知道什么呀,佐总只是代理总裁,这个才是我们天娱集团未来真正的接班人。"汪馨予道:"我现在有了近水楼台的机会,当然要抓住。老板都到燕京了,我当然要尽到地主之谊,至少请人家吃个夜宵吧?"
网站地图:1 2 3 4 5 6 7 8 9 10 1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