步飞梵咂咂嘴,什么也没有再说,乖乖闭嘴返回自己的房间,但从他的表情上来看,他对徐云绝对不是敌意,反而到是显得有些敬意似的。可惜现在徐云没心情去观察和照顾步飞梵的感受,他只希望可以用最快的方法把果果手腕上的东西给拆除。

    “徐云,他再怎么说也只不过是一个十岁的孩子,你干嘛发那么大的火气。”阮清霜道:“孩子肯定是有犯错误的时候,好好教育肯定都会改好的。以后你也耐心点,别这么不分场合的就冲他吼,毕竟那么多朋友,男生都要面子。”

    徐云耸了耸肩膀:“想不到你连这样的孩子都有耐心去对待,我可不惯着那小子这些臭毛病,以后再带人回家疯,我让他也直接滚蛋。老子不发威真当老子是病猫了。你辛苦做那么多吃的,都进那群混蛋肚子里去了,我能不急吗。”

    “不管是进了谁的肚子,总之是都吃掉了就好啦。没有浪费和扔掉就不是可耻的。”阮清霜安慰徐云道:“那你说你们想吃什么,我再重新给你们做就是。对吧,果果,你说是不是,我们有好吃的当然要和其他朋友一起分享咯。”

    果果到也大方:“嗯,分享那是必须的,只是希望他以后能有点礼貌才好,不然吃了我的东西还不跟我说声谢谢,那就太可恶了。对了,妈,你说他才十岁?长得也不算矮,那也应该心智成熟了吧。怎么还跟个小孩子似的。”

    徐云和阮清霜听的是满头黑线,直接不敢接果果的话茬了,估计一般小孩是没她更心智成熟了吧?根本就不是一个等级的啊。如果说步飞梵就是普通小孩,若是跟果果一起玩儿,估计就算被果果卖了,还会帮着果果数钱呢。

    “对了,仇妍呢,仇妍怎么没有回来?”阮清霜愣了一下,问徐云和果果。

    这时候徐云和果果到是很统一答案:“她处理一点私事马上就回来。”谁也没有说今天发生了什么事情,主要就是害怕说了这话会让阮清霜心里担心。反正事情已经过去了,再让阮清霜后怕一次也没什么意义。

    “霜姐,要不然你去帮果果弄点吃的,我和她有些事情。”徐云道:“果果一直都没吃饭,估计现在也饿了,仇妍一会儿就回来,肯定也没吃饭呢。多做一些吧。”

    阮清霜点点头:“那当然了,你不是也没吃吗。我也一直都等着你们呢。刚才那些好吃的都让他们那群朋友给吃了。那你带果果玩,我去厨房。”

    阮清霜刚转身去忙着做饭,徐云就找来了工具箱,开始研究果果手腕上的那个手腕炸弹,这东西还真是制造的有意思,竟然试图用这种方式来控制人,既能伤人,又可以让人没有生命危险。

    果果很懂事的把手腕递给徐云,她也很清楚自己不可能一辈子都带着这个东西,必须要尽快的拿下来,虽然她还不知道二十四小时之后就会爆炸的事情,但却也知道这东西长时间带着肯定有危险。

    ……

    步飞梵回到自己房间之后就关上了门,他马上打电话给身边死党,将自己刚才的神奇遭遇告诉他们,不管他们信不信,反正他是信了,这个徐云果真就是传说的高手,跟叶姨一样,都是惹不起的那种大人物。

    当他说徐云可以用手指戳透大理石茶几的时候,所有人都取笑他,说他是吹牛呢,他也知道这听上去很可笑,如果是他听说,他也不相信,耳听为虚眼见为实,他是亲眼看到,所以他相信,而且非常非常的相信,没有任何一丁点的怀疑这是魔术障眼法。

    步飞梵这次激怒徐云完全是他有意的安排,因为自从上次跟徐云接触之后,他就在怀疑徐云到底是不是高手,到底是多么厉害的高手。因为他相信叶姨不会找一个普通人给自己做监管人。可他又知道,若是直白的问,越是高手,那他就越是不会告诉你。所以他就想到了激怒徐云,让徐云用某种愤怒的情绪来宣泄自己的实力。

    只不过,让步飞梵没有想到的是,他还没怎么做,徐云就已经生气了。这一点到让他有些不能理解,之前这家伙脾气不是挺好的吗。原本步飞梵琢磨的那些坏心眼,一个都没做呢,徐云就已经怒了。

    这时候步飞梵也大致明白了徐云的逆鳞在哪,他是个很在乎身边人的家伙,你对他怎么样,或许他不会愤怒,但千万不要祸及或者惹到他身边的人,一旦这样,他就会毫不留情的翻脸。步飞梵知道叶姨一定会找一个让她放心的家伙在自己身边的……

    不管怎么样,步飞梵对徐云多少都有了几分好感,只不过碍于面子,他也不知道如何去表达。男人之间的这种友情跟女人不一样,女人互相分享一些美食或者小玩具就能成为好的不可开交的闺蜜,也能因为一个男人争的面红耳赤成为敌人。而男人不一样,男人的友谊不是东西换取的,而真正的兄弟之间,也几乎不会因为一个女人而成为仇人。

    不然也不会有“兄弟如手足,女人如衣服”这种江湖腔话儿了。

    虽然差着不少年纪,但步飞梵还是希望能和徐云成为朋友。男人之间若想成为朋友,那就必须要放开自己,去聊天,说不定就能聊到共同的话题,大家都是男人,步飞梵觉得徐云说不定也喜欢军事,便在书柜找了一本超级军迷才会买的军事杂志,准备出去和徐云聊聊天。

    此时此刻,徐云却正在超级认真的用小镊子把果果手腕上的手腕炸弹打开,里面密密麻麻的很多线路,这下徐云就真有些茫然失措了。在部队的时候王毅让他好好学拆弹,但他都觉得无聊,没认真听过,如今突然要用到,岂不是麻烦了。

    这又不是拍电影,什么红线蓝线之间选一个剪,这若是剪错了,那可就会严重伤到果果。徐云脑子一片空白,就算是他懂得拆弹,但是这里面五颜六色的连接线也会让徐云陷入茫然。

    这种时候去哪找拆弹专家啊,徐云一点办法都没有,他凝重的表情让果果看得出来,他很为难。幸好果果懂事儿:“爸,实在不行,一剪刀下去全部剪断,说不定这东西接到爆炸信号的命令的速度,还没有你的剪刀快呢。”

    果果的这种想法是好的,理论上也存在可能性,但是真的做起来恐怕就困难太多了吧,根本不是闹着玩的。

    就在徐云一筹莫展的时候,步飞梵却突然在房间走出来,手里拿着一本军事杂志走向徐云,表情上略带一些尴尬的对徐云道:“抽烟么。”

    徐云没功夫搭理他,连腔都没答。而步飞梵看到徐云面前的工具箱之后,好奇心瞬间就起来了,他就跟没事儿人似的走近徐云和果果,当看到果果手腕上那被徐云拆开的东西时,忍不住惊呼一声:“腕式迷你人质控制炸弹!”

    他这一吆喝,徐云和果果都忍不住睁大了眼睛,徐云和果果都很惊讶,这东西都被拆开了,步飞梵一个毛头小子又怎么会认的出来?简直让人不可思议。徐云不得不对他刮目相看。

    “你怎么知道。”徐云好奇道:“你难道见过不成。”

    步飞梵点点头:“那是当然,超级军迷的话自然不会错过了解这些稀奇古怪的玩意,这东西我在一本欧美发行的发烧级军事杂志上看过,研发上市才一年的时间,被广泛用于各个国家控制政治要犯和被捕的恐怖组织头目。当然,也有通过特殊渠道流入黑市的,成为重大罪犯用来绑架对手的时候非常有效的一种特殊武器,这世界上谁也不希望断胳膊断腿。”

    听步飞梵说的头头是道,徐云还真是给他说愣了,果果也从一开始的特别讨厌这家伙变得有些欣赏了。

    不等徐云开口再问问题确定他是否真的懂,步飞梵就继续开口了:“别拿这种东西开玩笑,控制器呢,快输入密码将这腕式炸弹拿下来,很危险的。万一触发,那就是一条胳膊没有了。”

    “你觉得我是会开这种危险玩笑的人吗。”徐云道:“如果还有控制器的话,我用得着拆开这东西去一看究竟吗。”

    果果无奈的松松肩膀,小大人似的叹一口气道:“没办法,控制器被仇妍姐给弄坏了,她可不知道没有了控制器就无法取下来。”

    弄坏了?!步飞梵一听就瞪大了眼睛:“你们疯了吧,什么东西都敢弄坏,控制器若是弄坏了,那就麻烦了,二十四小时之后这东西会爆炸的,你们什么时候弄坏的?弄坏了多久?”

    偶买噶!果果的嘴巴直接就变成了O形,她可不知道还有这么一说,现在她终于明白徐云为何这么着急的要给她把这东西取下来了。原来还有如此大的危险存在。这就是说,她和仇妍都有危险,而且是二十四小时内必须解决的危险。

    虽然知道了这件事情,但果果似乎并没有徐云想象那样惊慌失措,她很认真的点点头,似乎对一切都很接受。

    徐云看了一眼步飞梵:“你为什么懂这么多。”

    “军事发烧友。”步飞梵道:“从小我就喜欢这些东西,没办法啊。虽然搞不到真东西玩一玩,但还是会去看这些关于军事上的各种杂志。华夏国内的专业军事杂志太少,所以就开始利用工具在网络上去搜寻国外的军事网站看,也会订购一些杂志寄来,无非就是等的时间长一些,不能第一时间看到最新的专业级军事杂志。”

    “那你有没有办法解决这问题。”徐云开口之后,自己都被自己吓到了,他怎么可能大胆到拿这么重要的事情去询问步飞梵呢,就算步飞梵是军事发烧友,那也毕竟只是一个孩子而已。

    ()
网站地图:1 2 3 4 5 6 7 8 9 10 1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