徐云开口之后就没再说什么,他知道自己这问题难度太大,步飞梵不可能有解决的办法。但让徐云没想到的是,他扭回头之后,步飞梵却给了他一个完全相反的答案。

    “如果你相信我,我愿意试一试,我先去问问我‘师父’,或许他有办法。”步飞梵道,看到徐云和果果的表情都很惊讶,他又解释道:“时间不会太久的,虽然我师父的年龄也没有多大,但他绝对是一个军事武器研究方面的专家,别说这个,就连再危险的生化武器,他都亲自动手解决过。他可是欧美现在赤手可热的军事天才。”

    徐云瞪大眼睛忍不住开口道:“你不会是说凯·马修是你师父吧?”

    步飞梵啊的一声瞪大眼睛:“你是怎么知道的?我可没对任何人说过……这……这是我跟我师父的秘密!我师父说过不要我告诉任何人的……你……你怎么知道的?你为什么知道凯·马修是我师父!”

    我晕!徐云差点晕过去,开什么国际玩笑,凯·马修是全球有名的军事天才,这谁都知道,而且这家伙年少有为,不到二十岁就发表过一篇自己可以利用某种元素扩大生化武器威力的论。

    当时这篇论就彻底震惊的整个世界,各种专家开始抨击他的自大自负和异想天开,而最终,他的论却得到了世界生化武器协会研究委员会的认同,实验证明,他是对的。

    仅仅凭借这一片论,这个美混血的小伙凯·马修就成为了全世界军事界里的一朵奇葩。

    这里的奇葩可不是值得那种傻缺到让人不可思议的网络用语。而是真正的奇葩,奇葩本意是指奇特而美丽的花朵,常用来比喻珍贵奇特的盛貌或非常出众的事物,是指罕见特殊的,非常美丽出众的。

    多少国家给予了他丰厚到令人咋舌的待遇邀请他,可他都毫不犹豫的拒绝了。美国是讲人权的,所以并不会强迫他做什么,还会安排FBI的特工保护他,让其他国家的特工间谍不能伤害威胁到他,所以凯·马修过的非常惬意。

    如果一定想要知道各个国家给他开出的待遇,婉转的说,给他开出最低年薪的国家,每年给他的待遇,要比全美NAB球星收入前十名的家伙加起来都要多。要知道,这是开出最少年薪条件的。比如华夏这种有钱的土豪国家,开出的金钱远比开出年薪最低的国家高出倍有余……

    不论是什么年代,不论是什么世纪,只要是在这个星球上,最宝贵的就永远是人才。

    徐云是神龙大队龙怒特战队出身的队长教官,自然是听说过关于国家想要请来凯·马修的事情,毕竟他爸是华夏人,他是华夏的种,只不过他父亲因为违反国际间谍法在追捕被击杀,他一直被他母亲在美国带大,所以才一直住在美国而已。

    当年华夏的确有意把这样一个人才也拉到神龙大队特殊武器研究部门,只可惜他拒绝了一切任何人的好意,他说自从知道父亲的死因之后,他就发誓绝对不被任何国家所用,他只要自己过的ìyóu自在。

    “你跟我开什么玩笑。”徐云无奈道:“凯·马修是什么人你以为我不知道吗,他是你师父?你哪认的?你知道他住在哪吗。”

    步飞梵被徐云一激,也激动了起来:“我当然知道!他就住在美国西岸加利福尼亚州西南部的天使之城洛杉矶,你以为我是开玩笑的吗?我告诉你,我跟我师父那叫有缘分,虽然我所有事情都是跟他通过网络视频询问,我也没真正跟他见过面,但他和我却绝对是志同道合的!”

    徐云许久无法让自己的心情平复下来,这小子给他的震撼也太大了吧?他有种想要选择相信他的冲动了。

    “如果你不相信也没办法,我只是好心而已。”步飞梵道:“徐云,你总不能眼睁睁看着这么可爱的小女孩遭受断臂之痛吧?”

    “我相信你,但你要给我证明,凯·马修真的是你师父。”徐云道,虽然他相信步飞梵,但是他却必须要谨慎:“只有我亲眼看到跟你视频通话的是凯·马修,我才能放心。果果虽然不是我亲生女儿,但我却一直把她当亲生女儿看待。你应该理解我的心情。就像你想亲眼看到我做些什么一样。”

    步飞梵愣了一下,原来他想要激怒徐云,让他展现一点实力的心思,早已经被徐云看穿,不然徐云今天也不会用手指直接戳穿那厚重的大理石桌面了。那么贵的茶几,戳一个洞可是很贵的。

    还是那句老化,耳听为虚,眼见为实。他必须亲眼看到,才能够彻底的放下心来。

    “我了解了。但我需要询问一下,我必须尊重我师父。”步飞梵目光坚定到,或许这是他能做出的最大让步了。

    徐云点点头道:“可以,这个没问题。当然要尊重他,如果他不愿意的话,我会再去想其他办法。”

    步飞梵马上跑上了楼去联系凯·马修,徐云也带着果果走上楼去,只要凯·马修能答应,他会在第一时间带果果进去。

    这时候阮清霜端着刚做好的冰糖猪蹄出来,看到两人完全没有吃饭的意思还要跑向楼上,当时就疑惑了:“这都几点了,快点准备准备吃饭吧,不然一会儿就该饿的不舒服了。”

    可徐云和果果哪还有吃饭的心思,根本顾不的冰糖猪蹄的诱惑,赶紧来到步飞梵的门口。

    步飞梵关了房门,接通凯·马修的网络视频,可是却没有反应,想想也是,以华夏现在这个时间计算的话,加州那边应该是早上六点多而已,作为凯·马修这样子的技术宅,恐怕十点之前是不会起床的。

    不得已,步飞梵拨通了凯·马修的电话。

    电话接通,一个睡意朦胧的声音用英语问道:“现在几点了,什么事情那么着急要现在打电话来?”

    “师父,真的是十万火急的事情。”步飞梵道:“我一个妹妹被人用腕式炸弹扣住了手腕,现在控制器已经被毁掉了,若是二十四小时无法取下来,如何强行拆除才能安全,里面好多线,我根本看不懂。”

    凯·马修的声音似乎清醒了很多:“你还挺有能耐,能把腕式炸弹的外壳拆开了?你妹妹得罪了什么人,会被人带上这种东西。一支腕式炸弹的售价可是不菲的哦。”

    “师父,我真的很着急,我希望你能帮帮我,帮我看看我应该如何是好。”步飞梵道:“我可以让她进来吗。”

    凯·马修考虑了一下:“可以,那你开视频,我准备起床。对了,如果你真的想要救你这个妹妹,我给你一个忠告,千万不要你自己来解决问题,你恐怕扛不住这么大的压力,万一到时候手抖岂不是麻烦了。”

    步飞梵愣了一下,然后试探性的问道:“那,除了我妹妹,我还能让她干爹进来吗?”

    “可以。我就知道那腕式炸弹的外壳肯定不是你拆掉的,就算你妹妹的干爹不是拆弹专家,也肯定知道一定的拆弹知识才能搞定的。”凯·马修回答的很干脆:“那我马上起床。希望那该死的腕式炸弹还可以坚持几分钟不会爆炸。”

    “嗯!”步飞梵飞速的点点头,然后将电话扔到一边去开视频会话的连接,然后开门示意徐云和果果两人进来。徐云得知对方同意,马上去楼下将工具全部拿了上来,又去厨房准备其他美食的阮清霜还一直蒙在鼓里不知道发生什么事了呢。

    大约五分钟之后,还叼着牙刷的凯·马修就出现在了视频画面面前,徐云虽然做好了一切的准备,还是被震撼的倒抽一口凉气,真的是凯·马修,这个众多国家千金难求的人才,竟然跟步飞梵的交情那么铁,想不到啊,完全想不到。

    步飞梵看到徐云吃惊,有些得意道:“怎么样,我说我师父是凯·马修,你还不相信!”

    “咳……”凯·马修轻咳一下:“我不是说过很多次让你低调吗,你不会真希望联邦调查局的特工,去把你请到白宫和总统约谈吧?到时候你可别找我帮忙处理和解决问题。我只解决私人交情的事情,不解决任何国家问题。”

    “师父,不是我说的,是他猜的,我都很奇怪他怎么知道的。”步飞梵道。

    徐云一头黑线,他那叫猜的吗,他就是随口一说,他连相信都不相信,就是那么一说而已,打个比方而已。因为凯·马修是武器界名头最响的天才,所以他才会提到他,如果不是他那么出名,徐云也不会提到的。

    “那说明你干爹是天才。”凯·马修能基本知道事情缘由,无奈道。

    “他不是我干爹!是她干爹!”步飞梵指着果果道。

    凯·马修一头雾水:“你不是说她是你妹妹?你妹妹的干爹,难道不是你干爹?小步,你不会连最基本的辈分都缕不清楚吧。好了,我们也别浪费口水了,让我看看到底是什么情况。”

    徐云心存感激道了一声谢谢,然后就把果果手腕上的腕式炸弹放在摄像头面前。远在大洋彼岸的凯·马修也没有浪费时间,马上开始研究起来,因为不是直接看到,而是通过视频,所以他很仔细,每次观察之后都要在电脑上啪啪啪输入一些什么东西,然后研究结果。

    就这样,半个多小时过去了,徐云和步飞梵的额头上都急出了细汉,凯·马修才重重的舒了一口气,向椅子后面重重的依了过去。

    “我知道了。”凯·马修宣布了这条消息之后,顿时让步飞梵猛松了一口气,幸好是搞定了,若是搞不定的话,那他岂不是就丢人了。()
网站地图:1 2 3 4 5 6 7 8 9 10 1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