华夏有千千万万的古武修为者,初窥门径有个阶段,从流高手到二流高手,最后是一流高手,每一个阶层都有九次突破,每次突破都会将自己的心境和实力提高。没错,真正意义上,即便是一流高手,也只能是安排在初窥门径的阶段上。因为真正跨入超级高手的行列之后,才能开始领悟到体内真气存在的奥妙,这种奥妙是之修内力还未形成真气的高手所不能领悟的。

    所以,在某种意义上来讲,只有到了超级高手的境界,才算是真正的高手,才脱离了初窥门径时的那种对自己一知半解的状况。只有到了超级高手的阶段,当内力蜕变为护体真气,穴窍全部贯通的时候,才能体会修为的奥妙。

    所以说,倘若苗刀是一流高手,能感受到徐云带给他的压迫感那是必然的,毕竟实力差距很大。可苗刀已经脱离了初窥门径的阶段,他也是真真正正的高手,领悟了内力蜕变为护体真气,穴窍全部贯通的奥妙。

    所以说,徐云能给与到苗刀这种威压,是让苗刀完全无法相信的。这种霸气的威压之感,他之前不是没体会到,一次是在鲁南霸主王龙皇的身上体会到,一次是在冥王冷尘的身上体会到。

    而这两个人可都是绝绝对对的宗师境高手,完全能压迫苗刀一个层次。可徐云不是,徐云作为一个苗刀心比自己阶级还要低一些的超级高手,怎么可能在他面前施展这么霸道的威压呢?虽然只是刹那,但那种威压的确让苗刀有些为之胆寒。

    感受到这股强烈的威压感之后,苗刀再次跟徐云交手,显然便没有了之前的那股自信,巨大的落差感让苗刀心惊颤。在这种状态下的他,又怎么可能是刚刚爆发的徐云对手?

    徐云还是简单的招式,毫无华丽可言,但每一击都是强而有力,每一击都刁钻到让苗刀很难去招架。若不是心态产生了变化,或许苗刀是不会感觉到如此吃力,但现在苗刀开始感觉到非常的不爽,他格挡的速度甚至开始有些跟不上徐云的拳脚速度了。

    越这样,苗刀便越是慌乱,越是慌乱便越是不知如何是好,很多次面对徐云刁钻的拳脚,他都开始无法招架,只能后退回避去闪躲。可这室内空间毕竟太小,徐云根本不会给苗刀逃出他的攻击范围去调整的机会。

    两人对战以及同两军交战都是一个道理,一旦来了气势,那就是要一鼓作气,不给对方喘息调整的机会。就跟体育竞技的比赛似的,篮球场上一方得势甚至可以连续砍下十几甚至二十几分,这时候一旦对方教练叫了暂停,给与调整和分析之后,或许就能止住这种继续落后的情况。

    当然,徐云和苗刀之间不能用篮球比赛来形容,因为没有教练能给苗刀叫暂停,苗刀都能去硬着头皮接下徐云一波又一波的疯狂攻击,在徐云的疯狂攻击下,苗刀终于忍不住开始节节败退,开始有了露出破绽的迹象。

    徐云可不会浪费这种天赐的良机,一边心夸奖果果做的好,一边更加疯狂的和苗刀纠缠在一起。

    仇妍也在第一时间从果果手里拿过炸弹的遥控器,这种东西可不是拿来开玩笑,一旦触发,果果和她就都存在着致残的可能,仇妍可不希望果果出这种事情,徐云和苗刀的对战都完全不能影响到她,她迅速将遥控器小心拆开,并且破坏掉触发装置。

    触发装置破坏掉之后,仇妍才算是终于松了一口气,至少果果身上的危险解除了,虽然手腕上的那个能轻松使人致残却不取人性命的高科技化炸弹还未拆除,但以后一定有机会弄下来。

    仇妍知道自己终于可以来帮徐云了,可看到两大超级高手的疯狂交手之后,她才意识到自己根本就插不上手。这时候蜷缩在包房角落被吓傻的大堂主管正哆哆嗦嗦的抱着手机,试图趁机拨打报警电话,直接便被仇妍一脚将手手机踢飞,摔在地上支离破碎的。她知道徐云不想跟警方牵扯上关系,而且她本身也是不希望和警察打交道的人。

    这就是仇妍和秦婉儿之间关系的微妙之处,在阮清霜看来,她们两个都是一家人。而实际上,不论是在阮清霜的立场上看,还是在果果的立场上看,还是说在徐云的立场上分析,仇妍和秦婉儿都的确是比朋友还要亲近的关系,可两人却总有些什么隔阂似的。

    当然,这是必然会有的,一开始秦婉儿和徐云之间还有隔阂呢,但毕竟男女之间的关系要比女人之间的关系更容易处理,所以徐云才能和秦婉儿迅速打成一片,而仇妍则是需要长时间的去和秦婉儿接触才可以。

    但两个人之间还都各忙各的,仇妍一门心思都放在果果身上,而秦婉儿也在用工作来麻痹自己不要乱想一些徐云的事情,所以两人至今都没有那么亲近,朋友到还是朋友,可若说是一家人,恐怕有些勉强了。

    “你带果果先走!霜姐在家等你们呢。”徐云在苗刀招架不住后撤喘息的功夫,迅速将车钥匙扔给仇妍,他可不想让果果看到过于血腥的场面,也不想让阮清霜一直在家担心挂念。

    仇妍接到钥匙便迅速抱起果果在楼窗户一跃而下,只留下一句话:“要走一起走!”

    果果当然也是这么认为的,她不可能舍下徐云老爸而回家找阮妈妈的,那样她就成不仁不义的果果了,徐云大老远费尽心机来救他,现在他还没脱身,果果怎么可能走得开。

    仇妍将果果带下来,也是怕有些场面会过于血腥,她也不希望果果接触到这些东西。而且,虽然炸弹的控制器被拆卸,但这带在手腕上的炸弹却依然还在,若是受到强烈的碰撞,谁也不敢保证它不会爆炸。

    跃下楼之后,仇妍便按下车钥匙的开锁键来确定车辆,迅速将果果带到车上:“你在这里等我,我去帮他。”

    果果很懂事的点点头,她虽然担心仇妍回去有危险,但她也担心徐云一个人有危险。所以果果宁愿相信对方会双拳难敌四手,仇妍能去的话,多少都可以给徐云一些帮助。

    仇妍锁好车门便冲回这家饭店,里面所有员工都傻了一下,仇妍的冷艳可以给人留下很深的印象,所以她是之前就上过楼的客人,在场的工作人员都可以确定。途又没有人见到她下来过。很快,整个饭店就开始传起来,今天来了一对冷艳美女,双胞胎……

    当仇妍赶到房间之后,苗刀正单膝跪地,重重的喘着粗气,嘴角还挂着一抹擦干了的血渍,看样子是吃了大亏,显然是胸口窝上了徐云的拳头,要知道徐云这蕴含真气内力的拳头可真不是吃素的。

    与此同时,徐云也好不到哪里去,他的手臂上被苗刀的宽刃深深的开了一道十几公分的伤口,血很快就染红了半边衣袖。看上去在刚才的一拳上,他虽然赚了便宜,但对方也没有吃亏。

    仇妍见装迅速扯掉自己衣袖上的布给徐云包扎勒起伤口,预防徐云大量出血会导致昏迷。

    “没用的,我刀上有毒……两个小时,只需要两个小时……他就没命了,哈哈哈……咳……咳咳!”苗刀刚想笑,就猛咳几声,同时哇的又吐出一口脓血,整个过程他都没有敢让自己动弹半分,似乎刚才的内伤让他伤的非常严重。

    仇妍毫不犹豫上前捡起苗刀落地的宽面短刀,狠狠划过苗刀左肩!肌肉撕裂的感觉让苗刀还是忍不住痛出了声音。

    “解药呢。”仇妍冷冷道:“我给你秒钟的时间考虑。”

    说完,仇妍就将那把短刃直接贴在了苗刀的咽喉处:“一。”

    没等仇妍说二,苗刀就开口了:“在我衣服左侧口袋,红色小瓶的粉末外敷,黑色小瓶里的药丸内服。”

    仇妍拿出来,直接打开药丸先给苗刀吃了一颗,然后给苗刀外敷粉末药物。整个过程苗刀都没有任何反抗的意思。这样仇妍才算是放心了,急忙给徐云服下药丸,并且处理伤口。伤口很深,即便是仇妍,看的也是隐隐心痛。

    “先不要管我,先杀了他。”徐云指着苗刀道:“他暗运气恢复会很快,不能给他逃走的机会。”

    苗刀心惊道:“这里是华夏,法治社会,你杀人是犯法!而且你才用了我的解药,不是这么快就要恩将仇报了吧?”

    “你不想死也可以,回答我的问题。”徐云不等苗刀是不是答应,就先开口问他了:“冷尘为什么要你来这里找她们,到底有什么原因。青鬼都跟他说了些什么?”

    苗刀摇摇头:“冥王的事情我去哪知道,我又不是冥王岛的岛主,我只过问我份内的事情,其他事情一概不闻不问。这是冥王的规矩。我这次来就是要带她们回去,没有理由,冥王让我这么做,我就这么做。”

    徐云盯着苗刀的眼睛看了好久,直觉告诉他,苗刀并没有说谎,他也不知道果果有什么用处,但冥王让他来抓人,他就必须服从。看来一切都是跟青鬼有关……

    “那我再问你,青鬼还活着吗。”徐云道。

    苗刀摇摇头:“我也不知道,虽然我最后一次见青鬼,他的确是苟延残喘的回到了冥王岛。但是因为他的失误让燕子门的金枭都在苏杭死在了你的手里,冥王已经把他交给鬼医彭君德去处理了,现在是人还是鬼,恐怕就只有冥王和鬼医两个人知道。”

    这样说,徐云心里大致也明白了,或许冥王冷尘真的在青鬼嘴里得到了一些什么消息。

    ()
网站地图:1 2 3 4 5 6 7 8 9 10 1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