冥王?

    徐云多少都有些诧异,他真没想到在果果这件事情上,冷尘会参与进来,要知道冷尘已经很久没有干预过华夏地下世界的事情了,他在他的冥王岛上当他自己的土皇帝,一群高手前呼后拥的,不论到什么地方都有人点头哈腰。为什么又要突然插手华夏地下世界的事情呢。这一点徐云完全想不明白,要说起来,徐云真不希望对手会是这样级别的人物。

    论及年龄,冥王冷尘要比徐云年长将近二十岁,但却能依然保持年轻的容貌和心态。所以说两个人并非是一个年代的,冷尘崛起的时候,应该是在张邈之,邪神,他们这一批人退居地下世界幕后的时候。而当时徐云还没出生呢,现在的冷尘都退到幕后了,懒得再在地下世界里去拼夺什么名誉名声了,而且他的实力也远远超出超级高手这个争强好胜的阶段了。

    可是即便如此,修为之人的内心都是向往强大的,而且修为永无止境,这也是众所周知非常非常简单的道理。所以就算是冷尘退出了华夏的地下世界,在自己买下的岛屿上过着逍遥自在的rì子,若是有一天能得知心境突破更快的方法,按耐不住也是正常。

    “你背叛鲁南天子王龙皇,却投奔了冥王冷尘……”徐云淡淡道:“我一直以为刽子手苗刀是个顶天立地的人物,却没想到是个不忠不义的人。我对你这种人能说什么呢?呵呵……”

    显然,徐云的笑声让苗刀很是不爽,毕竟“呵呵”一词已经当选网聊最伤人词汇,显然就是冷笑和不屑的意思。不管怎么说,苗刀不论是在王龙皇麾下,还是在冷尘手底,都是被受到重用的人,从未有人敢在他面前这样对他。

    就连王龙皇和冷尘都对他不薄,现在一个名不见经传的家伙竟然敢在他面前这样对他不屑一顾。更何况现在还有其他人在场,苗刀面子上更下不来台,他自然就更不会对徐云心慈手软了。

    紧握的拳头和脑门上爆起的青筋,都证明了苗刀此时此刻的心情,他似乎已经无法按捺住自己想要杀掉徐云的那股冲动了:“兄弟,冥王这次让我来是带走这个暴力狐尊和这个女娃,我不想多事生非,今天我心情好,饶过你一次。你最好想想冥王是什么人,再站在我面前跟我这样说话。”

    这话放在一般人的面前,影响力绝对是巨大的,有几个人能惹得起冥王?至少苗刀觉得整个华夏大陆也没有几个人敢站出来和冥王叫板,所以他才会说出这番话,而且他的的确确不想把事情闹得太麻烦,毕竟他只要完成自己的任务就可以了。

    “就算是冥王,想要带走我的干闺女,那也要经过我的同意。”徐云也不打算再客气了:“只要我不答应的事情,就算是天王老子也该他妈滚去哪里就滚去哪里,还有,老子可不是你兄弟,别叫的那么亲近,恶心,知道吗?”

    苗刀再也无法忍受了,他已经忘记了冷尘给他的千叮咛万嘱咐,只要找到这个小女孩,不论发生天大的事情都不要去理会,只需要把人给他带回来就可以了。

    “小子,你还真是敬酒不吃吃罚酒,你以为你靠着运气解决掉了青鬼,你就能用同样的运气对付我?我告诉你,你还差远了……”苗刀已经开始蓄力,试图找准时机在直接给与徐云致命一击。

    而徐云也不是菜鸟,早已做好了一切迎战的准备,他很清楚苗刀能被人称之为刽子手是多么厉害的称呼,所以他绝对不会犯任何轻敌的错误。狭路相逢智者胜,徐云在耐心的观察着一切,毕竟他手里还有能使得炸弹爆炸的遥控器,如果不是因为这个,徐云也没必要跟他废那么多话,他无非就是要激怒对方。

    实力相当的超级高手之间很难分出胜负,但谁若是先动了怒气,那恐怕就是输掉了一半,愤怒往往会牵动人体内的真气和内力,即便是普通人也一样,当怒气爆发的时候,或许很是恐怖,但当怒气消除一部分真气和内力之后,就会在体力和反映速度上有微弱的下风,只需要这一点点的破绽,任何一个超级高手都会有能力把握对方手转瞬即逝的漏洞。

    苗刀对于徐云的底细知道的很少很少,或许只有姓名和当时他跟青鬼对决时候的实力。毕竟他能得到的任何信息都是在青鬼口得知。

    当然,苗刀是不会犯下那种小看对方的低级错误,就算对方实力比青鬼高之毫厘,他并不看在眼里,但他也谨慎对待,毕竟栽在徐云手里的人不只是赤蝎,豹女,花和尚,刀疤小丑之流,还有青鬼,金枭这一类超级高手呢。

    若不是苗刀的小心谨慎,恐怕也不会得到冷尘的器重,让他出来办这件事情。

    当然,在场发生心理微妙变化的并不只是苗刀,徐云的内心也变了,开始他只求救下仇妍和果果,而现在不一样,现在他不仅仅需要救下仇妍和果果,还需要在苗刀嘴里问清楚,他是怎么知道青鬼的,而冷尘又在青鬼的嘴里到底听到了一些什么。

    从求逃,到求胜,徐云必须有坚定的信心。虽然徐云因为果果的原因使得自己在修为上的突破异常飞速,但徐云却多少都有些心虚,毕竟心境这种提升的速度让他完全没有安全感和适应感。

    虽然徐云的心境现在已经突破到超级高手四阶的水准,但他自己的意识里,他依然只是超级高手一阶二阶的水准。但是这种自降身价的感觉也挺好,至少徐云不会狂妄自大。

    跟徐云同样是超级高手四阶高手的苗刀就不一样了,他心里只把徐云定格在青鬼那种一阶二阶的水准上,即便他不会轻敌,优越感也是自然的。

    两人真正交手之后,徐云这种自降身价的人不会因为一两次的吃亏而懊恼,还会因为一两次的占据上风而提高自信心。心存在优越感的苗刀就不一样了,他若是在徐云手里吃了亏,必然会懊恼,也绝对不会因为占据上风而有信心,只会觉得那是自然而然的事情,却会因为落入下风而感觉到沮丧,失去信心。

    各种方面来看,徐云才是天时地利人和的一方。但结果是要用拳头来证明的,只是理所当然的分析,不可能分析到什么。

    但动手之前,徐云必须确保仇妍和果果的安全,只有那样,他才能放心的去跟苗刀去动手:“敢不敢打个赌。”

    这突如其来的一句话让苗刀有些发懵,他微微一怔:“你到底想跟我耍什么花样。”

    徐云不屑的冷笑一声:“不敢的话就直接说,不要找借口,敢就一句话,不敢也是一句话。有种是男人的就别扯开话题。”

    “你也太自大了吧?”苗刀忍不住道:“你不会以为你有实力可以完全赢我吧?哼,你若是觉得这样也可以的话,那好啊,你想赌什么,随便你说。”

    “我赌我自己,如果你能赢了我,我不只是让你把她们两人带走,我也跟你一起回去,以后我就是你麾下的人。”徐云道:“或许听上去没什么,但你若是仔细想想,对你的益处还是很大的,我能帮你做多少事情,你也能清楚的算一下。我这个人说一不二,今天说了这话,若不兑现,天打雷轰顶。”

    这筹码对苗刀的确是不小的筹码,他手下现在能做事的就醉刀仙胡来,的确,胡来的外号实在唬人,会被人误以为是酒剑仙轩辕智一级别的人,可他那酒后可绝对不是能办事的人,用苗刀的话,不如叫他醉刀鬼,他就是一个醉鬼。

    若是徐云能在他手里给他做事的话,那他的身份地位岂不是能提高很多,鬼医彭君德,毒蚁黄羽,嗜血鼹鼠杨轶,这些人在冷尘面前的地位都要比苗刀高,原因很简单,就是没有功劳。可苗刀每次带胡来办事,胡来都会因为酒而犯下一些致命错误,让他根本没脸交差。

    现在得到这样一个扩充自己实力的机会,苗刀又怎么会甘心放弃呢。

    徐云盯着苗刀,示意他尽快做出回答。

    “那你想要我拿出的筹码是什么?”苗刀忍不住诱惑道:“想跟我赌什么。”

    “赌你手里的那个炸弹的遥控按钮。”徐云直接明了道。

    苗刀微微一怔:“你只要这个?”

    “对。”徐云依然没有犹豫。

    这对于苗刀来说是个稳赚不赔的买卖,就算是他不打赌,两人交手如果输了,他一样也要把这个给他,而现在他却多了一个赢了对方就能让对方做牛做马的机会。这何止是有点赚,简直就是稳赚不赔的大好事儿。

    对于苗刀来说,这的确是好事儿。但对于徐云来说,这是更好的一个提议。只要苗刀答应,他就能确保果果和仇妍的安全,到时候他出手就可以无所顾忌了。反而是苗刀为了徐云以后能给他卖命,就不敢下致命的狠招了,无形减少了徐云个人安全问题。

    再退一步说,即便这样徐云也输了,却还有了跟果果和仇妍一同前往冥王岛的机会,只要还能看到人,徐云就相信有机会解决问题。这是徐云短时间内能想到的最好方法,就看苗刀到底是上钩还是不上钩了。

    经过短暂的思考之后,苗刀终于开口了:“好!就听你的,我跟你赌,谁若是毁约,谁下辈子就是没娘生的畜生。”

    徐云点点头,笑了笑,指着自己和果果以及仇妍人:“我的筹码都在这里呢,你的呢,难道就不放出来了?这样是不是有些不公平,万一你变卦了呢,我可没办法跟你抢。”

    “我不是那种人!”苗刀说完就将那炸弹的遥控器直接放在桌子上,二话不说,一脚踹飞椅子,直接抄刀就向徐云面门扑去,气势犹如奔洪!

    ()
网站地图:1 2 3 4 5 6 7 8 9 10 1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