徐云可没功夫听这他继续说下去,急忙道:"保安大哥,那你知道她们去哪了吗?学校不是放假了吗,她们放学之后去了哪里?有没有跟什么人在一起?”

    这时候,保安有些警惕的看了徐云一眼,说话也有了一些戒心:"你是冯果果的什么人?”

    "我是她爸!"徐云着急啊,看到这保安知道果果和仇妍的下落,就好像是溺水之人抓住了湖边最后一株救命稻草,急忙在口袋掏出带的所有钱递过去:"请你一定要告诉我她们去了那里,果果和她姐姐在学校离开之后并没有回家。”

    保安屏住呼吸,并没有要徐云在车窗递出来的人民币,他看了徐云好久,提出了大大的疑惑:"你是冯果果的爸爸?你才多大啊,不会是未成年的时候就要孩子了吧,开什么玩笑啊小哥,我可是听说人家果果跟那高个女孩是亲姐妹啊,她姐姐跟你差不多年纪吧?”

    徐云真不知道如何解释了,干脆就不解释了:"大哥,我不是果果亲爸,她是我干女儿,你快告诉我她在哪,我担心她有危险,果果没有父母已经很可怜了,我是她干爹我必须对她负责。”

    保安一听就乐了:"哈哈哈,得了吧小哥,你到底是有什么想法?我告诉你,你最好别打冯果果的注意,我们全校师生都特喜欢这小姑娘,你说她没有父母?哼,如果今天下午放学那时候不是我值班,我还真可能被你给骗了,但很可惜,下午放学的时候就是我值班,果果和她姐姐就是被她父亲接走了,而且他父亲相当有钱,派人开房车来的……”

    徐云脑子嗡了一声,这到底是什么情况。

    "你别以为你开一辆卡宴就能怎么样。我是保安我骄傲,我也有骨气!绝对不会被你一盒烟给收买的。"说着,保安便把徐云刚才扔给他的那盒烟给扔进了车窗:"你有钱也别想做什么亏心事,这次我放过你,你若是再想到学校打冯果果那小姑娘的注意,别怪我对你不客气了就。赶紧走吧,这里不欢迎你。”

    果果被他父亲接走了?徐云瞪大眼睛看着保安道:"那个人绝对不可能是果果的父亲,她现在有危险,你快告诉我她去了哪里!那些人肯定是诱拐她离开的!快点告诉我他们到底带她去了哪里?”

    这时候徐云明显的开始焦躁不安。

    保安听到徐云的怒意,自然也不甘示弱:"人家小姑娘自己都跟我承认了,说是她爸爸来接她去玩,哼,这可是我问她的时候,她亲口跟我说的。都说眼见为实,难道我会傻到相信你一个陌生青年的话吗?如果对方是人贩子,能骗得了一个六、岁的姑娘,但却不可能骗走她那个二十多岁的姐姐吧?很巧,小姑娘临走前专程跟我聊了几句呢。”

    怎么可能!?

    果果亲口承认是她爸爸来接她走了?仇妍也跟着一起走了?果果的爸爸不是早已经离开人世很多年了吗,难道真的是见鬼了,这绝对不可能!徐云从来都是一个无鬼神主义者,所以他肯定这其必然有原因。

    到底是什么人搞的鬼,徐云现在也完全没有线索,但可以肯定,仇妍和果果已经陷入到危险之了,他正在面对一个超级大麻烦的挑战。而这个超级大麻烦让他完全没有任何头绪。

    "不可能,果果已经答应我了,会在放假之后跟我一起去南海度假。怎么可能跟其他人离开,那个人一定是骗子。"徐云坚定道:"大哥,我求求你相信我,我绝对不是坏人,我可以把我的车和我的所有证件都押在这里,请你务必告诉我果果临走之前跟你说过什么。”

    徐云相信果果的聪明,刚才保安说,果果临走之前,专程跟他聊了几句。或许这线索就在这里面,果果不会平白无故跟他聊天,如果果果真的看到自己认识的人,真的看到她爸爸,她又怎么可能会有时间跟保安聊天呢?

    "你别白费口舌了,我为什么要对你一个陌生人说那么多。"保安道:"你既然无法证明果果跟你的关系,那就不要怪我守口如瓶。”

    徐云实在没有办法了,他开门下车,低声说了一声对不起,然后就突然出手把保安迅速制服,并且直接将他的手指头放在车门处:"我只给你一次机会,告诉我,果果都跟你说了些什么,如果你不说,我就夹断你的手指,我数到十!”

    保安被这架势给搞的慌了神,因为学校都放假了,所以整个学校就只有两个保安值班,他跟着过来,另外一个同事还在学校门口保安室,根本看不到他,也不可能听到他的呼救。

    "你放手!你这是违法犯罪!你懂法律吗!"保安一边用力挣扎,一边嚷嚷道,但他却惊奇的发现这个青年的力气实在太惊人了,他好歹也是每天坚持锻炼的健壮男人,在对方手里竟然半分都挣扎不开。

    徐云冷静道:"现在我没功夫跟你聊法律……一!二!!”

    听到徐云开始数数,这保安挣扎的更是厉害了,他在徐云身上感受到一股说不出来的劲儿,他相信这家伙绝对不是在吓唬他,如果他不说,他真的会猛关车门夹断他的手指。

    徐云数数的速度不紧不慢,却很匀称:"……,八,九……”

    "我说!"最终,保安选择了妥协,因为他知道刚才接走果果的人不只是一个人,有很多人,而且他相信,那些人都是小姑娘果果爸爸身边的保镖,肯定都有些身手,就算这家伙一个人去找麻烦,也未必能占到什么便宜。

    徐云刚要怒关车门的手放松下来,认真的看着保安,如果这家伙说谎,他可以在眼神读出来。

    "她离开的时候跟我说,她爸爸要带她去东庄海岸,在那地方吃大餐,然后坐船出海。"保安道:"这是冯果果跟我说的原话,我警告你,冯果果家可不是小户人家,你最好不要去给自己惹麻烦。”

    徐云在他的眼神里没有看到恍惚,可以肯定这保安没有说谎。而且这也符合常理,东庄海岸可以直接出海,如果真的是有人想将果果带走的话,那他们做出这种选择也一点都不夸张,只要船上了公海,那就根本不可能被人追上了。

    时间紧迫,徐云没有功夫再耽误下去,他一把松开了保安,郑重的道了一声:"保安大哥,刚才的事情实在对不起了!事出有因,希望你不要介意!等有时间我一定好好谢你!”

    说完,徐云就直接上车迅速冲出了学校,沿着大路疯了似的开向东庄海岸,不管怎么样,他都要做最后一搏,若是这次追不到人,那以后想要找人就更困难了!

    被徐云松开了的保安迅速在口袋拿起手机记下徐云的车牌号,然后准备打电话报警,可又仔细琢磨了一下对方临走之前说的话,这家伙怎么看都不像是坏人呀,可他到底是为什么?难道他真的错怪他了?

    保安被搞的一头雾水,算了,他也操不了这么多的心,反正他相信老天爷是不会让那么一个可爱的小姑娘和那么漂亮的一个女孩蒙难的,这之间肯定是存在什么误会了吧。罢了罢了,他就是一个保安,负责好自己的本职工作就可以了,其他份外之事也就管不了那么多了。

    ……

    徐云一路狂飙赶往东庄海岸,一辆房车的话是很容易辨认的,虽然说这年头的汽车多,豪车多,跑车多,但是房车还真没多到满大街都是的地步。徐云相信如果他们还没有离开的话,就一定可以找得到。

    根据果果留下的信息,徐云可以确定他们是吃过饭之后才会离开,这完全给了徐云信心。因为一但上了公海,就不是一天两天能结束航程的问题,在船上吃东西的滋味可绝对不如在陆地上舒服,临走之前吃顿好的也是不可避免的选择。

    很快,徐云就找到了东庄海岸附近最大的一处饭店,也一眼便看到了那饭店门口停放着的一辆GMC的白色S**ANA房车。不管是直觉也好,第感也好,徐云脑子里瞬间就肯定了这车必然跟果果他们有关系。

    一个漂亮的滑行甩尾,徐云直接将自己的座驾停在了这辆白色S**ANA房车的车位后,彻底挡住了这辆车行驶离开的路线。

    就在徐云走下车来的时候,那辆S**ANA房车里的驾驶舱里就跳出两个人,指着徐云便吼道:"会开车吗!你搞什么搞!那边明明有车位,你还乱停!乱停也不能挡别人去路吧!”

    徐云二话不说径直走向两人,眼神发出凛冽的冷光,开口质问道:"是不是你们到学校把人带走的!”

    这两人显然用行为承认了他们去学校带人的事实,因为他们听到徐云的话之后,面色瞬间就阴冷了下来,毫不犹豫便摆出架势,左侧一人更是二话不说就挥拳攻向徐云面门!

    徐云条件反射性的抓住那迎面袭来的一拳,反关节的向外一扣,瞬间折断了对方的手腕,在对方的拳劲上可以看得出来,至少有二流高手的境界!可现在区区二流高手在徐云眼里根本什么都算不上了。他一击爆踹便将第一人整个踹飞撞到身后的车上。

    右侧一人看到徐云实力如此强悍,当时就有些心虚,但又无路可逃,只能试图侥幸的偷袭,在徐云刚踹飞第一人的时候,他便突然在身后扑上来。

    但徐云的速度快到惊人,就在第二人扑向他背后的时候,他突然转身,起臂迎着扑过来的对方,毫不客气的抓在对方脸上,猛的向前冲出两步,将对方的脑袋狠狠撞击在那辆S**ANA房车的玻璃窗上!

    瞬间,血流满面。()
网站地图:1 2 3 4 5 6 7 8 9 10 1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