果果却没有同意凯·马修离开,她急忙道:“马修叔叔对果果的好,果果记住了。但还有一件事情,我仇妍姐姐的手上也有这个东西,能不能等她回来,帮她也解决了。你要我做什么都可以,但一定要帮我仇妍姐姐。”

    凯·马修微微一笑:“果果,相信你老爸,他不是普通人,刚才那一次之后,他肯定都明白了这个腕式炸弹爆炸的原理,只要按照每次剪断线路的内侧颜色和粗细程度,就能判断激活爆炸设定的程序会走那一条线路,虽然这个高科技的东西设定了防拆弹,但在真正明白了原理的人面前,就是纸老虎。”

    徐云谦虚的笑了笑,他的确知道了这个东西的原理,正如凯·马修所说的那样,对于会的人而言,真的没有什么难度可言。他完全相信自己有能力解决仇妍手腕上那东西。

    步飞梵一听,对徐云的佩服就更是一发不可收拾,要知道凯·马修是他最佩服的人,是他心最厉害的师父,是武器界最疯狂的天才奇葩,是多少国家元首都希望能为之己用的强国之才。

    而凯·马修给予了徐云如此高的评价,对于步飞梵来说,只有超级不可思议的人,才有获得自己师父如此高评价的可能。凯·马修对于步飞梵来说,是神级一般的存在,而对于徐云来说,他们又似乎是一个世界等级的人。如此说来,徐云果然非同小可。

    步飞梵忍不住猛呼一口气,叶姨对他真的是太上心了,就连这种时候,还会给自己找这样一个不可一世的家伙当作监护人,以保证他的安全和生活。他真的不知道自己应该如何做些什么才能报答叶姨,这份感激对于一个十岁的孩子来说,只能深埋在心底了。

    凯·马修跟众人告别之后便关掉了电脑视频通话,这时候做了很多道美食的阮清霜也找到了楼上,敲响步飞梵的房间门:“你们再搞什么,还吃不吃饭呀,菜可是都凉了哦!凉了可就不好吃了。”

    果果没有了炸弹的威胁,整个人都变了一个样子似的,疯了似的跑出去扑到阮清霜的怀里:“不管妈妈做什么,就算再凉再冷,在果果的心里都是最最最好吃的东西,只是我们还应该等一下仇妍姐姐哦,她马上就回来了。”

    说完,果果如同这套房子的主人公一般过来拉着步飞梵:“走吧,小步哥,我可跟你说,我妈妈的手艺绝对是普通人尝不到的,之前我见你也没吃什么,只顾着喝酒了,好吃的都被你的朋友给分享了,你可不能错过。”

    果果这么热情,到搞的步飞梵有些不好意思的,犹如一个来家里做客的客人一般,连忙客气道:“不不不,你可千万别这样,你这样我都不好意思了。我……我刚才吃过了,真的……真吃……吃过了。”

    “客气什么,就当是自己家一样啦。”果果大方道:“你肚子都饿的叫了,别骗我了,你肯定想吃。”

    步飞梵对这个比自己小几岁的妹妹直接无语了,什么叫当是自己家一样啦?难道这不是自己家么……哭笑不得的步飞梵只能被果果拖下楼去。

    看到这两个小家伙能很快融入到一起,徐云还是非常非常欣慰的。毕竟果果和步飞梵都将是他以后要管教的小家伙,两人又在一个学校,果果肯定是可以帮徐云看管步飞梵的,若是步飞梵还能在学校照顾果果就更好了。等徐云解决了冥王冷尘的事情之后,果果上学就再也不用仇妍陪读了,她就可以像普通小孩子一样了。

    处理了善后工作的仇妍终于赶了回来,当她进门看到果果手上消失的腕式炸弹之后,脑子里面蒙了半天,一片空白,她都误以为自己这是在做梦了。很快,徐云就用同样的方法把仇妍手腕上的腕式炸弹也拆卸了下来,看到徐云娴熟的样子,步飞梵心里又对他的敬仰提高了几分。

    作为孩子的想法都很简单,即便是果果这样子的妖孽,也很清楚什么叫厉害,她看到老爸这种神级操作的表现之后也会非常非常的震撼。

    当一切搞定之后,徐云才算是把心里的大石头放了下来,这样他总算能睡一个安稳的觉了。阮清霜一直都被蒙在鼓里,根本不知道他们在搞什么,正因为不知道,所以也就没有果果那份提心吊胆的担心。

    一家人吃过饭之后,徐云大致的把步飞梵和大家介绍了一下,原本步飞梵是不太接受这些住进自家的人,但现在碍于对徐云的尊重,而且阮清霜还是打理星凯大酒店必不可少的人,果果这个小妹妹又那么可爱……总总元素都让步飞梵之前的心态有了很大的改变,如果非要说他有什么不舒服的地方,那就是仇妍给他的感觉太冷了,冷的他都不知道如何接触。

    当年步飞梵刚刚来到这里的时候,也是这样,他也用冰冷的性格作为保护伞,作为杜绝一切外界人员接触他的第一道防线。然而久而久之,他融入到其,才发现冰冷并不是保护自己最好的办法。有些时候,朋友能带给自己的不仅仅是欢笑,还有那种叫做关心的感觉。

    这种感觉让步飞梵找到了遗失已久的存在感,没有存在感的rì子是很难熬的。正因为叶法拉给与了他家人的关心,学校的朋友给与了他朋友的关心,步飞梵才逐渐找到了生活的存在感。从行尸走肉,变成一个有思想的人。

    果果的口无遮拦总是让众人很囧,但是却又给人带来无限欢乐。阮清霜的温柔体贴给人犹如阳光一般的温暖。仇妍的冷艳气质能让步飞梵找到叶法拉的影子。徐云的神秘更是深深的勾起了步飞梵的好奇心。

    步飞梵真的很喜欢这种大家聊天的感觉,他承认,他对这些人的保护伞已经开始层层脱落。

    “放寒假了,你们准备怎么度过。”阮清霜道:“果果,你身上的肉已经够多了,这个假期是不是要准备减肥啦?跟妈妈去酒店,到健身房去健身,去跟瑜伽教练练习瑜伽。”

    果果低头看看自己的小蛮腰,捏了捏自己的小脸蛋儿:“减肥可以,这个到没有什么问题,只不过……万一会影响以后胸部的发育怎么办,女人的事业线对于女人来说可是非常重要的。”

    说着,果果还看了看阮清霜和仇妍的胸部,自言自语道:“我可不要当你们最小的,额,我想想应该是谁的最小捏……这个还是别说了,说了得罪人,不过,最大的肯定是婉儿姐姐,连老爸都说她是胸大无脑,嘿嘿……她肯定就是最大的,我相信老爸的眼光。”

    徐云被说的满脸黑线,果果这妞儿真让他头大,看不到的时候想她,真的跟她在一起吧,她又总是会冒出一些莫名其妙的话让人下不来台,唉,幸亏是秦婉儿不在,若不然的话,还指不定秦婉儿会怎么骂徐云呢。虽然说胸大是夸奖人,但加上无脑可就变味儿了。

    很久没有这么轻松了,但是轻松之后,徐云也考虑到了其他的事情。虽然说苗刀已经被仇妍解决,但是按照冥王冷尘的性格,一定不会善罢甘休,如果说他真的在青鬼口得知了果果的秘密,那他一定还会卷土重来。

    这对于徐云来说可不是一个好消息,他必须要在冷尘再次制造麻烦之前做好充分的准备工作。

    “去酒店的确是不错的想法,不然这样,我们都搬去酒店住。一来,小步可以学习一下酒店管理的经验,二来能让果果减减肥。至于第,仇妍也能在酒店里做做汗蒸,做做美容按摩放松一下。”徐云道:“第四当然是我也能看看美女咯,咱们星凯每天都好多美女出入,真是申江一道风景线。”

    阮清霜听到这里,忍不住开口道:“没错,这的确是申江一道风景线,但是我却想把这道风景线想办法掐断。这种社会不良风气,我不希望出现在星凯大酒店,或许这能给星凯带来不小的收益,但却也是在违反国家法律。”

    徐云一怔,这是什么意思:“难道……你是说,那些女孩都是……来酒店做那个的?”

    “我现在也不好确定,因为星凯似乎还有很多我不知道的东西。”阮清霜道:“但是有一些经常出入的女孩,她们就是在咖啡厅和客房部频繁出现,喜欢和各类高富帅小开一起出入,或者是出现在一些老外的身边,还有就是商务出行住宿的一些老板身边。”

    “明白了。”徐云点点头:“你的意思是,那些女孩都是一些外围女,利用星凯不会有警察检查的关系,做一些皮肉上的金钱交易。对吗?”

    阮清霜点点头:“我只是怀疑,如果她们是外围女,约好对方来酒店的话,我们也管不着。只是我现在怀疑,酒店里有人利用职位的方便,进行这种事情的组织。”

    徐云恍然大悟,点了点头:“那这样我们就更有理由去酒店了,顺便整理一下酒店的不正之风。你们怎么看?”

    “那必须的!为了社会的风气,为了社会的正义,为了老爸不被狐狸精勾走。”果果义愤填膺道:“必须赶走那些坏女人。”

    步飞梵也点点头:“我是应该去跟霜姐学习一下酒店管理的经验,也同意果果妹的观点。”

    阮清霜扭头看了步飞梵一眼:“你要叫阿姨,我是果果的妈妈,你叫果果妹妹,当然要叫我阿姨。小孩子一定要懂礼貌,知道吗?虽然你才十岁,但我听徐云说过了,你的心智已经很成熟了,只不过,心智再成熟,在阿姨面前也是小朋友。”()
网站地图:1 2 3 4 5 6 7 8 9 10 1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