徐云没有跟这个出卖他的人计较下去,汪律师很爱他的女儿和家人,他这么做一定有他的理由。而且他肯定也不希望女儿受到生命的威胁,现在他已经知道了大老板做事的毒辣,也知道自己差点做出了伤害女儿的事情。徐云便可以肯定他不会再做出伤害他女儿的事情了。

    现在他也应该离开燕京,只有这样才能暂时躲开那幕后大老板,毕竟对方在暗处,他在明处。如果现在执意要强迫汪律师告诉他那幕后大老板是谁,他担心会把祸水引发到汪馨予家,所以他才没有再多问。因为徐云相信对方不会这么轻易的放过他,他一定还有顺藤摸瓜的机会。

    现在的隐忍只不过是暂时的,再说,他也应该回申江去看一看了,距离学校放假的时间越来越近,果果和步飞梵都将在同一个家渡过寒假,虽然这两个孩子的年纪相差不小,但他还是会担心产生水火不容的事情。毕竟他们都有跟普通孩子不一样的童年,也都不是省油的灯。尤其是果果,这个家伙若是反客为主,恐怕步飞梵在某种心理上肯定是难以接受,这样就很容易产生矛盾和冲突。

    不管怎么说,徐云作为冯果果的干爹,也答应了叶法拉要担任步飞梵的监护人,他必须解决现在他所担心的事情。不能把这件事情也丢到阮清霜的身上,阮清霜为他做的已经足够多了,徐云实在不希望再有事情去麻烦她了。

    而且阮清霜接手星凯大酒店已经有段rì子了,徐云一直都没去过,真不知道这酒店她到底能不能搞定,那些原本酒店里的层是不是会给她面子,会不会给她使一些小绊子之类的。

    然而现在最让徐云心里不踏实的,就是林歌跟他去兴安岭之前说的话,说古醉人告诫他要小心申江那些人的安全。一开始徐云不想去相信这莫名其妙的告诫,虽然都说古醉人是神算子,但他那一次失手就让徐云彻底不在想去信任他了。

    可现在汪律师对汪馨予的这份担心,让徐云觉得自己这个父亲很不合格,会如此放松心态面对古醉人的告诫。这并非空穴来风,至少果果身份的事情还没有彻底解决,徐云真的不应该那么大意的离开果果这么远。

    虽然有仇妍在果果身边陪读,但若是真的碰到了超级高手,恐怕以仇妍现在的实力还是难以抵挡的。即便是仇妍能突破心境的瓶颈,也很难说就可以抵挡得住任何一个超级高手的袭击。

    ……

    燕京是华夏自古以来的皇城,在这个城市里,最不缺少的就是整个华夏的能人,不管是腹黑心狠的,还是道貌岸然者,最终能在燕京占得一席之地的人,永远都只会得到普通人的敬仰。不会有人去在乎他们如何得到今天的成就,不会有人去在乎他们用过什么样子的手段或者碰到过什么样子的机遇。只要是成功者,在普通人的面前就会得到敬仰,在下属面前就会得到阿谀奉承。

    燕京的每一栋大厦都有他的主人,这些人往往都是隐藏在普通人看不到的世界里的大老板。能跟这种级别的人打上招呼,那必须是在某一个领域有着非常突出,非常出类拔萃的成绩,不然拿什么去得到这些大佬级人物的欣赏呢?

    汪律师能在燕京站稳脚跟,凭借的就是他在律师界的名气,必赢律师事务所的名字可不是随随便便就起的,作为整个燕京乃至于整个华夏最出名的律师事务所,当然不会少了各种大老板们的光顾。

    能成大事者,谁的身上没几个官司?想在这些官司上不吃亏,或者是赚便宜,就必须要有真正有实力的律师。

    虽然说律师不是古代那种能说会道的状师,而是依法取得律师执业证书,接受委托或者指定,为当事人提供法律服务的执业人员。而且具备必须的法律专业知识,以提供法律服务为职能,并且受国家保护和管理。

    但社会是个大染缸,有一少部分人自然会凭借自己的专业知识和手的执法教鞭去钻法律的漏洞,为了钱甚至可以凭借自己的专业技能和寸不烂之舌帮有罪之人开脱罪名。

    汪律师原本是很正直的,但最终没能抵挡得住金钱的诱惑,走上了这一小部分人的道路。往往这一小部分心智变化了的律师,还都是真正有本事的。当一个人能做到把黑的变成白的,那他又怎么可能不会被获得重视呢?

    所以汪律师自然成了各种大老板们欣赏的对象。整rì游走于这些上流社会的人群之,汪律师也自然发生了心态上的改变,而且随着自己的女儿成为全国知名的女艺人之后,他的心态变化就更大了。

    很快,他就以高额的代理费成为了鲍老板的御用代理律师,因为鲍老板能给予他的金钱是任何其他人不能匹敌的。他也不需要再周旋于其他大老板之间,不需要担心得罪人的问题了。

    既然收了别人的钱,那就要忠于其主,其他人也就说不出来什么了。

    汪律师一直都对鲍老板忠心耿耿,帮鲍老板解决了很多很多的麻烦,所以在公司的地位也越来越高,久而久之,他也知道了公司到底是做什么事情的。这时候就算汪律师想全身而退,也根本不可能退的出来。

    以国际贸易为挡箭牌的公司真正做的什么勾当,汪律师一清二楚,有多少珍宝是在鲍老板手里炒出价值然后流入国外的,汪律师都一清二楚。公司里弄到过多少价值连城的东西,他也都大致知道一些。

    今天鲍老板会请他来燕京最奢华的大酒店吃饭,到底是什么原因,汪律师也很清楚。

    当汪律师走入硕大的包间的时候,鲍老板已经久等了,他微微一笑,指着旁边的座位到:"汪律师,来,坐吧,今天没外人,只有我们兄弟两个说说心里话,哈哈哈。”

    这么大的包间,这么大的桌子,竟然只有他们两个人。显然,鲍老板并非是真的来吃饭,醉翁之意不在酒咯。

    "老板,有什么事情您就直说吧。"汪律师道:"我知道今天你约我出来并非是为了吃这顿饭。”

    鲍老板五十岁的年龄,身材却保持的非常不错,他的身上没有穿金戴银的暴发户气质,但是脖颈上的天眼石和手腕上的佛珠以及拇指上的扳指,没有一样不是价值连城的宝贝。

    鲍老板微微一笑,指着满桌子的山珍海味道:"汪律师,如果我约你不是为了吃饭,为什么要点这么一桌子的美食呢?哈哈哈,老哥,我不是说过吗,私底下没有人的时候,你千万别把我当老板看,就当是自己家的兄弟。”

    汪律师看了一眼满桌子的菜,心里却不停的犯着嘀咕,鲍老板对他的态度让他有些受宠若惊,但想想他真实的一面,又让他开始坐立不安。

    "老板……我想知道,晚上你为什么要那么做……我告诉你那个人是跟我女儿在一起,你知道我女儿也在现场,为什么会痛下杀手……万一我女儿有个什么长两短……"汪律师说到这里,牙根都忍不住咬紧了。

    鲍老板微微一笑:"老哥,那都是手下人做的事,我吩咐过了,让他们一定要小心,谁知道他们竟然做出这种事情来!不过,老哥,你别生气,我已经给予他们惩罚了,让他们下地狱去好好反省了……哈哈哈哈,这样你满意了吧?”

    王律师忍不住浑身颤抖了一下,这才是他眼的鲍老板,心狠手辣,做事情绝对不留后患。

    "你的别墅我会安排人给你整理好。这一点你放心。"鲍老板继续道:"我怎么可能会对馨予下手呢……呵呵呵,你是知道的,我一直都很喜欢馨予那孩子,我也一直都希望馨予能嫁给我们家清华做媳妇……”

    说着,鲍老板长叹一口气:"可是这造化弄人啊……老天爷竟然让我这黄土埋到腰的老家伙突然丧子!哈哈哈,真是想给我鲍家断了后啊。”

    汪律师越来越害怕,这气氛也越来越是觉得不对劲儿。

    "老哥,我们本来可以成为亲家呀,都怪那个该死的徐云……"鲍老板说着,开始冷笑了起来:"老哥,告诉我,那个徐云和你家馨予到底去了哪里?我知道你肯定知道,你放心,我绝对不会伤害馨予,我只要那个混蛋的命。”

    汪律师浑身颤抖了一下:"老板,我真的不知道那个徐云去了哪里,而且馨予没有跟他一起,馨予是接到公司的电话,去片场了,导演要找她看剧本,真的跟那个徐云没有任何的关系!”

    "老哥,你是不是不相信我?"鲍老板手晃着酒杯,冷冷的盯着里面的红色液体道。

    "老板,请你相信我,如果我知道,我一定会通知你的。"汪律师道:"我既然能在昨天晚上第一时间通知您我发现这个可疑的人,我以后一定也会在第一时间通知您。”

    鲍老板微微一笑:"虽然我不知道你第一次为什么通知我,但我却知道你以后肯定不会说实话吧?哈哈哈哈,可是馨予如果跟那个人没有关系,又为什么会跟那个人睡一张床呢?汪老哥,你就不要再自欺欺人了。不要让我跟你翻脸。”

    汪律师拼命的摇着头:"我真的什么都不知道,老板,我求求你放过我,我女儿也是无辜的,我们真的什么都不知道,我们根本就不知道那个家伙真的是在兴安岭找老板麻烦的人啊!”

    "呼……如果你不说,那我就只好去问你女儿了。"鲍老板抬头看了看天花板,指着满桌子的菜道:"汪律师,快吃吧,这可能是你这段时间能吃的最好东西啊,不要等到失去了才知道后悔,哈哈哈哈。”

    汪律师脑子嗡了一下:"求求你,老板,别伤害我女儿!”

    "不会的,我只是问一下而已,当然不会伤害她。"鲍老板淡淡道:"再说了,我一直都很看好馨予来帮我们鲍家传宗接代,很可惜我儿子短命,那这传宗接代的事情还是要落在我的身上……哈哈,汪律师,恐怕以后我不能叫你老哥了,我要叫你岳父大人了?”

    "不……不要……"汪律师整个人的脸色都瞬间惨白。

    ()
网站地图:1 2 3 4 5 6 7 8 9 10 1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