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觉得值得吗?为了一次走红毯的机会失去你作为女孩子最重要的东西。"徐云心痛道:"你知道吗,你才二十岁,你的未来还很长,你的一生会有无数次走红毯的机会!而你自己宝贵的东西却只有一次,如果因为一次红毯成名的机会而失去了,你觉得值得吗?”

    汪馨予想了好久,没有给予徐云正面的答复:"徐云哥,现在这个社会大家谁都清楚,我的身体能为了我重要的事业而献身,至少没有浪费在那些花言巧语的流氓混混身上。我觉得值得……而且,从刚才你拒绝我的时候,我就觉得更加值得了。你是一个值得让我托付的男人。”

    徐云却毫不客气的当头一棒:"但我却从未说过我会对你负责的话吧?我再最后重申一遍,不论你今晚做出什么,我都不可能帮助你成功,能不能站在琴岛影视基地第一届电影节的红毯上,绝对不是我说了算的。我也不会为你多说任何一句好话。”

    "可是……为什么……即便是这样,我也希望能将自己交给徐云哥呢?"汪馨予突然不争气的流出眼泪,这次流泪不是在片场,不是在拍戏,她竟然不知不觉的真的入戏了。

    徐云拍了拍汪馨予的肩膀,对她道:"你真的还很年轻,未来的路还很长,千万不要因为一时的冲动而毁了你的一生。如果你真的要认我这个哥,那就放下包袱回房间去睡觉。我相信你的努力是大家看得到的,你一定会凭借你的实力走上你想去走的任何红地毯。”

    汪馨予咬了咬下唇,似乎徐云对她的安慰非常奏效,她扬起坚定的目光看着徐云,轻道一声:"真的吗?你还愿意给我做哥哥?”

    "嗯啊。"徐云道:"毕竟你帮过我,如果不是你,我说不定就被强行带上piáo宿的帽子了。好了,时间不早了,去睡觉吧。”

    汪馨予这次乖乖在徐云身上爬起,起身准备返回自己的房间,就在她下床转身说了一句谢谢之后,徐云却突然飞身而起,直接将汪馨予扑倒在地,这突如其来的变故让汪馨予的心都提到了嗓子眼上,一瞬间,她似乎觉得时间都静止了。

    徐云抬手对着她做了一个禁声的手势,紧跟着,一阵子弹疯狂的扫射声音撕裂宁静的夜空,噼里啪啦的玻璃击碎声伴随着子弹射在床铺上的声音,在汪馨予的耳朵里听的格外骇人。

    一瞬间,她的脑子就成了彻底的空白,她很清楚,这绝对不是电影片场,因为片场是不会有如此真实的枪声和破碎物横飞的真实现状。天生就有好演技的汪馨予在这一刻也彻底失去了任何表演的天赋似的,表情只剩下惊秫,发至内心的惊秫并比不上她在荧幕上的表情精彩,却更加的真实了。

    疯狂的扫射持续了一分钟的时间,徐云一直用手捂着汪馨予的嘴巴,身体整个压在她的身体上,躲在床铺和衣柜之间的夹缝。他不知道外面到底是什么人,但是幸亏在那群人突然出现的时候,徐云听到了子弹上膛的声音。

    扫射结束,个人的脚步重重在被彻底击碎的窗户里跳了进来。

    徐云毫不犹豫在这一瞬间站起身来,趁第一人落地还未反应过来的瞬间,拳头便彻底击碎了对方整张脸颊骨!看到同伴重重摔出窗户,其他两人疯狂的再次想要向徐云开枪。早有准备的徐云一记鞭腿扫掉第二人手的武器,一招空手夺白刃将第人手的武器夺过来,扬起枪托狠狠砸向第二人的脑袋,紧跟着起身重踹,将第二人也踹出窗外。

    第人手没有了武器,被徐云直接用微冲顶在了脑门上,马上不再有任何行动。

    徐云一直都在仔细的辨听周围的声响,确定没有其他人之后,才冷冷对面前身穿黑衣的家伙道:"你们到底是什么人。来这里的目的是什么?是我,还是她?”

    黑衣人冷笑一声:"徐云,那你觉得我们深更半夜来这里,是为了谁?”

    既然对方能叫出自己的名字,答案也就显而易见了,徐云突然开枪击碎了对方的右腿膝盖,再次狠狠的问道:"到底是什么人派你们来的?”

    "你自己做过些什么,你自己知道!"被子弹击碎了膝盖,那黑衣人单膝跪在地上,疼痛的让他加倍的愤怒,可是在徐云强大的实力面前,他却完全无力反抗,只能用语言来占一些便宜:"你不要以为你逃过这一次就能永远逃过,我们大老板是不会轻易放过你的!”

    徐云的脑子里瞬间就闪过了那冰天雪地帕克尔族部落的画面,难道说这几个人是为了毒蛇探险队而来的?那个大老板的能耐还真是让徐云刮目相看,竟然能在如此短的时间内找到自己,这简直不可思议!是真的吗?

    "既然这样,那你就去死吧。"徐云起脚直接踹对方心窝,把人踹飞到窗外跌落楼下。

    吓傻了的汪馨予完全不知道到底发生了什么事情,她用慌乱的目光看着徐云,似乎是在问他到底发生了什么事情,为什么一切会突然变成现在这个样子。

    徐云现在也没有什么好的处理办法,他只能迅速拉起还在惊慌的汪馨予,对她道:"现在马上跟我离开这里,去换下睡衣,快!我只给你一分钟的时间。”

    说话的功夫,徐云已经将自己的衣服全部穿上了,速度相当惊人。他要马上离开这里,是因为他无法确定下一波人会在什么时候找上门来。徐云可以非常确定,这个人若是没有在规定的时间内回去交差,很快就会有第二批,甚至第批人出现。

    如果只是他自己在这也就罢了,但汪馨予还跟他在一起,而且这还是汪馨予的家,被糟蹋成这个样子,徐云心里很不是滋味。

    汪馨予似乎还没有在刚才的恐怖回过神儿来,她换睡衣的时候把衣服都脱在了自己的房间,现在却根本不敢离开徐云半步。没有办法,徐云只能陪她到房间,顶着热血上头的压力,亲眼看着她换好了衣服,然后才迅速带她开车离开。

    现在已经是凌晨两点了,徐云没有报警,他不想跟警察扯上关系,而且只要把汪馨予送到她父母手里,她的家人自然会报警。这就不需要他操心了。如果到时候警察找上门来,那再说到时候的事情。

    很快,徐云就来到了汪馨予说的地址,并且亲自将她送上楼去。

    但徐云按下门铃不久后,汪馨予的父亲汪律师就起床打开了房门,当汪律师看到女儿和陌生男人站在门口的时候,当时就懵了,汪馨予终于在刚才的惊恐走出来,一头扎入父亲的怀就哭了起来。

    汪律师却并没有在第一时间安慰女儿,而是看着徐云,惊讶问道:"你就是……徐云?”

    徐云不想给他们家带来麻烦,也没多做解释:"不好意思叔叔,我似乎惹到一些人,如果给你们带来了不必要的麻烦,希望你们能够见谅,我现在就不跟您解释了,事情馨予会跟你们说的,如果以后还需要什么赔偿的话,我一定不会逃避。”

    说完,徐云就头也不回的迅速离开,现在徐云已经等不了麻儿那么久了,燕京似乎已经成了是非之地。

    ……

    当徐云离开之后,汪律师才急忙把女儿拉进房间问她发生了什么,当汪馨予把发生的事情告诉汪律师之后,汪律师瞬间就瘫坐在了沙发上,他真不敢相信刚才竟然在他女儿的身边就发生了枪战。

    要知道子弹这东西可不长眼睛啊,如果知道大老板会这么狠的话,汪律师打死也不会乱说话了呀!若是刚才自己的女儿有个长两短的,他这辈子就无言面对孩子她妈了,也没脸面对汪家的祖宗了啊。

    汪馨予终于在父亲的身边找回了安全感,当她恢复了一切意识的时候,第一时间就是掏出手机拨打报警电话。而汪律师却在第一时间将女儿手的电话夺过来挂掉,阻止了女儿的报警。

    "爸!你干什么呢,干嘛要抢我电话,我要打电话报警,刚才那些人可是有枪呢!"汪馨予着急道:"你知道那些人多危险吗,我们需要警察的帮助,爸!快点把电话给我。”

    汪律师摇了摇头,认真的对女儿道:"馨予啊,既然你知道那群人有多么危险,那我们就更不能打电话报警了,要知道那群人是有枪的,我们惹不起,真的惹不起,馨予,就算爸爸求求你,不要给自己找麻烦了。还有,你以后必须远离那个徐云,他绝对是个危险人物,连拿枪的人都招惹来了,我们可惹不起,你在天娱的合约还有多久,时间到了我们就解约!”

    "爸!你胡说些什么呢?"汪馨予不解道:"徐云哥不是你想的那种人。而且我跟天娱的合同还有好几年呢,想解约可以,要赔好几千万呢!我拿什么去赔。再说了,这事儿跟我解约有什么关系?”

    汪律师深呼一口气:"不行,必须想办法,既然他们得罪了不能得罪的人,你就不能继续在天娱待下去了……”

    汪馨予愣了一下:"爸,你是不是知道什么?什么叫不能得罪的人?徐云哥得罪了什么人?你知道?”

    "我……"汪律师怔了一下:"我当然不知道,但是你都说了,对方有枪啊,有枪的人怎么是我们能得罪得起的呢!我还用知道什么吗!我只知道我不希望我女儿因为乱八糟的事情而受到伤害!我知道这一点就足够了!”

    汪馨予很幸福,因为老爸因为他会如此的紧张,要知道以前老爸也不是没打过这种枪案的官司,他并没有因为对方的人手里有枪就害怕过呀。今天这是怎么了?竟然如此的紧张。

    ()
网站地图:1 2 3 4 5 6 7 8 9 10 1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