徐云赶了一整天的路,终于在天黑之前进入了申江市,第一时间他便奔往星凯大酒店,比起有仇妍保护的果果来说,徐云似乎更担心阮清霜在星凯到底怎么样,以阮清霜的性格来说,徐云特别担心害怕她被那些混账王八蛋欺负。

    当汽车驶入星凯大酒店大楼的正门停下时,保安科长彭勇第一时间就走了过来,一般将车开到大楼门口的都是酒店的VIP客户,不是VIP客户的是不享受泊车服务的,毕竟平rì里光顾星凯的都是些大人物,若是什么人都照顾,他们保安队可忙不过来。

    就在彭勇准备开口询问的时候,徐云就在车里跳了下来,在彭勇的惊愕,徐云看了他一眼,淡淡问道:"阮总在办公室吗。”

    彭勇急忙点头哈腰了起来:"在在在,徐总,您怎么突然就来了,也没给我们打个招呼,好让我们迎接一下啊。嘿嘿嘿,最近您挺忙的吧?有什么我能分担的您就直接说,千万别跟我客气!”

    哎呦,这小子还挺识时务呢,徐云忍不住笑了笑,就教育过他那么一次,现在就学乖了。就凭他在徐云面前的这种畏惧,徐云也相信他们这些rì子肯定也不敢对阮清霜有什么不恭敬的地方,幸好自己在走之前给了他们点颜色看看,这下徐云心里轻松多了,他把车钥匙扔给彭勇:"帮我泊下车,钥匙让前台的人送到阮总办公室去。我什么时候来,还用得着跟你打招呼?”

    "是!保证完成任务。徐总当然是随时要来随时来,随时恭候徐总视察我们工作!"彭勇接过车钥匙认真道,然后亲自按照徐云的吩咐将车开到地库的专用车位去,仔仔细细将车停放在那辆黑色卡宴旁边。

    徐云直接坐电梯奔往阮清霜的办公室,看到星凯一切运行都没有问题,他不得不佩服阮清霜对于酒店管理上的天赋,从最初的一个小小药膳馆,到后来的河东市药膳大酒店,再到如今的五星级星凯大酒店,不论是多大的摊子,她都能认真的去做好每一件事情。

    或许现在也应该是让河东那群兄弟过来帮忙的时候了,徐云在电梯里想着,很快电梯便到了阮清霜办公室所在的六楼,徐云想给阮清霜一个惊喜,所以并没有敲门,当他推门而入看到阮清霜伏案工作的时候,心里多少都有些心酸。

    这么大一个摊子,徐云直接交给阮清霜来打理,阮清霜一句怨言都没有,任劳任怨的帮徐云做着一切的一切。

    徐云推门进来的声音也没有影响到阮清霜专心做事情,因为接手酒店的时间还不太长,她必须弄清楚酒店所有的账目,花出去的每一分钱和赚到的每一分钱,阮清霜都会让财务发来报表,亲自验过。

    这无疑增大了阮清霜的工作量和工作压力,但认真的她却没有因为这个而退缩或者放弃,再复杂的报表她也会认真的去看,并且认真的计算。

    徐云见她没有反应,便悄悄走到她的身后,突然伸手在背后蒙住了阮清霜的眼睛。阮清霜先是愣了一下,然后便惊讶的道了一声:"徐云?!”

    "不是吧?这你都能猜得到?"徐云还真吓到了:"霜姐,你是不是早就看到我进来了,故意没理我呢?”

    阮清霜见真的是徐云,顿时欣喜若狂:"真的是你!哈哈,因为你的手掌很特殊,所以一下就能感觉的出来,而且你身上的味道也跟其他人不一样啊,还想吓唬我,我一下就戳穿了吧。”

    徐云看了看自己的手,又闻了闻自己的衣领:"没什么不一样啊,难道我身上臭了?我可是有经常洗澡的。”

    "不是臭啦。"阮清霜无奈笑了笑:"你怎么也不说一声就回来那么突然,哦!我知道了,肯定是果果给你打电话了吧!"说着,阮清霜看了看手表上的时间,现在已经是下午四点半了:"再过半个小时果果他们就放学了,这次可是直接放寒假了。是不是她给你打电话了,你才赶紧赶回来了。其实你若是有自己的事情,可以先忙完自己的事情。”

    徐云愣住了一下:"今天放寒假了?”

    "是啊。不然你以为呢。"阮清霜道:"再过十几天就要过年了,学生们也不容易,也该放假休息几天咯。”

    徐云点点头:"那咱们就先回去吧,晚上准备点好吃的,晚上我还要隆重介绍一个小子给你们认识,接下来的时间我们都会住在一起。”

    阮清霜有些为难的看了看桌面上的账单:"原本我也想今天早点回去,可是这账面上的数字怎么也对不起来,我都看了好几遍了,就是不知道为什么会少了一部分钱,饮食账面支出的一部分费用并没有获得应该有的收益。”

    徐云拿起单子只看了一眼,便对阮清霜道:"这是谁给你的,以前的账面都对得起来?”

    "财务部的主管巩姐给我的。"阮清霜摇摇头道:"也不是,我一直都有地方对不起来,却也搞不清楚到底是哪里的问题。我也去餐饮部查过,根本没有任何不对劲儿的地方。”

    徐云拿着单子就往外走去,阮清霜愣了一下问道:"你去干嘛?”

    "账是财务应该做的事情,我去问问巩雪燕到底那地方出的错。"徐云道,他还真没想到一直以来看上去最没什么脾气的巩雪燕竟然是最玩心机的,星凯大酒店餐饮部涉及面很广,绝对不是阮清霜短时间能摸清楚的。

    至于徐云为何一眼就看出了账面的不对劲儿,那是因为幸好徐云去过顶楼的酒廊,那是星凯大酒店收入的一部分,却被阮清霜忽略了,财务部的巩雪燕却不开口提醒,才会让阮清霜一直以来备受困扰。

    徐云今天就要给这类笑面虎上上课。

    "巩姐人不错,你千万别去跟人家发火。"阮清霜急忙道:"这也说不定是我的问题。”

    徐云真是对阮清霜的善良伤透了脑筋:"霜姐,不是所有笑脸相迎的人都是好人,世界上有一类人,被人称作是笑面虎。”

    阮清霜愣了一下,不知道徐云这话是什么意思,但她也没再说话,只是安静的跟在徐云身后,直接前往财务部的办公室。

    星凯大酒店的财务室很大,因为这么大的酒店,几百号员工,财务部门是一个非常重要的部分。每个人都要负责每个人的事情,然后上交到主管巩雪燕手,最后由巩雪燕交给阮清霜。

    徐云破门而入的时候,整个财务室的十几个人都愣了一下,说话的声音也都消逝了,财务部的员马上起身要去主管办公室通知巩雪燕,却被徐云制止了。

    部门员和其他所有财务出纳一起,亲眼目送徐云走到财务主管办公室的门前,毫不客气的起脚踹开了办公室的门。

    哐当一声,房门被踹开,巩雪燕正在办公室里打电话,被突然的声响吓了一大跳,手机都啪唧掉在地上摔出了电池。作为星凯的财务主管,她算是身份比较高的层领导了,所以表情有些微怒。但看到来着是上次差点把他们全部开除掉的徐云,就发不出火了。

    徐云也没跟她浪费时间,开门见山把手里的财务报表劈头盖脸的砸在巩雪燕的脸上,巩雪燕一下就懵了,完全不明白徐云为何要这样对待自己。

    "巩雪燕,我记得我上次跟你们所有层领导开会的时候就警告过你们所有人。不要耍什么花样,你怎么就是不听呢?"徐云淡淡道:"给我解释一下,为什么阮总每天的账面都会有错误的地方?”

    巩雪燕心里又气又怕,但却敢怒不敢言,低声道:"我怎么会知道……阮总毕竟没学过会计……”

    "少跟老子扯淡!"徐云一听她还要狡辩,当即下定决心要杀一儆百,或许这个酒店的层管理者,还存在巩雪燕这种口是心非的人:"马上收拾东西给我滚蛋。以后星凯就没有你这一号人。”

    巩雪燕一听也有些急了:"凭什么她对不起账面就要我走人!”

    徐云毫不客气的揭穿了巩雪燕的小手段:"顶楼酒廊里的所有收入去哪里了?巩雪燕,你不会要我说的再清楚一些吧。你把每天酒廊的收入放在自己口袋,搞乱阮总的视线。但却在最后公司集存款的时候把钱偷偷放回来,让人看不出你做了手脚。我不知道你临时挪用酒店的钱去理财了还是去炒股了,但如果我把这事情告诉警察,你就是挪用公款罪!”

    巩雪燕见自己被徐云揭穿,一脸惊慌,但却又不知如何开口狡辩,彻底傻眼了。

    "你自己去人事部顾友那边辞职滚蛋吧。"徐云冷冷道:"还有,别指望我会给你结算工资,你挪用公款赚到的钱或许比工资还要高。你懂我的意思。”

    "徐总……我,我错了……"巩雪燕终于是服软了:"我是一时的鬼迷心窍,不是故意的……而且我真没有贪污酒店一分钱,我只是临时借用一下,我求求你,原谅我。”

    徐云指了指办公室的门道:"上次我已经给过你们机会了,所以你们任何人都没有第二次机会。巩雪燕,你可以想想,即便今天在这里的不是我,是叶法拉,你也一样会卷铺盖滚蛋。别让我废话,你若再不走,我就让彭勇带保安部的人来轰你了,到时候丢面子的可是你自己。”

    巩雪燕放弃了,她狠狠瞪了徐云一眼:"好,算你绝!徐云,我巩雪燕就不相信离开了星凯大酒店还活不下去了,我告诉你,以我的能力,在任何公司都能混上饭吃!我知道星凯很多商业秘密,你试试我敢不敢说出去!”

    徐云微微一笑:"那你就试试。如果全申江人都知道你在星凯大酒店做主管的时候挪用公款,谁还敢用你?所以你千万别威胁我,到时候断财路的可是你自己。做财务的一旦名誉上毁了,说什么恐怕都没有人敢相信你了吧。”

    巩雪燕这才彻底的瘫坐在了地上。()
网站地图:1 2 3 4 5 6 7 8 9 10 1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