步飞梵的童年经历让他很喜欢在所有人面前伪装出一副自己成熟的样子,阮清霜的一番话让步飞梵站在原地傻傻的看了她好一阵子,终于,他鼓足了勇气,在阮清霜面前叫了一声:“霜姨……”

    阮清霜是第二个让步飞梵这样称呼的人,第一个是叶法拉,而她们两个却是用不同的形式让他感受到了关心和温暖。步飞梵觉得,或许他真的可以和他们融入到一起,有家人的感觉永远要比自己一个人孤苦伶仃更好。他早已受过了孤苦伶仃的那种感觉。而阮清霜和果果让他再次体会到家的感觉。

    “叫爸爸!”徐云得意洋洋的冲步飞梵玩笑道。

    步飞梵脸色一变,若不是因为对方是徐云,他早就翻脸了,之前在学校有这么跟他开玩笑的同学都差点被他给活活打死。在步飞梵的字典里,这种玩笑开不得,或许爸爸这两个字在他的字典里就是完全不能被提及的禁忌词语吧。或许是看出了步飞梵脸色的难看,徐云也没有再继续逗他,虽然步飞梵是个孩子,但这时候的自尊心正是强烈的时候,有些玩笑可以点到即止,若是真惹急了这个年龄阶段的孩子,再哄乖就很难了。

    果果却不那么认为,她是看出了步飞梵心里的挣扎,但她看待问题的角度却是站在她一个小女孩的视角上,果果笑眯眯的拉住步飞梵的胳膊:“小步哥,以后我妈妈就是你妈妈,我爸爸就是你爸爸,你就是我哥哥。虽然我不知道你为什么会有抵触的情绪,但是我却可以肯定,你有你不愿意提起的过去。”

    对于这个小妹妹,步飞梵喜爱至极,他对果果还以友善的微笑:“果果,发生在我身上的事情你没有体会过,所以你不能理解我的内心。我是一个从小就死了爸妈而在街头拾荒的小孩,我承受过的耻辱羞辱和侮辱是你不能所想象的……对不起,我不应该说这些,我……我先回房间了。”

    步飞梵小小的身体里承受的那一切非人的遭遇让人听了心痛,能够跟父母生活在一起的人永远无法体会他心里的这种疼痛。阮清霜忍不住都要落泪了,心软的她怎么能承受得了一个孩子遭受这种童年经历呢。

    “等一下!”果果厉声道:“你真准备就这么走人?难道你以为世界上只有你是可怜的人吗?我跟你一样,我连我爸妈长什么样子都不知道,他们就离我而去,我家遭遇的不幸也是你不能想象的,我爷爷那么疼我,我从小就养尊处优,但还不是一样跟仇妍姐姐流落街头,后来我连仇妍姐姐都找不到了,我甚至饿的想要去垃圾箱里找食物……如果那天不是妈妈在废品站旁捡到我,我或许真的会吃下那块才刚刚爬过老鼠的面包……”

    说着,果果的声音越来越低,步飞梵的眼睛越睁越大,他根本不敢相信眼前这个无论怎么看都“荣华富贵”的小妹妹竟然有过这么凄惨的遭遇。

    果果的这些遭遇她从未说过,她从未说过自己饿的甚至要去捡丢弃的垃圾食物。仇妍第一次听到这番话,心脏犹如被人狠狠一把攥住!那种疼痛让她忍不住将脸转到无人的一侧,迅速红了眼眶的她不希望别人看到。

    阮清霜可顾不上那么多,眼泪直接就啪啪啪的掉落下来,这种心疼是无言的,她把果果当作亲生女儿对待,那天她在废品站旁边捡到果果,完全没有想过果果当时会饿到那么凄惨。

    就连几乎不知道眼泪是怎么滋味的徐云,鼻腔都忍不住袭来了一阵强烈的酸楚。果果小小的身体里面到底能承受多少连成年人都无法承受的东西,这让作为成年人的他们无法去想象和体会。

    或许这就是徐云和果果的缘分吧,又或许这也是他和步飞梵的缘分吧……

    “没有人能一辈子都一帆风顺,我又何尝不是。”徐云微微一笑:“我也是孤儿啊,虽然我的父母或许并没有死掉,但我从未见过他们,甚至不知道他们是做什么的,也不知道他们在哪里,这种感觉还不如知道他们死掉的更好。我更像是一个被遗弃的……至少你们的父母离开你们是无法选择的,如果他们还在,肯定会守护你们,而我父母虽然在,却让我找不到,哈哈……这么多年,我不也一样熬过来了。”

    徐云吐露的心声让果果和步飞梵都甚至忘记了呼吸,相比之下,徐云似乎比他们还要不幸运。徐云是想让他们知道,永远都不要认为自己很惨,世界上比你更惨的人多的是。

    “你的父母只是不知道在哪里……比我好多了。”一向都是话少的仇妍,今天竟然也会主动开口讲话了:“至少他们没有把你亲手卖给人贩子,被贩到那个黑暗的地方……只有厮杀和血腥,想要活下来,就要将你身边所有一起被卖到那地方的伙伴杀掉……我不记得我小时候都做过什么,只记得几年的时间里,就是不停的去做那些违背自己意愿,听命于一个自己甚至没有见过的人,去做那些自己不想要去做的事情。”

    阮清霜突然觉得自己竟然是最幸运的,她只是在长大后才被父母逼婚而已,至少小时候她还有一个完整的家庭。

    “有人说过,不管你觉得自己多么了不起,这个世界上总有人比你更加了不起。不管你觉得自己多么不幸,这个世界上总会有人比你更加不幸。世界很大,任何事情都会存在,任何事情都会发生,我们的不幸运只是沧海一粟。”徐云看了看窗外的夜空:“宇宙那么大,或许还有其他星球上的人,在为了生存苦苦挣扎。”

    华夏的雾霾已经让人们意识到应该觉醒了,小时候的蓝天白云,现在已经成了奢侈品。几乎每天都是雾蒙蒙的……就像有人说十年以后华夏大癌症将会困扰着每一个家庭,肝癌、肺癌、胃癌。,肝癌很可能是因为我们受到严重污染的地下水,肺癌是因为我们每天都在持续呼吸恶化的空气,胃癌,是现在到处充满了化学添加剂和各种黑心商家的食物……

    能生活在现在就是一种幸运。当地球人的最后一滴水是自己眼泪的时候,那才叫真正的不幸。

    步飞梵心里一直积压的那些情绪似乎在一瞬间全部得到了解放似的,他能够站在这里,能够被叶法拉收养,能够认识徐云,果果他们这些人,就是上帝对他很大的一种眷恋了。比起真正不幸运的人,他这点小事情又算的上什么。只不过是沧海一粟的苦涩而已。

    “谢谢。”步飞梵抬起刚才一直深深低下的头,“我肯定让你们想起了很多你们不想去想的事情。真的很抱歉。是我太矫情,是我太自私,是我太没有担当,没有承受力。我每天都在抱怨上帝对我的不公平,却没看到上帝对我的眷顾。我真的错了太多太多……”

    徐云上前猛拍了一下步飞梵的肩膀:“行了,不用在自责了,你这样也叫矫情。果果,华妃那句话怎么说来着?”

    “贱人就是矫情。”果果不假思索道,房间里所有人沉寂了几秒钟之后,全部忍不住发自内心的笑出了声音,就连被骂做是矫情贱人的步飞梵也跟着沉寂在这欢乐的气氛之。

    美好的时光总是过的非常快,果果在不知不觉就睡着了,阮清霜抱起她回房间去睡觉,步飞梵也乖乖回屋,完全没有准备出去到酒吧喝酒享受夜生活的意思,即便是他的朋友打来了十几通电话,他都婉转的拒绝了。

    等到其他人都睡去,仇妍才来到徐云房间,刚刚洗过澡的徐云只穿着大裤衩,但在仇妍面前徐云并不在意,都是自家人,干嘛那么拘束:“我还再想,你若是再不过来,我就去找你了。”

    仇妍摇了摇头:“我现在脑子里很乱,怎么都没想到果果的事情会惹到冥王冷尘那里,今天是苗刀想要把我们带去冥王岛,说不定下一次就是毒蚁黄羽,甚至是嗜血鼹鼠杨轶这些更加厉害的人物了……”

    徐云耸了耸肩膀:“事情已经这样了,时间无法返回,不然我一定要亲眼看着青鬼死了才昏厥闭眼……呵呵,说不定现在冷尘已经知道了果果身上的秘密,只不过还无法确定,不知道青鬼是不是再骗他。如果他真的百分之百信任青鬼的话,恐怕现在早已经自己来找我们麻烦了。”

    “那我们该怎么办?”仇妍实在没有半点办法:“总不能就这样坐以待毙吧。”

    “所以我才说先去酒店住,这地方到底安不安全谁也说不准,万一冷尘真的把杨轶和黄羽这些猛人扔过来,就凭我们恐怕根本没办法招架。惹不起,咱还躲不起吗。办法总会有的,至少现在我们是安全的。不知道强子现在的毒瘾戒的怎么样了,明天我给他们打电话,让他们都过来。”

    仇妍知道徐云有他自己的主意,便也没有再说什么,但却突然走到徐云床边,背对着徐云坐下后,丝毫没有半分犹豫的就将自己的上衣一把脱掉。露出洁白无暇犹如羊脂白玉的整个后背,呈现在徐云的面前。

    徐云一时半会都没反映过来,忍不住气血上头,鼻子里都有种热乎乎的感觉了:“这……这也太突然了吧?我……我还没有做好心理准备呢……”()
网站地图:1 2 3 4 5 6 7 8 9 10 11