回家的路上阮清霜有些提不起精神,她觉得徐云没有必要把事情做的那么绝,应该再给对方一次机会。但徐云跟阮清霜的想法却完全不一样,他觉得机会他已经给过了,是有些人不自觉,那就不能怪他了。虽然阮清霜还是有些介意,但最终她还是决定尊重徐云的决定,或许有些时候她应该让自己狠一些,决绝一些,果断一些。

    徐云并没有责怪阮清霜的意思:"霜姐,我是担心你这样在与人的交际之会吃亏。面对真小人和恶人都不可怕,可怕的是伪君子和笑面虎。以后你一定要记得,对付伪君子和笑面虎,必须狠一点。”

    阮清霜点点头,算是答应了徐云的要求,微微一笑对徐云道:"不是有老话说嘛,吃亏是福。圣贤人告诉我们因果通世,一个人在世间,想占别人一点便宜,这是错误的观念。如果认为吃了某人的亏,也是错误的观念。因为这一生占人的便宜,来生要还他。这一生吃了亏,来生别人要补偿回来。因果通世,不是这一生就完了。若是看透过去和未来,起心动念,言语造作要知道因缘果报,你就开悟了。”

    因果通世,徐云忍不住微微一笑,有些时候阮清霜的话总能打动他,就是因为她的这份善良。即便徐云是无神论者,不相信人还有下辈子甚至是下下辈子,他还是微微一笑,虚心接受了阮清霜的开导。好吧,吃亏是福。

    很快,两人便回到了居住的别墅区,徐云掏出手机准备给秦婉儿打电话,让她早点回来,可是却得到了对方电话暂时无法接通的回复。

    没等徐云开口问,阮清霜就解释道:"给婉儿打电话呢?她关机了,最近申江在查一件大案子呢,她是这个案件的负责人,目标嫌疑人是太弯岛人,好不容易才出现在申江,婉儿说他们必须跟踪到底,找到证据。昨天去了警局之后就关机了,她跟我说了,和同事们一起呢,不让我担心,可我怎么可能不担心呢……呼,连个电话都打不进去,真不希望她再做警察了。”

    "她就喜欢那一行。"徐云放下手机:"算了,既然她有她的工作,那我们就不等她了,太弯岛距离申江那么远,嫌疑人在这边犯的肯定不是小事儿。再说,太弯岛是我们华夏唯一党派有区分的地方,管制有区别,犯罪嫌疑人若是在太弯岛,肯定没那么容易抓他,好不容易到了大陆,申江的警方肯定不会放过他,一定警力充沛,你就别担心了。”

    阮清霜点点头,表示自己理解,然后就和徐云一起进到厨房开始准备今天晚上的晚饭,大家好多天都没有聚在一起了,自从果果去了封闭式的学校,阮清霜真是快要想死她了,甚至都有些后悔把果果送到那种要半个月才放假一次的学校了。

    时间一分一秒的过去,眼瞅着都六点半了,仇妍和果果还没回来,让徐云更无法理解的是,步飞梵那小子也没回来。

    "霜姐,你不会记错了她们放假的时间吧?"徐云愣了一下,总觉有些不对劲儿,如果学生放寒假的话,不至于脱到这么晚还不让走吧?难道还要有晚自习不成?

    阮清霜摇摇头,坚定道:"不可能呀,我绝对不可能记错他们放假的时间,前天果果和仇妍打电话亲口告诉我的。我不可能记错呢。”

    说完,阮清霜便拿出电话拨通了仇妍的电话号码,让阮清霜无语的是,仇妍竟然也关机了!今天到底是什么rì子,世界停用手机rì吗?怎么谁都关机啊。人也不见回家,也联系不上,多少都让阮清霜有些担心。

    没办法,徐云打通了步飞梵的电话。

    这小子接电话倒是痛快,干净利索的在电话里问了一声:"找我有事儿?”

    "你们学校是不是今天放假?"徐云道:"你怎么还没回家?”

    步飞梵怔了一下才回答道:"我有我自己的人身ìyóu,既然我已经放假了,我有权利选择我什么时候回去,什么时候不回去。徐云,你不会以为你帮我办了一次派对,我就会永远乖乖听你的话吧?”

    "这么说你们已经放假了……"徐云淡淡道,步飞梵说那么多,他听进去的内容并不多:"既然放假了那就抓紧时间回家,叶法拉让我当你的监护人,你就要听我的。你最好快点,不然出了事情我可不负责。”

    步飞梵无奈的笑了一声:"我可没说过让你负责。今天我要跟朋友去飚车,你若没什么事情的话,那就挂了吧。”

    "你一个十岁的小屁孩,你飚什么车?你有驾照吗?你飚电动车吧你!"徐云一听就火大了,这年头都是些什么孩子,一个比一个难管教,这种熊孩子就应该去参加参加那个变形记,直接扔到山沟里穷到内裤都穿不起的地方,让他体验体验那种生活。

    "你管好你自己的事情就好,把叶姨让你打理好的酒店打理好,这是我们的共存点,其他我的私人生活就不需要你参与了。"步飞梵的回答很坚定,然后就毫不客气的挂掉了电话。

    徐云对这个家伙是一点脾气都没有了,现在可不是去担心步飞梵这小子的时候,徐云只能祈祷那小子不作死就不会死。现在他真正担心的是仇妍和果果,他给步飞梵打电话的时候,听到的都是路上汽车来往的声音,说明他肯定已经离开了学校。

    连初部的学生都离开学校了,那说明小学部肯定也已经放假了。既然已经放假了,他们现在既没看见人,也没联系上,显然让徐云坐不住了。

    这时候徐云又想到了林歌跟他说过的话,古醉人算出过她们会有麻烦……该死,徐云狠狠的心骂道,这还用他算吗!多简单的事儿,谁让果果身上有这么大的秘密,能没有麻烦吗!悔就悔在徐云不应该这么大意,他应该用最快的时间去确认青鬼的生死下落,确认还有没有人知道果果身上的秘密,这样就不会惹出现在这种事情来了。

    而徐云一直都太托大了,他侥幸的认为不会有人再知道果果的秘密,侥幸的认为青鬼都消逝这么久了,也应该死了……

    徐云一把抓起车钥匙对阮清霜道:"我去学校看看,你在家里等着,如果她们回来了,一定第一时间给我打电话。按理说已经放学有一阵子了,我担心她们是不是会路上碰到什么麻烦……”

    被徐云这么一说,阮清霜也忍不住紧张了起来:"我也要跟你一起去!”

    "如果我们都去了,她们回来家里没有人怎么办。"徐云道:"万一只是仇妍的手机没电了,又被果果非拉着去吃炸鸡呢。什么事情我们也不能想得太坏,霜姐,你就耐心等一下,说不定我刚走,她们就回来了呢。”

    阮清霜虽然心着急,却也只能这样,目送徐云离开之后,她哪还有什么心思继续做菜,不停的在客厅里面左右徘徊,祈祷果果和仇妍能快点回家。

    等待的滋味是很不舒服的,此时此刻的阮清霜如坐针毡,外面任何的车辆路过带来的风吹草动都会让她心情激动,可每一次都是以失望而告终。

    徐云用最快的时间驱车赶到果果所读书的学校,因为放寒假了,学校显得比平rì里冷清了很多。徐云将车开到学校门口的时候,马上被保安站出来拦住了。

    "请问你找谁?"保安看到豪车之后的态度也挺好:"学校都放假了,老师们也都走了。”

    徐云直接拿出一包烟扔到保安怀里:"兄弟,我接孩子没接到,进学校去找找。”

    这保安听得出来徐云声音挺着急,也马上就打开电动门,徐云一脚油门冲进学校,保安也跟着他车后面一路颠跑过去。很少有这么有钱的人对他们保安如此客气,还给他一包这么好的烟,保安心存感激,当然自愿来帮徐云到学校找孩子。

    徐云开车进入学校,整个教学楼都空了,宿舍楼也空了,这让他彻底陷入了紧张之,果果和仇妍到底去了哪里?他之前跟阮清霜说,仇妍可能带果果去吃炸鸡了,但他自己却很清楚,这谎言根本骗不了他自己。

    仇妍不会做出这种让人担心的事情来,而果果这么久没有看到他们,肯定也会想在第一时间看到他们,而不是去吃炸鸡。就算现在炸鸡和啤酒热卖到一塌糊涂,果果在见到他们和去吃炸鸡之间,也绝对会选择早点见到他们的,然后大家再一起去吃炸鸡喝啤酒,探讨都教授到底是哪颗星星上来的异能力拥有者……

    保安一路小跑终于赶上了徐云,他大口的喘着气道:"呼……呼……现在学生肯定都走了,最多是办公楼里还有几个领导,实在不行,你去问问他们吧。”

    问他们有什么用,领导平rì都是在办公楼里蹲着喝茶的,怎么可能看到外面发生的事情。比起问那些领导,徐云觉得倒不如这个保安见到的多。

    "你有没有见到过一个二十多岁的高个女孩带着一个六岁的小姑娘,大约这么高。"徐云一边比划一边道。

    保安愣了一下,摸摸下巴想了想:"你说的那个小姑娘是不是叫冯果果?那个高个女孩很冷艳,是她姐姐,来陪她读书的?”

    这下轮到徐云吃惊了:"你认识她们?”

    "真是找她们啊,嗨,早说呀,我们都认识冯果果,那机灵鬼太招人喜欢了。不只是我们保安部,后勤部里负责校园卫生的阿姨们也都特别喜欢她呢。"保安说起果果来,洋洋洒洒,看得出来果果的确很受他们的欢迎和追捧。()
网站地图:1 2 3 4 5 6 7 8 9 10 1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