不管是什么样子的高手,脑袋也都是肉做的,那房车的玻璃是经过改造的防弹玻璃,却也还是被徐云残暴的拿着那家伙的脑袋给撞了个支离破碎,人也跟着直接昏迷过去。对方终于意识到了徐云的厉害,那个一开始就被徐云踹飞的家伙迅速掏出手机想要求援。

    可这家伙连号码还没播出,手手机就被徐云一脚踢飞,远远的摔落在一旁,屏幕和机身都摔花了脸。徐云没有留情,一把掐住那人的咽喉将人提起来,冷冷的问道:"他们在哪个房间吃饭。”

    "我……我……不知道……"那人还想要狡辩,却马上感觉到徐云强有力的手指掐的他脖颈越来越紧了,原本只是说话困难的他开始感觉到呼吸也变得越来越困难了。

    徐云什么话都没说,面无表情的看着面前这个被自己掐住透不过气的家伙。终于,那家伙明白了自己的命运已经完全不掌握在自己的手里了,如果他再僵持下去,他的脖子会被对方狠狠掐断。

    在他还能开口说话之前,他还是老老实实的交代了:"……楼……楼包房……包,包房……名称……世……世外……世外桃园……”

    在他说完最后一个字的时候,酒店大堂主管看到外面有些不对劲儿,已经急忙赶了出来,就在这大堂主管走出来的时候,徐云对这家伙就像是对之前那个家伙一样,狠狠将他脑袋撞碎了房车的防弹玻璃上。

    这家伙当然也是同样的命运,直接昏死过去。

    "天呐!"酒店大堂主管见状,惊呼一声就想要跑回去报警,可人还没跑几步,就被在他身后追上来的徐云一把抓住了后衣领,大堂主管的脸上瞬间变色,惊呼一声:"我……我什么都没看到,我真的什么都没看到,我就是打酱油的。”

    徐云没有跟他扯淡的功夫,开门见山:"带我去楼的世外桃源包房。”

    "我真的什么都没看见,求求你放过我,我不想参与到你们**火拼的事情,求求你老大……放过我吧,我上有十老母,下有岁儿女,全家口人就指望我一个壮劳力赚钱养活啊……"这酒店大堂主管一边哀求一边诉苦。

    "你若不想让你一家口没饭吃挨饿,那就老老实实带我上去。"徐云冷冷道:"不然我让你像那两个家伙一样。”

    大堂主管使劲儿的点着头:"老大,我听你的,你怎么说我就怎么做,你说什么我做什么……我带你去,但你千万不要伤害我,求求你,真的求求你……我们是私人酒店,老板没给我们买工伤保险……”

    徐云推着这个话痨主管走进酒店,酒店里的服务人员看到大堂主管有些不对劲儿,却也没有人去问,平rì这家伙仗着自己是主管,总是耀武扬威,在他们员工面前狐假虎威的,所以没有几个人喜欢他。

    大堂主管现在多么希望有人上来拦住他们,问他一声,这样就能给他一个跑人的机会了。可偏偏没有任何一个人正眼瞧他,都该干什么的干什么,这凶神恶煞的家伙就站在他的身旁,他又不敢开口乱说话,只能乖乖的带着人往楼梯上走去。

    层楼梯,无非几十步台阶,这大堂主管就像是走了人生最漫长的一条路似的,好不容易熬到了楼的世外桃源包房门口,他终于松了一口气。

    可徐云却并没有放过他的意思,指了指房门示意他开门。

    "我?"大堂主管指了指自己的鼻子,惊讶的睁大眼睛,压低声音道:"老大,你就别拿我开玩笑了,楼都是贵宾,都是有钱人,我谁也惹不起,您行行好,放过我吧,你们有什么恩怨你们自己解决,不要让我为难……”

    徐云可不会给他出去报警的时间,他刚才来的路上就看到过,东庄海岸的派出所距离这地方非常的近,如果有人报警的话,警察赶过来只需要几分钟的时间而已,徐云又不知道对方有多少人,不能确定自己是否可以在短时间内搞定,所以才没有轻易放人。

    就在大堂经理还指着自己不停摇头的时候,徐云突然伸手就把他整个人给推进了包房之。

    包房里的人被这突然闯入的家伙震惊的全部站了起来,可看到是大堂主管的时候,却又纷纷松了一口气。

    硕大的桌子周围,共坐了五个人,果果和仇妍就在其,果果看上去表情很平静,而仇妍却显得很虚弱。面对这突如其来的打断,两人都是面无表情,看了一眼,便继续把目光回到桌子上。

    坐在饭桌hōngyāng椅子上的男子皱了皱眉头,对大堂主管道:"又没叫你们,你来这里要做什么?”

    "我……我……"大堂主管我了好几次,也没说出个二十一。

    在室外确定了里面情况的徐云,迈步走进了这间包房,微微一笑道:"老板加菜,安排他来问问你们需要什么。”

    徐云的出现就像是深海里最猛烈的鱼雷炸弹,仇妍虚弱的表情瞬间有了血色,而果果更是兴奋的直接跳了起来!再也不压抑自己的情绪,大声的喊了出来:"爸比快救我们!”

    坐在饭桌hōngyāng椅子上的男人蹭的一下就拍案而起,他左手位的两个手下毫不犹豫的起身扑向徐云!徐云起脚将站他面前的大堂主管踹向其一人怀里,集全力面对对方其一人。

    既然对方二流高手都只配在楼下看车,能在这桌子上面吃饭的,必然就要有一流身手了吧?

    果然,对方确实很强悍,虎虎生风的几拳将徐云逼的后退几步,但毕竟实力上有一个等级的差距,徐云找准对方回拳的一个机会,迅速一脚勾向对方小腹,当对方双手来挡的时候,徐云招式瞬息万变,当胸一拳正对方!

    愤怒下的徐云招招都是下的死手,即便是一流高手被一拳击胸口,也是无法承受那强大真气的吞噬,迅速后退撞在墙上,口一甜,哇的吐了一口血水。

    而这时候另外一人已经将大堂主管推到了一旁,看到自己人遭到重击,抡起一把椅子就向徐云砸来。徐云一个侧身躲开对方的袭击,箭步向前,提起膝盖猛撞对方小腹!

    对方迅速后撤,连续小步后退才得以躲避开徐云的攻击,然而徐云一旦开启了进攻模式,可就不是那么简单便可以停止下来的,紧随其后的一记鞭腿狠狠抽在对方脸上,巨大的力量将整个人踹飞出窗外,直接在楼重重摔落下去!

    看到徐云如此威武雄壮,果果忍不住站起来拍手叫好:"漂亮!老爸,你最无敌了!”

    搞定这两人之后,站在徐云正对面的那个男人终于忍不住露出嘴角充满邪气的笑容:"厉害啊,看来我们所有人都低估了你的实力呢。哈哈哈,兄弟,咱们不如坐下来心平气和的聊一聊。”

    徐云冷笑一声:"事情都到这份儿上了,还有什么好聊的?”

    那个男人右手一甩,手便出现了一把锋利的宽面短刀,刀的样子很丑,完全没有半分美感:"哈哈哈哈,如果真的要打,我也不一定会输,所以,我还是建议你坐下来跟我好好聊聊。”

    徐云盯着那把丑陋的宽面短刀看了几秒钟,抬起头冷冷的盯着那个男人:"你就是刽子手,苗刀……”

    没错,这个男人便是地下世界人送外号刽子手的苗刀,他凭借一把看似菜刀的丑陋短刀,在高手如云的地下世界得到这样一个恐怖的称号,便可想而知他的实力到底有多么强大了。

    苗刀没有否认,他似乎早已经习惯了这种被人认出并且畏惧的感觉,点点头道:"没错,我就是刽子手苗刀。兄弟,你又是谁,为什么我没听说过地下世界有你这么一号猛人。”

    徐云没有接他的话茬:"我是谁你不需要知道,你只需要知道现在把人放了。苗刀,虽然你不知道我是谁,但是我相信鲁南天子王龙皇却知道我是谁,我希望你明白我的意思。”

    苗刀的表情发生了一丝微弱的变化,他抬头看了徐云一眼冷冷道:"你竟然知道王龙皇……你到底是谁?”

    "去问你的主子吧。"徐云道了一声,转身就想去带果果和仇妍走。

    但这时候苗刀却突然在手里拿出一个遥控器似的按钮装置,对徐云怒道:"你若敢在上前一步,那就小心她们身上的炸弹!”

    徐云的脚步当场就僵在了原地。

    果果无奈的指了指自己手腕上带着一个不明物体,又指了指仇妍手腕上同样带着一个不明物体。那手环一样的东西是扣锁上的,像手铐一样紧紧贴合手腕肌肤,根本不可能退下来。

    "你以为我还是王龙皇的人?哈哈哈,看来你真是知道的太少了。"苗刀仰头大笑几声:"我早已经不在鲁南那个鬼地方待着了,你也少拿王龙皇来压我。我告诉你,你最好别逼我,这手腕式的控制炸弹虽然不会炸死人,却能让她们没了手臂。如果你舍得让这么一大一小两个美人永远变成残疾,就尽管带她们走吧。”

    徐云的心就好像是被人用手狠狠的攥了一下,这一瞬间,他有种杀人的冲动。

    但很快他便清楚这种时候必须冷静,迅速让自己冷静下来之后,徐云深深的吸了一口气:"那你想怎么样,你说,怎么样才能放了她们。”

    "兄弟,这人可不是我要的,是冥王要的。呵呵呵,你若想带回去,除非是在我的尸体上踏过去。"苗刀眯起了眼睛,露出阴冷的寒光,他不会让徐云活着离开的,因为这家伙竟然知道王龙皇,如果他出现的消息传到了王龙皇的耳朵里,到时候黑虎罗星必然又会对自己展开不要命的追杀。

    ()
网站地图:1 2 3 4 5 6 7 8 9 10 1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