所有的目光都集在了屏幕上,看着这个年轻的武器专家,他的一举一动都牵动着众人的心,尤其是徐云的心。凯·马修似乎很清楚视频对面的这些人谁才是主心骨,目光很快锁定在了徐云的目光上。

    徐云没有回避,对于这个武器界的天才,徐云没有半分怀疑,他用目光去传达自己的诚恳和诚意,希望对方能够理解明白他此时此刻急迫的心情。果果是他亲口认下的女儿,是阮清霜的心头肉,是仇妍用生命也要去守护的小公主,是秦婉儿爱不释手的小宝贝,是唐九八拜之交的小姐妹……

    如果他这个干爹连自己的女儿都守护不住,那他还有什么颜面去面对她们呢。所以不论如何,徐云都会救下果果,即便是用自己的一切去换,他也不能让果果有任何闪失。徐云连最坏的打算都做好了,实在没有人能帮他,他就去求那个人,哪怕那个人要他用他的手臂来做交易都没问题。

    好在徐云这次将果果她们带到申江,误打误撞当了步飞梵的代理人,这个看上去不学无术,吊儿郎当,满身玩世不恭的臭小子,竟然阴差阳错的跟全世界都赫赫有名的凯·马修有这么铁的关系。

    似乎一切都是命注定的那般,果果的这一劫注定逃不掉,而身边的人也注定能帮她解决这次危机。

    终于,凯·马修对徐云开口了:“我需要一个大心脏的人动手,按照我的意思去做,我需要一个做事果断的,不要优柔寡断的,如果可以,那现在就拿起你手里的剪刀,按照我的指示去做。”

    徐云点点头,拿起工具箱里的剪刀:“你放心,我一定会按照你的意思果断出手,绝对不会有半分犹豫。我已经做好了准备,随时都可以开始了。”

    “很好。”凯·马修对徐云的回答很满意,他需要的就是这样一个坚定的人,才能完成这件事情:“我先大致说一下,你做好心理准备。这腕式炸弹里面有十五根线,五种颜色,要按照我告诉你的顺序去剪断,而且要非常迅速,一旦剪短第一根线之后,每次剪断下一根的时间不能超过两秒钟,我语速的时间或许就要占一秒钟的时间,所以我需要你在听到我的命令之后,一秒之内完成。这样连续剪短十五根线路,才能结束腕式炸弹爆炸的可能性,只要结束了爆炸的可能性,你就可以随便取下这东西了。你明白我的意思吧,整个过程绝对不可以出错,不然伤到的不仅仅是这个女孩,你也会因为距离太近而受到伤害的危险。”

    凯·马修只是说一说,步飞梵的额头上和脖子里都已经渗出了一层层的细汗,毕竟他的年龄不足以让他承受这么大的压力,没有一定的定力,根本无法承受这种强大压力。

    听到这番话,任何人都不可能不紧张,但习惯了各种危机场面的徐云完全没有表现出来,他只是安静的点点头,道了一声:“没问题。”

    这是何等的自信,何等的气势,凯·马修对徐云都忍不住多了几分佩服,他知道,这种人是能成大事之人。也是绝对见过大世面的人。

    “等一下。”果果道:“但是……为什么你不能先把要剪断的线路顺序告诉我爸,我爸知道之后,再按照顺序去剪断?这样成功的可能性是不是会高一些呢?你们觉得呢。”

    步飞梵眉头一扬,是啊,这么简单的道理,怎么他们都没想到呢,还不如一个六岁的小姑娘脑子清楚呢。真是丢人呀:“对啊师父,我们这样岂不是成功性更高了,安全性更高了,先记下来顺序,然后一口气完成!”

    凯·马修笑而不语。

    徐云淡淡道:“如果可以那样的话,我相信凯一定会想到,既然他说要这么做,那就一定有这么做的道理。你就不要跟着添乱了,去门口守着,不要让任何人进来打扰我们。”

    “我就喜欢和聪明人合作。”凯·马修微微一笑:“没错,我现在只知道要先剪断最长最粗的白线,然后根据断线剖面去判断下一根线要剪什么。呵呵,其实我更喜欢华夏人叫我马修。”

    徐云看得出来凯·马修的友善,也诚意道:“马修,我叫徐云,应该大你几岁,不介意的话,我就叫你一声兄弟。”

    “当然不介意。”凯·马修道,然后便坐正在电脑前,仔细的盯着那腕式炸弹里的线路道:“那我们现在就开始吧。”

    徐云深呼一口气,让自己的心情平复下来,果果很懂事的对徐云笑了笑,用信任带给徐云自信。步飞梵乖乖走向门口去守门,虽然说家里没有外人,但是万一阮清霜突然上来敲门,让徐云稍微有那么一点点的迟疑,都有可能给果果带来危险。

    凯·马修见徐云准备好了,便示意:“最左侧那根最粗的白线,当你准备好的时候,就直接剪短它,我已经准备好随时给你提示。”

    徐云点了点头,毅然拿起手剪刀,毫不犹豫剪断了白色的电路线,就在几乎跟徐云剪断线路的同时,凯·马修就已经脱口而出:“左侧第二根黄线!”

    徐云手剪刀犹如飞舞,迅速剪断左侧第二根黄线。

    凯·马修依然是在第一时间喊出声音:“左侧第一根绿线!”

    徐云马不停蹄,非常迅速跟上了凯·马修的节奏。两人虽然是第一次配合,但是却非常的娴熟,徐云的速度绝对比一般人要迅猛很多。凯·马修忍不住有些暗自吃惊。

    两人一个念一个剪,配合的天衣无缝,二十六秒的时间,凯·马修和徐云就解决了果果手腕上的这个该死的东西。

    “呼,搞定。现在这东西是不会再爆炸了。你可以取下来丢掉,也可以留作纪念。”凯·马修笑了笑,他心里很是佩服徐云,他自始自终额头上连点汗珠都没有:“云哥,很高兴认识你。”

    徐云手指运力,直接捏断果果手腕上的那腕式炸弹扔到一旁,听到凯·马修的话,徐云愣了一下:“我也很高兴认识你,马修兄弟,这次的事情真的谢谢你,这个恩情我一定记得,以后你有任何事情用得到我,只要一句话,徐云赴汤蹈火,在所不惜。”

    凯·马修微微一笑:“云哥,我先说明,我交你这个朋友绝对不是为了利用。只是觉得你对胃口。但rì后,或许我真的有需要你帮我的事情……”

    “没问题。”徐云道,他听说过关于凯·马修的一些事情,他现在不参与任何国家的事情,就是因为他一直没搞清楚一件事情,那就是他父亲到底是死在哪个国家特工的手。他不为任何国家卖命,为了就是不会发生帮仇人做事的可能性。

    现在凯·马修会开这个口,说不定是想,以后万一有机会,可以让徐云帮助到他一些事情。

    “我是有什么话都藏不住的人。”凯·马修道:“我看得出来,云哥你绝对不是普通人,我见过很多FBI的特工,你的定力,你的沉着冷静甚至在他们很多人之上。如果我没猜错的话,你是见过大世面的人,经历过大事件的人。隐隐之,我有种感觉……我们之间的交集绝对不仅仅是这一次。”

    徐云愣了一下,凯·马修的父亲可以说是世界是非常有名的大间谍,当然,他的身份也是在死后才被揭晓的。徐云没见过这个传说的大间谍,但他也确实跟一些国际上有名的大间谍有过交际。可是他们的身份都是虚假的,即便是徐云跟凯·马修的父亲有过交际,恐怕他自己也不记得了。

    毕竟以现在的科技,人皮面具已经相当成熟,作为一个周游于十几个国家的超级职业间谍来说,凯·马修的父亲有十几个面孔,或许连凯·马修自己都有可能认不出他父亲的相貌了吧。

    当然,这些事情都是过去的,即便以后有什么事情,那也都是后话了。凯·马修一直没有放弃对父亲死亡的追查,但是一直苦于追查没有任何线索,也不知道为什么,当凯·马修看到徐云的时候,有种莫名其妙的冲动。

    从徐云的定力和身手上看,凯·马修可以断定徐云也绝对不是一般普通人,当然,他也知道徐云有可能是地下世界高手,只是一般地下世界的高手身上的气质跟徐云绝对不同,徐云的那种霸气不带丝毫匪意。

    就是因为徐云身上这种气息,凯·马修才敢断定徐云应该不是地下世界里出身的人。像徐云这种高手,如果不是地下世界出身,必然就跟特熟部门有密不可分的关系。所以凯·马修才会隐约觉得徐云或许有可能在他追查他父亲死因的事情上对他有所帮助。

    但这并非是凯·马修想要跟徐云交朋友的原因,他想要跟徐云交朋友,是看重了徐云在处事上的淡定,他还真是很少会见到这种人。某种程度上说,凯·马修能认可步飞梵,就是因为步飞梵有成长为徐云这种类型之人的可塑性,而徐云却已经是一个顶天立地的真男人。他喜欢跟这样的人交朋友,因为他的父亲就是这种人。

    “如果没什么事情了,那我可去吃早餐了。”凯·马修笑了笑,对步飞梵道:“你干爹这人真不错。”

    步飞梵一愣,急忙解释道:“师父,他跟我才没关系!谁说他是我干爹了,他是我这妹妹的干爹,你可别乱给我扣帽子。”

    “你叫她妹妹,她叫他爸爸。你叫我师父,我叫他云哥。你说应该叫他什么,不是干爹,就是师伯。”凯·马修哈哈爽笑两声:“这是你小子的福气,别那么傻乎乎的不知好歹。”

    步飞梵没再言语什么,看到徐云再看他,便迅速把目光转移到其他地方。()
网站地图:1 2 3 4 5 6 7 8 9 10 1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