对方如此强势出击,徐云自然也不甘落后,高手过招,输什么都不能输了气势,输了气势就等于输了人。老话说的好,不争馒头争口气,人活一口气,树活一张皮。

    徐云面对苗刀直接削向面门的那把宽面短刀,丝毫没有惊慌和失措,急速后撤几步躲开苗刀手宽刃扫过他面门的刀风,由于这是包房之内,所以说空间有限,徐云后撤之后便是墙面,他突然转身跳起蹬向墙面,借着墙面弹回的力道转身一脚直接勾向苗刀手腕,苗刀并没有慌张,手腕一反,刀刃再次刺向徐云勾来的一脚,徐云只能收力,脚尖横提,点了一下刀面,躲开苗刀横扫过来的一刀。

    躲开一刀之后,徐云也没含糊,就在苗刀出刀还未能回刀即使防备之时,回身便是当胸一拳!这一拳直接诠释不仅仅是枪法有回马枪一招,拳法也有回马拳!徐云的这一拳的确过于刁钻,攻其不备,着实将苗刀惊出一身冷汗,他没想到面对自己的刀锋,这家伙竟然还敢回身出拳!苗刀必须承认,对手是他在超级高手见过最特立独行的一个,各种让他无法摸清楚套路的招式,完全将苗刀一开始百分之百必胜的气势给消磨掉了。

    当然,这才只是开始,苗刀也不是未成年耐不住性子的小孩,当然不会因为一时的吃惊而无法保持自己的定力。有些时候人们把淡定俩字当笑话看,其实淡定对于习修古武之人来说,绝对不是一个笑话,定力往往是决定持久战胜败的最重要因素。

    苗刀先是快速后撤躲开徐云全力的一击,一边琢磨着如何迅速解决的办法。但徐云却完全不给他留下破绽的机会。然而,就在苗刀犹豫不决的时候,徐云毫无防御的便攻上前来,每一招都是致人要害!此时此刻的徐云完全没有任何防御之心似的,漏洞百出,任凭苗刀攻击他任何一处破绽,都有可能取其性命。

    杀敌一千自损八百的打法,苗刀倒是听说过,但还真没听说过杀敌八百自损一千的打法!而徐云现在就是,他的每一招都是攻击的苗刀要害,而留给苗刀的破绽也都是致命的破绽。只要苗刀抓住攻击的机会,便可以轻松击杀徐云,他稍作防御,虽然也会受伤,但是却可以自保平安。

    这不是杀敌八百自损一千的打法又是什么?苗刀一时间无法理解,但当他就要准备出手袭击徐云破绽命门之处的时候,他才猛然想明白了原因,徐云敢这么做,完全是因为那个赌约。因为徐云就是他自己的赌注,苗刀若是真取了他的性命,他去那找办事情这么利索干练实力又不凡的帮手去?

    犹豫的瞬间,徐云的拳头已经欺至面门,苗刀慌张只能用刀面去抵挡。碍于徐云拳头太硬,这下震的苗刀虎口都麻了一下,手的宽面短刀也差点脱落在地。

    这东西可以说是他苗家的传家宝,人在刀在,若是刀都被人打掉了,那就不用跟人家比试了,直接认输就跑。这可是面子上的大事情,面子掉了,人还怎么在社会上混啊。

    想到这里苗刀手的宽面短刃便被她紧紧握住,先是下盘站牢固之后,紧跟着便起脚猛踹向徐云,迫使徐云只能迅速后退,这时候苗刀才得以重新举刀挥舞而来。

    面对苗刀犀利的刀法,徐云不得不承认对方果然实力不俗,这样一个人竟然会叛变王龙皇而改投冷尘麾下,可想而知冷尘是他多么强硬的靠山。对于这类高手,一般人都会诚心相待,这也就不怪王龙皇在得知苗刀叛变之后有多愤怒了,一般人怕是都不会接受一个你诚信相待的人背叛你。即便是王龙皇那么想除掉的人都能依然活的逍遥自在,看样子冷尘实在更难对付。

    苗刀完全没有想到徐云能在自己的板斧面前坚持到现在没有落到下风,而且还在某种程度上说赚了便宜。

    这自然是让苗刀无法忍受的,他怒斥徐云一声:“你这叫使诈!你别以为我想赢下你这个赌注就不敢对你下死手,我告诉你,我得不到的东西,我宁愿毁掉他,也不会让其他人得到的。你若是想靠着这侥幸的心理想要试图赢我,那就太天真了。”

    “是你想多了吧。我只不过是按照我的形式去做事,反而是你畏首畏脚,到时候别耍赖皮说我是胜之不武。”徐云继续刺激着苗刀的神经,这时候越是让对方无法头脑清晰的做出判断,对方越是不知如何是好。

    相反,若是不让对方脑袋发晕发乱,说不好他真会下定决心搞个鱼死网破。徐云这时候的挑衅瞬间奏效,苗刀还就不相信自己无法将徐云彻底拿下!这种心理是在王龙皇身边的时候学到的东西,王龙皇喜欢玩鹰隼,他有好多好多的鹰隼,他最喜欢的事情就是熬鹰,所以他经常会说,他就不相信世界有无法被驯服的鹰隼。

    道理是同样的,鹰隼有熬不住自己精神力的时候,人也有这种时候,这种时候一旦你灌输了其他思想,他就会成为一个无法为自己思考的极端分子。

    徐云现在在苗刀的眼里,就是一支野生的鹰隼。他必须用各种方法,各种手段去驯服徐云,让徐云为他自己所用,成为他身边的得力助手,苗刀必须用熬鹰隼的办法来熬徐云,让徐云知道他在他手里的附属品也一样。

    “你以为我真的会因为不敢下手而被你打败?”苗刀冷笑道:“那你可以试试,看看我们会是谁先躺在地上!”

    说道心狠处,苗刀忍不住再次扬刀表示出进攻的姿态。

    而这时候果果却得意洋洋的拿着手那个炸弹的遥控按钮,哈哈的笑了起来:“老爸,我搞定了!东西已经到我口袋里去了哦。”

    苗刀回头大吃一惊,他利用果果和仇妍的关系,用遥控炸弹来控制两人的言行举止,这才能让她们相互为对方的安危而乖乖就范,若不是果果身上有这种高科技的炸弹,仇妍即便是断掉一只手臂都会毫不犹豫的去解决问题。而果果又何尝不是,为了仇妍不会因这东西受到严重的伤害,她那么多鬼心眼鬼主意都愣是没敢瞎琢磨过,就怕对方看出来耍诈,对仇妍不利。

    两人的这种心理被苗刀抓的很准确,所以才导致了果果会乖乖就范,还跟学校门口保安说的那么客气,仅仅是在这细节之处留下了她的鬼心眼,因为果果在认徐云当老爸的那天之后,就相信她老爸能解决一切。

    果果的智商很高,她的推断能力甚至超过一般大人,在那么紧急的时刻,就连仇妍都没想到过如何去给徐云留下线索之类的念头。而果果都已经考虑到了徐云极有可能会找来学校,而且第一接触的人必然是保安,果果才会用聊天的方式将她被带走的信息透漏给保安,这样让徐云来到这里不会断了线索。而且保安不会引起苗刀的怀疑,反而会使得苗刀觉得果果彻底放弃了,再跟人做最后的道别。

    能在这个年纪有如此缜密的心思,除了果果又还能有谁?如果不是徐云突然冲进来,果果看到那大堂主管的时候,正想着如何给人家留下深刻印象呢。因为只有让这个酒店的人记住你,记住rì期,即便徐云今天没有回申江,没有即使找来,以后也有寻找她的线索。果果在考虑事情上,甚至想后考虑了很多不,各方面存在的可能都想得到。

    这可不是说一个只是智商高而聪明的孩子能做到的,果果高的不仅仅是智商,什么情商以及各种商,她都异于普通孩子的存在。这不代表早熟,而是代表了一种过于夸张早到的自立,或许过早失去父母,爷爷冯千岁又惨遭恶人洗牌,她又跟仇妍一路流浪,后来仇妍为了引走追杀之人还将她单独遗留在河东市,这一切的一切都是迫使果果的自立能力过早的到来。

    其实徐云并不希望果果这样,一旦自立确定,果果便会失去很多童真,生活在这种状态下,她很难保持一个童真的心,她会过早的用成年人的方式去考虑问题,这对孩子来说,虽然让人觉得惊讶和厉害,却并不一定就是好事儿。

    或许很多人都希望自己能有这样一个智商情商各方面都很高,小小年纪就能自立和成年化的孩子,然后考燕京大学,考华清大学之类之类的华夏一流院校……可徐云不这么觉得,他反而更希望果果能多一点孩子的童真,去无所顾忌的玩闹嬉戏。

    可想要果果做到这些,或许真没那么容易没那么简单,徐云必须清理一切阻碍果果拥有童真的那些人,才能还给果果一个孩子应该拥有的环境。

    想到这里,一直都隐忍想要后发制人的徐云在体内突然爆发出了一股强大的力量,这股力量让他再一次毫不犹豫的攻向苗刀!

    看到徐云来势汹汹,苗刀心一阵忐忑,果果夺走了炸弹遥控器已经让他分心,而徐云这次的气势绝对又异于之前,竟然让跟徐云同样是超级高手的苗刀感觉到一阵莫名其妙的强大压力。

    对于苗刀来说,这种压力绝对是不妙的,同等级别的高手是不会给与他这种压力的。即便同样是超级高手,等级却比他高出更多的九阶高手,就算可以轻松将其击败,却也不可能给与他这种心灵上的威压。

    只有宗师境级别的高手,才能练出这种迫使人为之胆寒的霸气威压。而这一刻,距离宗师境不知道还有多少条街的徐云竟然能迫使与他同一级别的高手感受到这种威压,说出来让人完全让人难以置信。()
网站地图:1 2 3 4 5 6 7 8 9 10 1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