这的确是一个很大的疑惑,自从在派出所里出来跟林歌和伍元冬分开之后,徐云就一直跟汪馨予在一起,途无非是碰到一群靠着**生活度rì的狗仔混混,然后便是付天他们一群纨绔少爷,其他就再没见过什么人了。

    如果要徐云去怀疑的话,除非是事情出在付天他们的身上,有可能之前在兴安岭帕克尔族雪山林里被陆贝杀掉的那个鲍清华,是跟付天他们某个人认识,或者关系比较好?就算是这个猜测成立,这些人也不可能知道他徐云的身份吧?

    很快,徐云就推翻了他的猜测,即便鲍清华跟付天他们的人认识,也绝对不可能知道鲍清华家这么秘密的事情吧。这事儿肯定跟那群小子没半分关系。那群狗仔更没什么值得可疑的了,在燕京这么大的城市,干这种勾当,只能说他们混的实在不怎么样儿。

    而且他跟汪馨予离开二里屯之后,就一直没下过车,如果说知道他去了汪馨予家远郊别墅的,就只有这辆车了。车有问题?不现实,这车自从张氏兄弟开到燕京之后,就一直停在那饭店的地库里啊。即便如此,徐云还是做了全面检查,车上也没有任何窃听或者定位的装置。

    "我说徐云,你脑子是不是被什么东西给蒙蔽了?"麻儿忍不住开口道:"你还是不是那个炎龙啊,这点事儿至于费那么大的周折吗,整个过程,你就没有怀疑过最应该去怀疑的那个人。”

    徐云看了麻儿一眼:"少跟我扯淡,我怎么去怀疑汪馨予?又不是她主动找我,接近我,是因为天娱那边打电话让她来派出所捞我,所以她才来找我。而且那些杀手下手的时候可一点都没对她留情,完全是要把我们全部干掉。”

    麻儿挠挠头:"你说,这也不是,那也不是……除了你和汪馨予之外,难道就再也没有第个人知道你跟她去了那地方?”

    "没……"徐云话一开口,就怔住了,在这整个过程,他似乎真的落下一个人,那就是汪馨予的父亲,汪律师。

    汪馨予给她父亲打过电话,告诉过她父亲,她和徐云在那个别墅里,让他们不要再担心。这是徐云唯一遗漏的一件事情,如果这件事情真的跟汪律师有关系,那就有些太恐怖了。

    "想到什么了?"麻儿看到徐云脸色变了,知道徐云终于发觉了什么:"想到什么就来问我,别跟我这里浪费时间了。如果那些人真的盯上你了,那你就更别老往我这里跑了,到时候你拍拍屁股一走了之,我可不想让你的麻烦烧到我身上昂。该干嘛干嘛去吧,不送了。”

    徐云现在还真是没工夫跟麻儿斗嘴了,直接起身开车走人。

    看着徐云远去,麻儿心里总算是舒了一口气,他这辈子最怕的就是麻烦,而徐云每次来总是会给他带来麻烦,现在这个麻烦终于是远去了,他也终于能舒舒服服的喘口气了。可惜了他那么贵的监控设备啊!这该死的家伙吗,下次他再来,一定让他赔钱!

    麻儿心里哼了一声,然后便收拾茶座,迅速关门离开了潘家园子。

    ……

    天色已经逐渐亮了起来,徐云开车一路狂奔,再次前往昨天出事儿的远郊别墅,他必须先确定一件事情。已经来过两次的徐云很熟路,就在他即将快要接近目的地的时候,却感觉到一阵不详的预感。

    这种预感让徐云小心翼翼的停下车,一种前方有埋伏的感觉让徐云很不爽,看样子这次得罪的人还真不得了。徐云没有在继续开车,而是把车停到一个隐蔽的地方,然后下车徒步走向前。一路上徐云都很小心,终于在他能看到昨晚那别墅的地方,终于停住了脚步。

    已经没有必要再向前面去查看了,因为事情出了这么久,竟然还没有警察前来调查的动静,这下事情还真的是有些古怪了。正常人的话,肯定会第一时间报警,徐云相信汪馨予的父亲汪律师是懂法律的人,他绝对不会因为有可能带给徐云麻烦,就不报警,这一点都不符合常理。

    正常人绝对会在第一时间通知警方,但汪律师却并没有这么做。作为昨天知道徐云在那处别墅的第个人,又做出如此不正常的选择,徐云还有什么理由不去怀疑他?

    当徐云再次折回今早送回汪馨予的家时,依然没有看到任何有警察前来过的痕迹。

    踏着沉重的脚步,徐云来到汪馨予家,敲开了门。

    开门的不是旁人,正是汪律师,再次见到徐云,汪律师的神色有些慌张,他甚至有一种想要将客人拒之门外的冲动。可徐云并没有给他拒绝的机会,而是直接跨了进去。

    见到徐云来了,汪馨予自然很兴奋,但是昨晚惊魂的一幕她还没有忘记:"徐云哥,你又去哪了,担心死我了……快点进来坐吧,跟我们一起吃早餐。”

    徐云微微一笑:"那我就不客气了。”

    这时候汪妈妈也在厨房走了出来,看到有客人,很客气。整个家唯一最不和谐的人,竟然成了汪律师。他开门之后就一直站在一个地方,许久没有动弹半步。

    终于,他再也忍不住,一把抓住徐云的胳膊:"徐总……你好,我有话想要跟你单独谈一下,关于我女儿安全的问题,还有关于我女儿跟你们公司签署的合同的问题……”

    听到老爸这么说,汪馨予一下就着急了:"爸,你胡说些什么呢。晚上的事情跟他没有关系,而且我签约合同的事情是我自己的事情,我有我自己的自主权利,不论是任何人都无法干涉我的行为ìyóu,你不要插手我的事情啦。”

    "那你知不知道你的小命都差点没有了!"汪律师气的浑身忍不住微微发抖道。

    徐云淡淡笑了笑,缓缓道:"汪律师,我正好也找你有话想说,我们单独聊一聊吧?”

    "徐云哥!"汪馨予一脸茫然的看向徐云,她真搞不明白他们到底是要想说些什么:"你们有什么话不能在这里说吗。”

    汪律师这次到也站在了女儿的身边:"对,有什么话,咱们就在这里说吧,我也正好当着我女儿的面想要问问你一些事情。”

    "那好。"徐云道:"汪律师,既然你知道出了这么大的事情,而且还危及到汪馨予的生命安全,为什么你没有在第一时间报警,为什么你没有在第一时间抓住我,或者把我这个你认为有嫌疑的家伙移送到警方手里。而是一直沉默到现在都没有跟警方联系过?”

    作为一个律师,这种行为绝对是反常的,汪馨予和汪妈妈一听这话,也忍不住皱了皱眉头,平rì她们对一家之主的任何决定都服从习惯了,所以没有想那么多。今天被徐云一说,她们也感觉到了反常。

    汪律师脸上的表情越来越紧张了起来,终于,他拉开房门,比徐云更早的踏出房门:"有什么话你出来单独跟我说,我不希望影响到我的家人!”

    徐云也没有犹豫,跟着汪律师就走了出来,原本汪馨予是想追出来的,但却被两个男人同时制止,让她老老实实的在家里好好呆着。虽然不知道到底为什么会这样,汪馨予还是乖乖的退回自己的房间。

    徐云跟汪律师来到楼下之后,便开口直言道:"晚上发生的事情是不是跟你有关系?”

    "徐云,算我求你,你能不能放过我女儿,放过我们一家?"汪律师突然情绪高涨道:"我们只不过是普通人,我不希望我要守护的家人跟你们这种人牵扯上任何关系!你没有女儿,你不会懂得一个父亲现在心里是什么滋味!”

    "但是你女儿遇到的生命危险不是我给她的,而是你给她的!你知道吗!"徐云也毫不客气道:"现在我直接打开天窗说亮话,我一直都不敢相信,你竟然跟那个藏在暗处的大老板有关系……告诉我,他是谁,他才是差点害死你女儿的凶手!”

    汪律师冷笑一声:"告诉你,除非我想搭上我一家人的性命……徐云,或许你认为没有你得罪不起的人,但请你千万不要认为所有人都跟你一样,你敢得罪的人我们可不敢得罪,你是没什么牵挂,可我不一样,我有老婆有孩子,你为什么要害我们?”

    徐云能体会一个父亲的这种心情,如果现在果果碰到危险的话,他绝对也会是汪律师这种想法,不论用什么手段,都要保证女儿的安全。

    "汪律师,因为你是汪馨予的父亲,我不难为你。"徐云道:"但我想告诉你的是,危险的人不是我,而是那个大老板。我现在会马上离开,即便我离开,我想那个大老板也会因为没有杀了我而为难你。如果你不希望你女儿受到牵连,那就让她也尽早离开燕京。越快越好。”

    汪律师愣住了,他认同徐云说的话,大老板一定还会找他……

    "昨天我的行踪是谁泄漏的我很清楚。"徐云道:"我可以原谅一个人一次,但绝对不会原谅他第二次。你好自为之!还有,我希望你能听从我的建议,让汪馨予尽快离开。不要因为你的一时糊涂而害了你自己的女儿。”

    汪律师知道时间所剩无几,便迅速抽身向楼上跑去,徐云说的没错,他必须要抓紧一切时间让女儿离开,因为大老板已经知道女儿跟徐云认识,到时候肯定会难为她的!

    ()
网站地图:1 2 3 4 5 6 7 8 9 10 1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