徐云冷笑一声:“既然你这么一点用处都没有,也没办法给我半分信息,我还留着你有什么用?”说着,徐云对给他敷药包扎好伤口的仇妍道:“杀了他,以绝后患。一点有用的信息都没有透漏给我,我有什么理由留下你的命?就因为你长得丑?”

    仇妍二话不说,便径直走向苗刀,暴力狐尊的冷艳气质再加上做事说一不二,就算实力还未突破超级高手的境界,却也是地下世界响当当的名字。她每向苗刀跨近一步,苗刀的心都忍不住要咯噔的狂跳一下。

    眼看着仇妍走到苗刀面前要动手,苗刀才惊呼道:“我有,我有非常有用的信息!你答应我,只要你不杀我我就告诉你!我发誓这个信息绝对有用,你们一定非常想知道!放过我,我就告诉你们。”

    徐云无奈的耸耸肩膀:“你不说出来,我们怎么知道你说的是真是假,如果你说的还是些屁话,我为什么要放过你。”

    苗刀看到仇妍已经准备要对自己动手,最后争取道:“那我先说,我保证你们听了会吃惊,绝对有意义的信息,我说了之后你肯定会感激我的!只要你答应我,我说的有意义就不杀我我就说,不然的话,你杀了我,你也会后悔!”

    眼看着仇妍就要动手了,徐云开口制止了仇妍,对苗刀道:“虽然我这个人平时最讨厌的就是贪生怕死之辈。但有些时候我也特别喜欢贪生怕死之辈。如果我的敌人是贪生怕死之辈,我会很开心的。呵呵,苗刀,怎么说你也是在地下世界赫赫有名的超级高手,真没想到你也会这么怕死。那好,我给你机会,如果你说一个让我不得不承认对我很重要的信息,我就不杀你。但如果一点意义都没有,我就绝不留情。我说到做到,老天爷有眼睛盯着呢。”

    苗刀使劲儿点点头:“我相信你是条说话算话的汉子!我说,我全都说,刚才那个手腕炸弹控制器被拆除之后,手腕炸弹会接收到破坏信号,将会在二十四小时之后爆炸。如果不想残,那就只有二十四小时的时间去处理。”

    嗡,徐云脑子一下就凌乱了,苗刀这句话果然是震惊了他。要知道果果和仇妍的手上都有这个东西,如果说真的是这样,那岂不是就麻烦了!

    “告诉我怎么让她们把那该死的东西弄下去!”徐云有些发飙,伤害到他身边的人,是让他最无法容忍的事情。

    苗刀摇摇头:“若是遥控控制器还在,需要在后面输入六位数字的密码就可以解除,但现在控制器已经被毁掉了。那就要另外想办法了。只能强制拆除了。”

    徐云真恨不得现在就杀了苗刀出口气,可是他答应过了,如果苗刀说的信息真的帮助了他,他就不会再下杀手。徐云一向都是说到做到。然而仇妍却才不理会那么多,毫不犹豫上前扭断了苗刀的脖颈。

    直到死的一刻,苗刀都还瞪大眼睛,他不甘心……

    徐云刚想开口说些什么,仇妍却制止了他:“刚才只是你答应不杀他,又不是我答应不杀他。杀他的人是我,跟你没关系,你没有失信。”

    对于这样的仇妍,徐云还能说些什么呢。他理解仇妍现在心里的想法,因为这个王八蛋给她和果果带上了这个该死的东西,现在无法拆除,就极有可能让果果陷入到危险之。仇妍不甘心,她自己断条手臂倒无所谓,但她实在不甘心让果果也断一只手……

    徐云看得出来仇妍的心理,安慰她道:“放心,办法一定有。我们还有二十四个小时呢,那么多时间,根本不用着急。相信我,我一定有办法搞定的。”

    仇妍对于徐云的安慰深表感谢,但是她很清楚,安慰只是安慰。

    “哪怕只有一线希望,我都不会放过。”徐云道:“一定有办法,但你千万不可以自暴自弃,如果你若自暴自弃,恐怕就任何办法都没有了。”

    “果果在车里,你先带她回去,我处理完现场马上离开。”仇妍道:“这里还有他们的那辆房车,我可以自己搞定的,也会用最快的时间回去跟你们会合。记得,千万不要告诉果果她手腕上这个炸弹会在二十四小时之后炸掉。”

    徐云点点头,他知道,这个道理很简单,突然而来的死亡并不可怕,因为人们之前不知道会来,但等死就不一样了,那种胆颤心惊的感觉很不爽。

    仇妍考虑的很多,她之所以这么做,就是为了果果,即便是这事情没有解决,她也不想要让果果煎熬的度过二十四个小时,而是开开心心的度过。随后的事情随后再说吧。

    分工明确之后,徐云便下楼迅速开车带果果离开,果果很懂事,也没问仇妍去哪了,只是很幸福的坐在徐云身旁,一个劲儿的说:“爸爸,我就知道你一定会来保护我的,嘻嘻,你就是我的超人,只要我需要你的时候,想想你,你就马上会来到我身边。”

    “看来学校老师很厉害,教育的我家果果说话这么好听了。”徐云笑着道:“咱们先回家,你仇妍姐随后就到,妈妈给你做了很多很多的好吃的,你放心,你见了一定很开心。”

    果果一听,口水都流出来了:“学校食堂的饭菜完全没办法跟家里做的相提并论,我都快要馋死了呢。老爸,我想吃冰糖猪蹄了,这道菜有木有?肯定有的,哈哈,妈妈最了解我了。额,但你和妈妈也好久没见了,难道就没趁着我不在家的时候做一些成年男女之间才做的事情?以前是我在你们身边,你们不好意思,现在还有什么不好意思的呀。”

    徐云喜欢的是这种状态下的果果,无忧无虑,说话口无遮拦,一点心机都没有。他不希望果果以后生活在那种危险状况下,满脑子都是紧张兮兮的东西,不能无忧无虑的玩笑嬉戏。

    此时此刻的仇妍正在将苗刀几人扔进那辆房车之,然后开车往跟徐云他们的反方向驶去……

    一切事情都解决了,返程的路途总是让人觉得那么愉悦那么快,当徐云带果果回到家的时候,多多少少被那停满路边的豪车跑车给震了一下,这是要在家里开车展?

    别墅内乱哄哄的声音让徐云有些无语,当他带着果果走进房间之后,才知道这是步飞梵又带朋友来家里聚会了。整个房间乌烟瘴气,酒气冲天,厨房里阮清霜和徐云辛苦准备的美食都被这些家伙给吃了。

    此时此刻阮清霜正一脸哭笑不得的表情,看到徐云带果果回来,心头阴霾瞬间一扫而空。

    看到徐云带着果果进来,步飞梵并没有说话,而是依然舒舒服服的躺在沙发上,跟身边的朋友吃吃喝喝,打打闹闹,不知道他是不是要当徐云是空气。步飞梵虽然没说话,但是上次几个来的家伙到挺客气的,对徐云打了个招呼,但是看到徐云面色比较臭,也就没敢再找刺激。

    如果是平rì,徐云也就忍了,步飞梵也毕竟是孩子,但是今天他真的有很心急的事情,二十四小时之后如果不能搞定果果手腕上的那个智能炸弹,果果的手臂就没有了。

    徐云直接关掉内藏墙面和天花的音响,整个房间瞬间就安静了很多。原本还聊聊我我,亲亲热热的男男女女,全部把目光都集在了徐云的身上。步飞梵的脸色多少都有些不高兴了,他很讨厌别人打断他听歌。

    “徐云,你什么意思?”步飞梵冷道一声:“我们是招你了还是惹你了?”

    “我给你们十分钟的时间,全部都给我滚蛋。”徐云毫不客气道:“我没功夫跟你们每个人废话,十分钟之后不离开的,我亲自动手请他离开。”

    徐云的霸气让在场每个人都感觉到心里承受着巨大的压力,徐云这话刚落下,就有人开始准备动身离开了,谁也不想要得罪这么一个看上去惹不得的人吧。

    “你有病吧?”步飞梵岂能容忍徐云这样对他的朋友:“你不会把这里当作是你的家了吧?我告诉你,就算是叶姨不在,这房子也是我的!我想带什么人来我家里玩,你有什么权利管着我!”

    “如果不是叶法拉最后一再恳请我,你不会真的以为我会闲的来做你的监护人吧?”徐云完全没有平rì里的那种耐心,他再次环顾四周,口子吐出一个字:“滚!”

    步飞梵的面子直接被徐云摔在了地上,这让步飞梵完全无法接受,愤怒的他已经失去了理智,站起来跟徐云互瞪。自始至终徐云没有说第二个字,步飞梵的那些朋友还是乖乖的离开了。

    “把我的所有好吃的都给吃光了?”果果失望的看着厨房,指着步飞梵道:“今天这些都是做给我吃的,你竟然都给……哼,下次不要让我再看到你!”说完就赖在阮清霜怀里问步飞梵是谁,凭什么这样。

    阮清霜在徐云口和星凯大酒店里也了解到了一些情况,就跟果果稍微做了一些解释,然后又问果果想吃什么,她马上去给她做饭。

    “徐云,你很行啊,直接拖家带口住我家里了。”步飞梵冷笑道:“叶姨给我找的是监护人,而不是来找我麻烦的人,懂吗?”

    徐云现在没时间跟他解释:“我答应了叶法拉就会对她负责,你最好想清楚一些。还有,今天最好不要惹我,我没工夫跟你耍嘴皮子,也没功夫跟你浪费时间。马上滚回你自己的房间,别让我真的发火。”

    “你发火又能怎么样?”步飞梵挑衅着徐云最后的愤怒。

    徐云指了指步飞梵面前那坚硬的大理石桌面茶几,淡淡道:“不知道你的肚子硬,还是这石头硬?”

    话音落下,徐云的手指就直接穿透了那大理石桌面的茶几,留下一个透气的洞……看到这里,步飞梵肚子上的八块腹肌忍不住都颤抖了一下,这是人指头吗?电钻也没这么狠这么快吧?

    震惊,彻底震惊了。

    ()
网站地图:1 2 3 4 5 6 7 8 9 10 1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